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60章 去去去,我去
    容不得寒宗三人面色不变,风神子,赤魂老祖,全部阴沉着脸,那赤老者笑了笑,目中带着一丝得意的轻蔑,甩袖离去。

    轰鸣间,大殿外的三宗修士,各自飞上自身宗门的飞行法器上,在阵阵巨响下,极为嚣张的呼啸而去。

    掀起阵阵风暴,横扫四周。

    “该死!”赤魂瞪着眼,咬牙怒声。

    “原来在这里……只怪我们不了解中游修真界,不知道这个规则……”风神子皱起眉头,目光略有黯淡。

    “甲子岁月结丹……此事对于中游修真界的宗门来说,有浓郁的天地之力,有海量的资源,也不是不可能,但对于下游修真界而言,太难太难……”寒宗苦笑时,似想起了什么,侧头看向白小纯。

    很快的,风神子与赤魂,都把目光落在了白小纯身上。

    白小纯被三人看的有些毛,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那个,三位老祖,我……”

    “小纯,都怪我们逆河宗太弱了,被人如此欺凌啊。”

    “是啊小纯,整个逆河宗,甲子岁月结丹的,算来算去,只有你一个人啊……”

    “葬儿,你身为宗门少祖,此事代表宗门未来展,至关重要!”

    风神子三人言辞不同,神色不同,可目光的殷切,却是一模一样。

    “我……”白小纯口干舌燥,他觉得有些懵,原本听的好好地,他心底也愤怒,可不知怎么回事,这三个老头居然看向自己,尤其是听到他们说的那些话,白小纯就心里哆嗦起来。

    他内心哀嚎,尤其是想到整个宗门就自己一个人是甲子岁月结丹,那么这一次去那印记传承之地,别的宗门或许是七个八个十多个,而自己……就一个人。

    一想到那个画面,白小纯就担心害怕起来,尤其是他方才还那么嚣张的让星河院倒了霉,还威慑了极河院以及道河院。

    “那个……老祖,我……其实我隐瞒了年纪,对……”白小纯结结巴巴的说到这里,神色顿然严肃,目中带着苦涩,沉声继续开口。

    “事到如今,我身为宗门少祖,我决不能继续隐瞒下去了,其实……我上山那年,不是十几岁,那个时候,我已经快四十了!”

    “只不过我长的小,所以才隐瞒了年龄,这是我不对,我一定要和你们说实话,决不能耽误的宗门的大事啊。”

    白小纯充满悔意的开口,一副莫大的秘密被说出的感觉,说着说着,他抱拳深深一拜而下。

    “老祖,我心里难受,一想到我这么大年纪了,一想到我对宗门隐瞒年纪,我就难过,我要去闭关……”白着,赶紧就要跑出大殿。

    赤魂皱起眉头,风神子也有些焦急,二人正要开口时,寒宗突然使了个眼色,苦涩的说道。

    “小纯,你要不想去,就不要去了。”

    白小纯脚步没停,直奔大门。

    “谁让我们逆河宗太弱了呢,一个甲子岁月结丹的都拿不出来,注定了要被其他三宗如此欺凌,怕是在这中游,也站不稳脚跟了。”寒宗继续开口。

    白小纯听到这里,脚步缓了一些,内心纠结。

    “不过没事,你才是最重要的,小纯,宗门就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亲人,我们不会强迫你的,哪怕我们受到了欺凌,我们也会保护你,保护所有的弟子!”寒宗似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白小纯此刻已到了大门旁,看着门外的天地,他的心中纠结更多。

    “这一次,我们逆河宗,放弃好了,风神子,赤魂,你们不要劝我,就这么决定了!”寒宗是整个人似苍老了一些,声音里带着疲惫与萧瑟。

    白小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看着外面的天空,呼吸有了凝滞。

    “什么,风神子你说什么,不行,决不能让小纯一个人去,虽然我们的想法,是知道自己输定了,可只是希望能输的有颜面一些……啊?我知道,我知道过,宗门在,他就在,我知道我们对他很好,我都知道,可你不要再说了!”

    “赤魂你也不用给我传音了,我意已决,虽然小纯有至宝护身,又是天道金丹,更是修行了强悍的肉身,想要让他死,除非元婴,否则同境太难太难,另外传承印记的争夺,是不允许出现死亡的,这是星空道极宗定下的法旨,毕竟传承印记从某方面来说,也算是星空道极宗在选择弟子,可白小纯是我们的少祖,哪怕没有危险,我们也不能让他冒一丝一毫的风险!”寒宗大声说道。

    白小纯此刻狠狠一咬牙,猛的转身,望着三位老祖,欲哭无泪,悲呼一声。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别说了……”

    白小纯话语一出,寒宗猛的站起身,一步走到了白小纯身边,激动的拍着白小纯的肩膀.

    “好孩子,就这么定了!”

    “这是玉简,有关传承之地的一切事情都在里面,你仔细研究一下……”

    “然后做好准备,一个月后,老夫三人亲自送你过去!”寒宗快开口,说完后身体一晃,急离去。

    风神子与赤魂,更是赞赏的看了白小纯一眼后,似生怕白小纯反悔,眨眼间就原地瞬移而去……

    白小纯傻眼了,呆呆的看着空空的大殿,他抬起手想要抓些什么,最终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哀嚎起来。

    “老奸巨猾,老谋深算,什么不知道规则,分明就是知道的,从让我来开始,就已经挖坑了……我……我……”白小纯哭丧着脸,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郁结满面的走出大殿,此刻外面的天空,似乎在他眼睛里也都晦暗起来。

    他拖着身体,回到了洞府内,再次悲呼,一想到自己一个人,要面对三宗那么多人,他就觉得孤零零的可怕。

    “就我一个……不对,还有铁蛋,铁蛋也算符合标准,可就算加上铁蛋,就我们俩啊……”

    “怎么办,他们要是欺负我怎么办……”白小纯愁,垂头丧气的拿起玉简,看了看后,对于这一次的传承之地,了解更多了。

    这玉简上的资料很详细,传承印记一共1份,上一次空河院,出动了十三位符合要求的弟子,生生的爆了一下,获得了三十份印记,虽分散开来,没有人能成功感悟出印记内的传承功法。

    可累计在一起后,却使得空河院,获得了三成资源的分配,也因此,使得排在最后的星河院,被压缩之后,只拿到了一成。

    且这分配以及进入传承之地的规矩,是星空道极宗定下,无人可以更改。

    白小纯再次叹气,直至几天后,他才勉强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于是一咬牙。

    “他奶奶的,不就是去么,去去去,我去!!”白小纯双眼赤红,一想到对方必定人多,他心里就没有安全感,于是索性去换取了大量的符文。

    这些符文,他没有花费一个贡献点,全部都是赊欠回来,想了想后,他还去了法宝阁,赊欠了不少法宝回来。

    最终又准备了多件铠甲,皮衣,甚至想起自己当年大黑锅的好处,又搜刮了山门,终于找到了一口以非凡之铁炼制的大锅。

    随后他咬牙,凭着这一次的事情,向老祖开口索要多色火,生生的把自己的所有物品,都炼灵到了五次,甚至那口大黑锅都是如此。

    仅仅是这一个月,他耗费的资源就已不少,这才觉得心里安全了一些,于是又找到玄溪一脉去要阵法,去血溪一脉去要灵血,最后又去了丹溪一脉要灵药。

    这么一圈下来,已过去了半个月,余下的这半个月,白小纯了狠的修行,直至一个月结束后,在他的努力下,虽修为没有突破,可却精进了不少。

    尤其是不死筋,居然把左脚大趾的筋,完全炼成,每次大趾一用力,他都能感受到一股比自己肉身还要恐怖的爆力,从自己的左脚大趾上狂暴而出。

    而他的鞋,每一次都崩溃。

    为此,白小纯还准备了大量的鞋……都是左脚的。

    终于……最后一天到来,清晨,白小纯背着大黑锅,全身穿着数层皮甲,铠甲,甚至还贴着无数的符文,带着悲壮,走向逆河山顶,他的身后,是一样全身符文弥漫,穿着铠甲,古怪中透着凶残的铁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