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65章 啪啪……
    离开血溪宗后,白小纯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长虹,疾驰而去,苍穹无边,云层飘渺,那种身在天地之间,似能纵横八方的感觉,让白小纯有种海阔天空之感。√

    尤其是血溪宗的势力范围内,放眼看去,就连丛林也都近乎血色,有很多的地方散出阵阵凶残的气息。

    只是这些凶残之处,在白小纯身上的血气扩散后,立刻就仿佛受到了惊吓,顿时收缩,不敢露出半点。

    整个血溪宗的势力范围,可以说都与血祖有些关联,白小纯的出现,可以对这片大地上的太多存在,产生一种在气息与血脉上的碾压。

    即便是血溪宗范围内的修真家族,白小纯也丝毫不在意,他的身份在血溪宗内极为尊贵,血子外出,哪怕只是单独一人,可依旧有太多的威慑,所过之处,通行无阻。

    即便是遇到一些强悍的凶兽,也在察觉白小纯身上的血气后,纷纷避开,不愿招惹。

    所以这一路,白小纯一边看着风景,一边飞行,倒也轻松愉快,途中他时而修行,感受自己的不死长生功,在离开了血溪宗后增长开始逐渐的缓慢。

    虽然无奈,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在白小纯有了血祖的传承,对于不死卷融会贯通,使得修行度虽缓慢下来,但只要方法正确,还是可以提高度。

    至于紫气通天诀,白小纯想了想后,没有在血溪宗的势力范围内修炼,觉得这种标志性的术法,还是翻过了落陈山脉后再去练习为妙。

    不过驭人**,白小纯心痒之下,在这赶路中尝试了几次,虽进展不多,可随着修为的提高,以他如今筑基中期的灵力,倒也让这驭人**,多了几分巧妙之处。

    还有就是引力与斥力之术,白小纯已研究了多年,不甘心放弃,在这赶路时,再次着手分析推衍。

    一路上若是累了,白小纯就找一个修真家族打打秋风,每次离去时,那些修真家族的族人,都会送出大礼,小心翼翼的恭送。

    这一路走去,白小纯很是感慨,对于自己血子的身份,越的有些舍不得,觉得自己这是放弃了好大的一份富贵。

    “唉,我白小纯实在太正直了,太有原则了,我为了灵溪宗,都放弃了这么多。”白小纯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么做,非常的伟大。

    “还有宋君婉……”白小纯一想起宋君婉,就心头微热,脑海里浮现宋君婉那绝世的容颜,叹了口气。

    “婉儿,正邪不两立啊……”白小纯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可心中却觉得有些失落,回头时,看了眼血溪宗的方向,这失落更多了。

    越是远离血溪宗,白小纯就越的去回想在血溪宗的一幕幕,到了最后,他狠狠一咬牙,加飞行。

    终于,他遥遥的看到了一座磅礴的山脉,这山脉纵横无边,似一条难以形容的巨龙,卧在大地上。

    看似不远,可实际上若是飞行,按照白小纯的估计,自己至少还需要全半日才可。

    “翻过山脉,就回到了灵溪宗的范围内了……”白小纯深吸口气,目中露果断,正要继续飞行时,忽然的,远处的天空上,有三道长虹飞过。

    这三道长虹内,一老二少,老者筑基修为,其他二人则是凝气七八层,依靠法器勉强飞行,那老者此刻正皱着眉头,对身边两个少年喝斥。

    “战争在即,你们是我水月家族的未来,可如此度,岂能在战争中保命!”

    “操控法宝飞行,虽需修为支撑,可技巧也是维持飞行的手段之一!”随着老者的喝斥,那两个少年都咬牙,全力操控身下的法器,可还是摇摇晃晃,其中一个更是不稳,直接从法器上摔落。

    “废物,家族花费资源培养你,莫非培养到了畜生身上!”老者袖子一甩,立刻接住,面色阴沉训斥时,忽然察觉远处天边白小纯的身影。

    “哼,哪个不开眼的修士,不知道此地属于我水月家族,严禁飞行,还不给我滚下来!”这老者正心烦,此刻袖子一甩,看向白小纯时,话语回荡,向着四周扩散。

    白小纯正飞行靠近,之前他就注意到这三人,原本没打算理会,可还没等飞过,那老者不知了什么神经,居然喝斥自己。

    “你说什么?”白小纯眼睛一瞪,看向老者三人。

    这老者突然睁大了眼,仔细的看了看白小纯后,顿时倒吸口气,面色大变,身体都颤抖起来。

    “那是……中峰血子,瘟魔夜葬!!”

    老者面色苍白,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喝斥,顿时心惊肉跳,暗自叫苦后赶紧抱拳,向着白小纯来临的方向,深深一拜。

    “水月家族,拜见血子大人!”

    白小纯冷哼一声,到了近前后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扫。

    “你们如何知道我的去路?”白小纯冰冷开口。

    这三位被白小纯目光扫过,那两个凝气少年顿时紧张,低头时露出惊恐,就算是他们身前的那位筑基老者,也都头皮麻,呼吸急促,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得到的消息中,关于眼前这位中峰血子的无数狠辣的传闻。

    “我们不知道血子大人的去路,我……我水月家族居住在这附近,留意一切过往修士,方才察觉血子到来,赶紧过来拜见,请血子大人去鄙族歇息……”

    白小纯傲然的点了点头,他觉得以自己现在血子的身份,做事情就要嚣张一些,于是袖子一甩,缓缓开口。

    “也好,带本血子去你们的家族。”

    老者心底颤抖,不敢不从,甚至脸上还要挤出笑容,赶紧带着白小纯回到了水月家族。

    这水月家族在血溪宗范围内,虽不算什么大的修真家族,可也比那些小家族强了太多,算是中等,占据三座山峰,山上种着翠绿色的果树,与这附近的赤色比较,很是显眼。

    尤其是那些果树的果子,颜色虽黑,可却散出阵阵奇异的香气,这香气覆盖整个水月家族,竟产生了一种朦胧之感。

    白小纯刚一靠近,就立刻察觉这些果子的奇异,轻咦一声。

    “血子大人,这些果子并非我水月家族种植,而是原本就在此地野生,血溪宗曾经也取走过一些,现此果有毒,不可吞食,也难以入药,唯独的作用,就是从这些果子上,可以产生出一丝丝的气味,驱散一些凶兽的同时,也可以产生这种类似于幻境的朦胧……”

    一旁的筑基老者见怪不怪,任何人第一次来到他们水月家族,都会被这些果树吸引,多少年来,都被人研究了不知多少次,最终确定此物对修士无用。

    白小纯身体一晃,直奔水月家族,踏在第一座山峰上后,整个水月家族都惊动了,纷纷走出拜见,白小纯没有理会,而是来到一颗果树下,拽取了一枚果实,仔细的看了后,确定了水月家族所说的确是真。

    “草木万物,千奇百怪……这种果实的气味,居然可以形成幻境……”白小纯好奇的看了眼树木,现这里的果树,大都似存在了很久的岁月,甚至顺着这些果树的脉络,白小纯在第三座山峰上,居然找到了一颗就连他也都分辨不出年龄的老树。

    这老树极大,需十多人环抱,一半的位置已经枯萎,余下的一半似也生机不多,出现了枯黄的一幕。

    在这里,那种果实散出的香气也格外浓郁,白小纯闻了一口,略有恍惚,随着修为运转,这恍惚瞬间消失。

    “可惜了,若修为运转之下,不是顷刻清醒,而是延缓哪怕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果树的价值也将不同。”白小纯摇头,正要离去时,忽然神色一变,低头看向自己的储物袋。

    他方才察觉储物袋内,似有一丝气息的变化,灵识一扫后,白小纯神色古怪,挥散了四周的水月家族族人后,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龟壳。

    这龟壳正是他在宋君婉洞府下活动的疑似永恒不灭之物,原本这龟壳虽是实心,也里面都枯死,可如今似乎在这老树下的香气里,仿佛引起了某种特殊的变化,龟壳内部居然松软。

    随着松软,一截绿色的尾巴露了出来,白小纯睁大了眼,很快的就看到龟壳的四角,慢慢伸出了乌龟的绿色的四肢……直至连头颅都伸出……

    “这……活了?”白小纯倒吸口气,仔细一看,这龟壳虽出现了头颅与四肢,可却软趴趴的拉耸在那里,没有丝毫生机,如同一个布偶。

    白小纯看了半晌,觉得奇异,可却没看出太多端倪之处,顺手一摇,乌龟的头颅、四肢以及尾巴,随着摇摆起来,摔打在龟壳上,出啪啪啪之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