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944章 我走错路了……
    白小纯呼吸强烈的急促起来,脑海天雷阵阵,内心震撼的程度,超出了一切,哪怕他进入这试炼之地后,觉得此地危险超出想象时,那种震动与骇然,也都远远不及如今、此刻。

    实在是……他被那出现在面前的铜钱,彻彻底底的震慑住了。

    半晌之后,白小纯脑海依旧不能平静,他右手抬起,将面前的铜钱拿起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面色不断变幻,心神轰鸣更加强烈。

    “这怎么可能……”白小纯喃喃低语,这铜钱……正是神算子之物!!

    那上面,甚至还刻着神算子三个字!

    白小纯立刻就想起,当初神算子丢了铜钱时,曾哀嚎说那是他的宝物,上面还有他的名字……

    拿着铜钱,白小纯身体都控制不住的有些哆嗦了,他清晰的记得,当初自己与宋缺,还有神算子三人在生命禁区中,那艘诡异的骨舟上,在自己的建议下,神算子取出这枚铜钱,要去算一下看看怎么才能离开那艘鬼舟,可却因意外,使得那铜钱从其手中脱落,滚入到了甲板的缝隙内……

    甚至在那骨舟的第一层,第二层乃至第三层,白小纯也都没有看到那枚铜钱,好似凭空的消失不见了。

    而如今……他居然在这试炼之地,发现了这枚铜钱!

    这就让白小纯心头颤抖,呼吸凝滞的同时,猛的抬头看向天空,他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从内到外,此刻一片冰寒。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白小纯咽下一口唾沫,看着昏暗无比的苍穹,他的脑海里有一个惊人的念头,这念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到了最后,让白小纯的面色都苍白了。

    “莫非这试炼之地……是……那艘骨舟!!”白小纯心头狂震,他明明想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一个在通天岛,一个在生命禁区,一个是试炼之地,一个是骨舟。

    无论怎么看,无论怎么去猜测,也都无法将这两个地方联系在一起,更不用说将骨舟与试炼之地融合了。

    只是……这铜钱的出现,又打破了所有!

    “如果……这里真的是骨舟,那么天尊把四脉修士送入这里的目的……找到出口的缘由……似乎也能解释了。”白小纯越想越是心惊,他已经感受到了在这骨舟上,在这试炼之地内,一定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只是白小纯不想去了解这个秘密,他记忆犹新的是,在那骨舟的第三层里,在那梳妆台上,在那镜子面前坐着的……那个长发却没有面孔五官,断了一只手臂的女鬼身影!

    “还好……守陵老爷爷给我的护身玉佩还在!”白小纯吓的赶紧摸了摸储物袋,确定那玉佩还在后,他这才小松了口气,可一想到那女鬼,他依旧是浑身寒毛耸立。

    “或许是我搞错了……”白小纯哭丧着脸,喃喃宽慰自己时,他忍不住去回忆那骨舟,记得当初最后一眼看去时,庞大的骨舟,似不像是只有三层的样子……

    这么一想,白小纯就更害怕了,他此刻抬着头,看着天空,眼中依旧残留着不可思议的莫名震恐。

    “难道上面……就是第三层?”白小纯愁眉苦脸,有心不去思索这个事情,赶紧离开,可心中七上八下的,极为不安。

    “一定是巧合……如果这里真的是骨舟,那么铜钱掉下来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裂缝出口……只要去找一找,如果找不到出口,那就说明我是在自己吓唬自己……”白小纯连续吸了几口气后,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小心翼翼的升空。

    实在是他若不确定这件事情,心中的不安让他觉得呼吸都困难,此刻忐忑中,他身影一晃,直接就飞上天空,不断的前行中,似要飞到那苍穹的尽头。

    这一路直飞,他速度不快,神识全面散开中,双眼也都不断地扫向四周,直至飞了很久,他也都没有从这四周虚无里,看到哪怕一丝裂缝。

    整个苍穹虚无,虽浑浊无比,可却很是完整的样子,这就让白小纯的心,也都慢慢的放了下来。

    “哈哈,一定是巧合了。”白小纯干笑着眨着眼,又找了很久,最终什么都没发现后,他虽松了口气,可新的疑问又出现了。

    “这是另外一枚铜钱呢,还是有人把这铜钱扔到了这里?”这两个选择,白小纯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却没有其他线索了,此刻迟疑中,琢磨着还是去沙漠看看情况吧,单打独斗之事,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白小纯深吸口气,向前飞去,可还没等他飞多久,突然的,白小纯身体猛地一顿,眼睛睁大,身体又开始哆嗦了。

    他的神色骤然变化,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在他的前方,看似如常的虚无里,于他的神识扫过中,赫然……觉察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缝隙!!

    这缝隙不大,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甚至若非是白小纯距离很近,又神识敏锐,他根本就无法察觉,换了其他元婴,更是如此。

    除非是有天人强者,如白小纯这里,去在这四周指定区域的仔细寻找,否则的话,一样很难察觉在这里存在的这条缝隙。

    “真的有裂缝……”白小纯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头皮都要炸开了,尤其是他看了看缝隙,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铜钱的地方,迟疑中将铜钱取出,模仿了一下铜钱掉下去的轨迹后,随着松手,那铜钱直奔地面而去,最终落下的地方,与其原本所在的位置不到三丈的差距……

    这就让白小纯脑海轰的一声。

    “真的是骨舟!!”白小纯尖叫中身体猛的退后,好似那缝隙对他来说,就如同是凶神恶煞一般,实际上也的确如此,生命禁区的那艘骨舟,其诡异的程度,当初给了白小纯极为深刻而恐怖的印象。

    不说是留下了阴影,也差不了多少,实在是那骨舟无论是甲板上的三面鬼脸旗帜,又或者是第一层的画面,以及第二层的骸骨、摇椅,都让白小纯这里心肝儿都直打颤……

    尤其是宋缺与神算子当初的失神,让白小纯紧张无比,而最重要的……则是那第三层好似鬼母的女鬼!!

    白小纯确信,若非自己有守陵人给的玉佩,恐怕当初踏入骨舟时,自己必死无疑,绝无生还的可能。

    “天尊以收徒为幌,目的就是要让四脉修士在这里,帮他去寻找出口,而显然,他应该是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一方面无法从生命禁区踏上骨舟,另一方面则是不敢在这里亲自寻找……”

    “那么他的目的,应该就是在找到出口后……进入这骨舟内!!”

    “这么来看,天尊或许就在我们之中!!”白小纯哆嗦的后退中,脑海第一个浮现的,就是杜凌菲身边的那个青年。

    “我之前就感受到了,那下拍脑袋的手感,与半神不一样……”白小纯一想到这里,顿时就额头冒汗。

    “我居然拍了天尊……”

    “而天尊在的地方……公孙婉儿一定也在!”与天尊相比,白小纯最怕的,反而是公孙婉儿,此刻的他,再也不想去找什么出口了,也不想去沙漠了,他只想尽快找到张大胖等人后,拉着所有人一起藏着,等待一切尘埃落定后,再想办法出去。

    可就在白小纯后退的刹那,突然地,一个幽幽的声音,阴冷无比,诡异非常的从那裂缝内,蓦然间传出,回荡在白小纯耳边。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看看……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误会,这是误会……那个……我走错路啦……”白小纯差点吓哭,尖叫中全速展开,就要逃出这里。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