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898章 保护她……
    逆河宗内,灵溪一脉的山峰上,那只猴子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壶酒,不断的倒在嘴里,目中带着喜悦之意,看着苍穹上灵溪老祖的面孔。

    “能亲眼看到这一天,这一次回来值了,哪怕日后需要为这一次的归来付出代价……也都值了!”猴子哈哈一笑,目光落在了血溪一脉上,不是看白小纯,而是看向……此刻站在血溪一脉的山峰上,看起来傻呆呆的望着苍穹的兔子。

    这兔子的脑袋时而灵光,时而昏头,好在如今还算正常,此刻心中也多有感触。

    在这宗门的呼声一波波更为强烈时,白小纯心满意足,灵溪老祖成就天人,这对白小纯来说,压力小了太多太多。

    他可以放心的离开逆河宗,去星空道极宗了,毕竟逆河宗是在星空道极宗的范围内,白小纯在星空道极宗的地位越高,则逆河宗就越是安稳。

    再加上灵溪老祖,可以说从这一刻起,除非半神强者,否则的话,半神以下,任何人想要动逆河宗,都要仔细掂量,三思三思再三思!

    而半神强者的数量,太少太少,整个通天河区域……明面上也就只有四位而已,这四位任何一个,都是源头宗门的老祖。

    很快的三天过去,随着灵溪老祖成就天人,此事渐渐传遍整个中游修真界,其他三宗,本就没有了天人,不敢与逆河宗争锋,如今此消彼长之下,更是对逆河宗产生了强烈的敬畏,纷纷送上惊人的贺礼,更是甘愿向逆河宗低下头……

    这曾经的三大宗门,都已如此,更不用说其他的小宗门以及修真家族了,很快的,整个通天河东脉的下游修真界,都听说了此事,一个个对逆河宗的敬畏,已达到了极致。

    虽说这些下游宗门,除了逆河宗势力范围内的,其他三方都不属于逆河宗管理,可要知道,整个中游修真界内,逆河宗已经是第一宗门,强悍无比,那些下游小宗门若是得罪了逆河宗,其下场可想而知。

    如今的状况,虽不是在实力上一统中游下游末游,可也相差无几,至少在名气上,更重要是威慑力上,已经做到了巅峰。

    此事自然也被星空道极宗关注与知晓,若是换了其他时候,星空道极宗必定会干扰限制,毕竟一家独大,会让星空道极宗内的几个天人老祖,俱都内心不悦的同时,他们的资源也会因此受到影响乃至缩减。

    可有白小纯在,有之前的战绩在,有半神老祖的封命在,陈贺天三人只能咬牙默认,没有对此事提出什么反对的说法,不是不想,实在是他们对白小纯那里,极为畏忌。

    还有一个天人,内心也在纠结,此人就是原本空域上的那位天人童子了,按照道理来说,逆河宗毕竟是属于他名下的势力,但在之前逆河宗危机时,这天人童子纵然有千万理由,可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同时,在逆河宗第二次危机时,铁血堂都出面了,而他依旧没有出面,这两次事情,使得天人童子那里,也都迟疑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让逆河宗继续如以往一样,将修炼资源,每年供奉给自己。

    犹豫再三,这位天人童子长叹一声,选择了放弃,实在是他听说了白小纯的强悍,内心无比后悔之余也有忌惮。

    如此一来,造成现阶段没有人来制衡,逆河宗的爆发,更为强烈,势力范围也在扩张中,时间过去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里,白小纯大都是在闭关,研究不死血的同时,也在考虑天人后的功法问题,毕竟逆河宗只是中游宗门,很多功法不全,想要获得天人功法,终究还是要去一趟星空道极宗才好。

    毕竟哪怕灵溪一脉属于当年通天河北脉的寒门,可寒门被灭,逃到这里的残修,能有寒门养念诀,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而一些残缺的天人功法,也不是没有,灵溪老祖不会在意,可却不适合白小纯,甚至就连灵溪老祖也都强烈建议让白小纯去星空道极宗选择。

    好在虽一时之间没有找到天人功法,可白小纯对于不死血的研究与明悟,却是与日俱增,体内更是成功的,凝聚出了一滴不灭血。

    这不灭血不是红色,而是金色,在他的体内随着血液游走,看起来很是耀眼,白小纯感受着体内那滴金色的不灭血,感受着其内散出的一股隐隐有些神圣的气息,可却高兴不起来。

    “有那些丹药代替,总量吸收了差不多相当于我全部的生机,才凝聚出了一滴……”白小纯皱着眉头垮着脸,他一方面觉得太难了,另一方面也在庆幸自己不是胖子,身体也非魁梧,否则的话……他觉得自己怕是这辈子都没希望修炼到不死血大成了。

    而这不死血本身,同样有一招秘法!

    与碎喉锁、撼山撞、不死禁、不灭帝拳一样,不死卷第五层的秘法,名为……神杀!

    神杀之意,到了一定程度,似能杀半神!

    这神杀之法,可以将白小纯的速度,在一瞬间爆发到极致,一如不灭帝拳的五倍肉身之力,这神杀之术,是在速度上类似这种方式,使得在刹那间,白小纯爆发出的速度,几乎超越一切,难以想象。

    速度是助力,而真正的杀神之道,则是……白小纯的不灭血!

    随着修炼不死血,他的体内血液会一滴滴改变成不灭血,而这不灭血并非永恒,在没有大圆满前,是可以被消耗的,这神杀之法,就是消耗不灭血,换来极致的速度,换来极致的血法!

    不需要出手,只是在这速度下,在他全身缭绕血气中,只是轻微的碰触,就可撼动山峰,而更让白小纯吃惊的,是在神杀之法下,但凡是被他碰触到的生命,其生机之力,都将瞬间被自己吸走一部分。

    这就让白小纯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内心哆嗦中,他再次确定了这不死卷,一定是邪功!!

    “想我白小纯心地淳朴,善良纯洁……可我居然练到最后才发现,我居然修炼的是邪法!”白小纯臊眉耷眼,连连叹息,这神杀之法,让他很是心惊,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去思索,他的脑海里就直接浮现出了其搭配的方式。

    比如神杀之后的撼山撞……只要一想那个画面,白小纯就觉得替敌人心脏抽抽。

    “如果再配合一个碎喉锁……这要是还弄不死对方,我再来一个不灭帝拳……而要是还打不过,不死禁加上神杀,我要是逃起来,谁能追的上啊。”

    “我这还没用神通呢,要是再施展个水泽国度,通天法眼,或者寒门养念……”白小纯想到这里,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轻咳一声抖了起来,大有一种直至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厉害的感觉。

    “不过这神杀之法每次施展,都要消耗不灭血……而现在,我体内只有那么一滴不灭血……”考虑到自己辛辛苦苦才凝聚的这一滴不灭血,白小纯压根就没有半点想要去尝试一下神杀的念头。

    “用神杀的话,这哪里是斗法啊,这分明是斗生机!”白小纯感慨一番,又在逆河宗居住了几天,终于还是决定,动身离开,去星空道极宗。

    毕竟天人功法的事情,如今迫在眉睫。

    有了决断后,白小纯与宋君婉告别,对于白小纯的离去,宋君婉已有准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柔的为他整理了衣衫后,轻轻地拥抱在一起。

    临走前,灵溪老祖找到了白小纯,将一件对灵溪一脉而言,其重要的程度超出一切的物品……送给了白小纯!

    那是一口水晶棺椁,里面存在了一具……女婴的躯体!

    正是灵溪一脉最大的秘密与底蕴,寒门真灵!!

    “保护她……整个灵溪一脉,只有你能做到……保护她,这是灵溪一脉存在的使命!”灵溪老祖,轻声开口。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