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94章 踏入前线
    于这天工洲内,灵血二宗与玄溪宗的战争,如今也到了更为剧烈的程度,整个玄溪宗二十九个山门,眼下已被攻占了二十八个!

    只剩下最后一个,存在玄溪与丹溪之间,如同一座雄关,支撑玄溪宗最后的挣扎。

    此地远远一看,是一条巨大的山脉,甚至比落陈山脉还要磅礴,而玄溪宗最后一个山门之处,则是这条山脉的中间区域!

    这里,如同被一个与天齐高的巨人,一斧落下,将山脉斩成两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依靠这个缺口,玄溪宗历代老祖,不惜代价,修建出了一座磅礴的城池!

    玄溪宗这最后一个山门,就是这座城池,此城池内足以容纳数百人,更有大量阵法环绕,其内玄溪宗修士几乎都集合在这里,将此地,作为最终的战场。

    血灵两宗组成的修士大军,也早在一个多月前,就来到了这座雄城之下,起强猛的进攻,只是玄溪宗背水一战,哪怕身后有丹溪宗残存之力干扰,也依旧在这里,强行残喘,似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拖延到最后关头,拖延到……让源头的星空道极宗,失去了对血溪宗与灵溪宗的耐心之时!

    毕竟,在这里拖延越久,对于攻向中游的空河院,就越是不利!

    所以从始至终,灵血二宗的老祖,在商议之后,这一路秉承的就是战决,可眼下还是被阻挡在了玄溪宗的雄城之外。

    在这双方僵持时,白小纯这边已经完成了扫荡的任务,玄溪宗余孽虽被清理了一部分,可白小纯以及他身边的数百修士,最大的收获,则是每个人的储物袋内,满满的修行资源。

    甚至这数百人,几乎每一个,都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一股财大气粗之感,所行之处,气势惊人,眼下已靠近了战场的前线区域,停留在了一处平原前方,只要踏进这片平原,就相当于是踏入到了前线。

    甚至远远地,还可以感受的到来自大地的波动,显然在距离这里有限范围的真正战场上,此刻正有术法轰鸣撼动天地。

    四周有风吹来,隐隐也带着血腥的气息,放眼看去,这片辽阔的平原上,仿佛还残留着血色与残骸。

    站在平原外,白小纯目中露出警惕之芒,他对于危险极为敏锐,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只要踏入平原,进入前线,将有危机降临。

    这危机感,让他略有压抑,尤其是远处天空的扭曲,更是让这压抑越的强烈起来,这让他想起了当年的落陈家族,想起了陨剑深渊,想起了血子试炼。

    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名义上归顺的修真家族了,甚至还会遇到数量不等的血溪宗修士小队出没。

    不但是白小纯警惕了不少,他身边的所有修士,也都收敛下来,尤其是北寒烈三人,他们曾经上过前线,知晓与玄溪宗的修士开战,其凶险的程度极高,稍有不慎,就会陨落。

    毕竟这是灭宗之战,是你死我活之争。

    而此刻摆在白小纯面前的,是两个选择,要么重新回到后方区域,要么就是……进入前线,正面接触玄溪宗修士。

    “接下来该怎么办……咳咳,我们回……”白小纯干咳一声,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冒险的好,万一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丢了……那就不好了……

    于是,他看了眼四周的众人,缓缓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完,他就心中一跳,察觉到了四周修士一个个身上散出的煞气与渴望去前线厮杀的意志。

    “……我们应该回后方……”白小纯眨了眨眼,此刻话语说完时,四周众人齐齐看向白小纯,有不少人露出诧异,还有一些睁大眼,似对于白小纯的话语,觉得不可思议。

    北寒烈皱起眉头,神算子与贾烈也都愣了一下。

    白小纯内心再次一跳,心底肠子都悔青了,可神色上却不露丝毫,傲然笑了,身上的气势轰然爆,更有一股凌厉铁血之意,随之而起,他袖子蓦然一甩,再次开口。

    “我们回后方,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到了这里,我辈修士,又岂能贪生怕死,定要杀入前线,与玄溪宗一战!”白小纯笑声传出,仿佛铮铮铁骨,四周两宗数百修士,一个个也都血气弥漫,杀意滔天。

    “就让这战场上,从今天开始,多出一面……属于我们的旗帜!”白小纯仰天大笑,全身上下威武震天,身体一步走出,瞬间踏入平原内。

    北寒烈内心震动,深吸口气后,也大笑起来,追随白小纯,其旁的贾烈与神算子,更是没有任何怀疑,在他们的记忆里,血子夜葬,本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与此同时,两宗修士,也都长笑中纷纷跟随,很快的,一行数百人,就进入到了平原前线内。

    白小纯被簇拥在中间,看起来气势不凡,可心中却都是泪水,他才不想进入战场前线,可眼下实在没办法了……如同被架着一样,在踏入这平原后,白小纯心惊胆颤,不断地咬牙。

    就这样,在白小纯的紧张与郁闷中,众人进入前线区域内数日,这数日里,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让白小纯这里心神一跳,好在一路没有遇到玄溪宗之人,可就在白小纯心底略有放心时,这一天晌午,突然的,在他们的前方,有数十道长虹,从远处呼啸而过。

    原本是要与白小纯等人交错,可在察觉白小纯众人后,这数十道长虹内的修士,正是玄溪宗弟子,此刻面色一变,但却没有后退,而是一个个露出死战之意,更有愤怒以及滔天的仇恨,红着眼,直奔白小纯众人而来。

    “是灵血二宗之人,既然遇到,死战到底!!”

    “杀!!”这数十人里,有七八个筑基修士,度飞快,带着决然,直接杀来。

    白小纯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开口,突然地,他四周的众人,竟有一半,直接扔出了一个个光球,这些光球刹那间与这数十个玄溪宗弟子相遇,轰然爆开。

    随着爆开,这数十个玄溪宗弟子有的神色茫然,有的如疯了一样大吼,有的则是面色变化,突然握住肚子,还有几人,更是出现了幻觉,顿时大乱。

    几乎在他们乱的同时,白小纯身边的数百修士,一个个目光炯炯,狞笑中急飞出,瞬间悍然,杀入玄溪宗弟子人群内,直接近身出手,所过之处,轰鸣之声骤然回荡。

    整个过程,持续不到半柱香……一切结束,白小纯看着自己的带着的那些修士,一个个都非常熟练的整理战场,扫荡储物袋,更有将所获得之物交给了自己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带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都如狼似虎了。

    “不错,这才是我辈修士的风范,就让这里,也变成我们的后方,让我们在此地扫荡一番,扬威天工洲!”白小纯接过那些战利品,意气风时,四周众人一个个都神色振奋,很快的,这一行数百人,再次呼啸远去。

    时间流逝,很快半个月过去,这半个月来,白小纯遇到的玄溪宗修士,从数十人直至数百人,已有四五波之多。

    每一次对方看似凶残,可实际上在光球战术下,全部都立刻崩溃,使得白小纯带着的那些修士,无往不利,煞意腾燃。

    他已经不紧张了,如今是抓紧一切时间,不断的为众人补充光球,而越是如此,战况就越是惊人,甚至三天前,他们遇到了一队足有三百多人的玄溪宗修士队伍,彼此立刻厮杀,但最终却是白小纯这方,轻松取胜。

    在那一个个光球的作用下,没有多少修士能不被影响。

    甚至这半个月的战事,也都在这片区域内传开,使得灵血二宗以及玄溪宗的大部队,都有所察觉,可惜彼此牵制,难以分心过来。

    白小纯觉得自己太滋润了,此刻躺在那把血色大剑上,四周众人簇拥,所过之处,声音不断回荡八方。

    “中峰血子,法力无边,灵溪天脉,威震八方!”

    这一日,就在众人声音扩散时,远处的天空上,有一道长虹正急前行,在这长虹内有一个青年,手中拿着大把符纸,时而喷出鲜血,面色苍白,极为狼狈,若非是不断地向着身后扔出符纸,使得轰鸣扩散,阻挡众人,怕是早就被追上了。

    在他后方,则是足有二百多人的修士队伍,呼啸追击。

    尤其是追击中的二百多人里,当前的几位,杀意弥漫,最显眼的是其中一个青年,此人虽只有筑基中期,可身上的煞气之重,就连其旁的筑基后期,也都不如。

    在看清此人的瞬间,白小纯双眼猛地一缩。

    “九岛!”

    白小纯目光一闪,再看向被追杀之人,认出了此刻那位狼狈到极致的修士,居然是……许小山!(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