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27章 神秘的黑气……
    尸峰大长老抱拳,赶紧走出,对于夜葬能炼成逆血养尸丹的把握,又大了几分,甚至走出后,他迟疑了一下,索性盘膝坐在了这片范围外的边缘。[  (

    “老夫要亲自守护在这里,防止任何意外生!”尸峰大长老深吸口气,打定主意后,盘膝坐下,甚至还将尸峰的十位血色长老也都召唤过来,环绕四周,为白小纯炼药护法。

    这种待遇,只有血子才可以享受……

    白小纯没理会外面的事情,在这地宫内,他绕着四周走了一圈,有些激动,他炼药多年,还从来没炼过这种大丹!

    “六阶以上,便是大药!”白小纯深吸口气,哪怕这里有四十多具炼尸,煞气浓厚,他也都不在意了,此刻先是观察了一下血湖。

    这里面的血水,是融合了通天河水与浓郁的血气后形成,更是放入了大量珍贵的药草,形成的尸峰特有的药液。

    而四周四十九具炼尸,每一个也都是精挑细选,虽然都是白僵,可全部都是堪比凝气巅峰,且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更是尸气浓郁。

    白小纯观察之后,很是满意,盘膝坐下让自己平静下来,用了一天的时间打坐,使得自身精力达到巅峰后,双眼蓦然睁开,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储物袋内的药草飞出,在半空中漂浮时,被他隔空一捏,立刻药草碎裂,成为汁液。

    一株株药草不断融入进去,白小纯目不转睛的观察,更是用万物草木之法,去分析研究,直至确保无碍后,才将这些药液融入一具炼尸身上。

    这药液一碰触僵尸,如具备灵性,迅钻入僵尸体内。

    “四十九具僵尸的尸丹,看似一样,可每一个都有细微的差别,总体来说,是让每一个都不完美,出现一个缺口!”

    “这还不是最难的地方,难的是这四十九枚尸丹的缺口,都要不一样,使得最终凝聚在一起后,才可以完美的互补……最终形成大丹。”白小纯额头有汗水滴落,他没有去注意,沉浸在炼药之中。

    时间流逝,很快又过去了半个月,白小纯的炼药,很是安静,慢慢的尸峰的那些修士,也都放下心来,更多的人觉得中峰的事情,太过小题大做,炼丹能有什么恐怖的……

    直至又过去了一个月,整个尸峰依旧没有任何事情生后,尸峰的弟子更为放心了,就连中峰的修士,也都诧异起来。

    他们听说夜葬去了尸峰后,原本还打算看热闹,可如今两个月过去,尸峰一切如初,没有任何变化,不由得让中峰的众人,纷纷不甘心。

    “凭什么只有我们倒霉,这瘟魔去了尸峰,尸峰居然没事!!”

    “为什么不炸炉了,为什么没有腹泻了……我们不服!”

    “难道瘟魔转了性子?”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尸峰修士已彻底放心,甚至不少人都忘了白小纯炼丹之事,可中峰的人却没忘,他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尸峰,似乎不看到尸峰倒霉,绝不罢休。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白小纯终于完成了炼制逆血养尸丹的第一个大步骤,他在这四十九具僵尸体内,都种下了足够的药草,开始用血火石催高温,使得血湖内的药液翻滚,将那四十九具炼尸包容在内。

    又过去了一个月,中峰弟子彻底死心了,他们一个个悲愤,觉得不公平,觉得夜葬这里,实在不配称之为瘟魔。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四十九具炼尸,一个个开始枯萎,随着枯萎,白小纯精神振奋,不断地掐诀操控之下,一颗颗灰色的尸丹从血湖内飞出。

    “关键的时候到了!”白小纯深吸口气,传出心念,立刻他身后始终盘膝打坐的绿毛僵,猛的睁开眼,身上的绿毛分出四十九根,骤然蔓延,直奔这四十九个尸丹而去,眨眼间穿透,猛的一吸。

    立刻这四十九个尸丹,直接枯萎,化作飞灰时,所有的精华都被绿毛僵吸来,融入体内后,形成了四十九缕气息,不断地游走。

    白小纯神色凝重,立刻来到绿毛僵身边,右手不断地隔空拍打,赫然是以这绿毛僵的身体为丹炉,去炼四十九缕尸气融成……逆血养尸丹。

    随着他的拍打,绿毛僵身体颤抖,神色扭曲,一股股暴虐的气息,从其体内不断地扩散出来,白小纯头散乱,目中带着紧张,右手猛的一挥,立刻绿毛僵飞出,落在了血湖内。

    刚一落下,血湖立刻沸腾,白小纯身体一晃飞到半空,盘膝坐下后双手掐诀,不断地指向绿毛僵,每一次手指落下,血湖都会轰鸣一声,出现大量血气,钻入绿毛僵体内。

    很快三天过去,绿毛僵体内的四十九缕尸气,竟还是无法融合在一起,每一次要融合时,都会自行的消散,而绿毛僵的身体,也在这三天中,急的枯萎,甚至很多地方出现了要崩溃的迹象,他的挣扎越来越强烈,牙齿,指甲,骨刺,绿毛,全部出现,不断地扭曲,可却于事无补。

    “怎么会这样!”白小纯着急了,眼看继续下去,这绿毛僵会全身崩溃,这一次的炼丹失败,白小纯不甘心,他突然右手抬起一按眉心,立刻眉心瞬间出现一道缝隙,通天法眼,刹那显露,一眼看去时,白小纯立刻看到绿毛僵体内除了那四十九缕尸气外,还有很多驳杂的气息。

    这些驳杂的气息,来自于……这处血湖内的血水,这血水尽管是尸峰珍贵的药液,可如今在白小纯的目中看去,这里面的驳杂太多了。

    这些,才是关键所在,如同污秽了绿毛僵,使得尸气无法融合。

    “该死的,这些血水药液,怎么会这么驳杂!”白小纯有些着急,他不知道,这血湖内的药液,已经是少见的精华了,其他修士炼尸所使用的,更驳杂。

    之所以会如此,也是因为白小纯修炼的是不死长生功,他的不死血气才是最正宗的,以他的目光,自然会觉得这血湖驳杂。

    “只能想办法尽快净化了,没时间去缓缓进行,只能用一些暴烈的手段!”白小纯眼看绿毛僵快要支撑不住,他狠狠一咬牙,右手一挥,立刻上百种药草出现,白小纯目中露出推衍,更有精芒闪耀,不断的让这些药草融合,改变,直至这上百药草全部凝聚在一起,按照白小纯的想法,以万物草木之术,形成了一股恐怖的燃烧之力后,他向着下方血湖一指。

    立刻这上百药草形成的药液,骤然落下,在与这血湖碰触的瞬间,如同相互之间有强烈的排斥,直接爆,燃烧成为黑色的火焰,覆盖整个血湖。

    不是只在湖面燃烧,而是在血湖内,也在燃烧,随着燃烧,大量的黑气扩散开来,不断地融入四周的墙壁内,而血湖的血水,也在飞快的减少。

    这种手段,存在了很多的弊端,属于是最粗鲁的举动,尤其是那散出的黑气,更是难以散去,如同污秽,极为严重。

    可白小纯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此刻加大力度去燃烧血湖,慢慢的,更多的黑气融入四周墙壁,扩散……整个尸峰!

    在这扩散中,血湖内的火焰颜色,慢慢从黑色变成了紫色,最终成为了红色时,血湖内的血水,减少了九成左右,剩下的一层,尽管还有驳杂,可却勉强能用,白小纯掐诀一指,立刻这余下的血水,直奔绿毛僵而去,融入体内后,在白小纯的一声低吼下,那四十九缕始终不融合的尸气,骤然间彼此猛的凝聚在一起。

    一一融合后,形成了一个漩涡,在这绿毛僵的丹田内,飞的旋转,隐隐似要化作大丹!

    白小纯激动,目不转睛,将一切会让炼药失败的征兆,全部化解,整个人披散着头,突然想起那些外散的黑气……

    “应该没事吧……”白小纯抬头看了看墙壁,有些心虚,那些黑气内蕴含的驳杂太多,就连他也都不知道中和在一起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可一想到炼药之前自己就再三表态,而血子与大长老也一再的保证,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让白小纯大可放心。

    想到这里,白小纯摸了摸储物袋内宋家老祖给自己的令牌,觉得安稳了不少,于是又低下头,再次沉浸炼药之中。

    也同样是在这一刻……整个尸峰,出现了一些……很奇怪,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最早出现的,是一个正在炼制僵尸的青年修士,他正面色阴冷的望着沉浸在血池内的僵尸,掐诀蕴养……

    丝毫没有察觉,一丝丝看不到的气息,正从四周的墙壁内蔓延出来,很快的,这青年修士身体一震,目中露出茫然,停止了掐诀,而是站起身,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竟走出洞府,来到了外面时,右手掐诀一指地面,挖出了一个坑。

    他走到坑内,又将四周的泥土拨来,把自己埋了一半,半个身子在外,双手抬起冲天,神色肃然,缓缓摇曳起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