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06章 天角斩牛
    玄溪山脉,雄城阵法不断破灭,虽又很快重新形成,可却摇摇欲坠,此刻收缩回来的玄溪宗修士,还有那些被下了禁制,归降的丹溪宗众人,正在不断的输送灵力,试图维持阵法的运转。

    只是,就算是玄溪宗的修士,此刻虽在不断维持阵法,可却大都沉默,没有人说话,脑海中的思绪,各自不同。

    哪怕他们依旧有一战之力,哪怕他们有一定的把握,可以将这场战争继续拖延一些时间,可是……对于未来,满是迷茫。

    拖延下去,又能如何……

    面对前方的灵血二宗,面对后方的丹溪余孽,所有玄溪宗的修士都明白……他们,没有希望了。

    此刻还在支撑自己的,无非就是对宗门的归属感以及对战败的恐惧……

    玄溪宗的几位老祖,此刻都已重伤,纷纷苦涩,他们遥望战场,彼此看了看后,都看到了对方的不甘心。

    “如今,就算我们不惜代价,灭杀了那白小纯,也都于事无补。”

    “休要如此灭我等气势,这灵血二宗……虽融在一起,可必定无法长久,只要能拖延的时间长一些……一方面可让他们自崩,另一方面,也可让星空道极宗失去耐心,使得灵血二宗,更失去了杀入空河院的先机……而这一切的开端,就是白小纯死!”

    几个玄溪宗老祖本就并非融洽,如今在这战争中,意见又出现了不同,就在这时,玄溪宗内,一个面容红色,就连头也都是赤色的老者,突然冷哼一声。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争吵的,就算是最终会投降,也要先打的灵血二宗痛,也要破了灵血之局,千面死亡前送来的消息,不能白白浪费!”这老者话语一出,其他人纷纷收声,此人,正是血溪宗内,这一代的第一人,赤魂老祖!

    “至宝出,天弓锁!”赤魂老祖目中寒芒一闪,不容大家多说,右手抬起,向着雄城外一指!

    就在这时,雄城外,大地突然震动,更有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直接裂开,瞬间蔓延,足有数百丈之长。

    地面仿佛化作了海水,不断地起伏时,引来灵血二宗无数修士的吃惊,纷纷避让的刹那,一声闷吼,赫然从地底传出。

    这闷吼撼动心神,使得四周听到这声音之人,全部神色恍惚,身体摇摇欲坠,更有一些,直接七窍流血,甚至若距离近了,会直接头颅爆开,似无法承受这闷吼中蕴含的惊人之力。

    吼声一出,天地色变!

    就连天空上的金丹修士以及老祖,也都神色变化,看去时,立刻看到大地突然鼓起,一声仿佛天雷般的轰鸣,在这一刻,从地底直接爆出来。

    大地崩溃,无数泥土向着四周飞溅,方圆数百里的地面,在这一刻直接坍塌,无数人站不稳,心神撼动时,那闷吼之声清晰无比,传遍八方。

    吼!

    一头全身漆黑,如同披着黑色铠甲,身体足有千丈大小的……天牛,直接从这地面内冲了出来,这黑甲天牛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巨大的甲壳虫,更有两根长长的触角,如同钳子一样,散诡异的黑芒。

    刚一出现,这黑甲天牛就直接冲出,所过之处,大量灵血二宗修士出凄厉的惨叫,根本就无法避开,在这黑甲天牛身上,竟爆出了……不弱于元婴老祖的修为战力!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竟还越,更是在其身体内,还有大量的黑雾扩散开来,腐蚀一切。

    白小纯看的触目惊心,望着那庞大的黑甲虫,他倒吸口气,身体庞大的凶兽他见的多了,可这么大的虫子,却是前所未见。

    “黑甲天牛!!”天空上,灵溪二宗的金丹修士里,立刻有人认出。

    “玄溪宗的两大至宝之一的黑甲天牛,终于动用了!”灵溪宗一代老祖双眼一闪,冷哼中右手掐诀,向着天空蓦然一指。

    “请我灵溪宗……天角剑!”

    天空云层内,传来一声同样撼动苍穹的长啸,这长啸不像是人出,更像是因极致的度,形成的破空之音!

    眨眼间,一道银色的刺目之光,蓦然间从天空上闪烁降临,那是一把……黑色的剑!!

    此剑看起来很是寻常,略有弧形,是一整根墨龙角锻造出来,看似一般,可实际上极其不俗,可更不俗的……是剑身上,十道触目惊心的银纹!!

    那代表的是……此剑,被炼灵了十次,就算是破铜烂铁被炼灵十次,都可称之为罕见的利刃,更不用说这天角剑了,在十次炼灵后,此剑……已越了至宝,达到了半步灵宝的程度!

    法器,分为重宝、至宝,乃至灵宝,同时每一个阶段,又分为天地人三品,如至宝一类,能成为守护宗门之物,大都是天品至宝!

    至于灵宝……哪怕只是最低程度的人品灵宝,也都是一个宗门的底蕴之力,轻易不会动用,唯有宗门面临生死存亡时,才会取出。

    此刻天角剑降临,立刻战场上所有灵溪宗的修士,全部振奋,齐齐欢呼。

    “是我们宗门的天角剑!!哈哈,天角剑出,劈荆斩月!!”

    “天角剑威,撼动山河!!”

    “十次炼灵,无与伦比!!”声音如浪,滔天回旋,不但玄溪宗面色阴沉,就连血溪宗的人,也都面色难看,觉得被灵溪宗抢走了风头。

    血溪宗几个老祖,纷纷轻哼,看向那天角剑时,也都深吸口气,尤其是望着那十道触目惊心的银纹,更是心底酸酸的,他们曾研究过灵溪宗的至宝,对于这天角剑,他们无法想象灵溪宗到底走了什么大运,居然能炼灵十次而不毁。

    “这可能是……东脉下游修真界内,唯一的一把……炼灵十次之物了。”血溪宗始祖感慨。

    白小纯也振奋,看着那天角剑,尤其是看着上面的十道银纹,他就激动起来,想起了那口龟纹锅。

    此锅他虽用的时候不多,可对白小纯而言,是他最大的秘密,他哪怕到了现在,都在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弄出一把炼灵一百次的法宝,一想到自己若真的成功,取出后,引来无数人的骇然与羡慕,他就觉得兴奋。

    “一定有那么一天!”白小纯激动时,铁蛋在战场上原本正横冲直撞,眼下身体猛地一顿,蓦然抬头,不是去看天角剑,而是死死的盯着黑甲虫,双眼露出一丝渴望,但却强行压住要去吞噬的冲动,它明白,自己与那黑甲虫之间,差距极大。

    只是它心中焦急,眼珠一转后,身体不动声色的缩小,向着黑甲虫的方向,慢慢的靠近。

    此刻,随着天角剑的降临,光幕闪耀,如同一道黑色中带着银丝的闪电,骤然临近,掀起震耳欲聋的尖锐破空之音,带着势如破竹之意,化作一道璀璨的弧形,凝聚出一条足有数百丈长的巨大匹练,如同一道银色的彩虹,蓦然……斩落!

    黑甲天牛全身震动,猛的抬头,向着天空来临的天角剑,出一声闷闷的咆哮,如临大敌的同时,更是全身黑雾骤然爆,卷动身躯,竟在身体外不断地扩散中,赫然形成了一个更大的身躯!

    那赫然是千丈大小的惊人身体,虽略有模糊,可却飞快的凝实,甚至气势也都在这一瞬,轰然爆,看的四周众人纷纷心惊吸气时,这庞大的黑甲天牛,向着斩来的天角剑,直接抵抗!

    轰鸣之声,在这一刻撼动世界,天角剑的光芒,成为了战场的璀璨,一剑落下,银色的弧形随之斩去,在与黑甲天牛的身体碰触时,只是轻轻一碰,就骤然抬起。

    可仅仅是一碰,天角剑上的银纹,连续闪动了一下后,那黑甲天牛竟出凄厉的惨叫,外层身体崩溃,不断地缩小后,露出了里面的真身,此刻神色内露出恐惧,正要闪躲,但却做不到……竟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里,身体轰然间……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鲜血爆出……尸分离,露出其内仿佛傀儡般的物质,还有一颗散妖异之力的黑色晶石!

    剑未斩,斩下的……是那十次炼灵的银纹之力!!(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