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26章 目标,中游
    逆河宗四脉修士,这一生都无法忘记这一刻的画面,这画面,成为了一个深刻的烙印,完全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甚至灵魂中,成为了永恒!

    那只血祖如山峰的手,此刻按着大地,高高撑起的同时,也有后半截手臂……赫然从这通天河内,慢慢的升起!

    河水似乎都在颤抖,不断地掀起滔天之浪,即便是玄溪宗的七万丈通天舟船,此刻也都剧烈摇晃起来,丹溪宗的更是需要几个老祖不断维持。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脑海仿佛空白了,他们呆呆的看着那从通天河内升起的半截手臂,看着手臂的另一端手掌之处,按在大地上。

    在这寂静中,在那通天河内两道目光的坚定中,轰鸣之声让天地色变,风云倒卷,众人甚至都能感受到这只手臂此刻爆出了无法形容的力量,这力量传递整个手臂的同时,以大地为支撑,再次狠狠一按。

    轰的一声,一个如同岛屿般的头颅,居然从通天河下,缓缓的抬起!

    随着抬起,河水彻底爆,使那灵溪宗的十万丈通天战舟,此刻也都颤抖起来,在那大浪中,三艘战舟不由自主的被狠狠的推开,引来无数吸气与骇然。

    哪怕是公孙婉儿,此刻也都睁大了眼,呼吸凝滞,这样的神情,在她身上极为罕见。

    慢慢的,头颅再次抬起一些,露出了一双……让所有人心神狂震的双眼,渐渐地,露出了鼻子,直至露出了嘴巴后,一声可以让苍穹颤抖的咆哮,直接从这巨人的口中,猛的传出。

    随着越天雷的咆哮回荡,血祖的手臂再次狠狠一撑,轰鸣回荡天地,这一次露出的,赫然是血祖的脖子!

    与此同时,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通天河爆,河水掀起足有百丈之高的瞬间,另一只手臂,赫然从通天河内伸出,落在了对岸的地面上。

    大地颤抖,无数裂缝咔咔出现,部分区域更是坍塌下来,似乎在这血祖的大手下,坚硬的大地,也变的柔软起来。

    随着两个手臂同时向着大地狠狠撑起,天空似乎一下子阴暗了,一个让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呼吸的擎天身影,慢慢的……从这通天河上,直接站起!!

    头颅,脖子,肩膀,胸口,上半身……其高度也是无限的攀升,百丈,千丈,万丈……到了最后,仅仅是露出通天河的部分,就足有数万丈之高。

    宽宽的肩膀,只比通天河的宽度窄了一点,粗壮的血肉,每一寸都散出让人恐怖的威压,而腰部的收窄,更是形成了一个夸张的倒三角……

    腰部以下,则沉在通天河内,若有人能目光穿透河水,可以看到,这血祖的下半身,已踏在了河底!

    通天河,对于修士而言,很深,可对于血祖来说,并不深!

    在真正站起的刹那,与其说这是血祖,不如说,身体是血祖,可魂却是白小纯,也正是白小纯操控了这一切,他望着天地,这一瞬,整个天地在他的眼中,都变的渺小起来,山峰在他眼中,如同玩具,河水在他眼里,如同水流。

    而那些树木,更是仿佛小草,至于修士……仿佛蝼蚁。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他抬头看着天空,仿佛星辰都可摘下,这一切的一切充斥他的心神,让白小纯忍不住,仰天出了一声长啸!

    这长啸轰鸣九天,传遍整个洲,在这不断地扩散下,无数鸟兽恐惧,无数凶兽颤抖,通天河水炸开,甚至在另一条通天河上,正沉在河水内的一条金色鳄鱼,猛的抬起头,神色内露出震撼。

    还有更多的恐怖的大兽,此刻都在这一瞬,齐齐撼动。

    “血……祖!”灵溪一代老祖寒宗,此刻头皮麻,身体更是颤抖,他身边的李子墨,铁木真人,一个个也都是面色苍白,神色内带着无法置信。

    “居然……彻底动了……”

    “血溪一脉,好大的手笔,这是要以这血祖的身体,逆河而上!!”赤魂老祖整个人都呆了,玄溪一脉的元婴真人,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丹溪宗更是如此,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这遮蔽了天空,盖住了阳光的巨大身影上!

    老祖们都尚且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些金丹与筑基了,四脉修士,全部轰动,而最振奋的,则是血溪的修士,他们一个个激动,向着血祖跪拜下来,出大吼。

    “拜见血祖!!”

    “拜见血祖!!”这声音一**,最终回荡不断,气势如虹!

    在这众人震撼时,灵溪宗通天舟船上,公孙婉儿看着血祖的身躯,她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有些茫然,皱着眉头,仿佛想要回忆什么,可却想不起来。

    最终,她看向血祖的眼睛,在这双眼睛里,她似乎看到了白小纯,她的双眸内,幽芒在这一刻,更多了一些。

    还有一个女子,此刻的神情也很古怪,似带着敬畏,更有恐惧,还有比其他人都要深的无法置信。

    这女子,就是丹溪宗内,有着绝世容颜,足以让任何男性冲动的……陈曼瑶。

    更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哪怕白小纯也都没察觉到,在他操控血祖身体站起的瞬间,苍穹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这身影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看不清详细的面容,只能依稀辨认出,那是一个老者,身上弥漫了死亡的气息。

    他默默的看着血祖的身体,目中带着复杂,更有回忆。

    如果白小纯能看清此人,那么他立刻就会认出,这老者……就是当年落陈山脉,救下他一命的……守陵人!!

    许久,这守陵人轻叹一声,转身时,消失无影……

    与此同时,随着血祖身体的站起,无数的河水被掀起落下,有的顺着身体流淌,有的则散开形成了通天之雨,三脉老祖吸气时全力出手,这才驱散了那些通天河水,否则的话,仅仅是河水之威,就可让不少修士腐蚀而亡。

    白小纯收回看向远方的目光,这具血祖的身躯,他此刻还有一些不适应,所以之前才掀起了大量的通天河水,看到没有引起伤亡后,他松了口气,与此同时,更是感受到了自己真正的身体,似乎在操控这血祖的同时,也在被不断的滋养。

    修罗身,竟在慢慢的提高!

    “可惜血祖毕竟已陨落,虽能操控其身躯,可却难以挥他生前的真正力量,只能将其肉身之力,展开一小部分而已。”白小纯感受了一下血祖的身躯后,有所明悟。

    可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在白小纯的感受中,自己的一拳,怕是就连元婴老祖,也都无法承受……似乎那已经出了元婴的境界!

    沉默片刻,白小纯感受到了血祖体内血溪宗修士的意志与波动,感受到了血溪始祖风神子的神识,他那只曾经化身血溪宗山门的手蓦然抬起,向着血溪宗曾经的山门所在的大地,直接放下。

    轰的一声,大地颤抖,出现无数碎裂时,白小纯沙哑的声音,扩散四方。

    “血溪一脉,到我的身体里来!”

    那些血溪宗的弟子,一个个激动,飞快前来,顺着手臂上的缝隙,全部钻入其内,直至所有血溪宗的修士都进入后,白小纯操控血祖的手臂,缓缓抬起,目露精芒,向着前方一指!

    “逆河宗……全军,出动!!”

    话语过天雷,在这八方炸开的瞬间,白小纯操控血祖的身体,双腿在河内,向前迈出一步,轰鸣间,河水散开,巨人前行!

    灵溪一代老祖寒宗,深吸口气,挥手时,灵溪宗全部开动,很快的,十万丈的通天战舟,爆出了惊人之力,跟随血祖的身后,向着前方破开河水,呼啸而去。

    玄溪一脉,丹溪一脉,都是如此,他们的战舟此刻也全力开启,很快的,就跟随后方,直奔通天河中游!

    远远一看,夕阳下,巨人在前,三艘战舟在后,一路逆流而上,气势之强,撼动苍穹大地,使得天地色变,风云倒卷!

    所有通天河内之兽,根本就不敢阻挡丝毫,全部避让开来!

    系统延迟。。。我也郁闷,哭死。第二卷结束第三卷逆河崛起!(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