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474章 炼药,能出什么事
    白小纯有些跟不上对方话语的节奏,也不知这白麟此番到来,为何又说出这些话语,于是在旁不言不语,只是听着。

    “五大军团,每个军团有一个军主,十个万夫长,每个万夫长下又有十个千夫长,以此类推,分别是百夫长,以及十夫长!”

    “白某,就是剥皮军这一代的军主。”白麟看向白小纯,目光略有凌厉。

    “白某不善言辞,说话直接,一旦开口,不容改变,性格古怪,有人说我喜怒无常,有人说我杀人嗜血。”

    “还有的说我未来必定可成为天人,还有人说我天资绝伦,聪颖无双,至于一些兵法之争,算计之深,诸如此类的话语,很多。”

    “可这些话,我都不喜欢,也不愿意听,我真正的喜欢听的,只有一句话,也很希望别人去传,去说……你知道是什么吗?”白麟淡淡开口。

    白小纯听着白磷的话语,觉得对方的确很怪,不提别的,单单这说话,似乎也没有什么条理,想到哪说到哪,前言与后语也不太相搭。

    于是只能眨着眼沉默,可白麟却皱起眉头,望着白小纯。

    “我问你话呢,你知道我喜欢听的是什么吗?”白麟盯着白小纯看,大有一副一定要让他开口的样子。

    “那个……我不知道啊。”白小纯眨巴着眼睛说道,越发觉得这白麟的确不太正常。

    白麟目光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白某不喜欢别人敷衍我!”

    白小纯心中几乎要骂人了,可对方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太高,白小纯无奈,只能露出冥思苦想的样子,半晌后,他故意的猛的抬头,似目光一亮,拍了下大腿。

    “我知道了,前辈是想让后人记住,在这长城内,曾经有一个叫做白麟的修士,征战天地,守护长城!”白小纯觉得自己这马屁说的天衣无缝,心中正得意自己反应快时,白麟面色更沉了。

    “你错了!”白麟深吸口气,袖子一甩,目中露出精芒。

    “我喜欢听的,是所有人都说,我白麟有个好爷爷,因为我爷爷,是星空道极宗内,仅次于半神老祖的……天人大长老!”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星空道极宗内,没有人敢惹我,而我却几乎可以招惹任何人,这说明我在这长城内,可以横行!这更说明,我剥皮军背后,靠山惊天,同时也说明,我成为剥皮军军主的一天,我们要什么有什么,没有的,我去找宗门要!

    总之,我要说的就是,你跟着我,在这剥皮军内,除天人境的陈前辈外,我最大!”白麟跋扈开口,说完,又看向白小纯。

    “你懂了么!”

    “额……懂了……”白小纯呆呆的看着白麟,深吸口气,他总算是明白了对方在干什么,这分明是在向自己卖弄他的背景……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与自己喜欢出风头的嗜好,没什么区别……

    至于对方说的陈前辈,白小纯知道,正是陈月姗的父亲,那位三眼老者。

    白麟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身后那两个老者,面无表情,显然早就习惯了白麟的性格与言辞。

    “那么,你现在懂了我喜欢听的话,也懂了在这里,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那么你还需要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白麟要的,就是军功!!”白麟眼睛内露出狂热之芒,盯着白小纯,一字一字的开口。

    “我要的,是军功,杀更多的土著,收更多的冤魂,打赢更多的战役!”

    “所以,我征用你加入剥皮军,你在这里好好的炼药,炼制你之前在长城上用出的丹药,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在这长城内,你有什么事,我都给你解决,就算是在宗门内,有什么事,我也能给你办了!”

    “比如让星空道极宗为你们逆河宗多开放一些前来修行的名额?”

    “再比如你的质子身份,甚至你看好了什么功法,我都可以办!”

    “我办不了的,我让我爷爷给你办,前提是,你给了我要的军功!”

    “所以,白小纯,你要炼那种丹药,而且要大量的丹药,越多越好,威力最好再大一些!”白麟肃然开口。

    纨绔不可怕,有本事的纨绔才可怕,而有本事后,又有志气的纨绔,那就更可怕了……

    白小纯看着白麟,心底感触颇深,觉得大家都姓白,为何对方靠山那么硬,可自己却没什么靠山,于是心中有些酸酸的。

    此刻听到对方的要求,此事在白小纯的意料之内,可一想到自己炼药时的种种事情,白小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打个招呼。

    否则的话,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以白小纯这两次与白麟的接触,他觉得对方很有可能会直接暴怒。

    毕竟这里不是逆河宗,在逆河宗内,白小纯可以横行,且这里也不是星空道极宗,在那里,怎么说也有杜凌菲,白小纯琢磨自己应该无碍。

    可眼下是在前线,在长城上,他看到了太多的杀戮,感受到了所有人的煞气,白小纯相信,若自己一旦闯祸,怕是小命难保,除非自己能机灵的逃出长城……

    一想到这里,白小纯立刻深吸口气,神色严肃的看着白麟。

    “军主,想要炼制出大量的聚魂丹,此事不是不可以,不过此丹是我独自创造,炼制的过程并非稳定,且也很难传授给其他人来代炼。

    而且你需要的是威力更大的聚魂丹,这就需要我长时间的研究与炼制,不是不能做到,可我从小到大,这些年来,每次炼丹都会出大事……”白小纯赶紧说道,对这种事,他可不愿去隐瞒,如实开口。

    “无妨,炼药,能出什么事。”白麟一挥手,不以为然。

    “我说真的,军主,我当初在灵溪宗时,因为炼药,结果让天空下了酸雨,无数人衣服都没了……还让大量的小动物变的诡异,你都想象不出多可怕。

    而且还出现过天雷,将我的洞府都轰碎了……甚至灵溪宗后山的万蛇谷,都因为我的丹药暴动。”白小纯小心的开口时,白麟与他身后的那两个老者,听到这里,也都内心一跳。

    “不就是一些小问题么,无妨!”白麟迟疑了一下,再次一挥手。

    “我还没说完……”白小纯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道。

    “那个……我后来去了血溪宗,在那里炼药,结果丹炉爆炸了……还有我炼药时散出的烟雾,让一座山的人都腹泻不止,几乎虚脱……更不用说致幻丹了,使人产生幻觉,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对了,我还差点把一座圣山夷平……”

    白小纯说到这里,白麟身后的两个老者,他们哪怕是元婴修为,更是万夫长的身份,可也都听的心惊肉跳,尤其是白小纯描述的很详细,让他们不由得骇然起来,纷纷觉得,这白小纯怎么听,都似乎就是一个祸害的样子……

    最重要的,他们看出了白小纯没有说谎……也看出了这是在提前告诉自己等人,他炼丹的后果。

    白麟也听的眼皮直跳,这一次他迟疑的时间很长,可最终还是大手一挥。

    “无妨,你负责炼药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本军,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至于炼药的问题,我来负责!”

    白小纯听到这里,内心松了口气,琢磨着反正自己已经实话实说了,这样的话,以后再出了什么事,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这些年,当着我面这么说的人,最后似乎都后悔了……”白小纯心底嘀咕了一句,回想自己这一生迄今,他也很是感慨,斜眼扫了扫白麟,白小纯想起对方说的要什么有什么,于是也不客气,直接开口。

    “我要一百个上好的丹炉!每一个丹炉,都需要至少成功炼丹三十次以上,且具备药香,品阶要高,最好是一模一样的,不然的话我每个都要去熟悉,浪费时间,就是浪费军功。”白小纯特意加了最后一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