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962章 押起来!
    云宗大地轰鸣,一处处冰屋坍塌,更有大量的冰水,从这云层内洒落大地,上面所有的北脉弟子,一个个都呼吸急促,更有不少飞出后,看着那失去了大拇指的战神冰雕,全部傻眼。

    短暂的寂静之后,比之前还要强烈的喧嚷声,蓦然爆发。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植物……”

    “天啊,我北脉到底怎么了,这段时间怎么连续出现如此事情……先是致幻丹,然后是战神都掉了手指……”

    就在这哗然不断传出时,云雷子与冯尘等人,此刻已经身体颤抖,神色变化,一个个目中露出疯狂,更有无法压制的愤怒,滔天爆发。

    “白小纯!!”

    “一定是你,白小纯!!”怒吼惊天动地,云雷子与身边的天人,此刻彻底暴怒,在这咆哮中,直奔白小纯的屋舍,急速冲杀过去。

    不但是他们如此,四周那些云宗修士,在听到了天人的怒吼后,也都一个个目中露出狰狞,齐齐看向白小纯所在的区域。

    “该死的,一定是白小纯干的!!”

    “这就是个祸害啊,祸害了我们云宗弟子也就罢了,他居然还祸害了我们云宗的战神雕像!!”

    “杀了白小纯!!”

    在这众人咆哮,天人杀来的同时,白小纯在其屋舍内,此刻呼吸透着紧张焦急,看着眼前的月亮花,在吸收了外界惊人的寒气后,那些寒气随即涌入他嫁接上去的树叶内。

    使得这片树叶,瞬间就有近乎七成区域,直接成为了寒冰,可以想象,若给白小纯足够的时间,他可以很快做到女婴的要求,让这片树叶,彻底成为冰叶。

    可现在却来不及了,外界的咆哮与呼啸声,让白小纯心头狂颤,他一把将那树叶取下收好,同时立刻向着月亮花传出意识。

    “快变回种子!”

    这月亮花不用白小纯开口,也已察觉到了生死危机,瞬间所有根须枯萎,花朵枯萎,枝干枯萎,似将一切生机都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枚与之前有很大程度不同的种子。

    白小纯来不及查看,立刻就将这种子收入储物袋内。

    就在他做完这一切的瞬间,一声惊天轰鸣,直接就在他屋舍外,蓦然炸开,嘭的一声,白小纯的屋舍直接就被一股大力,悍然轰开。

    四分五裂中,白小纯有些狼狈的倒退,急速躲避后,他看到的是这四周,无数杀气腾腾的云宗弟子,还有就是云雷子与冯尘等人,那好似要生吞了自己的嗜血疯狂的目光。

    “白小纯,你找死!!”云雷子狂吼,随着白小纯屋舍的崩溃,他也看到了地面上那巨大的窟窿以及四周枯萎的月亮花。

    “卖致幻丹之事,没杀你,你居然还敢动我北脉根基,白小纯,今天你一定要死!!”

    冯尘也都气的目中杀意惊天,直接就一晃直奔白小纯,出手就是其杀手锏般的神通。

    轰鸣间,白小纯气息急促,快速避开后,他也憋屈愤怒,大吼一声。

    “北脉,你们莫非要叛出通天大陆!”

    “从我来了这里后,你们就针对我,原本只是约法三章,我忍了,可我卖丹药后,你们又约法四章!”

    “如今我种了花草而已,我触犯了哪一条约定?”白小纯理直气壮,狂吼起来,他此刻也豁出去了,实在是在这北脉他也难受的很。

    “想要对我出手,不必去找一些借口!”白小纯修为轰然散开,苍穹浮现他的巨大面孔,气势全面爆发。

    云雷子与冯尘也是头痛,他们二人有苦说不出,只觉得这白小纯难缠到了极致,尤其是冯尘,更是觉得当初自己的约法三章,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实在是他当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白小纯的祸害能力,绝非一个约法三章可以阻止的,甚至在那约法三章的压力下,却有更惊人的爆发。

    而最让他们觉得纠结的,是这白小纯言辞犀利,身份又特殊,他们是杀也不是,不杀又难解心头之恨,这就让北脉这几个天人,心头的憋屈,不比白小纯少。

    甚至心底都后悔了,早知这样,就不限足白小纯,而是让他赶紧离去才对……

    不但是这几个天人心底纠结,四周的云宗弟子,一个个怒视白小纯,可心中也都在哀叹,对于白小纯这里的难缠与祸害,他们算是清晰的感受到了。

    “都是冯尘老祖的错,他是雷宗出身,所以把这白小纯限足在了云宗,这是不怀好意啊!”

    “没错,这白小纯让他去雷宗吧,放过我们云宗吧,我们的战神……都少了一个大拇指!!”云宗修士一个个悲愤,法不责众,此刻此类声音也都没有了忌惮传了出来。

    冯尘听到后,面色顿时难看无比,对白小纯的恨,也越来越多。

    眼看僵持,就连北脉的半神,也都在那水晶棺椁内,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长叹一声,揉了揉眉心,对于这白小纯,他也都觉得头痛不已。

    偏偏这白小纯所说的,都占据道理,他的的确确没有触犯约定……

    “就不该给他什么约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这白小纯说不准还会弄出更大的风波。”北脉半神皱起眉头,有心让白小纯滚出云宗,可这句话却说不出口,毕竟之前北脉强行限制,如今又让其离开的话,此事传出去,北脉就丢人了。

    想到这里,北脉半神目中寒芒一闪,这一次他没有降临云宗,而是传出了他的法旨!

    “从此之后,约法五章,不允许在我九天云雷宗种花,种草,养兽,养鬼,炼器,炼丹,种一切,养一切,炼一切!!”

    这声音如天雷回荡,轰鸣整个宗门时,云宗修士以及北脉天人,却没有了之前第一次时的感觉,此刻一个个都心头发愁,他们可以想象,怕是用不了多久,还会有约法六章、七章……

    而每一次都是在白小纯找到了突破口后,他们再来封死,这么下去……在所有人的预感中,怕是用不了多久,不是白小纯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就是北脉彻底被他给玩坏了。

    北脉众人对半神这个法旨心有不满,白小纯一样不满,他觉得这北脉太过分了,这一次又给自己约定多了一章。

    白小纯神情变幻,狠狠一咬牙,他这一次算是真的豁出去了,抬起头正要开口,争取让那半神心烦之下,让自己离开北脉。

    可就在这时,半神的第二道法旨,也如天威般轰然降临。

    “通天侍卫白小纯,虽没有触犯约定,可却毁云宗根基,此事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将其关押雷宗雷狱,限制全部自由,期限至通天使者离开之时!”

    “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法旨浩浩荡荡,传遍宗门。

    白小纯着急了,连忙开口高呼,可他呼声才传出,一股大力直接从水晶棺椁内爆发出来,化作一只巨大的闪电手掌,不管白小纯愿意不愿意,一把将其抓住后,直接就送入到了被另一个雕像托起的无尽闪电黑云中!

    当大手消失时,白小纯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云雷子等人眼看这一幕,顿时神情振奋,冯尘也是眼睛猛的一亮,更不用说那些云宗弟子了,在听到半神这个决定以及看到了白小纯的下场后,脸上露出狂喜。

    “终于走了!!”

    “雷宗雷狱,就算是半神修为,在内也都要承受天雷时刻轰击酷刑,这白小纯自找的!”

    “早就该如此!”

    云宗欢呼,云雷子与冯尘等人,也都松了口气,看向黑色雷云时,嘴角都露出冷笑。

    “你就算是有翻天之能,在我北脉,也要低头做人!”云雷子目中讥讽,更有快慰。

    与此同时,水晶棺椁内的北脉半神,眉头也松缓下来,看了眼雷宗黑云,暗道这样去处理,一方面不坠了北脉的威名,另一方面,他不信那白小纯在雷牢内,还能干出什么大事出来。

    毕竟那北脉雷狱,当年可是关押过太多重犯,如今虽大都空旷,可就算是半神在里面,也都要饱受折磨,更不用说天人了。

    “这样就能消停了。”半神老祖闭上了眼。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