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11章 那道……疤痕!!
    <div id="content">

    此刻明月高挂,月光洒落大地,使得地面如披上了一层如波纹般的月色,冰冷中带着一丝柔和,别有一番韵意。

    月光下,灵宅前,血梅的身影,很是高挑,尽管衣着宽大,可还是能看到那隐隐被勾勒出的起伏曲线,很是美妙。

    尤其是声音,带着一丝柔弱的同时,略有沙哑,听到白小纯的耳朵里,痒痒的……

    看到血梅果然出来见自己,并没有如上次洞府外,任凭白小纯如何开口,也都丝毫不见,白小纯笑了起来。

    “上次在你洞府前,你不见我,这一次你跑不掉了吧。”

    这似对自己很熟悉的语气,使得血梅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目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芒,她虽带着面具,看不到面孔,可整个人在这一刻给人的感觉,更为虚弱,轻声开口。

    “多谢血子救命之恩,之前洞府外,因血梅受伤,又失去血子资格,心中茫然,不想见你,还请见谅。”血梅说完,向着白小纯一拜,这一拜之下,露出了手臂上一道似存下了一段日子的疤痕,也露出了衣袍下腰臀处的曲线,在那月光中,让白小纯的双眼,不由得瞄了过去。

    “小肚肚,你和我这么客气干嘛,来把面具摘下来,我好久没看你了。”白小纯干咳一声,心里高兴,立刻上前,毫不在意的走过阵法,直接到了宅子大门旁。

    血梅一愣,似没想到白小纯居然会这么说话,更没想到他居然直奔自己而来,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请血子自重,你虽对我有救命之恩,可也不能羞辱于我,我是血梅,不是什么小肚肚。”血梅退后时,身体的虚弱更为明显,脚下踉跄,双眸内带着微怒。

    “别闹了!”白小纯不高兴了,身体猛地一步走出,修为之力骤然散开,他本就速度极快,此刻随着修为扩散,一步之下,刹那间就穿梭了与血梅之间的距离,出现时,直接就在了血梅的面前。

    若是换了其他时候,以血梅的修为,怎么也会阻挡一番,可眼下她重伤未愈,哪里是白小纯的对手,只是眨眼间,白小纯右手已抬起,一把就触摸到了血梅的面具,竟一下子……直接摘下!

    黑发如瀑,随着面具的摘下,立刻甩开,露出了一张面色苍白,楚楚可怜之感的美丽容颜,虽带着愤怒,可似乎这张脸太柔弱了,使得那怒意竟被淡化,看起来,好似嗔羞一样。

    虽不是什么惊心动魄,可也绝对算是绝色,与宋君婉比较,梅兰竹菊,平分秋色!

    只是……这张脸,不是杜凌菲!

    “夜葬,你太过分了!!”血梅猛地的后退,面色更为苍白,披头散发,身体发抖,指着白小纯,目中露出寒芒,只是她的那张脸,因天生柔弱,使得这一刻的寒芒,竟也给人一种羞涩之感。

    白小纯看到血梅的面孔后,神色突然大变,身上煞气轰然爆发,双眼直接出现了血丝。

    “你不是小肚肚,你是谁!!”白小纯全身杀机一闪,整个人在这一刻脑海嗡鸣,呼吸急促。

    血梅面色阴冷,恼羞更多,觉得这白小纯莫名其妙,她这一次愿意见对方,也是因救命之恩,可此人居然摘下自己的面具,更是话语疯癫,此刻退后几步,血梅脸上露出厉色。

    “夜葬,你疯了不成,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什么小肚肚,我是血梅!”

    “你不是血梅!!”白小纯心里很乱,此刻整个人有些疯狂,他死死的盯着血梅的脸,脑海里浮现的,是血祖体内,自己摘下血梅的面具后,露出的另一张脸!

    “我怎么不是血梅,你什么意思!”血梅呼吸急促,又退后几步,这一刻白小纯,让她觉得很是危险,仿佛一颗随时能炸开的天雷。

    “你到底是谁,为何装扮血梅,血梅在哪!!”白小纯低吼时,眼看血梅退后,立刻着急,今日之事,他若不弄个清清楚楚,无法接受,此刻一晃之下,直奔血梅而来,右手抬起,在血梅面色变化时,一把就要抓向她的手臂。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声咳嗽,从这灵宅后屋传出,仅仅是咳嗽声,就如同滚滚雷霆,在白小纯的耳边骤然炸开。

    轰的一声,白小纯身体摇晃,抓向血梅的手顿了下,血梅急速避开,双手掐诀时,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虚幻的梅花印记,散出冷冽杀机,对于白小纯这里,她已恼怒非常。

    白小纯狠狠一甩脑海,耳边还在嗡鸣,面色苍白,脚下也停顿下来,抬头时,看向血梅身后,此刻从后屋走出的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

    这中年男子,目光凌厉,整个人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走来时,更有一股惊人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开,使得白小纯竟无法前行半步。

    “无极子老祖!”白小纯双目收缩,缓缓开口,若是换了其他时候,面对一位元婴老祖的威压,他此刻一定胆颤,可眼下却不在乎了。

    无极子神色肃然,一步步走来,拍了拍血梅的肩膀,血梅有些不服气,可却不敢在自己父亲面前继续露出杀机。

    “爹。”血梅深吸口气,压下气血,面前的血色梅花,缓缓消散。

    “无极子老祖,你的女儿呢!她不是血梅!”白小纯深吸口气,抬头盯着无极子的双目,哪怕对方的威压,如同怒浪一样,可他依旧没有任何退缩。

    无极子冷冷的看着白小纯,没有说话,他越是不说话,来自他身上的威压就越是强烈,白小纯身体慢慢颤抖,低吼一声时,在他的身上,此刻已出现了阵阵浓郁的血气,这血气属于血祖,与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后,使得白小纯这里的气势,竟不断地提高,从某种程度上,似能与无极子在气势上分庭抗衡!

    这一幕,让血梅心神颤抖,她看着白小纯,又看了眼自己的父亲,明显的发现父亲无极子那里,竟目露奇芒,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她知道当父亲的双眼露出这样的光芒时,代表他对引起他如此目光之人,极为在意。

    “老夫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她!”无极子袖子一甩,身上的气势刹那消失,淡淡开口。

    听到无极子的话语,白小纯面色苍白,可还是不甘心,继续说了一句。

    “我在心房看到血梅的脸,不是她!”

    “你仔细看看我与我女儿的脸。”无极子平静开口,声音内蕴含了不容置疑之意,如同天雷,在白小纯的脑海里轰鸣而过。

    白小纯心神震动,深吸口气后,他仔细的看了看血梅的面孔,又看向无极子,慢慢的,他的面色越发苍白,身体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目中露出茫然。

    无极子与血梅,二人容貌有相似之处,或许凡人看不大出来,可身为修士,目光敏锐,一眼就能看出这二人是父女!

    白小纯茫然中,脑海浮现杜凌菲的相貌,再与无极子对比,他此刻非常确定,这二人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那我当日在心房,看到的……是谁?”白小纯如被重击,踉跄退后两步,目中茫然更多,他无法相信这一切,甚至这一刻在他的记忆里,都出现了错乱,他忽然发现,自己分不清了……

    如果血梅就是眼前此女,那么……当日心房内,自己看到的……怎么会是杜凌菲,而杜凌菲……到底是谁!

    苦涩中,白小纯仔细的回想血子试炼内的一幕幕,慢慢的,他突然身体一震,双眼睁大,他想到了在只能有七个时辰的血色荒漠上,在最终传送的前后,他注意到当时的血梅,手背上有一道伤口,面具下有一些鲜血,似受了伤!

    可在通道内出现后,他再次看向血梅时,对方手背上的伤口消失了,面具上的鲜血消失了,全身的伤势,竟也消失了!

    那个时候,白小纯以为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疗伤,没有注意,可如今回忆……这里……不对劲!!

    白小纯心神强烈震动,抬头时,立刻看向眼前血梅的手背,这一眼看去,他的身体颤抖,他看到了在那里,有一道还没有完全消失的疤痕!!

    这道疤痕,让白小纯的心神,掀起滔天大浪!

    这个时候,无极子神色严肃,缓缓开口

    “看来,你见过了那个神秘之人……”(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