29salon > 其他小说 > 大宋北斗司 > 第六十三章 狡兔
    那女道童很有眼色,一见他目光看过来,马上会意,微不可查的一额首,悄悄挪动脚步,小心的躲避瑶光视线,慢慢挤出人群,朝大殿内走去。


    进了大殿,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悄悄的走到三清像后面,一弯腰,三清像底座角落里打开一块石板,露出里面一个木制把手,轻轻一拉。


    做完这一切,她又转出,见四下无人关注自己,终于松了口气,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大殿,看着高台上道貌岸然的太岁,她撇了撇嘴,露出得意神色。


    “师傅也不知道跟多少人比拼过幻术,对这种在幻境中被人压制的状况早就想到了反制之法,你小子别得意的太早。”


    没人看到,随着女道童扳下三清像后面的机关,高台之上,德妙身下蒲团中突然探出一枚银针,刺入了她的大腿。


    这银针看似寻常,实际上面是涂了药的。


    说是药,其实也算不上药,只是一种薄荷汁和辣椒水混合在一起的东西,作用也很简单,就是能使人持续的生出剧痛。


    这是德妙专门准备的作弊手段,防的就是像太岁这种能在幻术上压制自己的对手。


    剧痛从腿上传出,德妙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猛得睁开双眼,抬起头看着对面盘从的太岁,脸上露出骇然之色:“刚才竟是你的幻境?”


    见她醒来,太岁也有点吃惊,抹了一把额头汗水,从蒲团上坐直身子,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没错,从识破师傅是假的开始,你就已经进入了我的幻境!”


    德妙震惊的看着太岁,喃喃自语:“没想到你的幻术已经精进到这个地步了。怪不得师父说,当年师祖传授道法怀了私心,并没有传授我们真正的道法,原来真是这样。”


    “嗤!”太岁嗤笑一声,不耐烦的打断德妙的絮语:“你们心术不正别赖别人。少废话,刚才你在幻境中已经尝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难道现在你还要重演这一幕吗?”


    德妙渐渐坐直身子,审视着太岁,不理他的威胁,而是正色问道:“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要什么?”


    太岁声色俱厉的质问道:“别装傻,我师傅到底在哪里?当年你刺了我师傅一剑,我也身受重伤昏迷,等我醒来之后,师父已经不见了……”


    说到这里,太岁眼圈有些发红,忍着激动的心情深吸口气,冷静下来。


    “你们怎么能如此狠毒,连他的尸首也不放过。”


    德妙沉默了下,摇头道:“我不知道他的尸体在哪里。师父带走了尸体,只给我留下一本道法,我已经有十几年没见过师父了。”


    “你说谎!”太岁根本不信,气愤的大吼。


    德妙镇定自若的看着太岁,二人重又陷入了僵持。


    忽地,德妙粲然一笑,反问道:“我算我说谎,你又能拿我怎样?”


    话音刚落,不等太岁反应,德妙猛的一拍身旁高台,强扭着身体挣扎朝下跳去,竟然趁着太岁出神的时候借机遁逃。


    太岁一惊,马上起身欲追,可就在这时,身下突然弹出一个莲花形状的牢笼机关,瞬间将他倒扣其中。


    “无耻!”太岁咬牙暗骂,用力挣脱,可这牢笼是德妙以防万一的最后手段,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太岁刚要动作,身下高台传来一阵咔咔的机关活动声,随着声音传出,地面上缓缓刺出一根根尖锐的铁刺。缓慢,却坚定的刺穿了他的身体。


    这些铁刺都有一尺多长,太岁此时盘坐地上,有些刺从他腿部直接贯穿,透过身体血肉,露出空气中,另一些,却是刺进了他的身体,看那长度,显然已经刺进了内脏。


    鲜血直流,只一瞬间,太岁就已经变成了血人,整个人都串在了高台上,令人惨不忍睹。


    而另一边,德妙从高台上跌落,不远处洛东山早有准备,跃身而起,在半空中就接住了她,两人也不说话,到了这个时候,德妙也忘了那些一直不舍的金银财宝了,被洛东山抱住后,马上焦急道:“快走。”


    事实上洛东山根本不用她吩咐,刚接住她时就已经转身朝山下逃去。


    瑶光虽然一直紧张台上太岁,可却时刻分出一丝注意力,盯着洛东山,以防他找机会逃走。


    但当太岁陡生变故,被笼子关住时,她瞬间被惊呆了,哪还记得什么洛东山洛西山的。


    “站住!”等德妙和洛东山要逃走,她这才反应过来,当下大叫一声,就双目赤红的冲上去,拦住了二人。


    洛东山见状不由皱眉,他与瑶光交手两次,自然知道对方的难缠,当下德妙放下,沉声道:“你快跑,我来挡住她。”


    德妙知道若没有自己拖累他更容易脱身,于是也不犹豫,匆匆的一点头,就动身朝门口冲去。


    瑶光一侧身,就要拦住她,可洛东山却唰的一声拔出腰刀,朝瑶光砍了过去。


    无奈,瑶光只能放过德妙,取出降魔杵,与洛东山斗在了一起。


    “仙姑……输了?”


    信众们看到这些状况,先是一怔,本来还有人想说些什么,可看到瑶光和洛东山已经打起来了,都是神色大变。再看到高台上太岁的凄惨模样,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白,哪还顾得上什么仙姑仙叔的,惊叫一声,纷纷四散逃跑。


    “杀人了,杀人了!”有人高叫,场面一片混乱。


    而趁着这股乱劲儿,德妙却不知何时换了身便装,从角落里又出来了,低头混在人群中,随着人群朝山下逃去。


    :求点赞!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