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90章 玄溪境内
    玄溪宗,处于天工洲内,与丹溪宗接壤,多年的战争,使得整个天工洲生灵涂炭,大地满是一个个术法形成的深坑,更有部分区域,因阵法的崩溃,灵力紊乱,成为了绝地。

    虽最终压制了丹溪宗,甚至吞并了大半,可因灵溪宗与血溪宗的联合,使得这场战争瞬间逆转,玄溪宗内部的矛盾与纷争,也骤然爆发出来。

    尤其是还保存着一定之力的丹溪宗,原本已处于绝望,灭门之日近在眼前,可如今,也挣扎中自愿成为灵溪与血溪的附属,反抗玄溪宗!

    一处处山峦坍塌,一处处湖泊消散,一条条山脉崩溃,大量的修真家族,无数的修士,在这战场上,埋下了腐骨。

    就连苍穹,也都被改变,不再是晴空,而是成为了灰色,随着灵溪宗与血溪宗的到来,苍穹的颜色再次改变,血云翻滚,占据了大半,还有很大的区域,则是被白色的阳光扩散。

    对于灵溪宗与血溪宗而言,彼此的初步合并,就算有白小纯作为纽带,实际上也很难放下成见,毕竟彼此多年敌对,那种不信任的感觉,很是强烈。

    如果……没有战争的爆发,那么这合并实际上,只是一个笑话而已,用不了太久,就会重新撕裂,可……战争的出现,使得这一切,有了转机。

    尤其是与玄溪宗这一战,灵溪宗与血溪宗,初步的进行了一些磨合,在这磨合中,彼此的弟子,都在慢慢的尝试着适应……

    至于玄溪宗,当血溪与灵溪攻杀而来时,他们的准备不多,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场噩梦,尤其是在需要时间融合不稳的丹溪宗的过程里,血溪与灵溪的到来,如同两把锋利的刀,直接刺开了玄溪宗的腹部!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玄溪宗损失之大,难以形容,整个天工洲,已被占据了近乎六成的区域,甚至就连山门,也都被攻破了十七个!

    与其他宗门不大一样,玄溪宗的山门并非一个,而是有二十九个山门,分散在天工洲的各个区域里,如同一张大网,操控整个洲的势力。

    此刻战争已经蔓延到了天工洲的中段,在那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战争爆发,轰鸣之声,距离很远都可以听到,大地的颤抖,更是持续极为强烈。

    在灵溪宗与血溪宗的联手下,玄溪宗甚至连防守的力量都欠缺,只能依靠一个个山门所在,去垂死挣扎。

    同样也是在这一次战争中,一个又一个天骄,如同经历了风雨的考验,宝剑锋从磨砺出,横空惊艳。

    鬼牙,上官天佑,周心琪,公孙云,侯云飞……吕天磊,宋缺,许小山,贾烈,神算子……等等修士的身影,名字,都在这战场上,形成了赫赫之威。

    还有血梅,虽没有参与灵溪宗之战,可却进入到了天工洲内,以其九次地脉巅峰潮汐,叱咤风云。

    更有一个人,超出其他人的预料,在这几个月的战争中,杀人之多,哪怕是其同门也都心惊,此人就是……公孙婉儿!

    哪怕是同阶之修,竟也不是她的对手,甚至她还有过与玄溪宗太上长老对抗的战绩,让血溪宗心惊,让灵溪宗也都撼动。

    同样的,在玄溪宗内,也有天骄的身影,惊艳绝伦,九岛就是其中之一,与当年的陨剑深渊比较,九岛明显的成熟了太多,再加上这一战的艰难,他的名字,已成为了不少玄溪宗弟子的支柱。

    还有丹溪宗内,也有天骄出现,此人名叫林墓,修行古丹种道诀,更是叛出丹溪宗,被玄溪宗九天老祖,直接收为弟子。

    此人与九岛,可谓是玄溪宗这一场战争里,最璀璨的星辰,在他们的光芒后,一样也有不少人夺目而出!

    其中丹溪宗的残存之力里,也出现了一个女子,此女名为陈曼瑶,一身毒功超越曾经的方林,更具备幻体之法,超越曾经的赵柔,在这战场上,曾以一人之力,拖延了一位太上长老,为战事立下大功。

    群骄如星,列位夜空,在这场战争中,一个又一个星辰,爆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光芒,此刻,在这战场的星辰上,又有一颗星辰,传送而来。

    这颗星辰的名字,所有人都知晓,都无法忘记,更不能忽视,他就是……白小纯!

    他虽之前没有在战场上出现,没有过其他人所拥有的赫赫战功,更没有杀人无数,血流成河,可是……与那些璀璨的星辰比较,他的存在,更是无与伦比,他所做的事情,让所有听到之人,都心神轰动。

    中峰血子,血溪宗血主!

    传承序列,灵溪宗少祖!

    一人之力,扭转两宗大战,一人化纽带,让两宗融合,更是一手推动了这场……灭绝玄溪宗的战争。

    他的存在,似在不知不觉下,已凌驾所有天骄之上,在其他天骄还在想着彼此争夺立功的时候,白小纯就已经站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挥手间,改变战争的方向。

    这……就是所有外界听到了关于白小纯信息的那些人,全部心神中真实的想法,九岛曾嘶吼,对于白小纯的恨,已疯狂燃烧,还有那林墓,在听到了此事后,他闭关了数日,出关时,曾言为白小纯准备了一份大礼!

    白小纯虽之前不在战场,可他的名字,始终于这场战争中回荡,直至此刻……在这天工洲的边缘,在已经被血溪宗以及灵溪宗攻陷,并且占据的区域里,远离前线的位置,一处曾经的玄溪宗山门所在,一道惊天而起的传送之光,划破了苍穹。

    随着光芒的扩散,在这阵法外,灵溪宗与血溪宗驻留在这里的修士,立刻看向阵法,一个个目光警惕,若有丝毫不妙,他们立刻就会传信出手。

    北寒烈与神算子,还有贾烈,也都在人群内,他们三人都被簇拥,明显地位不一样,原本以他们的修为与名气,是应该在前线的,因受伤,才被送来这里。

    这三人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不但对北寒烈如此,就连神算子与贾烈之间,也都这般,争功之事,在前线就时常发生。

    此刻看到传送阵光芒闪耀,三人立刻目光炯炯,神算子甚至都开始掐诀去算了,北寒烈眼中有寒芒一闪,贾烈那里则是眯眼,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波动,哪怕受伤不轻,也依旧惊人。

    虽然这样的传送,极为频繁,可每一次众人都需要如此,毕竟在一个月前,就发生过一起玄溪宗修士,不知如何改动了阵法,竟传送到了一处被血溪宗攻陷之地,绝地反击的一幕。

    此刻光芒闪耀,慢慢的,四周众人的心都缓缓放下,看清了这一次传送而来的,只有一个人,可随着此人的身影慢慢的清晰,当完全显露出来,落入四周数十个两宗修士的目中时,阵法旁的两宗修士,全部睁大了眼。

    “白师叔!!”

    “夜葬血子!!”

    吸气声骤然传出时,更有惊呼失声,贾烈身体一抖,神算子掐诀的手呆了一下,北寒烈更是郁闷的冷哼一声。

    白小纯的身影,赫然站在了阵法内,走出时,他四周所有两宗修士,尽皆拜见。

    “拜见少祖!”

    “拜见血主!”

    白小纯神色凛然,抬头看着血色的天空,感受着四周吹来的带着血腥的风,他心中长松一口气,有种海阔天空之感,更是心中激动,他觉得自己终于摆脱了噩梦。

    此刻吸气时,他神色更为肃然,摆出前辈的姿态,目光如电,扫过四周众人。

    “战事如何!”白小纯淡然开口,一股无形的气势,在他身上扩散开来,四周两宗弟子都目中狂热,对于白小纯,他们是真的服气了,纷纷开口汇报战绩。

    白小纯听着听着,对于这场战争有所了解时,突然的,远处有一道长虹,呼啸而来,长虹内的,是一位灵溪宗的太上长老,此人速度飞快,一路轰鸣,瞬间临近后,看了白小纯一眼。

    “老祖有命,少祖白小纯,可自行带领部分修士,扫荡后方战场,灭绝在这片区域内,残存的玄溪宗余孽,一路可便宜行事,不得有误!”这位太上长老,白小纯曾见过一次,此刻听到对方的话语内,他立刻明白,这是给自己一个非常轻松的任务,不去前线,危险的程度就不高。

    况且在被占领的区域里,都是自己人,玄溪宗余孽根本就没有多少立足之地,这任务显然是临时为自己准备的。

    “不行!”白小纯心里美滋滋的,可表面上却神情肃穆,目中露出凌厉之芒。(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