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901章 陈贺天:#¥%@#……
    “当年我在蛮荒时就发誓了,一定要报仇!”白小纯傲然的抬起头,心中已有了决定,那陈贺天当年在长城太过分了,恩将仇报不说,逼着自己去葬宫,而且欺负完自己,前段日子还要欺负逆河宗。

    “哼哼,陈贺天,可不是我白小纯记仇,是你欺人太甚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谁惹我,我就去打陈贺天!”白小纯小袖一甩,大有一种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大人物的感觉。

    “找不到张大胖,我去打陈贺天!”

    “有人再要对逆河宗动心思,我去打陈贺天!”

    “有人瞪我,我去打陈贺天!”

    “有人针对我,我去打陈贺天!”白小纯嘀咕了几句,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绝非寻常人可以想的出来。

    尤其是想到以后自己在宗门内,必定会因为此事而让陈贺天癫狂后,白小纯就更激动了。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他虽不能灭了陈贺天,可一旦按照他的想法,只要别人招惹他,他就去打陈贺天,此事必定会让陈贺天抓狂。

    实在是陈贺天那里,虽是天人中期,可论战力,根本就不是白小纯的对手,尤其是之前白小纯战他们五大天人,杀了两位,重伤三位,这一幕幕,早就让陈贺天心神惊惧无比。

    不然的话,他不能如今在白小纯来到星空道极宗后,就选择闭关不出,不但是他如此,白镇天与李显道也都这样。

    可陈贺天还是不了解白小纯的性格……也就使得他做梦都没想到,他都躲着白小纯了,但麻烦还是随之而来……

    白小纯这里小袖一甩,身体已经呼啸而出,从自己的居所疾驰,直奔……在这蓝色彩虹上,属于陈贺天的居住之处,疾驰临近。

    陈贺天居住在蓝色彩虹的南部,一片辽阔的区域中,修建着大量奢华的阁楼,这里面居住的,不仅仅是陈贺天自己,他有权力让其家族的部分族人,也居住在这里。

    此事其他天人也都这样,已成为了惯例。

    而在这诸多奢华的建筑中心,存在了一处彩虹上的湖泊,这湖泊的水清澈无比,里面有金色的鱼儿游走,此地明明是彩虹,可却有湖泊,很是奇妙。

    湖泊旁,有一间看起来很是平凡的木屋,可这里却是陈家的圣地,因为他们的老祖,天人境的陈贺天,就是居住在这木屋内。

    此刻,随着白小纯的破空而来,一路掀起的呼啸音爆声,好似天雷,轰隆隆的不断向着四周炸开,使得风云色变,天地间都形成扭曲波纹,大范围的扩散。

    这一幕,顿时就引起了其他彩虹上弟子的关注,还有一些是在星空道极榜附近的,都在听到与看到后,诧异的抬头。

    “什么声音!”

    “那是……白老祖?”

    就在这众人诧异时,陈家的范围内,不少陈家的族人,也都听到了这如同天雷的声响,一个个都心神震动,齐齐看去时,他们看到了一道如同流星般的身影,以极致的速度,刹那间就从远处虚无,直接出现在了陈家的半空中。

    随着出现,一股天人的威压,轰隆隆的降临八方,使得所有陈家族人,纷纷心神狂震,就连修为也都在那天意的威压下紊乱。

    那身影看起来白白净净,可却神色傲然,身形不高,可却背着手,更是抬着下巴,露出一副好似绝世强者的模样,正是……白小纯!

    “陈贺天,给你家白爷滚出来!”白小纯眼看自己的到来,吸引了很多的注意,更加得意了,张开口直接大吼一声。

    他此刻意志与天地融合,取代天意,这么一吼之下,其声音超越奔雷,直接就在蓝色彩虹上,猛的炸开,形成一股冲击,横扫八方,使得大量陈家族人,一个个都神色大变,被震的双耳欲聋,骇然中齐齐后退。

    白小纯的声音不但在这蓝色彩虹上回荡,让星空道极榜四周的弟子听到,更是传了出去,哪怕其他彩虹,也都隐隐听到他的声音,一个个立刻就心神震动。

    “白长老这是……去找陈长老麻烦?”

    “听白长老的语气,莫非要战!!”那些星空道极宗的修士,一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更有不少人,赶紧飞出,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这可是在宗门内,天人之间的矛盾,就算是存在,可大都不会如此正面出现摩擦。

    白小纯声音之大,其他彩虹上的修士都听到了,盘膝坐在木屋内的陈贺天,自然也听到了,他的眼睛此刻早就睁开,神色带着愤怒,目中更有逼人的寒芒。

    若是换了其他人如此,又或者是在逆河宗一战之前,他早就冷哼中直接走出,将前来撒野之人斩杀,可如今他只能咬牙忍着,实在是他心知肚明,这白小纯战力惊人,自己一个人,绝不是对手。

    可就在陈贺天这里决定忍耐时,外面的白小纯不乐意了,他声音又一次回荡开来。

    “陈贺天,怎么的,你是天人,我也是天人,我都到了你家了,你居然不来迎接一下?欺人太甚!!”白小纯摆出怒意,话语间一步走出,直接踏入陈家范围内,直奔木屋而去。

    四周陈家族人胆颤心惊,只能看着,不敢阻挡。

    眼看白小纯展开那惊人的速度,掀起天雷轰鸣,就要临近湖泊木屋,甚至那湖泊也都在白小纯的接近下,掀起大量的涟漪波纹,里面的那些金色的鱼儿,也都颤抖,齐齐沉入湖底不敢抬头。

    “白小纯,你要干什么!!”陈贺天终于无法忍下去了,他猛的抬头,身体一晃之下,直接就出现在了半空中,右手抬起猛的一挥,化作一股风暴,直接就轰向白小纯。

    可在他出手的瞬间,白小纯也是一拳轰出,直接就与陈贺天掀起的风暴碰撞到了一起,轰隆隆的声响,在这一刻惊天动地。

    轰鸣中,陈贺天闷哼一声,身体退后几步,可白小纯那里却神色如常,其强悍的肉身,根本就不在乎这一次对抗,紧跟着,就冲杀而来。

    “干什么?陈贺天,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心知肚明!”白小纯声音扩散,速度惊人,眨眼就再次临近陈贺天。

    陈贺天面色阴沉无比,双手掐诀施法,再次与白小纯碰触后,巨响又一次爆开,这一次他退后更远,可白小纯依旧气势汹汹,轰击而来。

    这身影,这气势,让陈贺天暗自叫苦,眉头紧锁,内心怒意更是强烈无比,可还是被他强行忍下,后退时快速开口。

    “白小纯,逆河宗的事情半神老祖已经下了封命,道河与星河老祖都被你斩杀,你还要怎样!!还有当年长城的事,也是意外!”

    “今天的事与逆河宗、与长城无关,陈贺天,你别装糊涂!”白小纯佯怒道,不死禁蓦然展开,速度一下子爆发,刹那就接近了陈贺天,右手掐诀一指,顿时四周寒气扩散,九道寒影齐齐幻化,从陈贺天的四周,以陈贺天为中心,瞬间穿透而去。

    陈贺天面色变化,双手猛的向外一挥,顿时身体上出现了一片黑光,轰鸣间阻挡了四周的九道寒影,身体也借势再次后退,内心无比憋屈,怒意更甚,咆哮出来。

    “白小纯,你到底要怎样!!老夫什么装糊涂,你说清楚!”

    “你自己做的缺德事,还问我,陈贺天,我白小纯今日与你没完!”白小纯一看陈贺天居然都咆哮了声音比自己还高,心底不满,于是用更大的声音,一样怒吼起来。

    “你……你!!”陈贺天听到白小纯的吼声,心底更为愤怒,他隐隐看出白小纯不应该是为了逆河宗之事而来,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回来后就始终闭关,一点也没去招惹对方,但这白小纯一口一句缺德事,这就让陈贺天内心要爆了。

    那种感觉……是一向自己欺负别人,可今天却被别人如此欺凌……

    “白小纯!你欺人太甚!!”陈贺天大吼,内心更是郁闷,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招惹了对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