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856章 骨舟歌声
    通天世界的生命禁区,是如何形成的,此事众说纷纭,可最终也没有一个定论,或许在这天地内,只有那么极少数的几个人,才知晓生命禁区到底如何出现。

    甚至关于生命禁区内到底存在了什么,为何一切生命踏入这里,都将死亡,此事也成为了一个谜团,可不管如何,无论是天人,又或者是半神,只要踏入生命禁区内,就绝对没有可能回来,此事……在岁月中,已被证实。

    就算是对生命禁区有研究之人,又或者好奇此地为何绝断一切生命的修士,也只是知晓,在那无人禁区中,存在了一片白色的大海。

    这大海,不是水滴,而是……骨头!

    准确说的,那是一片骨海,站在那条山脉的顶端,放眼看去,磅礴的看不到边际的无人禁区内,常年有白色的雾气笼罩,而在那雾气下,地面上如同海水般,被一片片白色的骨头铺满……

    那些骨头太多,有人的,有兽的,累积在一起,根本就感受不到具体多厚,只是能感受出,这片骨海中,一片寂静的同时,似乎也存在了无尽的怨气。

    这里,没有任何生命,没有任何声音,平静中的死寂,让人心颤。

    也正是因这片骨海,所以对于这生命禁区最多的传说,是说在世界诞生之前,曾爆发过一场无法想象的战争,这场战争,造成了生命禁区内,那无边的骨海。

    四处生命禁区,皆是如此……

    此刻,在这东北方向的生命禁区内,多少年来,终于出现了三个身影,白小纯胆颤心惊,心神紧张,踩着脚下的无尽骨头,甚至每一步落下,都可以听到咔咔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生命禁区内,这声音清脆,回荡四方。

    哪怕是对守陵人有信心,可这一刻,白小纯还是恐惧了,他死死的抓着手中的令牌,宋缺与神算子,也都心底颤抖,紧紧跟随在白小纯身后。

    好在这令牌,在白小纯三人踏入生命禁区的瞬间,就如同烛火一般,散出微弱的光芒,这光芒覆盖了四周十丈范围,将三人笼罩在内的同时,也使得四周的雾气,缓缓到来碰触后,立刻就消散了。

    这才让三人心中松了口气,一路在那咔嚓咔嚓声中,不断地前行,初来乍到,他们也不敢尝试能否飞行,此刻都打起精神,观察四周的同时,快速疾驰。

    远远看去,满是迷雾的生命禁区内,白小纯三人四周的十丈范围,仿佛成为了黑夜中唯一的灯火,很是明显……

    白小纯面色发白,他这一路脚底下不知道踩碎了多少的骨头,好在这生命禁区内,似乎真的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就这样,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他们虽没有飞行,可脚步也是极快,一路走过,宋缺似乎也都习惯了踩碎骨头的声音,也习惯了四周的压抑,神色慢慢从容,神算子也好了一些,唯独白小纯这里,他的警惕极高。

    眼看白小纯依旧紧张,宋缺内心不屑的冷哼,胆子似乎更大了,迈着大步,甚至故意踩出更大的声音,让白小纯这里好几次都不满。

    “宋缺你小点声!”神算子也觉得宋缺有些过了,赶紧提醒。

    宋缺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反驳,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始终警惕八方的白小纯惊呼一声。

    “你们听到了么!!”他话语一出,宋缺脚步一顿,神算子也停住脚步,二人立刻凝神聆听,刚开始他们还什么都没听到,可很快的,二人就面色一变,他们听到了在这无人禁区内,居然从远处,如飘摇一般,传来了……歌声!!

    那是一个女子的歌声,只是似距离太远,听不清歌词,但这歌声的出现,依旧是让白小纯这里,面色瞬间苍白。

    “不对啊,公孙婉儿莫非逃到了这里!!”白小纯立刻就想到了公孙婉儿,可很快的,他就隐隐从那歌声里,听出了似不像是公孙婉儿的声音。

    宋缺与神算子,也都骤然紧张起来,不断的四下打量,寻找歌声的来源时,忽然的,神算子眼睛睁大,一指前方。

    “在那里!!”

    随着他的开口,白小纯与宋缺也猛的看去,立刻就看到,在远处的雾气内,竟有无数的骸骨……那些骸骨不是躺在地面上,而是站立,最先出现在白小纯三人目中的,是足有上万的如常人般大小的骸骨。

    它们都弯着腰,在肩膀上都有一条黑色的绳索,竟是在如纤夫一般,拉动绳索!!

    更惊人的,是在那上万骸骨出现后,于他们的后方,竟陆续的出现了上千个身体庞大,足有百丈之高的巨大骸骨,这些骸骨一样是肩膀都有绳索,也在拉扯!

    这还没有结束,在这上千巨人骸骨的后方,竟还有上百尊身体近千丈的巨大的凶兽骸骨,这些凶兽各自不同,有的如狮,有的如虎,甚至白小纯还看到了三条骨龙!!

    这一幕幕,顿时就让三人内心轰鸣,而紧接着,出现在他们目中的,则是在那三条骨龙后方……一艘……足以数万丈大小的惊天动地的巨大战舟!!

    这战舟极其高大,通体漆黑,虽破损不堪,甚至就连旗帜也都残缺,可依旧还是能看出,这战舟的惊人气势!

    可偏偏,任凭他们如何拉动绳索,任凭他们如何前行,这战舟摩擦地面骨海,竟都无声无息,整个生命禁区,依旧是死寂,唯独……那模糊的歌声,似从这战舟内传出!

    这一幕,让白小纯身体都哆嗦了,他在那战舟上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感,此刻急速后退。

    “这里不对劲啊,这生命禁区怎么会有战舟,还是那么多的骸骨在拉动,太可怕了!”白小纯面色苍白,赶紧开口。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走长城或许是个好主意!”白小纯话语一出,但就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突然的,三人眼中远处的战舟,竟在眨眼间,消失无影……

    不但是战舟消失,一切拉动战舟的骸骨也都散去,甚至就连歌声也都消失,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白小纯一愣。

    宋缺与神算子也都惶然,被那战舟的诡异震撼,可眼看战舟消失,最重要的是,宋缺眼看白小纯这里害怕,他忽然自己就不害怕了,不屑的冷哼一声。

    “生命禁区内本就诡异,出现一艘船有什么可害怕的!这分明只是此地的幻境而已,不去理会就好,至于你白小纯,莫非是怕了?”

    白小纯一听这话,眼睛瞪了起来。

    “我怕鬼?我堂堂准天品炼魂师,最大的鬼都是我的弟子,我会怕鬼?开玩笑!”白小纯袖子一甩,傲然说道。

    宋缺冷笑一声,没说话,拉住神算子一起向前急速走去,神算子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宋缺,又看了看白小纯,想要说些什么,可他修为最弱,被宋缺拉着,难以反抗,只能苦笑。

    “或许真的是幻境……”白小纯也觉得没面子,他也没想到这战舟看起来诡异,可竟突然消失,于是摸了摸鼻子,琢磨着自己毕竟是宋缺的长辈,既然晚辈都去了,他作为长辈的,很有必要去保护一下晚辈的安全,这么的安慰自己后,白小纯叹了口气,也快走几步,让宋缺神算子两人仍在令牌保护范围之内。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那战舟再没有出现过,慢慢的,白小纯也都松了口气,三人的速度也都渐渐快了起来。

    可就在又过去了数日后,这一天黄昏,正在疾驰的三人,忽然神色再次一变,他们的耳边,又听到了那女子的歌声!

    这一次,歌声竟比之前,清晰了一些,以至于他们隐隐听清楚了……那若隐若现的歌词!

    这歌词诡异,明明听清,可却无法记住,但其大意,却是烙印在了白小纯三人的脑海中,那歌词所说,似在描述一个孩子,吞了自己母亲手臂的故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