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305章 斩林墓
    林墓眼看生死危机,整个人汗毛耸立,右手一挥,手心内出现了一枚令牌,此刻不惜代价,喷出鲜血落在令牌上。

    这令牌立刻光芒闪耀,散出七色流光,冲入苍穹。

    “剑阵护我!!”林墓急开口,声音扩散的瞬间,白小纯的身影,已出现在了林墓的前方,右手抬起,向着林墓这里抓来的刹那,突然的,他面色一变,只见天空上,那漂浮了无数大剑的剑阵,此刻哪怕被灵血二宗结丹压制,可依旧还是有十多把大剑飞出,如同闪电,直奔白小纯这里,轰轰而来。

    与此同时,林墓松了口气,身体急后退时,更是取出七八个盾牌法宝,更是拿出了一枚玉简,狠狠一捏,身体竟模糊,有传送之力,骤然展开。

    “又是传送玉简,玄溪宗虽擅长炼器,可这传送玉简,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不过,区区十多把阵剑,还阻挡不了我的脚步!”白小纯目中精芒一闪,一晃之下,竟没有闪躲阵法大剑,而是向前呼啸而去。

    轰轰之声回荡,有四色光芒闪耀,更有一个灯笼出现,散出柔和之光,在阻挡那十多把大剑的同时,白小纯的身影,一冲而出,追击林墓,越来越近。

    林墓面色大变,可还没等其反应过来,白小纯的撼山撞,轰然施展,背后更有翅膀出现,使得度之快,暴增数倍,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直接撞在了林墓身前的那些盾牌上。

    巨响震天,咔咔声中,这些防护盾牌,崩溃了大半后,白小纯虽撞势稍缓,可他目中杀机闪耀,右手猛的抬起,食指与大拇指,在这一刻散出金色的光芒,赫然是……

    碎喉锁!

    更有吸力散出,使得林墓倒退的身体,竟猛的一顿,在这一顿的刹那,白小纯的右手直接穿透余下的盾牌,出现时,赫然在了林墓的面前

    “死!!”

    此刻林墓身体模糊了大半,传送之力即将展开,他出一声尖锐的嘶吼,神色带着疯狂,在白小纯临近的瞬间,他的右手散黑芒,竟蕴含了自爆的波动。

    自爆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右手!

    几乎在白小纯靠近的瞬间,林墓的右手,直接黑光闪耀,轰的一声,骤然自爆,巨响扩散四方,白小纯身体一顿,碎喉锁直接抓空,而林墓的身体,在这冲击下蓦然倒退,右臂彻底断灭!

    这断灭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其魂!

    他神色癫狂,喷出鲜血,身体模糊了九成,且环绕在他身上的传送之力,竟与白小纯曾经看到的九岛以及方才四大筑基修士最后一人身上的……不一样!

    似乎,在林墓身上的传送,距离更远!

    “逃回雄城,此战一样要死!”白小纯内心一动,冷笑开口。

    此刻他在看向白小纯时,仰天大笑。

    “你以为我要逃回玄溪宗?白小纯,你不用套我的话了,这一战,你终究……还是杀不了我!!”

    “这一战,我败了,代价是永久的失去一条手臂,可下一次,我知晓了你的一切手段,会连本带利,从你身上,斩回一切!!”

    眼看林墓身影模糊,传送轰鸣展开,白小纯在半空中看着远去的林墓,忽然笑了。

    “你真的认为,会有下一次?”白小纯淡淡开口时,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林墓看到白小纯的目光,忽然内心咯噔一声。

    “你可以操控剑阵,我白小纯一样也有手段,不化骨,给我斩!!”白小纯体内不死长生功运转,更是激了自身在血溪宗凝聚出的那一滴不死血的无上之力,联系融入其不死血的至高存在,右手抬起,向着林墓,蓦然一指!

    这一指的瞬间,天空上,原本正在与一个老祖交战的血溪宗的不化骨,突然身体一抖,其右手竟在这厮杀中,直接消失,出现时,居然在了……林墓的身后!

    在林墓一声无法置信的凄厉惨叫中,这只手臂,瞬间透入传送之光内,直接穿透了林墓模糊的身体,抓住了他的心脏,狠狠一捏!

    轰!

    传送之力爆,林墓身影消失,再看不到了任何存在的迹象,唯独半空中……不化骨的手臂手掌内,抓着的一颗……破碎的心脏!!

    这心脏,原本还是鲜红,可在这一刻,却直接成为了灰色,更有一股沧桑的气息,扩散四方,化作了飞灰,白小纯看到这一幕,双眼微微一缩。

    可如今战场厮杀,他来不及多想,正要继续带人杀上雄城时,突然的,听到了远处的欢呼声,侧目一看,立刻就看到在远处的区域里,此刻正有数百修士,正飞涌来,所过之处,一个个光球飞出,毒气扩散,这数百人争先恐后的冲过去,一个个狠辣非常!

    尤其是里面的许小山,更是不断口中传出咆哮,还有北寒烈,贾烈,神算子,四人如同核心,带着那数百人,冲杀靠近。

    白小纯是刚刚看到了他们,可他们在之前就看到了白小纯,当日白小纯被鳄鱼追杀,他们四散后又聚到了一起,无奈之下,只能来到战场,而后就被分散开来,方才看到了白小纯后,这些人一个个振奋,自的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曾经的小队后,终于与白小纯这里,再次汇合。

    北寒烈尽管嘴上不承认,可心底在这段时间,始终会想起这几个月与白小纯共同经历的一幕幕,此刻与白小纯目光对望,虽还是冷哼一声,但冲势却更快。

    至于许小山,此刻向着白小纯大喊。

    “白小纯,我们来了!”

    “中峰血子,法力无边,灵溪天脉,威震八方!”在许小山的声音后,是那数百人扯着嗓子的大吼,声音回荡,听的灵血二宗以及玄溪宗,都神色各异。

    白小纯顿时感动,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大袖一甩,高呼起来。

    “兄弟们,我带着你们一起,去征服这座雄城!”

    与此同时,天空上,随着方才灵血二宗老祖的总攻之言,随着四周战线的收拢,玄溪宗的斗志,彻底崩塌,在这不断地后退下,天空上的玄溪宗老祖,悲呼一声。

    “回城,死守!!”在他话语回荡的刹那,玄溪宗所有在外的修士,一个个都用了全部度,直奔雄城而去,无论是金丹还是筑基,又或者内门外门弟子,都是如此,在这后退下,灵血二宗修士,立刻推动追杀而去。

    直至玄溪宗的几个老祖,也都各自付出重伤的代价,纷纷逃回雄城后,玄溪宗……彻底放弃了反击,而是用全力去维持大阵!

    阵阵压抑,弥漫在玄溪宗雄城内,而激昂的战意,则是充斥雄城外所有灵血二宗的修士心中,总攻……完全展开!

    苍穹光芒多变,天雷滚滚。

    更有阵法飞剑呼啸,时而的,还有灵溪宗方面的战车齐,仿佛地龙咆哮,无数被打造出来的特殊的巨大的箭矢,飞射而来,直接轰在雄城外的阵法上,使得这最终的防护阵法,不断地扭曲,可却依旧坚韧,没有破碎。

    地面上,灵血二宗的大军,如万马奔腾,在这冲击下,已形成围杀之势,更是在这片山脉,在这雄城的后方,一样有战争出现。

    那里的战争规模,明显不如此地,可依旧惨烈,赫然是丹溪宗没有被灭亡的那部分势力,与灵血二宗配合,一同向玄溪宗开战。

    虽人数不多,只有数万人,可他们的疯狂以及对玄溪宗的仇恨,却出了灵血二宗太多太多,这些人,他们的对手除了玄溪宗的修士外,还有曾经的同门!

    此刻杀戮弥漫,血腥扩散,不断地逼近玄溪宗时,也从后方,靠近了这座雄城,尤其是丹溪宗的大军内,更有一个女子,这女子带着白色的半透明面纱,身姿凹凸有致,整个人散出无穷魅力的同时,透过那面纱,可以隐隐看到其内,赫然有一张……惊艳绝伦的绝世容颜!

    这女子,正是丹溪宗在这场战争里,崛起的……陈曼瑶!

    她除了一身毒功外,最传遍战场的,是其容颜以及排兵布阵之法,据说她的容颜之美,可以被列为整个下游修真界,第一人!

    甚至无论是林墓还是九岛,又或者是其他的男性修士,都对此女痴迷不已,哪怕是玄溪宗的老祖,也有人对她这里,很是心动,想要收为炉鼎侍妾。

    只不过此女性烈,宁死不从!

    此刻,她目中露出深邃之芒,站在丹溪宗如今仅剩下的两个老祖身边,一道道封命,正从她的口中传出,指挥属于他们这里的战场的厮杀,配合雄城另一面的灵血二宗,争取让玄溪宗无法调和,顾此失彼!

    “玄溪宗……至今还没有动用至宝底蕴之力,一旦动用……败局便定!”陈曼瑶轻声开口时,她身边那两个老祖,都目光一闪,微微点头,其中一人睁开开口,可忽然神色变化,猛的抬头看向雄城。

    “动用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