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58章 中峰血光
    这女子……竟然是……杜凌菲!!!

    那张脸,白小纯绝对不会记错,也不可能忘记,正是当日失踪的……杜凌菲!

    白小纯整个人心神轰鸣,脑海掀起滔天大浪,他无论如何,也都无法想象,血梅的面具下,居然是这么一张熟悉的面孔。[[ ?{<

    几乎在白小纯小肚肚这三个字传出的瞬间,失去了面具的血梅,一样心神轰鸣,整个人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这三个字,一样成为了天雷,在她的脑海里轰隆隆的炸开,掀起心神的风暴,撼动记忆里的大浪。

    这辈子,只有一个人,用这三个字来称呼自己,那个人就是……灵溪宗的白小纯!

    “白小纯!!”眼下,在白小纯开口的刹那,杜凌菲心神轰鸣,一样失声。

    她以为,自己这一生,或许再没有与白小纯相遇的可能,当日离去之时,她想要斩断内心的思绪,抹去自己的回忆,可如今在听到小肚肚这三个字的瞬间,她身体颤抖,她清晰的明白,自己……忘记不了灵溪宗,忘记不了落陈山脉,忘记不了……白小纯。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在这心房的世界里,白小纯与杜凌菲,目光凝聚在了一起。

    这一刻,白小纯凝聚了全部修为的碎喉锁,猛的一顿,哪怕会反噬也强行改变,咔咔声从他的手臂骨头内传出,化作了剧痛,可白小纯依旧下意识的,猛然改动,使得右手碎喉锁,从杜凌菲身边直接擦过。

    只是……白小纯可以勉强操控碎喉锁改变,那是因他战力强悍,施展出的虽是自己极限,可却并没有出自身的神通范围,可……杜凌菲这里,这点石成金之法,显然是某种需要耗费生命,才可以施展的越自身的神通之道,如同孩童控制一头猛虎,难以做到操控自如,更做不到停止。

    “不!!”杜凌菲着急,身体颤抖,左手抬起用最快的度,直接轰在了右手上,试图改变这神通之力,咔嚓一声,她的右手直接扭曲,虽略作改变,可身后的那巨大的手指虚影,却没有任何停顿的,直奔白小纯轰然而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都是在瞬间生,眨眼间,那虚幻的手指,就落在了白小纯的面前,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中,白小纯喷出鲜血,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抛出。

    他身后的天妖身,此刻寸寸碎裂,一方面是白小纯自身的反噬,另一方面则是杜凌菲的这一神通,威力莫测!

    他的身体正飞快的化作金色,那不是不死金皮的光芒,而是整个人的身体结构,正在飞的被改变,仿佛要化作一个真正的金人。

    杜凌菲眼泪流下,整个人失魂落魄,疯了一样要飞向白小纯。

    “小纯……”

    白小纯面色苍白,在身体的金光中,这苍白依旧明显,望着杜凌菲,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去问,有太多的话想要去说,他的目中露出复杂,正要开口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无法停顿,似全身的修为,都在这一刻紊乱,眼前都出现了模糊。

    杜凌菲着急,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血子试炼,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她的眼中只有白小纯,一晃之下,正要靠近,可就在这时……那之前从心脏上飞出的血晶,似乎感受到了白小纯喷出的鲜血,居然在这一刻,好似燃烧,传出了音爆之声,度轰然暴增,如同挪移,直接撕裂虚无,竟刹那间……出现在了白小纯的身边。

    没有丝毫停顿,这枚血晶似带着欢呼与喜悦,更有激动振奋,直奔白小纯心脏,一瞬碰触,化作丝丝血气没有丝毫阻碍的钻入,直接凝聚在了白小纯的心脏位置,与其融合!!

    在融合的刹那,白小纯全身震动,一股剧痛从心脏处传来,他出一声沙哑的嘶吼,身体在这冲击下,再次被抛出,直接碰触到了一条粗大的近乎枯萎的血管壁上,刚一碰触,这血管原本枯萎,可却在这一瞬,竟换出了生机,瞬间柔和,更是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

    竟将白小纯,直接吸入血管内,几乎在吸入的瞬间,这条枯萎的血管,血光瞬间滔天而起,肉眼可见的,随着血光蔓延,这条血管立刻从枯萎的状态刹那恢复。

    没有结束,这蔓延直接扩散开来,眨眼的功夫,整个心房世界的所有血管,居然全部都在这血光中,直接恢复了生机,一个呼吸的时间,世界内的所有血管,全部如此,随着蠕动,似有一股股大力从这一条条血管内迸,直奔正中间的……心脏!

    怦怦!

    这枯萎的心脏,在这一瞬,猛的一跳,传出一声越了天雷的巨响,这巨响传遍四周,更是回荡血祖体内。

    可也就是跳动了一下,似乎用去了所有之力,借助这一次跳动,从这心脏内,迸出了一股惊人的推动力,推动融入血管内的白小纯,顺着血管,向着一个未知的区域,骤然而去。

    做完这些,心脏重新枯萎,四周的血管,一样如此,更有一股强烈的排斥,前所未有的降临下来,任凭杜凌菲如何想要留下,也都无法做到,她复杂的望着白小纯消失的地方,轻叹一声,知道白小纯虽有伤势,可在这里,却显然另有传承,不会有大碍。

    沉默中左手抬起,将面具摄取后,身体模糊,很快的,就被排斥出了血祖体内。

    不但是她被排斥出去,在心房外的古路上的宋君婉,一样身体模糊,在这排斥中消失。

    这一刻,整个血祖世界内,只有死人留下,而生者……只有白小纯一人!

    而之前心脏传出的跳动之声,虽只有一下,可却轰鸣苍穹大地,传到了外界,让天空失色,大地起伏,甚至通天河都散出波动,掀起浪花!

    血溪宗内无数修士,也都在这一瞬,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甚至修为都瞬间一顿。

    下到外门,上到老祖,全部如此!

    “怎么回事!!”

    “不对劲,刚才我的心脏竟不受控制!”

    “修为停顿,似出现了不稳,怎会如此!!还有刚才,是什么声音!”少泽峰,无名峰,中峰,尸峰,所有修士,大长老,即便是血子,也都纷纷色变,齐齐飞出时,就连祖峰上的那些大长老,还有闭关潜修的历代血子晋升成为的血擘,还有血溪宗的老祖,全部心神震动。

    宋家老祖打坐中,双眼蓦然开阖,神色动容。无极子也从洞府内走出,遥望远方,目中露出深邃之芒。

    “莫非是中峰血子抉择出来了?”

    “可就算是血子抉择出,也不会如此夸张……”

    就在这所有人吃惊时,血梅与宋君婉的身影,还有宋缺等人,全部都在半空中出现,被血祖体内的奇异之力,传送归来。

    宋君婉呼吸急促,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血梅,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夜葬,她内心咯噔一声,以为夜葬失败,可却现血梅那里也不像是晋升血子的样子。

    血梅带着面具,目中露出迷茫,整个人似失魂落魄。

    随着众人的出现,随着之前变化的突兀,在这血溪宗众人都惊疑不定时,突然的,从中峰上,在这一刻,爆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血光,这血光冲天而起,在半空中血光凝聚,竟组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这面孔,赫然是夜葬!

    “中峰血光,血子标志!!”

    “这……历代血子争夺,成功晋升者,所在山峰会形成光柱,凝聚面孔,夜葬……他是血子?这怎么可能!!”

    “这一次的中峰血子,应该是血梅与宋君婉二人之一,怎么会是……夜葬!!”

    在看到这面孔的刹那,所有血溪宗的修士,全部睁大了眼,嗡鸣议论,惊呼骇然之声,纷纷传出,所有人都对这一幕大为震惊。

    尤其是祖峰上,更是在这一瞬,一道道神识爆而来,更有老祖的神识在内,似也极为吃惊!

    可无论这些人如何吃惊,中峰的修士都在这一瞬,体内轰鸣,一股对他们而言至高无上的威严,不管他们的意愿如何,都控制不住的从体内滋生出来,使得所有中峰修士,呼吸急促,下意识的向着天空上夜葬的面孔,齐齐跪拜。

    宋缺,宋真,宋君婉,血梅,神算子,所有人……只要是修行了中峰的秘法,都在这一刻,不得不跪拜,若不跪拜,似体内的血气都要崩溃。

    这,就是血子之力,掌控一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