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邪暝 > 613
    “先走为妙。”虽说并没有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但秦牧却是被这神秘空间搞得有些胆颤心惊,当即也不敢再做什么停留,身形一转,直接是对着后方的赤红光圈窜去,这一次,倒是再未出现什么意外,而他也是极为顺利的掠进了光圈,迅速的消失不见。而随着秦牧的离去,这片神秘的黑暗空间,则是再度的陷入了恒古般的寂静之中,岩浆湖泊上,石棺之中的红发男子,面目安详的躺着,十指交叉的放于身前,淡淡的威严,散发出来。哗啦。无尽的黑暗中,似乎是突然抖动了一下,一道低沉的铁链之声,响了起来,再接着,整片空间仿佛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吼!一道尖锐得犹如要撕裂灵魂般的尖啸之音,陡然自那黑暗深处响起,再然后,铁链响动的声音,只见得那黑暗疯狂的蠕动着,再接着,一道约莫万丈庞大的黑暗巨掌,陡然撕裂黑暗,一把对着那岩浆大阵中央位置的石棺抓去。轰!不过,就在那黑暗巨掌即将碰触到那片岩浆湖泊时,那约莫十数万丈庞大的岩浆阵法,也是在此刻轰然暴动,一条条岩浆河流呼啸涌动,千丈庞大的岩浆巨浪翻滚,那等轰鸣之声,犹如岩浆巨龙的咆哮,将空间震得颤抖不已。哗啦啦!滔天的赤红光芒涌动,只见得一道道岩浆,突然飞速的流下,而随着岩浆的流下,方才能够见到,在那岩浆大阵之下,竟是连接着无数道千丈庞大的黑色锁链,锁链之上,布满着晦涩而复杂的符文。岩浆顺着这些锁链迅速的流淌下去,转眼间,便是将那些锁链染红,而随着这些岩浆的流淌,方才能够察觉到,那些庞大锁链,居然尽数的捆缚在那万丈庞大的黑暗巨掌之上。嗤嗤!锁链变得赤红,那黑暗巨掌之上,顿时爆发出滔天白雾,顿时,凄厉的尖啸声,再度自那无尽的黑暗深处响起,那黑暗巨掌一番挣扎,但却依旧无法挣脱,最后,那黑暗巨掌只能再度退回,缩进了那可怕的黑暗之中,隐隐间,有着一种极为不甘的咆哮声,响彻着整个空间。而在将那黑暗巨掌击退之后,这岩浆大阵,方才再度平息下来,那番模样,犹如先前那种惊天动地般的声势,并未发生一般。岩浆湖泊上,石棺依旧静静漂浮,仿佛并未因为先前的异变而有丝毫的变故,其中的那道红发男子,则是双目紧闭,只是这一次,在他那俊逸的脸庞上,却是突然有着一道红光闪烁而过,那放在身前的十指,似也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不过即便这样,他依旧并没有醒来,只是隐隐的,似乎有着一股意念漂浮出来,那意念之中,有着一道低沉而嘶哑的低喃之声。“神炎之符被取走了啊……”低沉的声音,在这黑暗空间之中缓缓的回荡着,半晌后,又是消散于无形,归于恒古的寂静。赤红广场上,岩浆石池突然波动了一下,一道人影迅速的自其中窜出,而在他身形刚刚窜出的霎那,岩浆石池周围,那赤红阵法再度运转,数十道杀伤力极端恐怖的赤红光线,再度暴射而出。刚刚窜出岩浆石池的秦牧见状,面色顿时剧变,满嘴发苦,没想到到哪里都是这么倒霉,这阵法,还真是让人头疼。嗡!而就在秦牧满嘴发苦时,一道红光突然从其空间轴卷中飞出,一圈波动散发出来,那些即将射中秦牧的赤红光线,顿时凭空消散而去,那闪烁的阵法,也是渐渐的平息下来。原本满心紧张的秦牧望着这一幕,顿时愣了愣,然后转头看向那面前的红光,那正是先前炎神符带回来的奇异火焰符文。显然,这东西,似乎可以让得其拥有者,避免被这广场上的阵法所攻击。“呼。”秦牧见状,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手掌伸出,将那赤红符文收回,如此再特意的出入了几次这阵法,果然是发现,这里的阵法,已不再对他发动攻击。如此试探几番后,秦牧总算是彻底的放心下来,然后直接是在岩浆石池旁边席地坐下,手掌一握,一枚生死灵果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既然这里的阵法对他无效,那倒正好用来当做修炼之地,有了这阵法的保护,想来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便在这里突破到生死境!”秦牧握着生死灵果,眼中掠过一抹炽热,对于那个境界,他可是向往很久了啊。湖泊周围,营帐矗立,其中人影绰绰,隐隐的有着一些热闹的声音传出。这些人影,自然便是守护在此处的洛家人马,如今的这座神空岛,伴随着生死灵果争夺的落幕,原本的喧哗,已是迅速的淡去,各方人马,也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陆陆续续的撤离,唯有着洛家的人马,因为要守着洛颜的修炼,暂时未曾动身。在营地后方处,一块青岩高耸,一道倩影安然盘坐,青丝垂落,隐隐间,有着一股股磅礴的灵力波动不断的从其体内散发出来。在青岩周围,不少的洛家族人时刻的注视着这边,偶尔互相间低声交谈着。“洛颜姐体内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强了,想来要不了多久时间,应该便是能够突破到三元生死境小了。”那一身红衣的洛绫,略有些羡慕的望着修炼中的洛颜,道。“呵呵,若是洛颜姐能够突破到三元生死境小,那我们洛家此次武会,倒是胜算能够多一分了。”在洛绫身旁,一名洛家族人也是笑着附和。“是啊,天恒大哥与洛芊姐都是三元生死境顶峰的强者,若是现在再加上洛颜姐,我洛家此次倒是不用再需要什么外援了。”“不过太过乐观也不好,其余四大家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上官家更是厉害,夺得上次武会冠军,铁面阎罗上官绝之名,更是名震神空域。”“是啊,魏家的魏扬也早便是达到了三元生死境,实力可不是魏宸之流可比的。”“此次武会,看来会斗得相当惨烈啊。”在这些洛家族人互相间窃窃私语时,洛雯却是蹲在湖泊旁,眸子不断的望着平静无波的湖面上,小手颇为无聊的扯着身旁草叶,那眼中,时不时的掠过一丝担忧之色。“放心吧,那家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湖底即便有危险,怕也是伤不了他。”而在洛雯怔怔发神时,一道声音从其身后响起,然后她便是见到洛绫抱着双臂站在她身后,嘴角微撇的说道。洛雯闻言,也是点了点头,旋即有些犹豫的道:“可他都下去好多天了。”“这个时候,你还是安静的等着吧,不然做什么都没用,你若是不放心,等洛颜姐成功突破,让她下去帮忙查看一番。”洛绫道,或许是因为之前被秦牧狠狠震慑了一番的缘故,现在的她,对于洛雯的态度却是好了许多。“那那就等等看吧。”洛雯迟疑着,然后点了点头。时间,在宁静之中悄然而过,转眼已经是半月之后,而这半月中,秦牧依旧没有从湖底出来的迹象,这倒是让得不少洛家族人心中有些疑惑,但又无人敢轻易下去查探,不过所幸让得他们欣喜的是,当那一月来临时,洛颜的修炼,却是逐渐的抵达了尾声。轰轰。一波波犹如实质般的磅礴灵力,疯狂的自青岩上盘坐的洛颜体内蔓延开来,那股灵力威压,令得周围不少洛家族人面色都是有些兴奋,他们都清楚,这是洛颜即将突破的征兆。灵力威压,持续的增强着,在这等威压下,原本靠得近的一些洛家族人,也是不得不后退了一些,这才感觉到那股压力减弱一些。轰隆隆!这般威压,持续了约莫数分钟,而后,那些蔓延而出的磅礴灵力,突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对着天际上冲去,黑压压的雷云,瞬间成形。轰!轰!轰!外面雷霆咆哮,湖水在那等能量下,翻起上数十丈的浪潮,而湖泊下,仍旧一片平静,秦牧的静坐,不受丝毫影响。洛颜天赋不错,因此此番雷劫倒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发生,先前的所有声势,也是在此刻戛然而止,但这种诡异的寂静,仅仅持续了数秒的时间,而后,洛颜那紧闭了一月的双目,便是陡然睁开。嘭!在其双目睁开的那一霎,一股异常强横的气息,也是瞬间自其体内爆发而开,那等气息所造成的冲击,直接是将那湖面之上,震出了道道滔天巨浪,而后湖水犹如暴雨般的从天空倾泻下来。洛颜玉手一挥,灵力席卷而过,将那些倾泻下来的暴雨尽数卸开,而后她那冷艳的脸颊上,也是有着一抹难掩的欣喜之色涌上来。“洛颜姐,恭喜了。”周围的那些洛家族人也是迅速围拢过来,面带喜色的抱拳恭贺。洛颜此时心情显然极好,那平常有些冷淡的脸颊上,也是有着笑容涌现,她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视线一转,便是锁定了那湖泊,有些讶然的道:“他还没出来?”“嗯,大哥哥下去半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一直没动静,洛颜姐,你要去看看么?”洛雯连连点头。洛颜沉吟了一下,道:“先再等等,秦牧的手段极多,不会轻易出什么意外,若是他在下面有什么自己的打算,我去惊扰了他,反而不妙。”洛雯闻言,也只好点点头。“这些时间有什么事么?”洛颜转头,看向洛绫等人,问道。“有,我们收到了洛家的元神传信,不过还尚需要洛颜姐开启。”洛绫连忙点头,旋即玉手一握,便是有着一枚血色玉片闪现出来。“元神传信?”洛颜黛眉微蹙,接过血玉,玉手将其握着,心神一动,便是将其中的信息读取了过来,再接着,她的脸颊,便是迅速的变得愤怒以及冰冷了下来。“洛颜姐,怎么回事?”洛绫等人见到她这般脸色变化,都是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天恒大哥被人打成重伤了。”洛颜冰冷的声音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怒意。“什么?”“天恒大哥竟然被打成重伤?他可是四元生死境的实力啊。”“究竟是谁干的?”洛颜此话一出,周围洛家族人立即哗然,一个个面色难看的惊呼出声。“应该是魏家干的。”洛颜玉手紧握,她想起那天魏宸所说的话,原来他们真的是在对洛天恒出手。“这些卑劣的家伙,天恒大哥若是重伤,我们洛家武会就丧失了一个强手,魏家一定是故意的!”洛绫怒道。洛颜黛眉紧锁,喃喃道:“若是天恒大哥无法参战,我洛家武会,必定难以取得成绩。”“洛颜姐,武会各家都能请一个外援,我们洛家此次,可还没请。”一名洛家族人迟疑道。“再有不到一月,便是武会开始的时候了,这时间,怕是来不及去找一个信得过,又实力强横的外援了。”洛颜微微摇头,旋即她声音突然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周围的洛家族人,发现他们都转开目光,望向了那平静清澈的湖泊。“秦牧是个不错的人选,若是能够请他出手的话,或许能够顶替一下天恒大哥。”洛颜心头微动,旋即苦笑道:“秦牧与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以他的性格,要让他当我洛家的外援,怕是不易。”“秦牧不喜麻烦,不过也是务实之人,若是有能够打动他的好处,要他出手,应该也不难。”洛绫道。“好处?”“获得武会的家族,不是有着三个进入蛮荒古塔的名额资格么,我想,他应该会感兴趣的。”洛绫道,她并不认为有人能够拒绝这种吸引,毕竟这神空域,想要进入蛮荒古塔的人,可是如同过江之卿,但这蛮荒古塔,由五大家族共同镇守,每年仅只能够进入三人,而这武会,其实也就是决定这三个名额归哪一家所有罢了。洛颜黛眉轻蹙,三个名额本就极为的有限,这好处,的确极大,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样是否足够打动秦牧,对于后者油盐不进,洛颜可是已经领教过的。“先在这里等秦牧出来吧,到时候与其说说,若是他感兴趣的话,便请他做我洛家外援,若是他不为所动的话,那我们便另想它法。”听得洛颜的话,洛绫等人也是点了点头,如今也只能这般了时间,同样是在湖底深处岩浆之下的赤红广场之上迅速而过,在那岩浆石池旁边,一道削瘦身影静静盘坐,不断的有着灵力波动自其体内散发出来,隐隐间,有着低沉的轰鸣之声传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