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23章 丹炉满天飞
    白小纯有些紧张,眼看炸炉居然如此惊心动魄,他内心暗呼好险……

    “这要是方才慢了一些,那丹炉在我洞府内爆了,恐怖就不是洞府坍塌那么简单了,估计我的小命就算没丢,也一定很惨很惨。〈   ”白小纯缩了缩头,带着歉意看了看远处正在暴跳如雷的众人,赶紧加固自身洞府内外的阵法,立刻回身逃到洞府内。

    做好了被人找到上门来的准备,可等了一天,白小纯现居然没有找来,他有些诧异,又等了等,还是没人来。

    “好奇怪……算了,不管了,我继续炼药去,为什么会丹炉炸呢?”白小纯摇头,在洞府内盘膝坐下,拄着下巴冥思苦想。

    他不知道,之所以没有人来,是因白小纯夜魔的称呼,已经是凶名赫赫,不是那些人不想来,而是一想起白小纯血剑大杀四方的一幕,就咬牙忍住。

    也有一个原因,是虽然这一次的丹炉炸开,看起来气势强烈,火海遍地,可真正被影响的却不多……

    三天后,白小纯猛的一拍大腿。

    “之前炼三阶丹药时也曾丹炉炸开,不过这一次原因不同,是四阶灵药自身在成丹时,会吸收四周的气息,从而引起不稳!”

    “与血火石没关系,这是一次从内向外的崩溃!”白小纯呼吸急促,披散着头,双目露出明悟之芒,赶紧起身袖子一甩,拿出一个新的丹炉,继续炼制。

    这一次,他用的时间不长,只是一天,眼看灵药即将成型,他全神关注,做好一切准备,突然的,这丹炉瞬间赤红,裂缝再次出现,一股从内部形成的风暴,似乎正在不断地膨胀扩散,这一次甚至比上一次,还要惊人。

    白小纯倒吸口气,赶紧袖子一卷,将这丹炉用力的扔出洞府,扔向半空,这一次,他来不及去提醒……

    一声震耳欲聋,越了天雷的轰鸣巨响,蓦然间,在中峰的半空,直接传开,轰鸣下,丹炉崩溃,碎裂了数十块,燃烧着紫色的火,向着下方坠落……

    落地时,声响轰鸣,传来无数愤怒的嘶吼。

    “又来了,夜葬,你要干什么!!”

    “夜葬,你这是炼药么,你要杀我,就直接来战!!”

    “这炼的是什么药!!”

    嘶吼传开,有十多个修士怒火滔天,可一看彼此的人数,就只能咬牙切齿,不敢去找白小纯的麻烦。

    白小纯在洞府内心惊,等了半晌,现居然还是没人来,他顿时感动,深沉的望着远方。

    “虽然你们因为理解,而没有来找我火,可你们放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白小纯深吸口气,他觉得这里的人真的很好,于是回头继续炼药。

    三天后……

    “该死的,怎么回事!”白小纯有些疯狂了,操控丹炉狠狠扔出。

    轰!

    五天后……七天后……十天后……

    “怎么会这样!”白小纯如同疯魔,这一次扔出了一个大的丹炉!

    轰轰轰!

    整个中峰,在这十天里,彻底疯狂了,隔三差五的一次丹炉爆开,无数的碎片带着火焰如流星一样落下,使得中峰的地面,处处火焰。

    一处处新建的洞府,被火焰弥漫,一个个修士出凄厉到了极致的怒吼,整个中峰,寸草不生。

    神算子的洞府无碍,可他外出时,被火焰轰击……

    中峰的修士,他们的杀意,也在这一次次的累计下,已然滔天……

    甚至上指区域,虽好了一些,可也一样燃烧,还有一些筑基中期,后期的强者所在之地,同样如此,整个中峰,彻底的暴乱起来。

    “夜葬,你找死!!”

    “不杀夜葬,誓不为人!!”

    “该死的,这夜葬是要灭了我中峰不成,他这哪里是炼丹,他这分明是炼我们啊!”

    尤其是最后一次,那巨大的丹炉在半空居然没有立刻爆开,而是落了下来,砸在了一处血瀑布上,随后轰鸣滔天,无数血水如同血雨落下时,宋缺凄厉的嘶吼,传遍四方,他的全身着火,眉毛,头,都在燃烧。

    “夜葬!!!”宋缺凄吼,猛的冲出,直奔白小纯洞府,与此同时,其他人在这不断地压抑下,随着宋缺的怒吼,彻底爆。

    “杀夜葬!”

    “夜葬不死,我们早晚被他玩死!”

    “先是血气,然后是抓兔子,如今又是炸炉,夜葬,你就是一个祸害!”

    “我要杀了你,血气时我的洞府毁了,你抓兔子时又毁了,现在又被毁了!!”

    中峰从来没有如此团结过,从筑基初期到筑基后期,几乎九成的修士,全部带着滔天的杀意轰然而出,直奔白小纯的洞府所在,打算一起出手,以雷霆之势,直接连人带洞,全部灭去。

    这样的话,就算是宗门不允许,也都没用,总不能因为一个死人,去为难他们中峰近乎全部的筑基修士。

    白小纯也察觉了这一幕,头皮麻,他哪怕如今到了筑基中期,自认为可以横扫不少人,可眼看如此多的筑基修士,里面凡道的,地脉的都有,从筑基初期到筑基后期,一个个都杀气腾腾,更是有不少,都没有了头与眉毛。

    尤其是当之人宋缺,更是整个人一根毛都没有了,此刻吼声如雷,蜂拥而来。

    “你们听我说!”白小纯吓的面色苍白,头皮麻,心惊肉跳,身体立刻后退,就要去劝说,可他的声音,刹那就被无数的嘶吼淹没,眼看那些人飞靠近,一个个修为爆,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从他们身上崛起,使得这四周仿佛成为了怒浪,而白小纯则是孤舟,眼看就要被拍死。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蓦然间从祖峰传来,这冷哼如同冰寒的冷水,瞬间融入此地疯狂的众人的心神内,使得这要击杀白小纯的众多修士,一个个心神猛地一颤。

    能让众人刹那间冷静下来的,只有太上长老与老祖能做到,而方才那个声音,不管是来自谁,都让众人心头一颤。

    与此同时,大长老宋君婉的身影,出现在了白小纯的前方,她冷冷的看着来临的众人,皱起眉头。

    “够了,夜葬也不是故意如此,炼丹难免出现意外!”她话语一出,四周那些筑基修士一个个沉默,他们虽敬畏大长老,可一个个都是桀骜之辈,此刻心中不服,一个个目光露出凶残之芒。

    “这也是老祖的意思!”宋君婉淡淡开口时,目中露出寒芒,她前方那些筑基修士一个个听了这句话,纷纷苦涩,各自长叹一声,哪怕是宋缺,也都只能忍气吞声,咬牙离去,但心里,都对白小纯这里,更恨了。

    “他不可能这么炼制下去,老祖的耐心有限,若是他长久炼不出来,他的下场会很惨!”众人一个个内心冷笑,压下这一次的怒火,等待夜葬这里被宗门责罚的那一天出现。

    直至众人散了,白小纯才心有余悸的走了出来,拍了拍胸口。

    “这些人不讲理,我是在给宗门炼药!”白小纯瞄了眼宋君婉,连忙开口。

    宋君婉转身,古怪的看着白小纯,半晌之后摇了摇头,她在之前也没想到对方的炼药,居然如此恐怖……

    “夜葬……你一定要炼出让老祖满意的丹药。”她迟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提醒后,深深地看了白小纯一眼,转身离去。

    她无法把话说得太明,她相信夜葬能听出来,血溪宗的高层,大都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如果夜葬最后炼出的丹药,使得老祖满意,那么在这过程中的一切事情,只要不是触犯了底线,宗门都不会在意,甚至还会明显的袒护。

    可若是……他最终炼出的丹药,无法让老祖等人满意,那么这样的人,就是废物,血溪宗秋后算账的事情,不在少数。

    简单来说,就是你要有用,你越有用,在宗门就越是可以横行!

    白小纯目光一闪,这个道理,他自然懂,从在尸峰养尸后,他就明白了血溪宗的规则……

    “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这是多好的一个宗门啊。”白小纯感慨,干咳一声,转身回到洞府,继续炼药。

    与此同时,祖峰上,宋家老祖坐在一处庭阁中,收回看向中峰的目光,微微一笑,他的身边,有两个太上长老正陪在一旁,此刻也都笑了起来。

    “夜葬如此炼药是不是太过了?”其中一个太上长老摇头道。

    “这才是我们血溪宗的弟子,炼药都这么与众不同,一看就是我辈魔道中人,别人炼药都是温吞水一样,而他炼药,天雷滚滚,气势惊天!”另外一个太上长老,调侃的笑道。(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