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948章 生命禁区
    这一切虽都是白小纯综合之前听到的对话,还有自己在蛮荒的经历以及想象,在脑海里勾勒出的此事的完整因果。

    可他有种感觉,哪怕自己所分析的不是全部正确,也至少对了七七八八的……

    这就让他心中震动的同时,不由得想到了守陵人……实在是他无法不把这件事情与守陵人联系在一起,甚至仔细回忆,怕是当初蛮荒绝世之战中,守陵人就已经算到了这一点,算到了每一步!

    “这是其计划的补充!!”白小纯心神一动,他知道当初的蛮荒绝世之战,守陵人是打算击杀天尊的,可惜最终没有成功,但眼下,白小纯有种强烈的预感,守陵人的杀机手段,如今展现出的……是第二次!

    若是绝世之战成功也就罢了,一旦失败,那么这艘骨舟,就是专门为了天尊而准备!

    “所以他给了我那枚玉佩,其目的除了让我安全通过生命禁区外,更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让我在他的这场算计天尊的计划里,不会因此送命!”白小纯越想越是心惊,他实在无法想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脑袋,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借助一切能用的所有手段,施展出这种惊天算计!

    “天尊这一次……怕是又要失败!”白小纯捋顺后不由得吸了口气,心头却很是不安,他不在意天尊,而杜凌菲有其父亲在,也会无碍,此刻的他心中唯独在意的,就是侯小妹的安全。

    “通天岛上,我第一次看到侯小妹时,她那个时候应该还没有被小女孩占据身体,是在第二天……我当初那种阴冷的感觉,不是错觉!”

    “而方才,侯小妹体内其魂的波动还在,她没有被吞噬……想要救下她的唯一办法,就是将其体内的小女孩,直接轰出!”白小纯嘴里泛苦,这个办法他知道,可他的修为,在这场决战中,根本就无法起到作用。

    就在他焦急时,这骨舟第三层的冲击与波动,蕴含了无比的毁灭,轰鸣震荡,直接就把他卷入楼梯口,眼前一花时,已离开了第三层,刚一出现,他立刻就看向四周,正是那骨舟的第二层!

    白小纯不甘心,想要回头,可第三层冲击扩散,使得他无法进入,他只能压下焦急,另想办法,而此刻云雷双子,还有泰斗撼月宗的那位原本仙风道骨的灵仙上人,也紧随其后,被卷了出来,至于元婴修士……所有方才的三批踏入者,已经全部在天尊、鬼母这一战的冲击下,身形碎灭、魂飞魄散。

    而杜凌菲等人,则是在天尊出手间,就已经将他们收入到了储物袋内,如今很是安全。

    第二层内,格局与当初白小纯到来时一样,那摇椅依旧在摇晃,面前那两具融合了一半的骸骨,也依旧保持着诡异的融合姿态,四周的所有,都充满了森然的寒气。

    可这一次,白小纯与之前不一样,他不再是元婴,而是踏入了天人,此刻刚一出现,他呼吸急促中神识猛的散开,形成威压,直接笼罩那摇椅。

    这摇椅猛的一顿,就在其停顿的瞬间,白小纯刹那靠近,他之前第一次来这里时,就对这两具骸骨兴趣极大,实在是这上面的不死卷与长生卷的气息,对他有致命般的吸引。

    只是那个时候他的修为还不是天人,更是心惊,且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所以只能放弃取走的想法,以逃命为主。

    可现在一切不同了,白小纯非常地明白,自己或许永远没有第三次来到这里的机会了,一旦错过,就会成为遗憾。

    所以他没有半点犹豫,刹那间就冲了过去,几乎在他冲过去的同时,楼梯处,云雷双子以及泰斗撼月宗的老者,也都相继飞出,他们与白小纯不一样,在踏入这里后,明显被这第二层震动了一下。

    等他们注意到白小纯的举动后,白小纯已一把抓住那两具骸骨,正要拿走,可他的面色,却猛的一变。

    几乎在他抓住这两具骸骨的刹那,他竟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不死血,居然自行的沸腾起来,更是从这两具骸骨里的那具金色的不死卷骸骨内,涌现出磅礴的气血,顺着白小纯的手掌,直接钻入其体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让他的不死血,在原有的基础上,直接多出了一滴!!

    这一幕,对白小纯来说,直接就震撼他的心神,只是眼下实在不是他去吸收修炼的时刻,白小纯呼吸一凝,压下心中的震动,猛的一把将这两具骸骨,收入储物袋内。

    “白小纯,你拿的是什么!”泰斗撼月宗的老者,立刻开口,目光炯炯,哪怕在这危机关头,他似也有了贪婪之心。

    若是换了不知道白小纯背景前,云雷双子必定也是如此,可眼下,天尊就在下面,他们就算是胆子再大,也都不敢啊。

    白小纯根本就没理会泰斗撼月宗的老者,收了骸骨后,他立刻直奔楼梯而去,想要去第一层,这楼梯当初虽有诡异,使得白小纯无法回去,可眼下他天人修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只是就在白小纯要过去的瞬间,那泰斗撼月宗的老者,猛的阻止。

    “白小纯,我等都是天人,同时到来,此地的宝物见者有份,你想独吞?!”

    “滚开!”白小纯本就因侯小妹的事情焦急心烦,又因知道了其他人所不知道的隐秘后,心神不稳,如今这老者又纠缠而来,他顿时就爆发了。

    话语一出,白小纯直接就展开撼山撞,轰鸣间,向着老者猛的撞去,气势更是崛起,形成威压,使得那老者也都神色变化,迟疑后立刻避开。

    就在他避开的一瞬,白小纯横冲而过,直接就踏入到了楼梯口,没有迟疑,一步走出,顺着楼梯直奔上方。

    云雷双子也紧随其后,那老者面色阴晴不定,冷哼中,同样飞出。

    几乎就在白小纯等人,顺着楼梯,要踏入第一层的刹那,突然的,这第二层的地面,直接就崩溃爆开,无数碎木向着四周激射的同时,天尊,公孙婉儿以及鬼母,竟从第三层,杀到了第二层。

    他们刚一上来,彼此的神通形成的冲击,就化作风暴,将这第二层横扫,无数建筑直接摧毁的瞬间,白小纯也一步之下,踏出了楼梯,出现时,直接就到了第一层。

    这第一层与当初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四周墙壁上的壁画栩栩如生,只是白小纯当初就看过,此刻一眼不扫,直奔楼梯,就要踏上甲板。

    可云雷双子与那老者,却是在踏入这里后,立刻就被四周的壁画吸引,三人明显身体狂震,看着画面,眼中露出迷茫。

    没有理会三人,白小纯神色焦急,一晃之下,顺着楼梯疾驰,眨眼间,就直接冲出了这骨舟的阁层,出现时……赫然站在了骨舟的甲板上!

    远处天空昏暗,四周大地骨海弥漫,甲板上的旗杆,三面哭笑鬼脸狰狞,无风自动……目中所看的一切,来自四周的压抑,还有这生命禁区内特有的气息,让白小纯将体内最后一丝怀疑,也都瞬间消散了。

    “真的……回到了这里……”白小纯喃喃中,他身下的甲板,突然爆开,云雷双子与泰斗撼月宗的老者,喷出鲜血,面色苍白的急速冲出,在他们的身后,赫然有三道身影,直接从这战舟内,冲天而起!

    “鬼母,今天你在劫难逃,我要吞了你!!”公孙婉儿发出凄厉之音,冲向鬼母,天尊面无表情,可速度却是极快,刹那临近,逼的鬼母节节败退!

    也正是此时,随着甲板与第三层的地面被打通,很快的,试炼之地内幸存的修士,陆续的都急速飞出,一个个直接就出现在了甲板上,看清了四周以及天空的战斗后,所有人都呆在那里,身体颤抖,无法控制的吸气,心头更是骇然到了极致。

    “天啊……那是天尊!!”

    “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出口,居然是一艘舟船,这怎么可能!!我们在哪儿,还在通天大陆上么……”人群内,白麟与赵天骄重伤,被张大胖扶着,三人此刻都心头狂颤,呆呆的看着四周。

    只有宋缺……在人群中,此刻身体颤抖,呼吸强烈,目中带着无法置信,猛的看向白小纯,似想要确认一下。

    “这里,是生命禁区。”白小纯情绪低落,声音也都低沉,缓缓回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