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772章 有本事来打一架!
    随着钟声回荡,整个魁皇城内,人潮如海,天空上一样如此,一道道长虹破空飞出,直奔皇宫而去。

    更有大量的魂修侍卫,分散四方,维持秩序的同时,也警惕在这祭祖之日,或许会发生的意外之事。

    虽然出现意外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些魂修侍卫依旧尽忠职守,尤其是在监察府附近,更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区域。

    实在是一个月前的两大天侯的事件,影响太大,而新任的监察使,更是处于风头浪尖,可以说是与整个朝堂针锋相对,一旦出现意外,影响了祭祖,责任太大,他们承担不起。

    几乎在这些侍卫关注监察府的同时,监察府内,白小纯的身影一跃而起,身后上千尸傀呼啸守护,一行人气势汹汹,直接飞出。

    几乎在白小纯出现的瞬间,立刻天空上所有路过的权贵之人,都刹那间将目光凝聚到了白小纯那里,那一道道目光中蕴含了复杂,厌恶,敬畏,种种思绪包含在内,使得白小纯这里,立刻就仿佛万众瞩目。

    感受着天空上那一道道身影的目光,白小纯干咳一声,背着手,抬起下巴,趾高气昂,时而还瞪起眼睛,但凡是带着厌恶目光看来之人,他立刻就狠狠的瞪回去,大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有本事来啊。”白小纯桀骜的表情上,写满了这一句话……他的确没什么可害怕的,背后有大天师撑腰不说,身边还有这一千尸傀,别说是天空上的那些天侯了,就算是天公来了,白小纯也都敢瞪眼。

    眼看白小纯这么一副表情,天空上那些路过的权贵,纷纷皱起眉头,忌惮的扫了扫白小纯身边的那些尸傀,这才收回目光,不去理会,飞向皇宫。

    “一群怂货,看到本监察使,你们怕了吧!”白小纯看到这一幕,更快意了,大摇大摆的不紧不慢的飞着。

    实际上不仅仅是天空中飞行而过的权贵注意到了白小纯,就连地面上魁皇城的子民魂修,也都在同一时间,看到了白小纯的身影。

    “监察使白浩!”

    “就是他……在一个月前,带人抄了两位天侯的家族……”

    “之前他一个月没有出面,如今祭祖,他的出现,必定会引起风波……”

    议论之声不断的嗡鸣时,四周关注这里的侍卫,也都纷纷警惕,不说是蜂拥而来,可也是在八方守护,一旦出现暗杀之事,他们要立刻阻止。

    在这层层的保护下,白小纯内心的期待也越发强烈起来,他一想到自己准备在祭祖之日实施的计划,就心头火热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

    “这一个月的闭关,我总算是将十七色火炼制出来……浩儿那里对十八色火的推衍,也都完成了大半,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可将十八色火的配方,完整的创造出来。”

    “一旦十八色火配方完成,我再将其炼出……那么我就是……地品炼魂师!”白小纯想到这里,心底美滋滋的满怀期盼,只觉得晴空万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尤其是地品炼魂师这个境界,似乎就在眼前,这就让白小纯很是激动了。

    “整个蛮荒,地品炼魂师只有三位,我若成功,将是第四位!”白小纯越想越是振奋,实在是这地品炼魂师,在整个蛮荒的地位之高,堪比天公!!

    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比天公还要高出一筹,可以说,只要不是选择背叛蛮荒,那么地品炼魂师,足以在蛮荒横行,就算是犯下再大的错误,以其超然的地位也都可以免死!

    毕竟……蛮荒的天人有数十位,可地品炼魂师……如今只有三位!

    “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十八色火若能被我炼出,那么我就可以一鼓作气,对元婴炼灵,使得自身修为从元婴中期,直接爆发,晋升到天道元婴后期!!”白小纯想到这里,期待更多,他觉得自己在元婴中期时,就可以与准天人一战且赢,那么自己到了元婴后期……说不定可以与真正的天人一斗!

    “就算还是战不胜,等我元婴大圆满时,估计也就能和天人,彻底一战了!”白小纯精神百倍,奔向皇宫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带着一千尸傀,划出上千长虹,渐渐就到了皇宫东门旁边。

    在白小纯到来的同时,远处也有一个中年男子,神情不怒自威,穿着金色的长袍,那长袍上绣着日月青天,配合此人那威严的神色,立刻就有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其身上蓦然而起。

    但凡是路过之人,看到这中年男子后,都会恭敬的抱拳一拜。

    此人……正是十大天公之一的陈好松!

    他并非一人,身边还跟着一个身体魁梧的大汉,这大汉穿着蟒袍,身躯高大,肉身之力强悍无比,落后陈好松一步,很是恭敬。

    白小纯一眼就看到了陈好松,内心哼了一声,那陈好松也看到了白小纯,目中有寒芒一闪,厌恶之意,丝毫不去掩饰。

    至于他旁边的那位魁梧大汉,白小纯也见过,此人模样与赵东山有些相似之处,正是赵东山的长辈,并非寻常天侯,而是当日围杀白小纯的九大至强天侯之一!

    “祭祖大典,这种既不是天公也不是天侯的东西,怎么也有资格到来。”赵东山的长辈,那位魁梧的大汉,目光在白小纯身上扫过后,冷笑开口,他的声音很大,在这皇宫东门外,又聚集了不少的权贵,此刻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些权贵之人对白小纯都没好感,此刻闻言,立刻耻笑之声传出,一道道目光,都落在了白小纯身上。

    白小纯立刻就怒了,他眼睛一瞪,仗着自己有大天师撑腰,可以说是毫无畏惧了,立刻就抬起手,一指那魁梧大汉。

    “此人不敬大天师,给我拿下!”他话语一出,顿时身边的那一千尸傀,就猛的抬头,瞬间冲出一百黑甲,直奔魁梧大汉而去。

    这赵东山的长辈一愣,显然没想到白小纯这里,竟敢在这祭祖之日,在这皇宫东门外,就这么的出手,不由得面色一变,正要后退时,他身边的陈好松,冷哼一声。

    “胡闹!”声音还在回荡,他的右脚抬起,向前一步走出。

    那冷哼,如同天雷,瞬间就在四方炸开,轰鸣中,冲去的那一百黑甲尸傀,全部身体一震,竟好似被禁锢在了半空中,无法前行。

    与此同时,随着陈好松迈出的那一步落下,一股更为狂暴的气势,从其身上爆发出来,形成了风暴,直接就卷在了那上百黑甲身上,使得这上百尸傀黑甲,全部倒退,轰轰中,竟全部退回到了白小纯的四周。

    白小纯眼睛一瞪,刚要开口,陈好松的喝斥声,已然传出。

    “赵熊林身为天侯,对你教训一二,你不低头称是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污蔑……”

    “大天师钦定白某为监察使,命令我来参加这一次的祭祖,这赵熊林口出不逊,教训我,就等于是质疑大天师的法喻,我说他不敬大天师,这还是轻的!”白小纯抬起下巴,大声喝道。

    “你!!”赵熊林怒意弥漫,他之前听说过眼前之人牙尖嘴利,可却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能被此人牵扯到大天师身上。

    “你什么你,有本事出来,和我监察府的这一千好汉打一架,一千人欺负你,一百人怎么样,你随意挑一百人,看我弄不弄死你!”白小纯声音更大,一挥手,他四周那一千尸傀黑甲,煞气立刻爆发出来。

    “无耻!”赵熊林咬牙怒道,他哪怕是最强天侯之一,可别说是一千尸傀了,就算是一百尸傀,他也打不过啊,这些尸傀一个个都是悍不畏死,身体如铁石一般,一旦出手,似不沾血,绝不罢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