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33章 咦?你怎么不说了?
    <div id="content">

    </script>    在血梅这里寻找白小纯身份上的问题时,血溪宗内也出现了一些传闻,这些传闻来自尸峰,据说那尸峰血子,在获得了白小纯的灵药后,立刻闭关,如今虽还没有出关,可却有强悍的波动从尸峰的血子殿内不断的升起。

    这波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少泽峰与无名峰的血子,更是留意,他们三人平日里都相差无几,可眼下很明显的,尸峰血子似乎有所突破。

    哪怕不可能踏入金丹,可对于尸峰而言,一具炼尸的突破,也就可以让自身的战力突飞猛进。

    如此一来,少泽峰与无名峰的血子,就有些着急了,数日后的清晨,白小纯的洞府外,少泽峰大长老,化作一道长虹,急速而来。

    “老夫少泽峰韩春东,夜师弟可在洞府内?”少泽峰大长老,身体极为魁梧,高大威武,全身上下散发出浓重的气血之感,身为炼体修士,他站在那里,仿佛一座山峰,更有惊人的威压扩散开来,就连声音也都浑厚无比。

    白小纯洞府外的那些血树面孔,一个个瑟瑟发抖,可却不敢如以往那样逃走,外人虽可怕,但在它们眼中,夜葬更可怕,此刻只能咬牙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少泽峰大长老。

    白小纯正在洞府内打坐,在少泽峰大长老来临前的几个呼吸中,他就有所察觉,此刻听闻外面的传音,白小纯有些诧异,隐隐猜到了对方所为何事,沉吟片刻,他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洞府大门打开,血树得到了命令,迅速的让开一条道路。

    少泽峰大长老迈步一晃,直接走入洞府外的院子内,与此同时,白小纯也从洞府内走出,二人目光对望的瞬间,少泽峰大长老哈哈一笑,抱拳拜见。

    “夜师弟,当年你从血崖下走出时,我就知道你极为不凡,可惜……你当时选择的是这中峰,如果是我少泽峰就好了。”

    白小纯微微一笑,这笑容在他的面具上看去,略有阴森,充满了冷冽,抱拳回礼。

    “少泽峰大长老亲自到来,夜某这里蓬荜生辉,请!”

    话语间,少泽峰大长老也没客气,跟着白小纯进了洞府,分坐两旁后,少泽峰的大长老,又不断开口。

    “夜师弟修为不俗,更是天资惊人,厚积薄发,一飞冲天,中峰能有夜师弟在,是中峰之幸啊。”

    白小纯一听这话,立刻高兴,可却保持神色肃然,含笑不语。

    “尤其是夜师弟更是被老祖看重,未来不可限量……”少泽峰大长老感慨开口,又说起玄丹二宗的战争,讨论了血溪宗内的大事小情,换着方法,不断地去捧着白小纯。

    白小纯表面上风轻云淡,可心底却美滋滋的,听着对方的吹捧,他觉得很是傲然,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哈哈一笑。

    直至过去了半个时辰,少泽峰大长老琢磨着自己开场的差不多了,正要说起正事,可却看到白小纯目中的鼓励之意,他迟疑了一下,于是再次吹捧一番。

    “夜葬师弟一表人才,人中龙凤……”

    “放眼我整个血溪宗,能与夜葬师弟齐名之辈,不超过五指之数啊……”又过去了一炷香,少泽峰大长老说的有些口干舌燥,琢磨着应该差不多了,可一看白小纯那里,发现对方兴致正浓,似沉浸在自己的吹捧中。

    少泽峰大长老迟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是来求对方办事的,于是一咬牙,绞尽脑汁去想各种吹捧的言辞,直至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少泽峰大长老发现自己实在没词了,可白小纯那边,却兴致更大。

    “咦?你怎么不说了?”白小纯诧异的看向少泽峰大长老。

    少泽峰大长老觉得这一幕很怪异,咬牙使劲的又憋出了几句后,最终长叹一声,觉得眼前这个夜葬,高深莫测,自己不可将对方视为寻常之辈,于是向着白小纯抱拳一拜。

    “夜师弟实在高明,韩某佩服,佩服,既如此,韩某也就不绕圈子了,这一次韩某到来,实在是为师弟你抱不平啊,夜师弟药道惊人,曾为尸峰炼过灵药,可那尸峰众人,却丧尽天良,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去怨恨夜师弟!”

    白小纯一听这话,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神色阴沉下来,冷哼一声。

    “尤其是那尸峰大长老与血子,更是过分,夜师弟可是为了他们炼制灵药,他们竟还要迁怒夜师弟,此事太过分了,夜师弟放心,此事我少泽峰血子,已上禀宗门,为夜师弟讨回一个公道!”少泽峰大长老义愤填膺,话语间扫了白小纯一眼。

    “多谢少泽峰大长老与血子,此事已过去,罢了罢了,通过此事,夜某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白小纯摇头感叹。

    “夜师弟不需和我们客气,夜师弟逆血返祖,本就具备炼体资质,更有蛮鬼护体,与我少泽峰就是一家人啊。”少泽峰大长老哈哈一笑。

    “那尸峰不识好歹,咱们以后不理会他们就是,可咱们彼此是一家人,这样,夜师弟你给我们少泽峰炼一炉灵药,老夫保证,你就算是把少泽峰给崩了,老夫与血子,也都不皱一下眉头!”少泽峰大长老一拍胸口,看向白小纯。

    “这个……”白小纯略一沉吟。

    “夜师弟放心,规矩我懂。”少泽峰大长老从怀里拿出一个储物袋,放在白小纯的面前。

    白小纯目光一扫,拿起储物袋看了一眼,这里面装着大量的药草,还有不少灵石,白小纯内心满意,正要开口时,忽然神色微动,那少泽峰大长老也是皱起眉头,看向洞府外。

    “夜师弟在不在,老夫无名峰大长老耿乾坤。”洞府外,无名峰大长老,那位侏儒,此刻正站在那里,神色如常,可心中却有些焦急,他原本对于找白小纯炼药之事有些犹豫,就连无名峰的血子也是如此。

    可当他今日听说,少泽峰大长老出现在了中峰后,他就坐不住了,尤其是无名峰的血子,更是着急,催促他立刻到来,说什么也要让白小纯为无名峰炼药。

    白小纯眨了眨眼,起身走出洞府,迎接无名峰大长老的到来,很快的,就带着无名峰大长老回到了洞府内。

    无名峰大长老刚一进来,立刻就看到了韩春东,二人目光对望,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竞争之意。

    “夜师弟,耿某不说废话了,只要你能给我们无名峰炼制一炉特定的四阶灵药,少泽峰给你多少报酬,我们付双份,只要求一点,先给我们炼!”侏儒一开口,就立刻充满了霸意,还没等白小纯说话,一旁的韩春东冷哼,蓦然起身,体内煞气轰然爆发,表情森然。

    “夜师弟,之前储物袋内的,只是一部分预付而已,只要夜师弟先给我们炼药,那么我少泽峰内的炼体秘法,对夜师弟全部开放,你可以来修行我少泽峰秘法!”少泽峰大长老咬牙开口,谁也不知道白小纯炼药的时间长短,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对方炼药耗费时日极多,尤其是眼下开战在即,极有可能在战前,只能为一人炼药。

    所以这个先手,他一定要为自己的血子争取。

    此刻他话语一出,白小纯立刻动容,对于少泽峰的炼体之法,他也有想去研究一下,看看与自己的不死卷,有什么不同之处。

    一旁的侏儒,也是吃了一惊,看到白小纯动容后,他一咬牙。

    “夜葬师弟,我无名峰也为师弟你,准备了一个魔头,师弟可以修行我无名峰的炼魔之法!”他话语回荡时,韩春东立刻怒视。

    就在二人对峙时,白小纯怦然心动,无名峰的魔头之法,一样是秘传,非无名峰的修士,想要学习,需要耗费海量的贡献点。

    其价值之大,难以形容。

    “夜葬师弟,做事情有先来后到,这一次是我少泽峰先来找夜师弟你炼药,还请师弟仔细斟酌!”韩春东看向白小纯。

    “夜葬师弟,我无名峰付出的可是双倍!”侏儒也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揉了揉眉心,目光在这二人身上扫过后,哈哈一笑。

    “的确要有先来后到,我会先去少泽峰,还请无名峰大长老与血子见谅。至于双份,没有必要,二位都是代表背后的血子,这样好了,夜某给你们一个承诺,我无论给谁先炼药,战争前,你们**的灵药,一定都可以炼制出来!”

    少泽峰与无名峰的这两个大长老,听闻此话,都神色微动,他们彼此也不愿意如此抬价,此刻眼看白小纯这里很是圆滑,于是好感更多,彼此点了点头后,又与白小纯攀谈一番,最终都满意的抱拳一拜,这才离去。

    白小纯目送二人离开,回到洞府后,他盘膝坐在那里,沉思片刻后,嘿嘿一笑。

    “尸峰有我绿毛僵,无名峰弄大魔头,少泽峰上炼过体,中峰勾过大长老,这样的话,我在血溪宗的地位,就可以做到举足轻重了,不弱于血色长老,到时候再帮宋君婉成为血子,我成为大长老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不少!”(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