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878章 永恒
    看着公孙云透着哀伤的背影,白小纯最终还是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实在是他无法开口,他很难去说出,公孙婉儿实际上在陨剑深渊时,就已经死亡了。

    而此后公孙云看到的妹妹,则是那诡异的小女孩套着公孙婉儿的身躯出现,这真相太残酷,白小纯不忍去让公孙云这里,承受如此打击。

    与其这样,不如给他一个果断的答案,在这个答案里,公孙婉儿被白小纯的一句话,塑造成了一个为了救人而牺牲的英雌。

    尽管这话语里,漏洞百出,而公孙云似也有所察觉,可他没有追问,也不想去追问了……白小纯之前的欲言又止,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妹妹,之前宗门内的你,真的是你么……”公孙云的心中,始终藏着这句话,甚至很多次,他都刻意的不去想真相是什么……

    直至公孙云远去,白小纯的心情很沉重,他不喜欢这样的情绪,他向往快乐,向往美好,可随着成长,随着一路走来,这样的情绪还是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他的心神中。

    之前的那些次,都是在各种原因下,被他慢慢的埋在了心底,可如今的这一次,那片墓地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周心琪的身影,还有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他的记忆中,怎么也都无法挥散。

    一股悲伤之意,在他心中渐渐扩散时,灵溪一脉的老祖,如今的逆河宗内,甚至比血溪老祖更有希望踏入天人的他,默默地从远处,向着白小纯走来。

    他察觉到了白小纯那神识波动中透露着的悲伤,对于白小纯,他很了解,虽不如李青候,可毕竟也算是看着白小纯一步步在宗门内成长。

    渐渐地,他来到了白小纯身边,没有去打扰陷入低沉中的白小纯,而是陪着他一起,站在那里,遥望逆河宗墓地所在的方向。

    许久,灵溪老祖沙哑的开口,其声音带着苍老,回荡在白小纯耳边。

    “小纯,你看这四周……看看我们的宗门,你能看出有什么不同么……”

    灵溪老祖的到来,白小纯早就知晓,只是他情绪低落,此刻闻言抬头看向四周。

    整个山门,依旧是有阵阵杂音回荡,各种各样的修复工作,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不说整个宗门时刻都在变化,可若仔细去看,也能察觉到,山门的一切,都在慢慢的恢复中,怕是用不了多久,在如此多的人齐心合力下,整个逆河宗将重新焕发生机。

    而那些被俘虏的三宗弟子,也将会成为逆河宗的一笔重要的筹码,不管是融合进入宗门,又或者是与三宗进行交换,都可让逆河宗自身壮大数倍之多。

    “你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弟子,都如此的努力,如此的执着么……因为这里不仅仅是他们的宗门,更是他们的家!”

    “灵溪宗也好,逆河宗也罢,始终秉承的都是……弟子的造化属于自身,而宗门的包容则是万象一般,只要让所有的门人都对宗门有足够的信任与认同,那么……才会把宗门看成是自己的家!”

    “而实际上,宗门本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家。”灵溪老祖轻声开口,他已经很老很老了,存在了太久的岁月,若非是依靠秘法,怕是早就已经陨落,就算有秘法在,或许是这些年的逆河宗风雨飘摇,使得他脸上皱纹更多,看起来苍老无比。

    这一切,白小纯在看到后,在听到后,低落的情绪略好了一些,只是他有心结,渐渐收回目光,看向灵溪老祖。

    “老祖,我们修士……修行难道不是为了长生么?为什么要打打杀杀,人活着才有希望,一旦死了……又有什么意义……”这个心结,多少年来,始终都埋在白小纯的内心深处,此刻他在这低沉中,终于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很深,就算是灵溪老祖也都沉默下来,无法第一时间就给白小纯答案,他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神色更为沧桑,看向白小纯时,目中柔和,带着一丝心疼。

    他心疼这个灵溪一脉最优秀的弟子,因为他知道白小纯从进入山门的第一天,就有着要长生的梦想。

    他更心疼这个有着长生梦想,又很是怕死的弟子,在这一步步走来后,在经历了这残酷的修真界后,依旧还能有如此执着,有如此赤子之心,他明白,这太难太难了。

    “小纯……”灵溪老祖轻声开口。

    “人活着,的确是有希望,可死去后,却未尝没有理想!”

    “其他人老夫不敢去说什么,可这片墓地内所有战死的弟子……他们都是为了心中的道而死!”

    “什么是道?”白小纯有些懵懂,这个问题当年他在星空道极宗的彩虹上,也遇到过,可却始终没有什么答案,只是依稀觉得,自己的道……就是想要长生。

    “道这个词,太过深邃,没有人能将其讲述的明白……老夫也只是活的太久,慢慢有了自己的体会……”

    “道,就是执念,那些战死的英烈,他们难道不害怕死亡么,他们的执念就不是长生么?可宗门是他们的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他们愿意去牺牲,愿意将自己的执念放在心底,哪怕有遗憾,可依旧选择了誓死守护!”

    “别说是他们,哪怕是老夫,这一次也都做好了准备,所有人都能离开,可我不能走,宗门灭的那一刻,就是老夫陨落之时!”

    “比如你……小纯,当年落陈山脉的一战,你为什么选择回头去救人?你不知道一旦回头,极有可能会死亡么?”

    “还有这一次,如果来敌不是三位天人,而是三位半神……你是依旧会回来,还是不敢靠近,看着我们死亡,独自逃走?”

    这番话语,让白小纯内心猛的一震,神情变幻,这个问题他之前没有想过,也没有答案,实在是知道宗门危机的那一刻,他脑海根本就是空白的,他无法去眼睁睁看着宗门陷入灭绝的地步,而自己却不敢上前。

    白小纯心神在这一刻,更是起伏不已,他隐隐明白了,自己的执念虽是长生……可自己生活在这天地间,有太多的牵挂,有太多的无法割舍,哪怕他不想打打杀杀,可却无力去撼动这世界的法则。

    在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宗门,自己的家园面临危险时,他就算有再强烈的执念,也都必须要做出选择,做出取舍!

    而这个取舍……是他愿意的!

    “至于生死……”灵溪老祖的声音,蕴含了岁月,似乎以他的寿元,来说起生死,透出某种真意。

    “有时候,你活着……可在别人的眼中,你已经死了……”

    “而有时候,你死了,可在别人的心中,你依旧还活着……周心琪已陨,可在上官天佑的心中,她永远都在!

    大黑狗虽亡,可在北寒烈的心中,永恒都存!”

    “你看那些墓碑上的名字,小纯,他们已战死,可逆河宗内,从上到下,谁能忘记他们?谁敢忘记他们?!”灵溪老祖话语斩钉切铁,如同一道道天雷带着道音,不断地落入白小纯心神内,使得他身体颤抖的同时,内心也一样猛的就好似被撑开般,以往无法清晰的思绪,在这一刻,也都真正的清楚了。

    他的面色变的凛然,他的目中露出明悟,这些话语对他的意义太大,让他明白了生死,明白了选择取舍,明白了……执念!

    心中的悲伤虽依旧存在,可却沉淀下去,被一股浓浓的敬意所取代,这敬意越来越强烈,直至充斥白小纯全部身心后,他抬起头,向着那片墓地所在的方向,抱拳……深深一拜,久久不起!

    “老祖,我懂了……”白小纯喃喃低语,这一拜,是拜所有战死之人,是拜他们的牺牲,是拜他们的无畏,更是拜……他们的英魂!

    宗门在,哪怕千年万年,这些战死之人……依旧都会活在后续弟子的心中,永恒长存!

    他们死在了天地,却活在了岁月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