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902章 不是老夫!不是!!!
    “我欺人太甚?陈贺天,你太过分了!”白小纯也不干了,吼声中追上陈贺天,再次出手,二人在这蓝色彩虹上不断碰触,轰鸣之声回荡四方。

    掀起的冲击,更是扩散开来,使得陈家族人都心惊不已,其他彩虹上的修士,也都不断吸气。

    甚至就连这蓝色彩虹上的其他四位天人,也都一个个赶紧神识散开,锁定战场,时刻关注,其中那位铁血堂的天人老祖,沉吟了一下没有出现,毕竟李显道与白镇天都没有现身。

    实际上,此刻的李显道与白镇天,二人都是睁大了眼,看着与白小纯交手中,越发处于下风的陈贺天,二人也都迟疑了一下,但却没露头,实在是逆河宗那一战,白小纯杀出了威名,让他们二人也都心存忌惮。

    “这事与我们无关……”

    “陈道友也真是的,那白小纯如今风头正盛,干嘛还要去招惹他?”

    “没办法,既然他去招惹了白小纯,那他自己化解好了。”白镇天与李显道二人传音沟通后,都觉得陈贺天那里实在不智。

    在这众人的关注中,陈贺天真的要抓狂了,若是知道原因后的斗法厮杀也就罢了,可偏偏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都开口问了,可白小纯那里一副你知道的模样,口口都是缺德事,使得陈贺天内心憋屈无比。

    眼看白小纯那里气势汹汹,一晃之下再次杀来,陈贺天狠狠一咬牙,后退中急速开口。

    “白小纯,是不是我的族人招惹了你?如果是的话,此事与老夫无关!!”

    “狗屁族人招惹我,就是你,陈贺天,到了现在你还装糊涂啊,你欺负我白小纯是三岁孩童不是!!”白小纯依旧怒吼,又一次冲出。

    陈贺天差点想要嘶吼嚎叫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无法与白小纯沟通,他更是绞尽脑汁去回忆,也都想不出自己这段日子,又怎么惹到了这个疯子。

    此刻眼看对方又冲来,陈贺天狠狠咬着后槽牙,面色极为难看,可却只能后退,白小纯的战力太强,皮糙肉厚的同时,让陈贺天这里极为头痛。

    就在陈贺天后退之时,远处有焦急的声音,急速传来。

    “小纯住手!!”

    远处的天边,有两道长虹急速而来,里面是一男一女,正是赵天骄与陈月姗。

    陈月姗一脸焦急,赵天骄也是满脸无奈,他二人听说了白小纯去找陈贺天后,就立刻赶来,实在是没法不来,一方面白小纯是他的朋友,另一方面陈贺天是他的师父与岳父……

    若是其他人来了,白小纯可以不去理会,但赵天骄与白小纯之间,虽接触不是很多,可却同甘苦共患难过,且赵天骄这些年对逆河宗有很多照顾,之前更是为了白小纯的事情,不惜与陈贺天对峙。

    这份情谊,白小纯早已记在心底,此刻闻言,他原本要冲向陈贺天的身影一顿,退后几步,侧头看向急速而来的赵天骄。

    陈贺天那里也是松了口气,可表面上却依旧面色阴沉发黑,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白小纯。

    “小纯,你……”赵天骄眼看白小纯停下,加速临近,直接就站在了白小纯与陈贺天之间,神色带着焦急与无奈,赶紧阻止。

    “大师兄,你师父太过分了,我今天来与逆河宗无关,实在是你师父做的缺德事,欺人太甚!”白小纯眨了眨眼,赶紧开口先说了一句。

    “白小纯,你把话说清楚,老夫到底怎么你了!”陈贺天一听这话,恨不得咬碎牙齿,向着白小纯低喝起来。

    “还要让我说清楚?你自己做的事,你不知道!没事,我打到你想起为止!”白小纯眼睛一瞪,气势也强了起来,作势就要向前走去,中间的赵天骄眼看二人似又要开打,很是头痛,赶紧再次阻止。

    “小纯!!”赵天骄连忙开口。

    白小纯看了看赵天骄,这才深吸口气,停下了脚步。

    “大师兄,此事与你无关,实在是你师尊太过分了,张大胖你知道么,还有许宝财,他们既是我的好友,又是我的同门,可却被你师父抓走了,我来要人,他居然还装糊涂!”白小纯怒道。

    赵天骄一愣,张大胖与许宝财,他听说过,也的确好久没见到了,听白小纯的意思,居然是自己师尊给抓走了,这就让赵天骄迟疑中,转头看向陈贺天。

    陈贺天也愣了,他之前想了好久,也都没想到是什么事情,眼下听到白小纯这么一说,更是有些茫然,他连张大胖与许宝财的名字都觉得陌生。

    “不是老夫做的,这两个人老夫都不认识,白小纯,你找错人了!”陈贺天只能强忍着怒意,一字一字开口,实在是他也觉得莫名其妙,心底憋屈,可实在是不想招惹白小纯,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此事,不是老夫所为!”

    “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做的!”白小纯眯起了眼,可表面上却是怒气冲冲。

    “今天这事,没完,大师兄,张大胖与许宝财是我好友,他们如今生死未知,我心急,得罪之处,回头我向你请罪!”白小纯说着,身体刹那一晃,直接跃过赵天骄,直奔陈贺天。

    轰鸣之声再次回荡,二人又战在了一起。

    赵天骄苦笑,看了看白小纯,又看了看陈贺天,最终长叹一声,此事他也明白,绝非自己能插手,实际上他心底也对其师尊那里,有些怀疑……

    陈贺天内心都要抓狂了,憋屈到了极致,后退中,他猛的嘶吼起来。

    “白小纯,老夫都说了不是我做的,你还要怎样!!”

    “宗门里就你与我结怨最深,不是你,还能是谁,陈贺天你别装了,今天你不把张大胖与许宝财给我交出来,到了半神老祖那里我也占理!”白小纯岂能让陈贺天的吼声压下,于是用更大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陈贺天只觉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抓狂无比,一股强烈的几乎这辈子都罕见的委屈感,在他心中不断地升起,知道此事无法几句话说清楚,他憋屈中再次后退,右手猛的抬起时,不是展开神通,而是取出传音玉简,立刻就给白镇天与李显道传音。

    “这是你们两位谁干的事情!!”

    “该死的,你们干的事,却让我来背黑锅!!”

    “白镇天,李显道,这事你们要给我一个交代!!”

    这三句话,他几乎是在传音中咆哮而出,他实在是内心憋屈的无法形容,而白小纯那里,眼看陈贺天传音,于是眨了眨眼,停下脚步,心中有了期待。

    与此同时,白镇天与李显道那里,在时刻关注中,也都听到了这件事的因果,白镇天还好一些,可李显道却是一愣之后,面色大变。

    可还没等他去布置什么,陈贺天的传音就轰鸣而来,此事的确与白镇天无关,可却与李显道有些关系。

    李显道内心叫苦,有心不去承认,可看到陈贺天那里都已经疯狂了,于是硬着头皮给陈贺天传音回复了一句。

    “陈兄……此事是误会,误会……我刚才问了一下,似乎是我下面的一个长老……无意中将那张大胖与许宝财抓了。”

    李显道这里刚刚传音,陈贺天就猛的抬头,眼珠子都红了,将手中的玉简猛的扔给白小纯。

    “你自己查看,看清楚了,你的那两个同宗,不是老夫抓走的,不是老夫!!不是!!!”

    “是李显道,白小纯,你找错人了!!!”

    白小纯赶紧接过玉简,仔细的看了后,内心也升起怒意,琢磨着终于找到了正主,可表面上,他抬起下巴,哼了一声。

    “这事不怪我,谁让你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算了算了,下次有事我再来找你,走了。”白小纯说完,赶紧一晃,直奔李显道所在之处。

    听到了白小纯的话语,又眼看白小纯离去,此刻的陈贺天若还不明白白小纯此番来临的用意,他也就活不到现在这把年纪了。

    “天杀的白小纯,他这是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来找我麻烦的意思啊,这是要逼的我,不得不出面帮他解决问题啊!!”陈贺天想到这里,内心的郁闷已到极致,错非他是天人怕是急怒攻心下早就气的吐血了,那憋屈,那委屈,让他整个人都要爆了一般。

    一旁的赵天骄,看到这一幕逆转,只能摇头苦笑。

    “这白小纯太不是个东西了!!”陈贺天都要疯了,打也打不过,躲也躲不开,一想到以后对方遇到什么事,都第一个来打自己的画面,陈贺天只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有种无法形容的抓狂感,心中无比后悔,暗道早知道这样,决不去招惹这狗皮膏药般的白小纯……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