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45章 不干净的东西……
    天地一片漆黑,随着白衣身影的出现,似乎四周一下子冰寒起来,很是阴森,只能模糊的看到,这白衣身影,似乎是一个女子。★★

    其长飘飘,在这深夜里,走在战场上。

    所过之处,地面出现冰封的征兆,一切草木,都瞬间枯萎,似被吸走了生机,而这白衣女子的身体,似乎随着生机的吸收,越的清晰起来。

    很快的,她来到了一具空河院的修士尸体旁,低头时口中出咯咯的笑声,轻吸一口,立刻那尸体……竟肉眼可见的枯萎起来,很快的,居然化作了干枯的骸骨,仿佛不是死亡数日,而是死亡了数年一样。

    没有停顿,这女子继续前行,随着走去,这战场上所有的尸体,竟全部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干枯的骸骨,而这女子的身体,也更为清晰了,直至最终,她活动了一下脖子后,抬头看向远方,一晃飘去,竟来到了放置大量空河院修士尸体的区域。

    此地属于血溪宗,原本是血溪宗用来炼尸的地方,四周也有阵法封印,可这些封印对这女子而言,如同不存在,她飘浮而去,望着此地上万尸体,她的目中露出奇异之芒,再次一吸……

    这一吸之下,立刻此地的尸体,全部枯萎,眨眼间,这里上万尸体,竟都干枯成为了骸骨,甚至风一吹,有不少骸骨都化作了飞灰……

    而这女子的身体,在这一刻,也更加的清晰起来,口中似传出了吃饱的打嗝声,微微侧头时,天空的乌云隐隐消散,有一丝月光落在她的脸上,使得其面孔,也都清晰起来。

    她赫然是……公孙婉儿!

    “总算是吃了个小饱,可惜都是死灵,好想去吃一下活灵啊。”公孙婉儿掩口一笑,转身时,身影消失在了虚无内。

    随着她的消失,天空的乌云也散去,明月再次显露,映照大地的那些骸骨时,这月光似乎也惨白起来……

    这一夜,公孙婉儿的出现,没有任何人察觉,就算是那些元婴老祖,也都丝毫不知……

    白小纯打了个喷嚏,觉得身体有些冷,从入定中醒来后,四下看了看,没太在意,继续打坐。

    直至第二天清晨,负责炼尸的弟子,在那放置尸体的区域里,看到了那无数干枯,没有血肉的骸骨后,目瞪口呆,继而出了惊呼时,此事轰动了逆河宗所有人。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天啊,这里的尸体,居然都成为了干尸……”

    “血肉都不见了……甚至看起来好似死亡了很久的样子,我昨天看到时,还不是这个模样!”

    很快的,太多的人现,就连战场上那些来不及被打扫的尸体,居然也都成为干枯后,这件事情,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更是惊动了商议宗门规则的四脉老祖。

    白小纯也被外界的喧哗之声惊醒,赶紧睁开眼飞出查看,在半空中,白小纯听着四周人的议论,一眼就看到了战场上的那些尸体。

    “生了什么事情。”白小纯有些心惊,那些尸体的诡异,让连同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升起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从正在修建的逆河山上,有十多道长虹呼啸而出,里面正是四脉老祖,他们一个个神色凝重,直奔血溪一脉炼尸的区域而去。

    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结丹修士跟随,白小纯眼看如此,也立刻飞去,很快的,一行上百人,就来到了血溪一脉炼尸之地。

    此刻这里早就围绕了大量的修士,都在议论纷纷,看到老祖等人到来,全部收声,可他们神色内的惊疑,却是可以看出,昨夜的这一幕事情,对他们影响不小。

    毕竟……这种尸体血肉消失,如被某个存在生生吸走的事情,很容易让这里刚刚入住中游的众人不安,联想太多。

    炼尸区域内,四脉老祖快到来,一个个在来临此地后,立刻四下观察,很快的,这些元婴修士竟一个个面色都6续变换。

    尤其是灵溪寒宗,血溪风神子,还有玄溪赤魂,这三位最强的元婴大圆满,此刻神色内极为凝重,他们又仔细的观察一番,感受着此地残留的气息,渐渐,三人的面色阴沉到了极致,相互看了看后,血溪风神子缓缓开口。

    “因空榕邪树的连根拔起,故而使得地气漏出,这才形成了如此一幕,大家不必惊慌,老夫等人会在四周布置阵法,封印地气。”

    不但是风神子这般开口,寒宗与赤魂等人,也都6续如此说法,以他们的威信,化解了宗门弟子的不安,也有很多人,心底松了口气。

    可白小纯就在这群元婴修士身边,亲眼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心惊,他也尝试感受此地的气息,可仅仅是体会一番,就立刻全身冰寒,似有丝丝寒气,要钻入身体里,凝固生机。

    他不相信几个老祖所说的话语,迟疑了一下,看向灵溪寒宗老祖时,寒宗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阻止了他的开口。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压制下来,各脉都有人站出,引导舆论,再加上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忙碌,另外也的确没有活人死亡,渐渐也就真的被压了下去,众人虽还有疑惑,可却没有深究。

    唯独在这一天的晌午,白小纯以及所有的结丹修士,在逆河山上,参与了四脉老祖起的密谈。

    “事情应该是昨夜生了,可诡异的是,昨天夜里,我等竟没有半点察觉……”

    “那些尸体失去的是血肉,尽管是没有生机的血肉,可却一样具备某些特殊之力,而最重要的……这些尸体上原本都存在了大量的死气,可之前……老夫等人在那些干尸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死气!”

    “残留在四周的气息,充满了阴森,如同九幽之力!”

    “希望老夫等人没有判断错误……在我们逆河宗内,应该是来了一个……极其可怕,不应该存在于这片世界的亡魂!

    因为,只有亡者之魂,才需要死气的滋养,如果强大到一定程度,还会需要生者的生机!”血溪风神子,目光扫过此地所有结丹修士,缓缓开口,他身边的其他元婴真人,都沉默不语。

    这番话语一出,立刻逆河宗的结丹修士,纷纷倒吸口凉气,白小纯这里更是面色瞬间苍白,他马上就听懂了风神子话语里的含义。

    “鬼……”白小纯身体哆嗦了起来,他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你们也不必过分担忧,告知你们,只是让你们留意一下,而老夫等人也会布置天罗地网,只要此亡魂再次出现,必定让它魂飞魄散!”赤魂老祖沙哑开口,目中露出奇异之芒,在每一个结丹修士身上扫过,在看向白小纯时,他神色有些古怪,显然是被白小纯此刻的哆嗦弄的哭笑不得。

    白小纯胆颤心惊,直至离开了逆河山后,他还在满脑子胡思乱想,尤其是想到昨天夜里,自己打坐时被冻醒,就立刻汗毛耸立。

    “莫非昨天夜里,那不干净的东西,来找过我!!”白小纯一想到这里,差点尖叫起来,不敢去昨天自己找的炼丹的地方,而是返回逆河山,这里靠近老祖,他才会安心一些。

    在这逆河山上,以他少祖的身份,强行的霸占了一处区域,亲自动手挖出一个简单的洞府后,又想到那不干净的东西,依旧觉得心里毛,于是一咬牙,外出找到玄溪宗的弟子,来给自己布置阵法。

    别人的洞府,一个阵法就够了,可白小纯这里害怕啊,于是找来了数十个玄溪一脉的阵法强者,让他们帮助自己,竟连续的布置了数十个阵法,里面还有大半,都是辟邪的……将洞府保护在内。

    那数十个玄溪宗的阵法强者,一个个都神色有些不自然,离去后,白小纯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狠狠一咬牙,外出以自己的贡献,换取了大量的符文,都是辟邪符,镇邪符,全部贴在身上,使得全身上下,都是符,看起来如同一个粽子……这才放下心来。

    “哼哼,那不干净的东西,应该不敢来招惹我了,这里距离老祖很近,我洞府又有大量阵法,身上还有无数符文,我就不信,那鬼魂敢来!”白小纯长松口气,耀武扬威的走向洞府。(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