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99章 宋缺的梦想……
    这一幕,若有外人看到,必定心神撼动,因为这已经不是寻常的结丹中?21??可以展现出来,即便是天骄之辈,能做到这一点的也都不多!
    
        要知道,这里可是源头的星空道极宗,其天骄之多,远远超出中下游,可虽然是这样,白小纯此刻形成的气势,也足以撼动天骄。
    
        寒门养念诀之威,在这一刻,初现峥嵘!
    
        “这还仅仅是中寒,若是能到了上寒……”白小纯目中露出期待,他想到了功法内对上寒的描述。
    
        “万丈范围内,一片寒地的同时,可形成寒镜,折射分身降临!那一刻,折射出的就不是冰寒之影,而是真正的分身!”白小纯略有激动,不由得又想起了至寒!
    
        “至寒……可冰封一定范围内的……通天河!”白小纯握住拳头,目中期待之芒更为强烈后,他深吸口气,没有结束修行,此番一同突破的,不仅仅是寒门养念诀,还有他的不死筋!
    
        白小纯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腿,此刻在他的左腿内,全部的筋,都已被祭炼结束,可以说这一条左腿,就是他如今全身最强悍的地方,也是最坚韧之处。
    
        那是力量的凝聚点,远远超越身体其他部位,白小纯目光一闪,左腿缓缓抬起,向着地面狠狠的一踏。
    
        这一踏,是将其不死筋之力在左腿上,全部爆发出来,还没等碰到地面,大地就颤抖,无数沙漠的砂砾弹起,更有一股狂风横扫四周。
    
        可白小纯还是没有满足,他的双眼一闪,在左脚踏在地面的刹那,他的口中轻吐三个字!
    
        “不死禁!”
    
        眨眼间,白小纯的左脚就碰触到了地面,在与地面接触的刹那,整个大地轰鸣滔天,一道道裂缝刹那间就扩散四方,仿佛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禁制,封印一切,毁灭所有,白小纯所在的地方,更是瞬间坍塌,阵阵尘土飞扬,雾气升空。
    
        一声闷闷的如同雷霆的巨响,从此地传遍四方,甚至在空城内都可以听到,引起不少人的吃惊。
    
        而此刻,白小纯也惨叫一声,身体瞬间就被脚下形成大坑淹没,随着沙土掩盖了一切后,直至许久,在尘土消散后,才露出了地面上,一处足有数百丈范围大小的……巨大的深坑!
    
        在这深坑四周,有金色光芒成为丝线,在八方蔓延,这丝线,正是不死卷中继碎喉锁以及撼山撞后,近乎于神通的……不死禁!
    
        封印一切!
    
        在深坑底部,白小纯哭笑不得,挣扎的爬了出来,整个人灰头土脸,他忘记了这里是沙漠,他这么一脚踏下,此地沙土都崩溃了,那种前一刻还得意非凡,下一瞬就被无数沙土淹没的感觉,让白小纯觉得丢脸。
    
        他爬出后,赶紧看向四周,发现此地没人后,这才松了口气,正了正身形、定了定神,立刻化作一道长虹远远飞走,回到了客栈内。
    
        而在他离开不久,此刻出现了很多空城的修士,这些修士大都是闻风而来,在看到了这一处数百丈的深坑后,一个个都倒吸口气,心神震动。
    
        “这里……这里可是星空道极宗术法形成的沙漠啊!!”
    
        “等闲之力,根本就无法破坏此地丝毫,可如今居然有人轰出了这么一个大坑……难道说,是某个彩虹上星空道极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骄路过此地?”
    
        “就算是结丹修士,寻常之辈也都做不到这一点,应该是星空道极榜上千名以内之人了!”这些修士议论纷纷时,说起星空道极榜,都是一脸羡慕。
    
        这星空道极榜,是整个星空道极宗内,极为重要,且最具权威的排行,只列元婴以下,但凡上榜之人,都会轰动整个东脉修真界。
    
        就在这众人讨论之时,远处有一道长虹,正急速飞来,这长虹内是一个青年,此人相貌俊朗,可却风尘仆仆,但目中精芒炯炯,一身修为赫然已是筑基大圆满再进一步的假丹境界!
    
        看其样子,似再有那么一段时间,就能将体内灵海凝练成为丹境,从而踏入结丹,或许还存在了一些失败几率,可从其全身上下散出的强悍波动来看,难度不大。
    
        尤其是在此人身上,还残存着一股惊人的煞气,配合他全身上下多处已经愈合的伤痕,顿时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近之感。
    
        他正是宋缺!
    
        之前离开了白小纯后,他一口气接下了大量的任务,这一外出就是快一年的时间,其中九死一生,更是多次拼命,这才将那些任务完成了大半,只剩下一些是需要在遗迹地宫内完成的,如今身上的贡献点,也都累计了数十万之多。
    
        此刻眼看任务都完成,这才归来,路过此地时,看到了那处深坑,顿时脚步停下,仔细的看了看后,也很心惊。
    
        “能在这里形成如此深坑,此人不俗……早晚有一天,我宋缺也一定可以!”宋缺目中露出凌厉之芒。
    
        在宋缺停下的同时,四周那些修士一个个都警惕的看着宋缺,毕竟宋缺给人的感觉,不但煞气浓郁,更是一股阴冷的模样,使人一眼就能察觉此人不好招惹,应该是那种常年在外,于生死中打滚之人。
    
        看到四周众人目光中的忌惮,宋缺内心得意的同时,也有自傲,他觉得自己这一年值了,一年的时间,自己已经脱胎换骨,比之前强悍了太多不说,更是距离成为黄袍弟子,也都不远。
    
        “其他那几个废物,说不定有的已经饿死了,哼!”宋缺内心冷哼,更有不屑,在他看来,神算子也好,许宝财也罢,还有那张大胖,都是废物,唯独陈曼瑶那里,他有些看不透。
    
        至于白小纯……宋缺一想到白小纯,立刻就咬牙,当初在陨剑深渊时,白小纯就压他一头,抢走了天道筑基,此事宋缺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每次想起,都觉得内心憋屈。还有血溪宗的事情,也让他觉得要抓狂,又想起逆河宗,不甘心之意更为强烈。
    
        “白小纯,陨剑深渊你压我一头,血溪宗内,你压我两头,逆河宗内,你又压我三头……而且张口闭口都是缺儿长缺儿短的,这一次,等我宋缺成为了黄袍弟子后,一定要压你十头!!”宋缺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坚毅之芒。
    
        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这星空道极宗,对我来说,就是造化之地,我在临走前,老祖对我充满期待,希望我能在这里成为元婴修士……我一定可以做到!!”宋缺深吸口气,低头时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手心内多出了一枚蓝色的令牌。
    
        这令牌不大,可这小小的一枚令牌,是宋缺在外与一个结识的空城修士,用了不少代价交换来的天空会对于遗迹的准许令牌。
    
        “成为黄袍弟子所需的余下那些贡献点,就看这一次的遗迹之行了,这一次我从遗迹内出来后,贡献点应该就够了,到时候就可以成为黄袍弟子,飞升彩虹!”宋缺想到这里,顿时心中火热,期待更多。
    
        “先去观察一下,尝试看看,然后在有所针对的去进行准备。”宋缺微微一笑,背着手,化作长虹直奔远处遗迹所在之地。
    
        时间不长,远远地,宋缺就看到了遗迹,更是看到了遗迹外面,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修建出的一间规模不小的客栈。
    
        同样的,他也看到了这客栈外有数十个庞大的凉棚,里面摆放着桌椅,有上百穿着一样衣着的修士,如同伙计一样,正在忙里忙外。
    
        不少修士来来往往,从这里通过,进入遗迹内。
    
        “不愧是空城内的第一大组织,背后有天人家族的天空会……居然在这里,修建了这么一处客栈。”宋缺目中露出羡慕,更有感慨,对于能将此地占据,掌控了出入权的天空会,宋缺内心深处,有些酸酸的,可没办法。
    
        “占据了此地,怕是一天收获的贡献点,比我这一年还要多……”
    
        他一年前就离开了空城,外出完成任务,并不知晓这一年内在空城发生的事情,此刻感慨中,带着羡慕的同时,他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将天空会的令牌取出,拿在手中,这才从容的向前走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