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220章 圣丹残壁
    趁着夜色,白小纯离开中峰,去了巨手山下,到了血溪宗外的通天河岸边,以他如今的身份,获得一些通天河水不难,随意找了个理由,就通过了此地修士的关卡,在这通天河边,取回了十多滴通天河水。(

    这些通天河水加在一起,正好是一盅的量,被白小纯小心翼翼的带回洞府,沉吟片刻后,开始吸纳。

    数日后,当他终于将这一盅通天河水吸入体内,凝聚在第四层灵海上时,他才结束了修行。

    “接下来,就是慢慢的融化这些通天河水了,当完全融合后,就是我成为筑基后期的一刻!”白小纯振奋,在这院子里走来走去,背着小手,傲然的在心底自言自语。

    “我现在已经筑基中期了,已经很厉害了!”

    “我既然这么厉害了,那么我成为大长老,也不是不可能……”白小纯瞄了眼中锋上指区域,那种明明知道永恒不灭之物就藏在那里,可却偏偏无法获得感觉,让他时常郁闷。

    他现在已经打消了潜入进去偷走永恒不灭之物的想法,宋君婉的洞府,在他看来防护森严,自己实在没有什么把握。

    “怎么才能成为大长老呢?挑战宋君婉?”白小纯摸了摸下巴。

    “挑战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我要服众啊,让血溪宗的高层,知道我的重要性,知道我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弟子……对我越来越重视,这样的话,我去挑战宋君婉,成为大长老,也就顺理成章了。”白小纯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想的很对,于是得意的抬起下巴。

    “现在我已做到了一半程度,想要让人更重视我,还差一个让所有人震撼的步骤……”白小纯觉得此事没有任何难度,他来血溪宗已不算短了,早就打探的清清楚楚,血溪宗的药师很少,而宗门高层对于药师极为重视,也曾布了很多门规策略,试图让弟子去走药师之路。

    可因本身的体系问题,效果始终不好,毕竟血溪宗骨子里的魔宗心性,在血溪宗弟子看来,炼药耗费时间,不如去学功法增加战力,需要丹药了,去抢丹溪宗就是,需要法宝,去抢玄溪宗就是,需要灵兽了,就去抢灵溪宗。

    所以很少有人专注炼药,只有不多的一些弟子才会如此,比如假夜葬就是,可这种数量,对于庞大的血溪宗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好久没有炼药了……”白小纯想到这里,嘿嘿一笑,笑声在这夜色中飘荡,传入四周血树耳中,这些血树更抖了,觉得白小纯的笑声,充满了阴森。

    “不过在炼药前,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我之前虽多次显露出一些炼药的造诣,可若一下子太强了,必定会让人怀疑,所以需要一个契机……”白小纯双眼眯起。

    “这灵溪宗内有一处圣丹残壁所在,据说是万年前从丹溪宗抢来的……可以让人在丹壁面前感悟药道之法……”

    “哼哼,我去假装感悟一番,然后再开始炼药,就不会引起什么怀疑了……”白小纯得意的笑了笑,此事早就在他的计划之中,此刻琢磨着时机成熟了,于是没有迟疑,在第二天清晨,离开洞府,下了中峰,直奔内门弟子区域中的圣丹残壁所在疾驰。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圣丹残壁所在之地,看到了那三人多高的巨大石碑,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第一次时路过,在这里遇到了血梅,被血梅高高在上如看蝼蚁般的扫了一眼。

    此刻第二次到来,白小纯远远的,就看到石碑下有几个内门弟子,正冥思苦想,目不转睛的凝望石碑。

    他的出现,立刻让四周的那些内门弟子一个个面色大变,赶紧起身拜见,不敢靠近,快离去,使得当白小纯走到这石碑下时,四周放眼看去,没有任何身影。

    白小纯摸了摸下巴,干咳一声,对于这一切也都习以为常,盘膝坐在丹壁面前,他抬头看着眼前的残壁,想起了假夜葬曾和自己说过,八千多年前,血溪宗也出现过一个丹道奇才,就是参悟这残壁后,炼药水准大范围提高。

    “这么看来,当初血梅那小娘们在这里打坐,也是试图要去参悟?”白小纯不屑,他始终坚信,炼药之法,虽存在了悟性,可却绝非一朝一夕就可以明悟的,需要的是不断地累计与尝试,一点点的摸索,才可以最终大成。

    至于这参悟丹壁,在白小纯看来,即便是真的有些用处,可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子去看,根本没用。

    “我就来做做样子,给人一种参悟收获很大的样子,然后就可以了。”白小纯咳嗽一声,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丹壁,脑海里所想的,却是当初在灵溪宗感悟巨兽雕像的一幕。

    “得好好模仿一下……”白小纯打定主意,装模作样起来,睁大了的眼睛,看着丹壁,目不转睛,这石碑奇异,白小纯在看去时,他立刻现自己的心神损耗,居然一下子加快,诧异时,白小纯没有停止,任由心神耗费。

    就这样,三天过去,很多内门弟子在路过丹壁时,都看到了白小纯的身影,看着他目中甚至都出现了血丝,看着他在那里手舞足蹈,仿佛神情恍惚,一个个顿时诧异。

    “夜葬前辈,他这是……”

    “莫非是感悟!!”

    “天啊,好久没看到有人能真的感悟成功了,夜葬前辈这里,竟感悟了?”那些内门弟子纷纷心惊,这消息立刻传开,使得四大山峰的筑基修士,也都有不少人听说了此事,甚至有一些还过来看了眼。

    直至又过去了七天,白小纯眼睛都花了,为了逼真,他目不转睛的十天十夜,甚至有些时候,他都出现了一些神情恍惚,这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恍惚了。

    这种恍惚,如同失魂落魄,与感悟相似,外人很难看出不同……

    心神的大量损耗,即便他刚刚修为突破到筑基中期,也都无法同步恢复,渐渐地,恍惚的时候越来越多,直至他自己察觉,一天里,居然有大半天都在恍惚时,白小纯琢磨着差不多了……

    于是想要结束,并装出一副大有收获的样子,刚要收回目光起身,可就在这时,白小纯身体猛地一震,他睁大了眼,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丹壁。

    他的呼吸加剧,他的双目收缩,他不知是不是错觉,方才那一瞬,要收回目光的刹那,他竟隐隐的看到这丹壁内,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似在炼药,用的方法,与他所学的药道不同。

    “恩?”白小纯身体一震,又缓缓坐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丹壁,他体内的心神之力,在这一刻消耗的度更快,而他整个人的神魂,似乎都在这一瞬从体内消失,融入到了丹壁中,出现在了那模糊的身影身边。

    随着观察,白小纯渐渐心惊的现,自己看到的,的确是一次炼药的画面,虽然不知道炼制的是什么灵药,可这药师炼药的手法,却匪夷所思。

    他似乎没有固定的药方,而是随意的取出两种药草,借助相生相克的变化,不是驱除杂质,而是让其变化达到极致后,形成一种新的药力,观察这新产生的药力,他会不断地填入其他的药草,使之再次改变。

    种种的一切方法,如行云流水,使得那丹炉内的药力,时而狂暴,时而温和,时而沸腾,时而死寂,可无论怎样,都是在那药师的掌控之内,似乎这药力无论怎么改变,都在那药师的操控之内。

    游刃有余!

    对比白小纯在灵溪宗所学习的药道,很明显的,这石碑内的药师所透漏出的药道造诣,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似乎灵溪宗的药道只是初级,而眼前这药师所掌握的,则是更高深的境界。

    “这不是在炼药……这是在……炼制草木!!”白小纯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至他眼前这丹壁内的虚影,最终炼制结束后,打开丹炉的一刻,出现在其手中的,是一粒青色的如同草木般的丹药后,白小纯脑海轰的一声,隐隐明悟。

    “炼药之前,先炼草木,根据自己所需要的药力,去从无数药草中寻找,若是找不到……那么就要自己去炼出来!”

    “想象有多远,药道就有多远……这是以草木之丹炼药之法!”白小纯心神如天雷落下,轰鸣八方时,他身体颤抖,呼吸急促,对于这丹壁充满了强烈的兴趣,再次沉浸其内。

    与此同时,这圣丹残壁,在这一刻,散出青色的光芒,这光芒越来越明亮,很快刺目,最终化作一道青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撼动整个血溪宗!(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