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1005章 第二次
    “不死卷,果然不俗!”强悍如天尊,眼看白小纯在自己的手中,在被完全握住后,在自己远远超出对方的修为下,居然依旧无法被真正碾压,而是在不断地恢复后,也都动容。

    “好在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不死卷大成之人……”通天岛上,天尊喃喃低语后,他的目中在这一瞬,竟出现了一丝水晶般的光芒。

    这光芒出现的同时,通天岛上一脸麻木,似失去了神魂般,如同行尸走肉的杜凌菲,身体忽然一颤,她的目中也出现了水晶般的光芒,在那双眸的深处,此刻那两道奇异的符文,也正急速的闪耀。

    似她体内的某种力量,正通过目中的符文,被天尊冥冥中吸走了一部分,与此同时,蛮荒的巨鬼城外,天尊那握住了白小纯的大手,在这一刻直接就浮现出了水晶般的光芒。

    几乎眨眼间……这惊人的大手,竟成为了水晶之手,再次狠狠一握!

    轰的一声,在他拳头内的白小纯,此刻披头散发,他甚至已经召唤了北脉世界之宝,可寒门老祖沉睡,没有丝毫回应,他目中赤红无尽,身体的恢复居然在这一瞬,好似被压制一般,骤然停顿!

    如同这水晶般的术法,与他的不死卷,相生相克!

    没有了不死血的恢复,白小纯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来自天尊的大力,几乎瞬间,他就全身砰的一声,直接碎裂!

    而他的意识,也在这一刻,随着身体的碎裂,再也无法坚持,整个人也昏迷过去……

    直至此刻,天地间这天尊的大手,才缓缓的收回,向着漩涡而去……远远地,这一幕被四周众人看到,所有人的心头都无比震撼。

    天人也好,半神也罢,无不骇然到了极致!

    逆河宗的众人颤抖,不少人已经死死的攥住拳头,宋君婉满面泪花,可她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直至大手消失在漩涡时,她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天尊之手消失的瞬间,天尊冰冷中透着无情的声音,也回荡在了整个蛮荒。

    “所有通天之修,发起总攻……灭蛮荒一切生机!”

    天尊的性格,一向不喜欢被动,他喜欢掌握主动,这一点从当初鬼舟上的变化,就能看出一二。

    这一次也是一样,凝聚在白小纯身上的希望,虽让他觉得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他还是不放心,准备双管齐下,如此一来,总有一条路……可以走通!

    “如果都走不通……既然我的寿元已没有太多,那么就让这个世界,与我一起陪葬好了!”天尊内心漠然,收回了手掌后,天空的漩涡,慢慢消散。

    蛮荒内所有通天区域的修士,全部身体一震,来自天尊的命令,他们必须要遵从,同时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战争疲惫,还是有不少,对于天尊的崇敬已经到了狂热的程度,闻言顿时杀意掀起,战争再次开启!

    而整个蛮荒魂修的士气,也随着守陵人的落败,低落到了极致,只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没有了第二条路……

    通天大陆,不接受俘虏,天尊的意志,是一切蛮荒生灵,寸草不生,全部灭绝!

    不管是土著,还是魂修,即便是在蛮荒的凶兽,也都在此列。

    所以唯有……也只能是死战到底!!

    厮杀声,惨笑声,咆哮声,自爆声……在这蛮荒大地上,不断地回旋,鲜血更多,死亡更多……好似整个世界都到了末日,天空昏暗,大地残破,随着巨鬼城的失陷,随着另外三座城池的攻破,渐渐地,蛮荒的战场已经推进到了……魁皇城!

    而此刻,在通天海上,通天岛中,在整个岛屿的地底,存在了一处巨大的地宫!

    地宫内有一处黑色的水潭,在这水潭四周,存在了一处浩瀚的大阵,此阵足有万丈大小,组成阵法的,不是灵石,而是一根根骨头!

    这些骨头有的是金色,有的是水晶般……充满了腐朽的同时,也给人一种神圣之意!

    同时,在那水潭的四周,赫然还存在了三处深坑,这三处深坑里,摆放着完整的三幅骸骨!

    这三幅骸骨的颜色,赫然都是金色与水晶交融,虽不是彻底融合,可它们身上散出的威压,足以让半神都颤抖,无限的接近……准天尊的通天道人。

    似乎这三位,虽比通天道人要差了一些,可同样的,都是距离真正的大乘天尊境界,只差半步!

    如果魁皇城内,这一代的魁皇能出现在这里,那么他一定能凭着血脉的感应,立刻认出这三具骸骨的身份!

    他们……正是这多少年来,历代魁皇的遗骨中,所留下最强的三位!

    显然是被天尊破了他们的葬宫,从内生生挖出,放置在了这里,成为了他这绝世大阵的一部分!

    至于四周那些腐朽中带着神圣的骸骨,都是多少年来,修炼了不死卷与长生卷之人的骨头!

    而在这大阵的中心,那处黑色的水潭内,白小纯盘膝坐在那里,双目紧闭,虽有呼吸,可却明显昏迷,他四周的黑色水潭,正不断地旋转,随着水波的涟漪,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诡异无比的符文。

    这些符文好似具备生命,在这浮现中,还有不少竟爬上了白小纯的身体,在他的全身游走……

    这一幕,极为诡异,而这地宫的灯火昏暗,也就使得气氛森然无比。

    许久,盘膝坐在水潭内的白小纯,忽然身体一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在他双目开阖的刹那,他身体上的那些符文,好似被惊动,急速的游走中,飞快的回到了潭水里。

    白小纯的目中有些茫然,但很快的,他就呼吸急促,目中露出清明的同时,看清了自己所在的水潭,也看清了这四周的阵法以及那一幅幅骸骨。

    他想要起身,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似不受控制,竟无法从这水潭内站起,而那些骸骨上散出的不死卷与长生卷的气息,让白小纯的心神顿时大浪翻滚。

    “不要挣扎了,这水潭内……是当年老夫将魁皇朝赶出通天大陆时,所抓获的所有魁皇血脉之人,他们的鲜血,在这里已浸泡了太久的岁月了。”沙哑的声音,在这地宫内回荡时,白小纯的前方,虚无扭曲,天尊的身影,缓缓走出。

    他的目中有强烈的期待,更有激动振奋,看向白小纯时,那目中的火热,仿佛在看一枚绝世大丹。

    白小纯猛的抬头,气息粗重,看向天尊,内心升起强烈的忐忑与不安,正要开口,可天尊似乎没有在意白小纯的苏醒,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周的骸骨上,继续说着话语。

    “这些骸骨,有的是当年那场魁皇城之战中,被老夫斩杀之人,还有不少……则是这些年来,老夫研究不死长生卷后,找来的试验之修。”

    “可惜,这不死长生卷,这明明所有人都可修炼的功法,不知什么原因,或许因我杀戮了太多的魁皇血脉之人,居然无法修炼。”

    “我只能研究之下,让其他人去修行,为此,我不惜把这三位陨落了不知多少年的魁皇遗骨挖出,可收获却甚微。”

    “不死卷还好,被我抢走了长生卷的魁皇朝,守陵人不管是为了什么,对抗我也好,延续魁皇朝也罢,都会源源不绝的传承不死卷,而我也推波助澜,任由不死卷在通天流传……只是对我而言,最主要的是长生卷,可长生卷太难了,几乎所有人都无法走到最后,在途中失败了,他们的骨头,被老夫摆放在了这里,或许也能有些作用。”

    “多少年来,修炼长生卷的人,只有两位成功了,一位被我收下作为了弟子,还有一位……则是我的女儿。”天尊喃喃,似乎他根本就不是对白小纯去说,而是在自言自语。

    白小纯听到这里,脑海惊涛骇浪,心神内如有无数天雷炸开,实际上自从当初看到杜凌菲身上的骨头后,他的心中就已经产生了疑惑,而如今,随着天尊的话语,一切隐秘已经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可惜,一方面是我准备不够,一方面也是经验不足,被我那大弟子察觉后,第一次尝试炼制不死长生丹,还没等进行,就失败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有第二次……”天尊深吸口气,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向白小纯时,轻声开口。

    “菲儿。”

    随着他声音出现,他的身后虚无中,杜凌菲慢慢的走了出来……

    在看到杜凌菲的瞬间,白小纯神情惨然的苦笑起来,他明白了,全部都明白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