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55章 碎喉锁再现
    “时间到了,宋君婉,这一次真的要感谢夜葬,若非是他的出现,我即便是动用了杀手锏,想要获得血子的身份,也还是把握并非十足。[(   ”

    “可现在,没有了钥匙,这血子的资格,非我莫属!”血梅笑声从面具下传出时,再看肖青,杨****,张云山三人,也都面上露出了笑容!

    这三人身上的排斥之力瞬间消失,身体也恢复了一些运转,虽还僵硬,可却各自拿出了一枚……只有宋君婉与血梅才具备的……血子令牌!

    这三枚血子令牌,颜色略有黯淡,似与宋君婉与血梅的令牌,还有一些差距,而他们的神情如常,显然在来此之前,就知道会这个样子。

    “我原本打算是其他人争夺了钥匙后,额外再带这三人进去,那样的话,就可以碾压你的护法了,可现在,结果一样。”血梅笑声传出,目中带着冰冷。

    “血梅,你居然如此大胆,做出这种事情,这不但是作弊,更是触犯我血溪宗至宝门规!!”宋君婉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她心中苦涩,这一幕,的确让她近乎绝望,知道这一次的血子争夺,已算输了。

    即便是夜葬没有吸收钥匙,血梅作弊之后,也依旧可以在下一关的血色古路上缠住自己,使得血梅自身,第一个进入血色古路的尽头,踏入心房内。

    “我一旦成为血子,谁还会在意今日之事!况且这三枚血灵,只可进入血路,进不得心房!”血梅微微一笑,看着天空,此刻天空上出现了一个漩涡,正轰轰转动,漩涡内幻化出一条血色的古路……

    在那古路的尽头,就是心房所在。

    她身体一晃,直奔天空漩涡而去,肖青三人一言不,也都相继飞起,只不过临走前,他们三个看了白小纯一眼,目中有杀意一闪,但显然知道轻重缓急,冷哼后直奔漩涡。

    宋君婉默默的站在那里,苦涩中握紧了拳头,她输了,还没有进入血色古路,就已经输了,有肖青三人在,只要将她缠住,一切就都属于血梅所有。

    可她不甘心,此刻咬牙之下,一样飞起,就在她飞向苍穹漩涡的瞬间,突然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君婉何必绝望。”这声音的出现,让宋君婉身体猛地一颤,目中露出无法置信,瞬间低头时,看到了下方被这个世界排斥,正逐渐消散的身影内,夜葬的双眼,此刻睁开,如同黑夜里的闪电,可以撕开夜幕,撼动苍穹,此刻一步走出,踏空而来,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宋君婉呼吸急促,这一幕转变太大,让她觉得不敢相信。

    “我说过,要让你成为血子。”白小纯抬起下巴,淡淡开口,心底也在惊喜,之前那无上之意降临时,他开始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可很快就恢复如常,看到了方才的一幕,此刻袖子一甩,拉住宋君婉的手,直奔漩涡飞去。

    宋君婉玉手一颤,没有挣扎,而是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神采,这一刻她觉得白小纯异常可靠,顺从的与白小纯一起,化作两道长虹,刹那飞向漩涡。

    在踏入漩涡的瞬间,二人眼前一花,身影消失后,漩涡也散去,这片血色荒漠内的宋缺等人,身体全部模糊,一一消失,出现时,全部在了血祖世界外,血溪宗的半空中。

    血子试炼第三关,名为血色古路,这是一条狭长之路,尽头所在正是心房,血梅与宋君婉二人,第一个踏入心房者,就可以获取血晶,成为血子。

    此刻,在这条血路上,肖青、杨****以及张云山三人,身影模糊,很快清晰,出现时三人立刻看向四周,可却没有看到血梅的身影,三人一怔,他们明明记得,血梅是在他们三人前踏入漩涡内。

    就在他们诧异时,数丈外的古路山,此刻忽然扭曲,带着一朵烙印梅花面具的血梅身影,快出现。

    刚一出现时,似乎血梅有些不太适应,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看了看四周,双目精芒一闪,正要直奔古路尽头时,突然的,一旁的古路上,白小纯与宋君婉的身影,也快的显露,宋君婉更是一步走出,直接就在了血梅的身前,阻止其去路。

    看到宋君婉并非一人,血梅一怔,肖青三人更是面色微变。

    “夜葬!!”

    “大家好啊,我们又见面了。”白小纯眯着眼,抬着下巴说道,目光扫过四周,惊诧的注意到了血梅身上不稳的气息与伤势,此刻竟然痊愈,尤其是右手背上的伤口也都消失不见,显然是在恢复上有特殊的方法,很是不俗。

    “什么神通,恢复这么快,那可是宋君婉血剑造成的伤势,非同寻常!”白小纯正好奇时,血梅目中寒芒一闪。

    “肖青,你三人分出两个,拦住宋君婉!”话语一出,血梅不理宋君婉,直奔血色古路而去,宋君婉正要拦截时,张云山与杨****,毫不迟疑的展开重宝,轰击而去,阻止宋君婉的拦截,更是要将宋君婉拖延在此地,他们以令牌进入此地,若血梅无法成为血子,宗门追究下来,他们必死,此刻早已豁出一切。

    “你们找死!!”

    宋君婉面色变化,有心脱离,可杨****与张云山此刻修为全部催重宝,他们不求能击败宋君婉,要的只是拖延,这一点他们自信可以做到。

    只要拖延个十息,就可以决定血子归属!

    眼看血梅已在十多丈外,直奔古路深处,宋君婉心急,而白小纯这里,比她还要着急。

    “不能让血梅成功,她若成为血子,我不但永恒不灭之物拿不到,以我们之间的过节,她一定会公报私仇。”

    想到这里,白小纯大吼一声,天妖身骤然爆,气息崛起时,身体向前猛地一冲,撼山撞再次展开,撞开肖青,杀入宋君婉与杨、张三人之间,右手抬起猛的一推宋君婉。

    “君婉快走,一切有我!!”白小纯吼声在这血色古路上回荡时,他双手抬起,向着两边猛的一挥,立刻一股大力从他体内爆,阻拦杨、张二人,任由二人的重宝,轰在自己的身上,可却气势更强。

    似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气势如虹,身后天妖身更是咆哮幻化,肉身主力轰隆隆的扩散,一挥之下,让杨、张二人气血翻滚,倒退数步。

    “夜葬,你找死!!”肖青目中露出厉色,杨、张二人也是怒极,三人一晃再次逼近,刚要联手时,忽然的,白小纯的眼中,露出一抹奇异之芒,右手突然抬起,一拳轰在地面上。

    轰轰轰。

    血色古路颤抖,形成冲击,向着四周排山倒海而去,再次形成阻挡时,使得杨、张二人不得不避开,唯独肖青狰狞的呼啸逼近白小纯。

    “血色荒漠上人多眼杂,杀你会引起一些麻烦,可在这里,夜葬,你既然找死,老夫成全了你!”肖青冷笑,他之前就知道血梅的计划,所以对于血色钥匙并非志在必得,至于击杀白小纯的事情,也并非很热衷,只是推动而已,可眼下,此地人少,这夜葬又跳出来自己找死,他杀意立刻迸。

    “这句话,也正是我想说的。”白小纯忽然抬头,眼中露出血色,更有一丝铁血之煞。

    “就算你有什么隐藏的手段,这一次,也必死无疑!”肖青右手蓦然抬起,双指化剑,血光刺目,形成剑气,直奔白小纯眉心而来。

    强悍的修为波动,在他身上轰然爆,仿佛一团烈火,随着靠近,欲焚烧一切。

    可就在他靠近白小纯的瞬间,白小纯的右手,以无法形容的度,骤然抬起成爪,一把抓向肖青的喉咙,一股吸力从掌心内猛的传出,正是……来到血溪宗后,白小纯从未施展过的……碎喉锁!(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