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43章 再无空河院,惟尊逆河宗
    此刻危机关头,因那童子的出手试探女婴,使得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空榕邪树,居然重新有了生机,只是这代价太大,是以空河院的所有修士的生命来完成。

    这是意外,而因这意外的出现,导致逆河宗没有丝毫的准备,他们之前算到了所有的步骤,原本……应该是在那死亡之虫灭亡后,空河院就会选择放弃。

    毕竟这场惩罚,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够了。

    可眼下……一切都改变了,空榕邪树嘶吼,其庞大的身子,站在通天河上,它的数条根脉扎根两岸,如同一个巨人,挥舞着无数的枝条,似可以撕裂虚无。

    而在这树上的木屋外,童子皱起眉头,他没有在乎空河院的死亡,也不在乎这一次的意外,对逆河宗的干扰,他只在乎那女婴。

    “只能存在十息么……”童子摇头,有些遗憾,沉吟时,他旁边的老者,目中露出悲伤,更有苦涩,隐隐的,似乎有一个念头在迟疑,无法决断。

    空河院四周,那些空河院势力范围内的修真家族与宗门,此刻早就被这场战争撼动了心神,一个个连呼吸都无法保持平稳,尤其是看到死亡之虫居然被一指灭去,看到这空榕邪树居然出现了生机,他们纷纷心神颤抖,齐齐后退。

    而此刻,逆河宗的修士,大量的退后,虽有伤亡,可大部分都回到了通天舟内,开启防护,全力阻挡的同时,血溪一脉之人,已临近通天河旁。

    白小纯此刻来不及多想,他的体内似有要爆炸般的力量想要扩散出来,他的皮肤金色,他的血肉都成为了金色,那种不死皮以及不死肉都大成的感觉,让他感觉似乎可以移山倒海。

    在风神子开口的同时,白小纯身体一晃,度之快,比之前天道金丹时,还要快了不少,音爆还停留在原地,人却第一个冲入通天河内,这对别人有影响的通天河水,此刻对于白小纯而言,虽不是没有任何伤害,可却微乎其微!

    他穿透河水,直奔河水下方的血祖身躯,刹那钻入后,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庞大的血祖身体,豁然一颤,双目直接睁开,绽射出金光的同时,竟……缓缓站起!!

    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操控血祖之身,需要的是集合所有血溪宗修士之力,可眼下……白小纯一个人,居然能勉强独自操控。

    随着血祖从通天河下站起,随着身体露出了河面,立刻四周的血溪宗修士,全部飞来,直奔血祖身体而去,一一归位后,血祖的身体,顿时爆出了惊天的气势,在白小纯的操控下,竟一跃……直接从通天河内,踏河而起。

    在飞出的瞬间,空榕邪树猛的转身,目光落在了血祖身上,之前的仇恨立刻升起,无数枝条迅凝聚在一起,竟化作了一只木手,向着血祖这里,狠狠的一拳轰来。

    几乎在这空榕邪树轰来的刹那,血祖竟不退反进,身体的灵活程度,比之前高了太多太多,一晃之下,直接出现在了空榕邪树的身前,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动了……撼山撞!

    全身金光无限,轰鸣间,一撞之下,直接将这空榕邪树连根拔起,向后推动足有数千丈之远。

    这一幕,让所有看到之人,都心思起伏不能自持,今天的事情,太多的出乎他们的想象,不说之前,就是眼下这一幕,都让他们觉得紧张窒息。

    无论是血祖还是空榕邪树,都是参天巨人,其身体庞大,可以成为宗门的山门,此刻相互厮杀,每一次轰击,都仿佛要撕裂天地,形成的冲击,更是化作了狂风横扫四方,掀起无数草木沙土,甚至连通天河水都被影响。

    一人一树,在这大地上不断的轰杀,战场不局限在一处区域,所过之处,山峰崩溃,大地处处深坑。

    而空榕邪树,毕竟不是完全恢复,只不过是在那童子的帮助下,吸收了所有空河院修士的生命,使得自身从之前的注定死亡,重新焕了生机而已。

    如眼下这样的剧烈厮杀,用不了多久,它的伤势就会无法控制,到了那个时候,会再次陷入死亡之中!

    怒吼不断从空榕邪树口中传出,它的身体节节后退,在血祖的身躯轰击下,似无法占据主动,而白小纯这里,在操控血祖时,他渐渐有种酣畅淋漓之感。

    体内天道金丹不断地翻滚,释放出阵阵金丹之力的同时,不死金刚丹一样在翻滚,爆出强悍的肉身之力。

    修为的增加,让白小纯的意识可以更大范围的扩散,笼罩血祖全部身躯,而肉身的爆,让白小纯这里,与血祖的契合程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他很多时候都忘记了自己在血祖体内。

    仿佛……他就是血祖!

    “杀!”白小纯大吼一声,这吼声竟从血祖口中传出,闷闷如雷,轰动天地,传出时,空榕邪树再次被轰退,可还没等退出太远,就被白小纯一把抓住其手臂,狠狠一甩,轰的一声,居然将这空榕邪树,直接抡起,砸向远方。

    大地震动,空榕邪树落在地上,想要挣扎的站起时,在其身上的木屋,从始至终都没有受到丝毫波及,木屋外的童子,还在思索,可其旁的老者,此刻目中露出果断,似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深吸口气,右手突然抬起,猛的按在一旁的树干上,在碰触树干的刹那,他的身体竟肉眼可见的枯萎,整个人身上的死气,居然飞的浓郁起来。

    童子侧头,看向老者。

    “道友,方才之事对不住,是我一时心动,想要去间接接触一下异人。”

    “对你不住,同时也对逆河宗造成了一些影响,也罢……你的选择,我不阻止,空榕树在,也算你空河院存在过的印记。

    这也是我对逆河宗的补偿了。”童子淡淡开口,袖子轻甩于身后,身体缓缓走向天空,只是他的走出,在这战场上,似乎没有人能看到。

    望着童子远去,老者沉默,看了眼挣扎的树人,他深吸口气,身体慢慢干枯,空河院的所有人,都死了,而他这里,也存活不了多久,此刻他所想的,是牺牲自己,让这颗空榕邪树,能生机更多一些,能让它……存活下去。

    同时,向这颗空榕邪树,下达他这一生,最后一个意志与命令。

    “臣服逆河宗……从此,守护逆河宗,如你守护……空河院!”老者喃喃低语,身体在这干枯中,渐渐与空榕邪树融在了一起,化作了一个几乎看不出样子的……木人。

    空榕邪树身体一震,目中的红芒慢慢消散,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白小纯操控血祖,刹那而来,右手抬起,要出手的瞬间……空榕邪树低下了头,跪拜下来,传出了低沉的嗡声。

    “臣服……”

    与此同时,从这空榕树内,飞出了一个璀璨的光团,这光团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枚绿色的结晶,此物……正是空榕邪树的核心,掌握此物,就等于掌握了它的生死。

    白小纯操控血祖,右手猛的一顿,停留在了空榕邪树的面前。

    这一刻,所有人沉默,逆河宗的众人,全部看向血祖。

    不但是他们如此,四周那些修真家族与小宗门,也都看向血祖,等待他的选择。

    没有人可以干扰白小纯的选择,即便是血祖内的其他元婴老祖也都不行,白小纯沉默片刻后,忽然笑了,一把抓住那枚绿色结晶!

    在他抓住这结晶的刹那,逆河宗的三艘通天舟上,爆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

    “我们……赢了!!”

    “从此,我们逆河宗,就是中游宗门!!”

    “赢了……赢了!!”

    在这欢呼中,有人哭泣,有人长啸,有人激动,整个逆河宗众人,全部都沸腾起来,与此同时,苍穹上有一道红色的光芒划破天际,直奔大地而来,那是一座石碑!

    这石碑轰的一声,落在大地上,刺入小半,有大半露在外面,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逆河宗!

    在这三个大字下,有一行小字……

    星空道极宗分宗!

    这是星空道极宗的认可,在这石碑降临的瞬间,逆河宗众人,再次振奋,那种付出的一切,终于有了回报的激动,让所有人,回想这一次次的战争,都对于能成为中游宗门,有着无尽的感慨。

    四周的修真家族与小宗门,全部跪拜下来。

    “拜见逆河宗!”声音传遍四方,越来越强烈,而远处山峰上的那三宗三人,此刻也都深吸口气,平复之下,看了一眼血祖的身体,各自离去。

    所有人都明白,从这一天起……

    东脉中游,再无空河院,惟尊逆河宗!(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