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133章 小不点,别试了
    白小纯出门一看,在阁楼阵法外,那只大黑狗趾高气昂的站在那里,爪子下,正是那只极为警觉的碧眼黑猫,只不过此刻这黑猫萎靡,无精打采。

    大黑狗一看到白小纯,更为得意了,大声的叫唤了起来,白小纯立刻打开阵法,这阵法刚一开,大黑狗就瞬间冲了进去,直奔育兽花。

    白小纯呆了一下,觉得这大黑狗的幻境,一定非同寻常。

    “真是不要命了啊!”白小纯叹了口气,来到了碧眼黑猫的面前,一看这战兽只是有些力竭虚脱,没有大碍,这才拎起回到了后院。

    等了大半天……直至大黑狗第十次跳入育兽花时,被白小纯一把抓住扔了出去,他此刻非常的担心,生怕这大黑狗如果这么频繁的送出生命本源返祖之血,自己的最强战兽计划,最终育兽种诞生出的……将是一只小黑狗。

    一想到这种可能,白小纯就紧张了,打定主意决不让大黑狗继续奉献了,赶紧将手中的碧眼黑猫扔进育兽花内。

    之后的半个月,那大黑狗似懂了规矩,于是每隔一天就会拖着一只很是萎靡的战兽过来,叫唤几声,等白小纯开门后,就很是熟练的立刻冲进去。

    而白小纯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拒绝大黑狗,可每次看到大黑狗带来的凶兽,都会心神一震。

    “这大黑狗神了,它怎么知道这些兽,都是我想要去抓,可要么就是被其主人看的很严,要么就是放在了饲兽袋内,要么就是内门洞府中。”白小纯实在无法拒绝,这大黑狗似乎抓准了白小纯的心,每次带来的,都是让白小纯曾经心动的战兽,甚至有一次,居然把一个落日峰长老的战兽,也都拖了过来。

    “该死的,这么说,这大黑狗暗中跟了我不知多久……”白小纯很快就明白了问题所在,很显然,只有这一个可能。

    白小纯感慨,侧头看了眼育兽花内一动不动的大黑狗,觉得这夜行兽不但非常聪明,而且实力强悍,尤其是度,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打败这些战兽拖来这里。

    “罢了罢了,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毕竟我以前也连累了它,若是每次都带来这种战兽,就让它多奉献几次好了,只是我不让它继续,也是为了它好。”白小纯摇头,不再理会大黑狗,而是眼珠一转,看向四大山峰。

    “我需要更强大的战兽……四大峰的护山之兽,应该是最好的了。”白小纯舔了舔嘴唇,立刻离开阁楼,去古兽深渊的石洞内炼丹。

    同时,这段时间北岸弟子不少都觉得不对劲,察觉到了自己的战兽,一个个都出现了古怪的举动,时常在夜里叫唤,似在呼唤。

    尤其是那只碧眼黑猫,更是声音尖锐,时而还会目中露出回忆,仿佛在那幻境中,它成为了百兽之王,至高无上,就连声音也都带着霸气,传遍四周,让人休息都不踏实,这黑猫的主人,更是紧张,不知道自己的战兽怎么了。

    而且这样的事情,在宗门内原来越多……

    渐渐地,北岸弟子大都开始寻找原因……

    数日后,白小纯从炼药的石洞走出,满意的拿着不少引诱凶兽的丹药,等待夜色降临,赶紧外出,先去的是鸢尾峰,一路到了山顶后,他心中有些紧张,向着七彩凤鸟所在的洞穴,琢磨着先讨好一下,于是扔了一枚三阶灵药进去。

    可这丹药刚扔出,就立刻飞的弹了回来,还敲在了白小纯的胸口,力度极大,好在白小纯皮糙肉厚,面色微变,退后几步时,漆黑的洞穴内,那七彩凤鸟的头,慢慢的伸了出来,傲然的看了白小纯一眼,目中露出轻蔑。

    不是轻蔑白小纯这个人,而是轻蔑他扔出丹药这个举动。

    那样子,似在明白的告诉白小纯,它绝不吃陌生人给的丹药。

    白小纯睁大了眼,干咳一声。

    “凤鸟前辈,这枚丹药很好吃的……你不喜欢也没关系,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那里可以实现你的一切梦想。”白小纯露出乖巧的样子,正解释时,那凤鸟翅膀猛地一挥,一股狂风扫过,吹的白小纯不断地后退,差点掉下悬崖,吓的他心肝一颤,赶紧避开。

    那七彩凤鸟冷冷的瞪了白小纯一眼,似在警告,这才慢慢回到了洞穴内。

    “罢了罢了,这七彩凤鸟脾气太大,我去落日峰看看,那只三眼乌鸦,应该脾气没这么大吧。”白小纯有些头痛,打定主意,连夜去了落日峰,在那三眼乌鸦的洞口,再次尝试。

    可也就是半柱香的时间,白小纯头皮麻,急逃遁,他身后黑芒闪耀,那三眼乌鸦急追来,似驱赶一样把白小纯赶下了山,这才目中露出傲然,转身飞回。

    “我最恨鸟了,哼,鸟的脾气都大,周长老的鸟,还会诬赖人呢。”白小纯深感委屈,他觉得自己是好意的送去丹药,可这些鸟却如此欺负自己。

    可为了要培育出最强战兽,白小纯不甘心,于是把目光落在了穹顶峰上,露出期待。

    “那只大蜥蜴,一看就是挺老实的,而且肚子那么大,应该比较喜欢吃……说不定有戏。”白小纯立刻振奋,赶紧去了穹顶峰,可很快就哭丧着脸回来,衣服都破了。

    那蜥蜴根本就不理会白小纯扔过去的丹药,甚至白小纯着急之下,扔了多了几粒,竟然直接冲出来向着白小纯就是一爪。

    吓的白小纯赶紧逃走,衣服都被巨蜥的爪子刮了一下,虽然没有伤到身体,可却残破不堪。

    至于最后一个护山兽,鬼牙峰的山鬼,白小纯踌躇很久,狠狠地一跺脚,在之后的一天夜里,也飞奔而去,那山鬼的脾气反倒是最好的一个,看都不看白小纯,直接无视他的存在,也无视白小纯扔出的丹药。

    白小纯等了半夜,也都不见有什么效果,第二天又去了,一连去了三天,只能哭丧着脸放弃。

    “这四个护山兽,一个个瞧不起人!”白小纯唉声叹气,在阁楼外愁眉苦脸,整个北岸,除了一些白小纯无法去招惹,又或者在饲兽袋内根本就不被主人取出的,其他但凡有些价值的战兽,几乎都来奉献过了,至于长老的那些兽,有大黑狗在,也都6续的被拖来。

    可四大守护兽那里,白小纯的一次次失败,让他极为沮丧,尤其是育兽花的花期,都过去了大半,白小纯着急了。

    “我要培育出的战兽,是前所未有的最强战兽,既然四大山兽不同意,我就去找比它们还厉害的战兽,整个宗门内,比它们厉害的……恩?”白小纯正喃喃低语,忽然身体一震,慢慢抬头,双眼冒光,看向了古兽深渊。

    “比护山兽厉害的,当然是……护宗神兽啊!”

    “天角墨龙……如果我能让它来奉献一下,什么都够了!!”白小纯立刻振奋,呼吸急促,开始仔细的思量起来。

    “怎么说,我和护宗神兽也算有些交情,从我来到这里,每次去那边炼药,都会向深渊扔点进去……而且天角墨龙它老人家,我虽然没看到过,可却没有不让我在那里炼药,这说明……它是认同我的!”白小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更为激动,整理了一下储物袋后,他深吸口气,小袖一甩,直奔古兽深渊。

    轻车熟路,为了培育出最强战兽,白小纯也是拼了,飞到来,在这古兽深渊山涧口,他看着下方漆黑一片,似有黑雾笼罩,甚至站在这里,都觉得四肢冰冷,如同有阵阵寒气不断地从深渊内升起。

    白小纯身体有些抖,他担心自己掉下去,于是赶紧退后几步,看了看深渊后,他一咬牙,取出一枚丹药扔了下去。

    “天角前辈,晚辈白小纯啊,您记得吧,我这些年总给您送丹药的,那个,您尝尝这个丹药味道怎么样。”白小纯紧张的开口,等了半晌见没有什么反应,琢磨着可能天角墨龙口味不同,于是又扔出了一粒三阶灵药。

    很快的,他就扔出了七八粒不同的,心底都有些沮丧了,最后索性把口袋内的几粒、情丹,也都扔了下去,可还是没什么反应。

    “难道苍天注定,不让我白小纯培养出最强战兽……”白小纯长叹一声,失落的正要离去,可就在这时,突然的,深渊下的黑雾,猛地翻滚起来,与此同时,有一个沧桑的声音,从这深渊下,蓦然传出。

    “小不点,别试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这里三千年前就不行了……你若能让我本源从枯萎中沸腾,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沸腾,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啊?”白小纯睁大了眼,呼吸急促,猛地转身。

    呼唤推荐票呀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