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119章 春天,我埋下了育兽种
    “我白小纯来北岸是学习的,以后要低调!”白小纯沉吟片刻,打定主意后,看了眼手中的玉简,灵力融入,立刻脑海里就出现了近千的光点,显示出此地每一尊凶兽所在的位置。网

    “饲养这些凶兽……”白小纯眼睛一亮,无论是灵兽五篇的内容,还是天骄战时北岸弟子的与兽同战的奇妙,都让他对北岸的凶兽,有很大的兴趣。

    此刻眼看天色距离黄昏还早,白小纯连忙出了阁楼,在这片丛林内转悠起来,此刻春季,植被盎然,春风袭来,鸟语花香,按照玉简的指引,白小纯找到了一尊又一尊凶兽。

    “天聪兽!!”

    “水卷龙?!它的内脏,是炼制四阶灵药的引子!”

    “这是……云雾貂?度好快,它的毛,可以制作防护法器。”白小纯越看越是振奋,甚至眉飞色舞,脑海里灵兽五篇的内容,在这一刻好似活了,一一印证之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白小纯对于灵兽五篇的掌握,也在快的提高。

    随着他不断的观察,他看到了足有两丈多高的猴子,还有可以与四周环境融在一起的巨熊,还有长着翅膀的猛虎,甚至白小纯还看到了一只足有十丈大小的穿山甲,度极快的在他的不远处呼啸而过。

    这些凶兽,都保持着凶性,对于出现在丛林内的白小纯,在最开始的时候,都露出攻击之意,可很快的就现了白小纯手中玉简的气息,一个个懒散下来,不再注意。

    白小纯神色振奋,看着这些凶兽,尤其是察觉手持玉简的自己,不会引起这些凶兽的厌恶后,想要去靠近,可刚一临近,那些凶兽立刻就烦躁起来。

    白小纯若有所思,不再强行靠近,而是在黄昏时回到了阁楼。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起来,按照玉简上的标注,飞奔丛林内,继续观察,慢慢的时间流逝,很快白小纯在北岸,已住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来,他从来没有出百兽院,任由外面的弟子如何想要找他的麻烦,也都没有由头。

    而白小纯这半个月,过得极为充实,他每天都很是振奋,随着脑海里的灵兽五篇一一印证之后,他已然现自己之前炼药的狭隘之处。

    “我之前炼药,只注重草木,忽略了灵兽材料,实际上彼此结合后,将会爆出更多的变化,相生相克,也会更好。”白小纯兴奋,身体一晃,在这丛林内正要加时,忽然脚步一顿,看到了一头飞虎趴在那里喘着粗气,一条腿血肉模糊,似在猎食时受伤。

    白小纯迅靠近,那飞虎猛地抬头,低吼时被白小纯一把按在了身上,任由这飞虎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此刻白小纯那惊人的肉身之力。

    “别动,我来帮你包扎一下伤口。”白小纯看着在手掌下挣扎的飞虎,开口时快的帮它处理伤口,又洒了一些药粉,这才松开了手。

    飞虎急飞起,在半空向着白小纯一顿咆哮后,似乎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腿,又看了看白小纯,这才转身飞远。

    白小纯也没介意,向着其他地方飞去。

    直至结束了一天的观摩,回到了阁楼后,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晚,白小纯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个木盒。

    打开后,木盒内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种子,其内有强烈的生机弥漫,仿佛心脏一样,甚至隐约间,能看到微微跳动。

    “育兽种!”白小纯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此物是他当年落陈家族叛变时,从一个落陈族人的储物袋内获得,知晓是一个如今修真界内近乎失传之物。

    这些年,他也搜寻了一些资料,知晓灵兽五篇上说的没错,此种的确可以在吸收了凶兽的精华后,可以自行的孕育血脉传承之兽。

    之前在南岸,白小纯就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战兽,可没有条件去进行,如今到了北岸,一切条件都足够了。

    “这么一个育兽种,可以孕育一尊幼兽出来,若是寻常的凶兽,不符合我荣耀弟子,掌门师弟的身份,我要将这育兽种好好种下,等其开花后,采集所有强悍凶兽的精华,以此种,孕育出一尊……集合万兽优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强战兽!”白小纯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意气风,深吸口气后,拿着木盒来到了阁楼后面。

    这里有一片区域,在阁楼的阵法范围之内,这半个月被白小纯开辟出来,成为了自己种植灵药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育兽种种了下来,对此物他报以很大的期望,于是索性将这片地的所有灵土,全部炼灵了三次,这才放心。

    “按照灵兽五篇的记录,这育兽种的生长时间不会太久……”白小纯更为期待,在这里观察了好久,直至夜色降临,这才离去,可很快又跑了回来,确定了这里的确是在阵法范围之内,才放下心来,回到了阁楼。

    这一夜,他都没怎么休息,经常跑出来到种植育兽种的地方观察。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他才慢慢压下心中的期待,开始沉浸在丛林内的近千凶兽身上,每天除了修行以及研究门规外,绝大多数都是于丛林内观察各个凶兽。

    偶尔的,百兽院也有会北岸弟子到来,在阁楼前的石碑下,自行付出一定的贡献点后,在这里或是观摩百兽,或是尝试去与凶兽签订契约,将其化作自己的战兽。

    不过后院的区域,被白小纯重点保护,甚至还去调整了阵法的侧重点,使得完全无碍,也就不担心被认破坏。

    时间流逝,这样平静的日子,很快过去了半年。

    半年来,白小纯没有一次外出,整日在这丛林内,与凶兽为伴,被他疗伤的凶兽已有不少,甚至白小纯还创造了一种简单的丹药,此药吞下后,可让凶兽的气血运转加快。

    于是在这丹药与白小纯的悉心照顾下,他在这丛林里,几乎与所有的凶兽,都关系处的很好,那些凶兽也渐渐接受了白小纯,可以让他靠近身体,去细致的观察,甚至还有一些,除了没有契约外,已与战兽没什么区别,听从白小纯的话语。

    这一天,在白小纯于丛林内溜达时,百兽院来了三个北岸弟子,于阁楼外的石碑处,自行购买了在这里停留三天的资格后,踏入丛林。

    其中一人正是半年前此地的执事,与白小纯交接的内门弟子孙文。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外门弟子,一男一女,男子个矮,脸上还有稚气,至于那女子,虽也年纪不大,可却身材苗条,相貌俏丽,目中带着好奇与振奋,看向四周。

    “谢谢孙师兄,这一次有孙师兄在,我们获得战兽的把握,就更多了。”女子兴奋的开口,看向孙文时,目中已有崇拜。

    “那是,孙师兄可是内门弟子,尤其是在这百兽院内执事数年,对于这里的所有凶兽都了如指掌,甚至这里的凶兽都记得孙师兄。”个矮的外门少年,一样兴奋的说道。

    “倒也没那么夸张,不过孙某在这里,还是可以号令不少凶兽的,一会你们看中哪一个就告诉我,我去安抚,可让你们省力不少。

    不过记住,这里有十尊战兽脾气暴躁,比如天火熊,夜行猿,赤飞虎,尤其还有一尊凶残到了极致的铁甲山兽,甚至有时候来者哪怕拥有资格庇护,也要小心翼翼,切记不能招惹。”孙文有些得意,目光落在那女子弟子身上,快上下打量一番,心头微热,暗中也有感慨。

    这百兽院的油水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利用职位,可帮人快找到特定的凶兽,还可以凭着玉简的威压,让人在与凶兽签订契约时,容易很多。

    若有可能,他也不愿离开这里,但宗门的命令,让他不得不交接给白小纯,心底早有不满,此刻带着身后二人,走在丛林内,渐渐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凶兽,很多在看到孙文后,在孙文的召唤下,都到了近前,显然还认得孙文。

    “这只猕鹿如何?”

    “这是飞云鼠,是此地可列前六百的战兽了,要不要?”

    “你们运气不错,这是烈牙马,足可排在前三百了,我当年第一次看到它时,它还没这么大。”

    “咦,竟是飞火蝶,哈哈,此蝶可入前三百了,具有迷幻之法,要不要?”一路上,孙文身后的两个外门弟子,看向孙文时已是狂热崇敬了,此地很多凶兽,在看到孙文后,都停顿下来,仿佛顺从的可以签订契约的样子。

    那位外门男弟子兴高采烈的选择了烈牙马,至于那女子,迟疑后放弃了飞火蝶,而是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孙文,显然是想要更好的。

    “孙师兄,有没有排名在前二百的?”女子目中露出崇敬。

    “不要好高骛远,前二百的战兽,任何一尊都极难驯服,就算是我在这里执掌了数年,也都没有把握号令它们,至于那新来的执事,估计连我三成的本事都没有,放眼整个宗门,凝气弟子,无人可以,而你们更不可轻易驭兽,此地存在危险,你们……”孙文严肃道,正要继续开口,忽然的那外门女弟子睁大了眼,激动的指着前方山岩。

    “孙师兄你快看,那里有一只飞虎!!”女子兴奋,有孙文在身边,她觉得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此刻惊喜中下意识的就掐诀,立刻一道北岸特有的驭兽之力,直奔飞虎而去。

    孙文猛地转身,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山岩,一只长着翅膀的飞虎,正趴在那里,冷眼看着三人,目中的光,似带着冰寒无情。

    “赤飞虎!!该死,这里不是它出没的地方啊,这是此地十大战兽之一!”孙文立刻睁大了眼,尤其是察觉身边女弟子竟敢去尝试驭此兽,他立刻心神一颤,拉着二人急后退,他这一路看似威风,可实际上带着二人所去的地方,都是本身就很温顺的战兽所在的区域,毕竟宗门为了保持此地凶兽的凶性,只是散养,故而对于外门弟子而言,存在危险,所以但凡是外门弟子进来,都会有内门跟随。

    可就在这时,那飞虎猛地低吼,站起了身,随着吼声传出,声音震天,落在它身上驭兽之力立刻崩溃,它目中红,蓦然飞出,直奔三人而去。

    “不好!!”孙文骇然,这飞虎此刻掀起狂风,气势竟堪比凝气九层,那两个外门弟子已彻底呆了,骇然颤抖,孙文咬牙,正要取出玉简求救。

    可就在这时,一声诧异,从远处传来。

    “咦,小飞,怎么又顽皮了,趴下!”

    呼唤推荐票呀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