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89章 老祖,我要去战场
    白小纯头皮猛的一炸,他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天空那只鸟,他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要疯了……这只鸟,根本就是有两个名字,在血溪宗,的确是叫血灵鸟,而在灵溪宗,则是鸢尾鸟。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名字,尤其是身边两次都有杀机,这一幕,让白小纯都快哭了,他恨死那只鸟了……

    “该死的鸟,你你你……你为何出现在这里!!”白小纯心头颤抖,左看看宋君婉,右看看侯小妹,这两个女子此刻都期待的望着自己,他可以想象,无论说出哪一个,都会让另一个伤心欲绝。

    白小纯悲哀,咬牙之下,准备胡乱编造一个名字时,宋君婉忽然开口。

    “夜葬,你若编造一个名字,就是在糊弄我们!”

    “小纯哥哥,你也不能说不认识,我们在灵溪宗分明见过的!”侯小妹罕见的,与宋君婉保持一致,深情的凝望白小纯……

    “我……我……”白小纯额头冷汗流下,已经绝望了,之前喝药时,这二女便是如此,那个时候白小纯还能糊弄过去,可眼下,明显不能继续糊弄了。

    “怎么办……”白小纯眼睛已泛起泪光了,又听到宋君婉与侯小妹的催促,他算是明白了,这两个女子,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鸟不鸟的,分明就是为了逼自己去进行选择。

    白小纯大吼一声,双眼赤红,右手抬起一指那只鸟。

    “好,我就告诉你们,这是一只什么鸟,这是一只……”白到这里,赶紧狠狠一咬舌头,逼迫体内修为轰的一声,自行崩乱,扩散全身,冲击经脉时,口中一甜,喷出一口鲜血,眼前黑,直接昏倒过去。

    临昏迷前,他还在心底叹息……

    宋君婉与侯小妹顿时大吃一惊,她们亲眼看到白小纯喷出鲜血,此刻扶住后,也感受到了白小纯体内修为的崩乱,立刻着急,侯小妹急的都快哭了,赶紧扶着白小纯回洞府,宋君婉更是取出大量灵药,喂给白小纯。

    此时此刻,不远处双峰上,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他们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纷纷目中露出同情。

    “臭小子,艳福岂能是那么好享的,老夫当年就明白这个道理,一甩衣袖,绝不沾染丝毫。”宋家老祖感慨时,一旁的铁木真人,也罕见的有了认同,点了点头,也开口传出话语。

    “情是劫,老夫当年同样怒斩此劫,现在想想,当年的那些红颜,已记不清模样了。”

    二老相互看了看,次对彼此,有了一些认同,相互都叹了口气,摇头时,居然在他们的目中,露出了属于彼此自己的……回忆。

    数日后,白小纯睁开了眼,看着洞府,尤其是站在一面铜镜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更有憔悴,他觉得天都是黑的……

    半晌后,他才长吁短叹的准备出去呼吸一下,让自己的心平静平静,好好的思索一下该怎么办。

    “这么下去,不行啊,我会被玩死……”白小纯长叹,推开了洞府大门,正要走出时,忽然整个人身体一僵。

    “你们……”白小纯额头再次露出冷汗,看着此刻在自己的洞府外,宋君婉与侯小妹,竟不知什么时候到来,如今正站在那里,一左一右……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夜葬,我们出去走一走啊。”宋君婉目中带着妩媚。

    “小纯哥哥,这一次我不让你说鸟的名字了。”侯小妹俏脸红仆仆的,整个人散出清纯的气息。

    可她们的目光,却似有若无的,盯着自己的双脚。

    白小纯全身汗毛陡的炸开,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两个女魔头,已经是玩自己玩的上瘾了,此刻居然玩到了要看自己出门时,先迈左脚还是右脚,这种极为恐怖的程度了……

    白小纯觉得太夸张了,这两个女魔头,已经不是人了……他身体颤抖,哆嗦中没敢走出。

    “那个……你们都在啊,我……我忽然很累,就不出去了……”白小纯干笑中正要后退,可几乎在他后退的瞬间,宋君婉身上,杀气猛的强烈,侯小妹那里,双眸红,似有泪水打转儿,楚楚可怜的望着白小纯。

    一个杀气,一个委屈……

    白小纯要疯了,体内好不容易压下来的灵力,在他的痛苦下,在他的无奈下,又一次强行的崩乱,轰的一声扩散全身时,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又晕倒了。

    昏迷前,白小纯没有长叹,有的都是眼泪。

    两天后,深夜,白小纯躺在床上,疲惫的睁开双眼,目中无神,望着洞府的顶壁,眼泪流了下来。

    “当初侯小妹一个人在我身边时,多好的姑娘啊,我说什么是什么,可现在……”

    “当初宋君婉一个人陪着我时,多顺着我啊,我只要一换气质,立刻就能降服她,可现在……”

    “眼下,她们两个一起出现后,怎么会这么可怕……”白小纯回忆自己与二女任何一个独处时的美好,泪水更多。

    “不行,这么下去,我一定会死的!!”

    “一定会被玩死,被折磨死,她们已经丧心病狂了,先是比喝药,又比鸟,甚至连比先迈哪只脚都出现了……以后说不定比的是我先睁开哪只眼,先抬起哪只手……”

    “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这两个女魔头太可怕了,我都已经连续喷了两次血了,这么下去,我小命都会丢在这里。”白小纯心中颤抖,神色内满是恐惧,此刻狠狠的一咬牙!

    “我要去战场!!”

    “战场上,我不一定会死,可在这里,早晚被逼疯了……”白小纯深吸一口气,他此刻要上战场的决心,前所未有,想到这里,他甚至心都已经飞出了落陈山脉,一刻也不想继续留下来。

    他立刻起身,他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整个人身上气势陡然改变,不再是曾经的那副模样,而是化作了铁血含煞,目中露出凌厉之芒,用最快的度整理了行装后,他轻轻推开洞府大门,灵识敏锐,猛的看向四周。

    此刻外面是深夜,月被乌云遮盖,四下一片漆黑,很是寂静,只有鸟兽之声时而从远处传来。

    白小纯警惕的观察四周后,确定宋君婉与侯小妹没有埋伏在附近,这才身体瞬间冲出,度爆到了极致,背后翅膀出现,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长虹,偏偏又没有任何声音传出,直奔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居住的双峰而去。

    度之快,几乎是在不出声音的前提下,白小纯的极致了,他生怕引起宋君婉与侯小妹的注意,此刻很快就靠近了双峰,临近前,他脚步停顿,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坚毅,神色更为决绝,整个人看起来,融合了白小纯与夜葬的气质,这一刻,怎么看,都是英武不凡兼具枭雄之姿!

    他肃然的抬起脚步,身影仿佛也高大了很多,一步步,走到双峰前,抬头时,目中带着冰寒与冷酷,抱拳一拜。

    “弟子灵溪宗传承序列白小纯,血溪宗血子夜葬,拜见二位老祖!”

    他话语传出,双峰上打坐的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双眼缓缓睁开,看向白小纯,对于白小纯这么一副样子,二人都有些奇异。

    “义父,老祖,我身为中峰血子,身为灵溪宗传承序列,我要为宗门做贡献,我要去战场杀敌!”白小纯刚毅开口,身上有一股煞气,正在缓缓凝聚。

    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神色古怪,看着白小纯,忽然的,宋家老祖开口。

    “你伤势不是还没好么?”

    “义父,与宗门大功比较,我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白小纯豁然一笑,似对于伤势毫不在意,目中的坚定,更为强烈。

    “我辈修士,谁能一生无伤,最重要的是,我的伤有价值,我的伤值得,我的伤,是为了我要保护的宗门!”白小纯整个人身上,随着这句话的传出,充满了气势,若是不认识他的人看到,必定会心神震动,被他这义薄云天所撼,认为这是一个铮铮铁骨,不畏生死的好汉!

    “战场上很危险,会有生死,你不怕?”铁木真人缓缓说道。

    白小纯哈哈一笑,很不在意的拍了下胸口,出砰砰之声。

    “我辈男儿,一定要在战场洒出热血,我身为宗门一员,岂能看着我的同门厮杀,而自己却留在温柔乡中,这,不是我白小纯的做法,更不是我夜葬的风格!

    两位老祖,不必再多说,我……我一定要去战场!!”白小纯沉声开口,声音铿锵有力,斩钉截铁,气势顿起。

    “好,这才是我的义子,这是传送令牌,你拿着此令牌,明日去传送阵,就可进入玄溪宗境内,我方的扎营所在!”宋家老祖看了铁木真人一眼,二人目光对望后,都彼此微微点头,这才哈哈一笑,右手抬起一挥,一枚令牌飞出,直奔白小纯而去。

    白小纯一把接过,洒脱一笑。

    “何必等明天,弟子杀敌之心已滚烫,此心不过夜,这就前往传送阵,进入战场,为我两宗肝脑涂地!”白小纯笑着小袖一甩,身体化作长虹,直奔传送阵所在方向,很快临近,不多时,阵法光芒瞬间爆,滔天而起,在这黑夜里,格外明显,可以依稀看到阵法内的情形,头飞扬,一身气势惊天,带着执着,带着血煞,带着一股撼天正气的白小纯的身影逐渐的模糊……

    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哑然一笑,彼此又看了眼,都看到了对方的笑容,隐隐的,也都觉得对方比最早,还要顺眼不少。(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