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特种战将 > 第51章功德圆满
    怒,怒发冲冠、为红颜,杨关打心眼里难以置信,但再见与伊人一般无二的容颜、不信的思维逻辑崩碎,化为冲天怒火。

    宛如一杯万年老酒上头,味浓,情崩,杨关宁愿醉在其中,迷醉在温情的暖冬,但刮来一阵九幽阴风、敲丧钟,惊醒魂髓燃放怒火,万年珍酿爆燃、充斥身心,杀意冲霄。

    杨关左手环扣三条皮带交织的绳索,右肩头背挂一挺杰克式,怀里抱着给联军预备的滚雷弹、类似滚雷筒,只不过是由六十多枚手雷捆绑架设,反击的见面礼。

    愧对恋人与爱人、是心中之疼,无法释怀,再见伊人容颜、心神皆醉,酸断离肠,然伊人危在旦夕,杨关携带尚未备足一锅端的滚雷弹,双脚奔行在天坑壁垒上,避开诡雷绊弦。

    奔行加速,左手上的皮带绳索渐渐拉直,身体腾空,飘飞,向光源洞口荡去,杨关心急如焚,浑然遗忘一切危险。

    皮带源自联军兵,在狙杀中搜刮编制而成,绑缚在三块踏脚板末端,承载力不成问题,但三块踏脚板斜向拉扯、松脱的可能性很高,况且杨关负重游荡,甩动拉扯力倍增、折断踏脚板的系数成倍增长。

    相反,此举若被联军发现,以乱抢招呼、被人打成筛子也避无可避,杨关已顾不得自身的危险,在荡漾中掐算时间,用牙齿咬掉手雷拉环、额头磕碰激活爆炸装置,投下滚雷弹。

    “呼呼”空中突兀的飞坠下两团异物,戒备中的联军兵第一时间发觉,端枪射击,杨关单手持枪反击,子弹雨幕在空中交错而过,声浪刺耳,遍体惊悸,头皮发麻。

    没死?杨关愤怒的意识一触,了然,没死是幸运亦是必然,身体在游荡中旋转变向,事发突然,联军兵打不中在情理之中,错过机会那就是你们的末日……

    “轰,轰轰轰”引发手雷爆炸,六十多枚手雷在冲击波中四散而开,遍地开花,联军兵在爆炸声中鬼哭狼嚎,弹片横飞,血雨腥风,沙尘硝烟纵横翻涌,迷障了视线。

    “咻咻咻”顽强的联军兵亦在射击,伴随弹片肆虐八方,危机四伏,杨关的左手一颤、皮带绳索断裂,身体向光源处飞坠,几发子弹从头皮上飞旋而过,背部,大腿多处火辣辣,尚未确定负伤程度,双目惊悸的瞅见松本挥刀劈砍伊人。

    “犬养的、去死!”杨关暴吼一声,双目充血瞪着他,恨意燃放潜力,双手横握杰克式,竭尽全力甩出,身体在甩动力下反弹、减缓了坠落速度,双目自始至终盯着杰克式袭击松本。

    “呜”松本感知身后异常,果断矮身低头,劈砍的姿势变形,馨兰见机侧闪,挥剑撩割,鳌托在右手持重矛营救。

    “锵铛”火星四溅,杰克式砸飞松本一片头皮从馨兰与鳌托二人之间的缝隙中划过,杨关送了一口气,但见松本就地一滚、施展地躺刀袭杀馨兰,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身后风动。

    山本惠子踏地飞驰,在奔行中打出三枚毒镖,犬养一郎策应,肥胖的身体震得沙尘飞扬,双手协作平端王八盒子连连机发。

    “咻咻咻,砰砰砰”

    杨关落到踏出两个深坑,就地一滚卸力避开危险,飞镖与子弹从背后飞过,他救人心切,面对二人的袭击怒火中烧,撑地旋身空滚打出四枚金钱镖,双腿下压、点地反奔袭。

    “啊”犬养一郎四肢中镖,趔趄三四步倒在沙尘中嚎叫,山本惠子已端枪瞄准,铛,雅婷持半自动依托城墙予以狙击。

    “砰”山本惠子双手一颤,扣动扳机、子弹偏移,手枪脱手,身体向右偏转,脚步趔趄小半步,杨关临近,双足点地旋飞踹,嘭,啊,山本惠子腹部疼痛,肠胃打结,嘎吱、腰椎断裂,面部在身体倒飞中抽抽,鼻涕眼泪横流,跌入沙尘中挣扎。

    “咻咻咻”铁羽箭在低空飙射,针对伤残不齐的联军予以阻截,联军莫敢冒头,完好无损的幸存者向梯道方向遁逃。

    杨关回眸凝视城墙上的战斗,馨兰与鳌托二对一险象环生,二人的腿部鲜血淋漓,暴吼一声冲向城墙。

    时下,石笋石堆沙尘弥漫,置身其中的联军所剩无几,迈克逊极目环视一周,视线内仅九人完好无损,余者非死即伤,思及杨关悍勇势不可挡,城墙高不可攀、失去战心。

    “联军战心已失,撤道梯道上再做商议,快。”

    处身外线的士兵已经逃出百米之外,沙尘中的士兵深有同感,在得到命令后、迅速扬尘遮掩身形,在匍匐中撤离。

    伤兵被联军遗弃,他们逃无可逃,在悲愤中对城墙上的目标展开火力扫射,迎接他们的是半自动狙杀,羽箭覆盖。

    “咻咻咻”子弹与羽箭交织横飞,杨关在雅婷与兵卒的掩护下攀上墙头,惊见松本亡命般的削砍馨兰,救援已来不及,随手抄起一面盾牌竭力甩出。

    “呜”盾牌旋转平飞,直取松本胯间软肋,松本识危,独臂把持武士刀改削为劈,铛,刀盾相触,松本被反震力抛飞出去。

    爱人近在咫尺,一身军服加身英姿飒爽,婀娜有致,杨关惊喜而又怜爱心疼,疾步奔近,馨兰冷声一声,撇脸一侧不搭理,冷淡、陌生,杨关心中一痛,心碎一片片,难道认错人了?怎么会,怎么会?

    “喜新厌旧,薄情郎……”

    雅婷身着古代铠甲,趴在城墙上狙杀敌人,嘴里念叨个不停,杨关越发迷茫,泪水横流,酸断肝肠,思维打结、捋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长生,长生,本座来了……”

    松本跌下内墙,翻滚着爬起来冲向宝藏,疯狂的迎向散发出炙芒的石门,杨关惊抬头,恨意汹涌澎湃,双足点地飞掠,探手从抓住鳌托右手持立的重矛,带得鳌托趔趄好几步才站稳,惊诧的见他在内墙头蹬踏飞越,单手持矛直取倭寇。

    杀气如刀,破空飞袭,危险,松本踏步旋身,立刀削嗑,铛,矛刀一触即分,左右反震而开,杨关缩右手撤矛,左手前伸猛拍矛杆,借反震力旋身横扫。

    “呜”空气嘶鸣,松本双目惊张,双脚滑行地面无处借力,独臂麻木而颤、难以抵御,低头躲避,呲啦,矛头削除他一片头皮,鲜血淋漓,杨关见他惊抬头状若厉鬼,身体在空中盘旋一周,持矛落地,大字型屹立,怒目而视,冷声喝斥:“找死。”

    “杀!”松本稳身,厉吼一声,震飞一脸血珠,竭力奔袭,独臂在奔途中背刀,甩刀,扬刀,劈刀演变,一气呵成,状若由上而下斜劈,搏命一击,杨关泰然不动,暗劲萌动,漠视他、鼻息冷哼,待机而动,内心鄙夷,耍阴谋你还嫩点。

    稳若泰山,大开空门,凝练杀气,以不变应万变,八嘎……松本暗恨,奔行中的脚步一趔趄,身体重心失衡栽倒,旋空翻,独臂带动武士刀在空中耍了一个刀花,变向、粘衣绞杀。

    果然心机叵测,杨关双眉上扬,心随意动,右手矛内向旋转、向下撩嗑,延力全身至双足,点地向后漂移,咻,避过断腿之危。

    “铛”矛刀相触,重矛去势一顿,嗑飞武士刀向上撩,杨关侧身在低空中翻滚,感知全开,松本独手松开刀把稍晚,虎口开裂,咬牙抑制钻心般的疼痛,凝练毅力挥臂扒地,低头弯腰甩腿,左脚飞踢腰椎,右脚撩阴腿。

    阴毒的砸碎,杨关暗骂,洞察先机,左掌立刀横削,斩折松本的左脚脖,化解了撩阴腿之危,松本身体失衡向地上摔落。

    “呜”重矛回旋撩割,矛头削断松本的手腕,松本嚎叫惊天,翻滚在地上抽颤,杨关含腹延力压双腿,落地碎步旋身,双手把持重矛,旋转轮砸。

    “轰”砸断松本的双腿,齐膝而断,左右震飞出去,沙尘飞扬,杨关双手麻木,低头见重矛变成弧形,深呼一口气稳定心神,侧头见松本跌在沙尘中的身体痉挛不止,伤口部位飙血如柱,却亦在奋力像光门蠕动,冷声喝斥:“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砰砰砰”天坑内的战斗还在持续,杨关回转身奔至城墙,随手向鳌托抛还重矛,环视战局松了一气,瞥眼爱人、举步维艰,张嘴无言,双目定格在半自动上、答案呼之欲出,迷茫了思绪,究竟是为什么?

    欧阳馨兰有所感,娇躯微颤,在端枪狙杀中冷声说道:“鳌托,告诉他真相,时间不多,长话短说。”

    真相,什么真相?杨关黯然神伤,亦想知道答案,未免城墙上的人受伤,也怕触及爱人反感,强忍着冲上去究根问底的冲动,疾步接近左翼,拾取地上的一支半自动,入手心颤,这就是自己改良的新式武器,落到她们手中……可为什么……

    杨关心思紊乱,双目朦胧窥见远处的敌人端枪瞄准雅婷,抬枪撂倒一人,卧倒在地掩护她惩戒仇人。

    王雅婷满面寒霜,怒视山本惠子缓步逼近,右手攥紧弯刀微微颤抖,山本惠子腰椎断裂无法行动,面部邋遢,双目溢血如厉鬼,见她逼近张嘴欲言、触痛了腰椎颤悸在沙尘中挣扎。

    失败了,终究失败了?她愤恨不甘,思及幼小离家化身王雅婷,叱咤国共两党,风云变幻一路走来、只为掘宝藏获长生诀,到头来一场空,悲恨交集,嘶力嚎叫宣泄不甘。

    “咻咻”王雅婷恨漫身心,挥刀劈砍,一刀一刀宣泄仇恨,意图用刀索回一切,一切,山本惠子痛呼连天,凄厉鬼嚎,吓得旁边的犬养一郎面无人色,遍体上的赘肉律动不止。

    复仇的利刃带起血肉横飞,犬养一郎看得遍体惊悸,蠕动身体向后方撤离,嘭,杨关赏了他一发子弹,敲断了他的命根子,引发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战斗持续,复仇泄愤并进,鳌托接近杨关,盘坐在地讲出一段幸秘。

    先辈流传,天生异象降流火,烧红了半边天,大地震颤,生灵涂炭。后世人不明就里,追根问底,无数年不得其法,渐渐淡漠遗忘,但智者与修士穷根问底,不得果世代相传、追根。

    时过境迁,始皇平六国执掌天下,一修士谏言觅长生之术,始皇亲见三枚勾玉与众不同,坚不可摧,散发出一股脱尘之气,信以为真,下令修士远赴海外觅长生之术。

    修士因单枪匹马无法越过蛮夷之地,故而献宝求援,从中渔利,不曾想始皇据勾玉为己有,修士不便索回,遂领命率部出发,名义上远赴海外,实则绕道北上。

    当时,始皇派遣亲信跟随,修士设计除之,率部经历无数波折来到乌布苏湖畔,占山为王,秘密探察,不曾想始皇派遣的亲信并非一人,一切被一名不起眼的兵卒看在眼里。

    只不过探查耗时无法估量,兵卒自始至终没有暴露,当修士终于在一个暴雨天发现湖心异常,断定长生宝石就在湖底,而天降流火发生灾难,砸出巨大的湖畔就是证明,结合三枚勾玉乃是先辈从附近蛮夷手中获得,修士欣喜若狂,兵卒意动。

    大概是没有见到实物,兵卒暗中窥视,修士不知忽悠笼络的属下会生异心,加上人数不过三千,而周围的蛮夷不计其数,杀回去根本不现实,因而麻痹大意引发厄运。

    当时暴雨如注,不停歇,不止流,修士命人冒雨下湖,以羊皮囊呼吸,夜明珠照明,抱石沉湖,最终从湖底密道中进入宝藏,人人欢腾,图穷匕见。

    修士意在独吞,多数人蒙在鼓里,乃至被他盅惑为奴隶,而始皇的亲信自始至终没有变心,亦有一帮维护的兄弟,双方展开血战,直至剩余十三人方止。

    那一刻所有人乏力,修士一方五人,人人带伤,试图和解,但始皇的亲信不信任他,势同水火却无力再战,双方人稍作休整,体力渐复,兵卒人多指派一人探查,余下几人对峙修士。

    修士投鼠忌器,服软,声称随兵卒返朝请罪,兵卒有心杀他,但顾忌始皇口谕不便铲除祸根,假意应承,暗中戒备、只待修士反抗予以抹杀,到那时即便违背始皇的口谕,也情有可原。

    两方人化干戈为玉帛,对宝藏内部展开探查,探天坑无法攀越,知宝藏无勾玉开启光门,彼此商榷撤出宝藏。

    然而,宝藏内部有玄机,其内一天、外界一年,抵达外面再逢暴雨天,且比前次恶劣数倍,众人并没有觉得时光飞逝,当抵达岸边时再次爆发战斗。

    修士担心被压回去死无全尸,蛊惑属下逆反,他却独自逃逸,引发兵卒们痛恨,集体追击,顺流而下,也不知道被水流冲到什么地方,各自失散,生死不知。

    始皇的亲信兵卒侥幸未死,费尽千辛万苦抵达皇朝,物是人非,始皇已作古,他无依无靠,无人信任,避入山林隐世不出。

    时隔数百年,鳌拜征伐草原,杀到兵卒后人家中,其后人未免灭门道出宝藏之事,鳌拜原本不信,但考虑掠夺众多宝物无处存放,权当一试抵达宝藏,占为己有、存宝图天下搜罗勾玉,未免泄露天机,兵卒一家覆灭,自始至终不知姓氏。

    可惜天不从人愿,鳌拜处事不密而兵败,亲信快马加鞭知会家族,鳌托身为其孙连夜遁入宝藏、幸免于难。

    寻宝罗盘是修士特制之物,而宝石来自光门中心,由兵卒后人挖出,镶嵌在罗盘上,以此物散播谣言引出勾玉。

    天梯道由鳌拜一手打造,只为运输宝物方便,并意图把宝藏定为家族兴盛之地,杨关在战斗中得知这一切,内心唏嘘不已,难道是那修士畏惧始皇杀他、流落到日本?

    唯有这个解释、才符合松本一行如此疯狂,在四肢被斩断的情况下也不忘夺取的意志,还念叨着得长生,这世上真有长生?

    不对,馨兰死而复生,雅婷容颜如初,二人变得冷漠,这又是怎么回事?

    “轰轰轰”天梯道上爆炸连环,杨关一惊回神,呢喃自语:“想跑没门,窥视中华民族、死不足惜!”

    “鳌托,你们还不更换衣服撤离更待何时?”

    馨兰起身,提枪跃下内城墙,身在空中回眸,催促杨关进入光门,杨关见她冷面冷语心中酸楚,雅婷回归依然。

    “师门时限将尽,你还在等什么?”

    杨关双目泛潮,环视鳌托等人换装撤向光门右侧,不知缘由,心思纷乱向光门接近,见雅婷把一枚勾玉按在光门凹槽中,木然的走近,那是山本惠子手上的勾玉。

    二女见他痴呆,颓然,失魂,双双蹙眉,眼眸中流露出焦虑,不忍之色,一左一右,莲步上前各挽一臂,拔下杨关脖子上的勾玉按在光门上,华光刺目淹没了三人。

    “杀,冲上去宰了他,宝藏绝对不能落到他手上,快……”

    杰克逊率队追击,瞅见亦在地上奋命爬行的松本、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脸上,联军兵直接从他身上践踏而过,在奔行中开枪扫射。

    “哒哒哒”子弹雨幕钻入光门消失不见,当联军抵达光门口时、几名士兵冲入其中,爆发出一阵慘嚎,吓得身后的联军兵止步不前。

    但见华光中显现出一片淡蓝色的湖面,士兵坠入其中泡都不起,那是水银?远处,杨关在二女的搀扶下飞临中心,联军兵怒了,开枪扫射,子弹飞射不到十米遇阻,貌似打在一层无形的钢化玻璃上,纷纷坠入水银湖。

    联军兵傻了眼,过不去,打不透,不服气,纷纷投掷手雷轮炸,弹片横飞,反弹一部分肆虐联军兵,自食恶果。

    “嗡嗡嗡”华光炽烈,震出空间波纹荡漾而开,“轰轰轰”摧枯拉朽覆灭一切,整个宝藏轰然塌方,联军人人惊骇欲死。

    外界,夜幕星河,杜鹃凄楚的瞅着塌陷的山峦,泪珠儿簌簌滑落,紫灵犬在她身旁摩擦,幽蓝的眸子熠熠生辉。

    “轰轰轰”乌布苏湖湖水爆炸,水柱**,冲天而起,惊得杜鹃膛目结舌,瞅见三人被水柱托起,飘飞,情不自禁奔向空中,浑然忘却双脚腾空却没有坠落的现实,紫灵犬跟随其后。

    “嗯”杨关的左右肋肌肉阵痛,馨兰与雅婷满怀醋意的恨掐腰肉,各挽杨关一只手敌视杜鹃,杜鹃投怀送抱,俏皮的喊着姐姐,二女气嘟嘟的不搭理。

    “活该,喜新厌旧,师门惩戒……”

    “时过境迁,旧事休提,重新来过……”

    “色胚,你是不是妄想大被同眠……”

    “啊,想想,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功过是非谁人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