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68章 我给你们解释一下
    “你们逆河宗,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此事不对!”星河院赤老者,他此刻内心颤抖,这一次的事情太大,他们星河院承受不起道河院与极河院的怒火。

    甚至他此刻都能感受到来自其他二宗的愤怒,这愤怒有三分在逆河宗,可却有七分在星河院!

    所以,他只能祸水东引,要将逆河宗拉下来。

    可就在他话语出口的瞬间,突然的,整个苍穹轰鸣,一个巨大的光人,居然从虚无中走出,这光人刚一出现,威压滔天,使得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让此地所有元婴修士,都面色变化,立刻拜见。

    “拜见使者!”

    这光人目光深邃,看了一眼巨石阵内的庙宇,以他的修为,也看不透这庙宇内传承之地的画面,不过对他来说,此事不重要,只不过是一道秘传神通而已,星空道极宗内,有三百秘传,从某方面来说,任何一道秘传,都有惊天之力,除了那有数的十几道秘传外,其他秘传神通,难以分出强弱。

    “这人山诀,我记得曾经也是排在前十的秘传,可惜想要修成太难,故而绝响。”

    “算算时间,几万年来,也差不多有人可以感悟出如何修行这道当年镇压秘境时,留下的秘传之法了。”巨人喃喃低语,右手抬起一挥,立刻苍穹出现波纹,这波纹扩散四方,使得整个天空看起来,如成波澜的海面。

    “人山诀,今日有主,尔等四大宗门,一个月内,将此人信息,烙印玉简,送至星空道极宗备案!”

    光人声音如雷霆,轰鸣四方后,收回目光,一晃之下,身影慢慢消失,他之所以到来,就是因感受到了人山诀的凝聚,此刻完成任务,回归星空道极宗。

    随着巨人的消失,星河院的几个元婴修士,面色慢慢苍白起来,他们此刻再没有任何说法,可以去指责逆河宗作弊,不管在传承之地内生了什么事情,使者的出现与话语,都定下了一个事实!

    逆河宗的白小纯……获得了完整的印记,感悟出了……人山诀!

    赤魂三人呼吸急促,相互看了看后,都看到了彼此的激动与振奋,甚至连腰板,此刻也都更直了起来。

    道河院沉默,极河院苦涩,两宗元婴修士彼此看了看后,都主动地靠近了逆河宗。

    “恭喜寒宗道友,哈哈,这一次贵宗的少祖,感悟出了人山诀,引起上宗关注,日后必定一飞冲天!”

    “赤魂道友,白小纯此子如此不俗,我说你们之前怎么那么笃定,原来是这个原因,这白小纯,老夫当年在你们宗门内看到时,就觉得此人是人中龙凤了。”

    两宗元婴真人,纷纷笑谈,倒不是他们需要去追捧,而是此事他们难以交代,希望逆河宗不要那么完全的按照规则,拿走所有的资源……

    “小纯这孩子顽劣了一些,不知道在那传承之地内,现在如何,我等也很挂念。”

    寒宗三人老谋深算,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自然老道,甚至他们都不用去索要星陨石,自然会有极河院与道河院,去为他们索要。

    此刻他们三人压着心中的激动,不谈资源的事情,而是提起了白小纯的安危,道河院与极河院一听就懂。

    “虽无法传递信息进去,也难以获得里面的信息,不过寒道友放心,这印记已分配结束,一炷香的时间,里面的人就会被传出了。”

    寒宗三人听后,这才略有放心,彼此寒暄,时而传出笑声,一旁的星河院众人,则是面色苍白中带着难看,无人理会。

    而此刻,在这传承之地内,随着白小纯吸收了全部的印记,弥漫在四周的禁制术法,刹那间消失,随着消失,威压也好,天雷也罢,还有那黑风与火海,都在眨眼间,如被抹去。

    白小纯正沉浸在脑海中的人山诀中,突然身体被铁蛋碰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立刻就察觉到了四周的禁制消失,更是看到了三宗修士,在几千丈外,那一个个目中的寒芒与疯狂。

    “禁制……没了?”白小纯身体一哆嗦,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被三宗这数十人看的毛。

    “诸位道友,那个……咱们都是中游的宗门,大家都是自己人……”白小纯眼看这些人的目光不对,赶紧解释,可随着他的解释,三宗的修士一言不也就罢了,可却都向着他走来,那目中的冰寒,让白小纯内心一颤。

    “在这里不能杀人啊,你们别冲动……千万别冲动……”白小纯赶紧退后,内心咯噔一声,他看出来了,这些人有一部分纯粹是被自己气到了,要来泄愤,还有一部分,则是被龟纹锅吸引,欲来抢夺。

    “该死的,这禁制怎么说没就没啊。”白小纯心底哆嗦,欲哭无泪,后退时再次解释。

    “诸位道友,大家分属不同宗门,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获得印记,也是运气,刚才是心里憋屈,可都是各凭本事啊,愿赌服输,望各位道友冷静。”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小纯呼吸急促,话语传出时,也有一部分修士冷静下来,毕竟此刻事情已经结束,再争斗下去也于事无补,只是心中的气,还是有些难以消散。

    白小纯一看有效,心底松了口气,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招惹群怒,一旦这些人真的出手了,保不准把自己给灭了……虽然对方会有惩罚,可自己都被灭了,小命都丢了,不值当啊……

    正要继续开口劝说时,忽然的,他身边趴着的小乌龟,突然跳了起来,跳到了白小纯的头顶上,白小纯内心咯噔一声,有种不妙之感,可还没等他阻止,小乌龟已干咳一声,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我看大家好像没听懂,这样吧,我把我主人的话,解释一下,直白一些和你们说说,其实他的意思就是你们这一群傻鸡,菜鸟,也敢和我白小纯来抢,既然各凭本事,就别在那里磨磨唧唧,还不快滚!”

    这话语极为大,传遍四方,之前三宗修士里冷静下来的那部分人,顿时怒意爆,而那些没有冷静下来的,此刻更是全身怒火滔天。

    尤其是星河院的众人,更是此刻一个个都狂,陈云山第一个怒吼而出。

    “杀了白小纯,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将他灭杀,他死在我们所有人之手,宗门也都没法调查!”

    “他那口锅,是至宝!”

    “杀了他,说不定白小纯一死,他的印记还会散出,被我们重新获得!”陈云山话语一出,四周众人哪怕明知不大可能,但一个个杀意都弥漫,对于白小纯这里,他们之前已压了很久的怒火,此刻在小乌龟的话语下,彻底点爆!

    瞬间,嘶吼滔天,这数十个结丹修士,齐齐飞出,铺天盖地,直奔白小纯轰鸣而来,远远一看,这些人气势惊天动地,掀起了苍穹变化,形成了灭绝之威,向着白小纯,直接碾压而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白小纯惨叫一声,玩命飞奔,他心肝都在颤抖,他不傻,他知道自己哪怕再强,哪怕有不死金刚丹,有天道金丹,可面对这数十个地丹天骄,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对于坑了自己的小乌龟,白小纯心底那个恨啊,他此刻眼泪都快要出来后,轰鸣中不断逃遁,身后数十人疯狂追击,小乌龟时而出现在白小纯的身边,还扯着嗓子向着身后那些追击之人大喊。

    “你们这一群傻鸡,弱鸟,来啊,我家主人一个能打你们一百个,来啊,有本事来打我家主人啊!”

    “你闭嘴!!”白小纯要抓狂了,右手飞抬起,抓向小乌龟,向着身后追来之人,狠狠的一把扔了过去。

    “你们杀了它泄怒吧,是它说的,不是我说的啊。”白小纯尖叫,小乌龟被扔出时,还掀起了呼啸之声,度极快,让人无法闪躲,砰的一下,拍在了一个星河院修士的脸上。

    那修士的牙齿都被拍出了一些,闷哼一声后退时,他的脸上,赫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乌龟的痕迹,有四肢,头颅,尾巴,龟壳,惟妙惟肖……

    小乌龟嗖的一声,又回到了白小纯的身边,一脸炫耀的大声喊了起来。

    “怎么样,龟爷我厉害吧,哼哼,被龟爷我拍到的地方,就算是半神也都抹不掉,哈哈,小子,你以后脸上永远都要有龟爷的印记啦!”

    这修士嘴角溢出鲜血,听到了小乌龟的话语后,他连忙抬手去擦脸上的黑色印记,现居然真的无法擦掉,内心立刻紧张,怒吼一声,向着白小纯这里疯狂的追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