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盛唐金手指 > 第296章 乌龙抢婚
    甄三十三刚要发火,马燧立即开口阻拦,此战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阻止蒙兀人南下抢夺草场,同时掠夺蒙兀人的牛羊马匹也是目标之一,没有了牛羊马匹,抓住的蒙兀人只会成为累赘,难道让自己下令把这些人全部杀掉!

    “阿熊兄弟做的没错,受惊的牛羊马匹比野兽更加凶猛,暂时放它们离开是对的,受惊的牛羊马匹会很快安定下来,然后就会返回这里,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不远处的山坳中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热浪中夹杂着大量的水汽从山口处涌出,将地上的残雪一同高高的掀起,如同冰水打在脸上、身上、脖子里,胯下的战马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嘶鸣一声往后退了几步。

    山坳中的火光好像一下子变得暗淡了几分,上空出现了一团白色的雾气,一阵风吹来,将大团大团的雾气吹散,紧接着无数的黑灰就纷纷的落下,让视线中雪白的大地变得不再洁白。

    甄三十三抬头看着天空,月黑风高杀人夜果不其然,整座大地除了山坳中那一抹血色的光亮,再很难看见有一丝的亮色。

    逃出来的蒙兀人只有三分之一不到,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他们都是最早发现大火的人,匆忙之间逃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着单衣,甚至有不少光着身子的女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阿熊有些不忍,将多余的皮毛分发给这些人御寒。

    “杀戮太重,会有报应的……”,马燧看见几十具从山坳中还没有跑出来,就已经倒在山口前的蒙兀人,身体已经烧的焦黑,明显已经活不成了,就算得到及时的医治也活不到明天日出。

    甄三十三吩咐了几句,就有一队乌罗护部战士抬着那些严重烧伤的蒙兀人,重新扔回到了山坳中,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五胡乱华,中原大地饿殍遍野、易子相食、血流漂杵,汉人差点被灭种,你看见报应吗?你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

    “可是他们……。”

    “你是不是想说,那些和他们无关,是不是想说,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如果仁义可以感化胡人,国家还要军队做什么,如果你不服气的话,等到其他部落来争抢草场时,我会派你去说服他们……。”

    马燧张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和生存相比,什么礼义廉耻都是笑话,在食物面前,钢刀和拳头好像才有发言权。

    夜晚不适合行走,尤其是在北方草原上,遍地的狼群才是夜晚的幽灵,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三更天发起的攻击,战斗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蒙兀部的男人劳累了一天,到了宿营地又狂欢到了半夜,大火烧起来的时候还在睡梦之中,等到甄三十三看见跑走的牛羊聚拢时,天色已经大亮,准备返回乌罗护部宿营地。

    一名看守蒙兀人的护卫急冲冲的走了过来,用手指着不远处一群妇人道:“头!刚才分发食物的时候,我们发现里面有一个女人,身份好像很高,最好派人审问一下?”

    甄三十三皱眉道:“你们中有人会说室韦话吗?那个女人给我盯紧了,这件事情等回去再说?”

    来的快,回去的时候因为多了许多蒙兀人和牛羊,用了三天才回到乌罗护部宿营地山谷中。见甄三十三从外面带回来几千头牛羊,整个乌罗护部山谷好像过年一样,至于这些牛羊的来历根本就没人去问,只要抢来的牛羊就是自己的,这已经成为了草原上的规则。

    “你看!他们多高兴,没有人问牛羊是怎么来的,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牛羊的人,就只能被人欺凌,他们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

    马燧看着沸腾的乌罗护部人群,轻叹一声道:“他们把抢劫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你说的对,他们当初在准备抢劫商队的时候,认为是理所当然,没有开化的野人只能用刀剑说话!”

    甄三十三挥挥手叫来一个乌罗护部人,然后对阿熊道:“把那个女子带到大帐里来,我要亲自审问?”

    马燧跟在甄三十三的身后走进大帐,十分好奇,那个身份尊贵的蒙兀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很快,一个在阿熊怀里拼命挣扎的女子推进大帐中,在阿熊的身后,还有几个女子叽里呱啦愤怒的说着什么,甄三十三这段时间学了不少室韦话,已经能勉强听懂几句对方口中威胁的含义。

    “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她的身份好像有点特殊……。”

    甄三十三对着那个乌罗护部人说道:“问问她叫什么名字,是何来历,我想知道她的身份?”

    那名乌罗护部快速的说了一堆话,一开始那名女子怒目而视显得格外的愤怒,好像在乌罗护部人的劝说下,几呀呀说了几句话,声音非常的动听。

    乌罗护部人恭谨道:“头人,她说她叫亚丰贞,室韦语中百灵鸟的意思,来至蒙兀部,准备去南面的黄头部成婚,被您抢了来,希望您能把她送去黄头部,否则乌罗护部将会迎来黄头部的怒火……”。

    “黄头部!”

    甄三十三和马燧目光对视了一下,都不由的苦笑起来,还以为这次蒙兀人提前南下是争夺草场,没想到竟然是蒙兀人从部落中最美的女人到黄头部成婚。

    黄头部和蒙兀部在室韦部落中都属于最强大的部落之一,这次等于一下子得罪了两大部落,自己之前还埋怨甄二进攻乌罗护部让商队处境艰难,没想到转眼之间,自己惹出了更大的祸事。

    “马郎,你看现在怎么办?”

    室韦现在的形势堪比春秋时期诸侯国林立,乌罗护部属于其中比较弱小的一支,周围已经有和介部和东室韦部,现在又多了蒙兀部和黄头部,已经不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目前的困境了。

    “把这个女子送给东室韦部会怎么样?”

    “祸水东引!”

    “对!”马燧点点头道:“乌罗护部一个小小的部落,你认为蒙兀部和黄头部会相信是我们抢了这个女人吗?如果拉上一个东室韦部的话,乌罗护部的抢劫就说的通了。”

    “可东室韦部也不是傻子,会相信吗?”小打小闹甄三十三脑子还够用,但遇到更高层次的阴谋诡计,自己显然没有这样的经验。

    “把我们抢来的牛羊和这个女人全部送给东室韦部,我相信东室韦部会动心的,你不是想把室韦这潭水搅浑吗?这里就是最好的机会!”

(本章完)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