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33章 凤鸟凄鸣
    几乎在白小纯这里将那四个偷袭而来的筑基修士斩杀的刹那,一声诡异的尖锐之音,蓦然间从远处的空河院宗门内,传遍整个战场。

    “嘻嘻,嘻嘻……”随着声音的回荡,一连串的笑声,让所有听到之人,都忍不住身体一寒,好似身体从内到外,如置身隆冬。

    在声音传出的瞬间,一道长虹从空河院内飞出,漂浮在了半空时,露出了身影,那赫然是一个……布偶!

    只有三尺多高,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甚至很多地方都露出残缺,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没有多少头的布偶!

    仿佛是凡俗之中,被孩子丢弃的玩具,此刻漂浮在半空,却散出惊人的气息,而那笑声,也正是从这娃娃口中传出。

    她的双眼内带着一丝红色的光芒,似极为嗜血,此刻一晃之下,就瞬间消失,出现时,赫然到了一个逆河宗修士的面前,刹那而过后,这修士睁大了眼,头颅轰的一声,直接爆开,鲜血四溅时,那娃娃的笑声再次传出。

    这一幕,让所有看到之人,都倒吸口气,白小纯也是头皮一麻。

    “这就是空河院的底蕴至宝?”白小纯脑海里正这么思索时,丛林内,公孙婉儿抬起头,冷冷的看了那娃娃一眼,目中似有轻蔑。

    就在这时,突然的,又有一道长虹,从虚无中凭空而出,以极快的度,直奔这布偶而去,仔细一看,那长虹内的身影,赫然是……血溪宗的底蕴……稻草人!

    这稻草人的脸上,一样带着诡异的笑容,出现的刹那,它手上的人皮掀起,穿在了身上后,直奔布偶。

    轰鸣惊天,很快的,这两个非人之物,就在半空中,直接厮杀起来,笑声传出,诡异非常!

    不少人逆河宗的修士松了口气,可白小纯以及那些金丹修士,还有一些反应快的筑基,却是面色在这一刻,大变!

    “如果这娃娃是空河院底蕴的话,这一切还好,可一旦此物不是空河院的底蕴,而是降低一个层次的至宝……那么,仅仅是至宝,就需要血溪宗的底蕴去战……空河院的底蕴,又会是什么!”白小纯吸气,他怎么看,都觉得那娃娃不像是底蕴的样子,如果说空榕邪树是底蕴,那么白小纯不知道,空河院内,是否还有其他的底蕴存在。

    就在白小纯这里心惊时,又有一声尖锐的呼啸,从空河院山门内飞出,那是一条裹尸布,上面有着一些褐色的鲜血,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在这裹尸布飞出的刹那,轰然爆。

    气势之强,竟与那布偶娃娃,似不相上下!

    在其横扫大地,欲呼啸而来的瞬间,一缕烟丝从远处漂浮而起,在半空中,散出无上金光,化作了一个道士的身影,此人中年,充满了威严,一步走出,直接拦截裹尸布!

    这身影,正是玄溪宗的底蕴!

    苍穹轰鸣,战争的波澜,在这一刻,弥漫天地之间,白小纯呼吸加快,觉得很不安全,又取出了不少符文,贴在了身上后,收取了四人的储物袋,这才小心翼翼的前行。

    他尽量不去注意天空的战争,此刻全部心神都放在四周时,保持自己的度,在这前行时,忽然双眼一闪,右手掐诀向着不远处一指,立刻一尊紫色的鼎幻化出来,狠狠一砸。

    轰的一声,那里出现了一个深坑,白小纯冷哼一声,索性眉心第三目开启,通天法眼骤然睁开后,他立刻就看到在大鼎旁,只有第三目才能看到的一个身影。

    没有任何迟疑,白小纯猛的冲出,刹那临近,右手握拳,修罗身全部爆,一拳轰出。

    那身影似觉得不可思议,急后退,可还是被波及,喷出鲜血时从虚无中幻化出来,成为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看向白小纯的目光,带着骇然。

    “你能看到我!!”他话语间,就要后退,白小纯背后翅膀出现,狠狠一扇,轰的一声度暴增,直接追了上去,右脚抬起,狠狠一抡。

    砰的一声,任凭这修士如何阻挡,甚至还取出了大量的防护法宝,也没有丝毫作用,那些防护法宝刹那崩溃碎裂,白小纯这一脚,摧枯拉朽,直接抡在了对方身上,强悍之力冲入这修士体内,摧毁一切生机。

    白小纯没有停顿,收取储物袋,再次前行,一路法眼睁开,所过之处,任何人的隐藏,都无法逃出丝毫,甚至他还改变了方向,去其他人所在的区域,若是看到有同门受伤,顿时救援。

    这一路上,他看到了大量的尸体,有空河院的,也有逆河宗的,甚至里面还有他熟悉的面孔,这一切,让白小纯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这一刻的情绪,他只知道自己身上的煞气,更浓了……

    “这就是修行……”白小纯喃喃,道理他懂,落陈山脉时,陨剑深渊时,雄城下,他都已经懂了,可依旧还是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会复杂。

    在这沉默中,白小纯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一声急促的嘶鸣,这嘶鸣声带着焦急,更有凄厉,仿佛悲哀到了极致,让人听了后,会忍不住心神一刺。

    这声音在别人耳中如此,可在白小纯耳中,却是如同雷霆,他立刻就认出了这声音的来历。

    “凤鸟?”白小纯猛的加快度,向着传来嘶鸣的地方急飞奔,很快就临近,看到了那只当年吃下了白小纯情丹的凤鸟,此刻正疯一样,哪怕自己受伤,哪怕鲜血弥漫,也都去冲击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子。

    这女子面色阴冷,脸上有一道愈合后留下的疤痕,如被毁了容颜,目中带着煞气,整个人身上,散出惊人的危险感。

    而在她手中,此刻拎着一颗头颅,这头颅是一个老者,睁大了眼,似对于自己的死亡,无法置信。

    地面上,则是一具无头的尸体,穿着灵溪一脉的衣服……鲜血,此刻还在向外翻滚流淌。

    “周长老!!”白小纯全身一震,呆呆的看着那个头颅。

    这死去的人,正是灵溪一脉香云山的周长老,也是代替李青候,成为了香云山掌座之人!

    他的身体颤抖,他的双唇哆嗦,他的脑海在这一瞬,浮现出了无数的画面……

    初上山时,与张大胖几人,吃着送给周长老的天材地宝……

    凤鸟带着周长老,在半空中指着刚刚走出炼丹坊的自己,一副就是自己害了它的模样……

    香云山上,周长老一脸怒意,追着自己飞奔时,自己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南北两岸大战前的资格战,原本准备蒙混过去的自己,在周长老的一声大吼下,吓的赶紧飞奔上桥,得了第一……

    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于白小纯的脑海里全部出现后,又纷纷的四分五裂,一股无法形容的悲伤,在白小纯心神中弥漫开,却又凝聚成了天雷,轰鸣爆开!

    他死死的盯着那女子,双手握拳,握的很紧很紧!

    凤鸟此刻也看到了白小纯,出悲凄之音,直奔白小纯而来,那女子冷笑,突然右手抬起,向着凤鸟一指。

    立刻一道黑芒瞬间飞出,直奔凤鸟时,化作一张大口,眼看就要吞噬凤鸟。

    “你找死!!”白小纯低吼,身体一步走出,一股铁血悍然之意,在他身上猛然爆,这一步落下,直接就出现在了凤鸟的身后,向着那来临的黑色大口,直接一拳轰出!

    轰的一声,这黑色大口崩溃,化作大量的黑雾,可却没有消散,而是眨眼间,就凝聚出了一个身影,正是那女子!

    而远处她之前的身影,此刻竟是残影,真正的身体,如今就在白小纯的面前,嘴角带着冷笑与轻蔑,右手抬起,向着白小纯眉心,狠狠一指!

    距离太近了,根本就无法避开,而白小纯也没想过避开,他体内不死长生功爆,修罗身骤然幻化时,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狠狠的一顶!

    女子面色一变,她没想到白小纯这里居然如此狠辣,收手不及,轰的一声,她的手指就又白小纯的额头,碰到了一起。

    咔嚓一声,女子身影爆退,手指弯曲,眼中次露出凝重。

    “没时间与你纠缠!”女子沙哑开口,骤然后退,就要离去。

    “可我偏偏要与你纠缠!”白小纯眉心出现了一个伤口,可他毫不在意,淡淡开口时,右手掐诀时,向着大地一按。

    “血杀界!”

    轰,无穷血气,从白小纯身上,骤然扩散,形成封印,凝聚成界,阻挡女子离去!

    ------

    最近都在上海,忙着给孩子办学校的事情,这些年都在牡丹江,之前从没想过搬走,觉得在那里挺好的,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这个想法也慢慢改变,很想给她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有种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她的起跑线更高一些的感触。

    今天无法四更,请理解我,换学校,换城市,这不是一件小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