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一念永恒 > 第五十四章 道义在心
    眼看那两个凝气六层的族人要逃走,白小纯掐诀一指,小木剑呼啸间,立刻从身边一个凝气六层的族人脖子上刹那飞过。

    直至死亡,这凝气六层的族人目中,都带着前所未有的骇然与恐惧。

    他们本应该是追杀者,可如今……却反了过来,成为了被击杀者!

    短短的时间,白小纯连杀四人!

    那方才联手围攻白小纯的最后一个凝气六层族人,此刻面色惨白,拼了全力倒退,心脏砰砰跳动,身体都在颤抖,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瘦小的,白白净净的灵溪宗弟子,居然……如此恐怖。

    白小纯眼中露出凶芒,正要追击,可就在这时,忽然内心升起危机感。

    与此同时,杜凌菲焦急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传来。

    “小心!”

    白小纯身体蓦然后退,就在他退后的刹那,一个一丈大小,紫色的骷髅头,速度极快,瞬息出现在他方才所在的地方,蓦然自爆。

    轰的一声,这自爆之力掀起的冲击,让白小纯全身一震,他的不死铁皮,首次感受到了疼痛,嘴角溢出鲜血,身体不断后退。

    出手的,正是那位凝气八层的陈越。

    他面色难看,目中带着凝重,救下了自己的族人后,身体一晃,直奔白小纯而去,他的身后,那两个凝气六层的族人,此刻狠狠一咬牙,也都跟随。

    三人直奔白小纯。

    侯云飞挣扎的想要去帮助,可他本就虚弱,之前拼杀时耗费了最后一丝灵气,此刻嘴角溢出鲜血,无法出战。

    杜凌菲也是重伤在身,此刻焦急中她看着白小纯,内心对于自己之前对白小纯的所有敌意,所有偏见,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小纯面色苍白,再次溢出鲜血,身体摇摇欲坠,速度也都慢了下来,陈越三人眼看如此,追击更近。

    可就在三人靠近的刹那,白小纯忽然眼中凶芒一闪,之前陈越的术法轰击,塔的不死铁皮尽管无法全部阻挡,可也消散了大半之多,看似虚弱,嘴角还有鲜血,这一切都是他刻意装出。

    此刻速度一下子暴增,不是倒退,而是以这种瞬间激增的速度,直接与陈越交错而过,他的目标……赫然是那两个凝气六层的陈家族人。

    陈越面色一变,正要阻挡,呼啸声蓦然回旋,白小纯的木剑直奔他这里临近,陈越掐诀一指,立刻身前出现骷髅头,轰鸣间无法阻拦白小纯。

    他眼中露出厉色,大袖一甩,立刻一个灯笼出现,直接化作一个火球,呼的一声直奔白小纯。

    与此同时,那两个凝气六层的弟子骇然,发出惊呼,急速后退,可白小纯的身影已如闪电般,全面爆发,速度飞快,直接追上一人,右手抬起时拇指与食指黑芒闪耀,向着面前的陈家族人,狠狠一捏。

    碎候锁!

    咔嚓一声,这陈家弟子惨叫中,脖子被白小纯生生捏断后,白小纯身后火球临近,高温扩散,他来不及闪躲,轰的一声,这火球直接落在了他的身前。

    爆发时,有一片火海将白小纯全身笼罩,这一幕让杜凌菲与侯云飞发出惊呼。

    “白小纯!!”

    不远处的那位凝气六层的族人,神色露出惊喜,他眼看白小纯被火焰吞噬,顿时大笑。

    可就在这时,火海内有一个身影,蓦然冲出,速度飞快,一瞬就靠近了着大笑的陈家凝气六层的族人面前,在此人睁大了眼,身体要后退时,被白小纯一脚落下,把脑袋砸进了身体内,连惨叫都无法传出,直接灭亡。

    做完这一切,白小纯气喘吁吁,他眼中血丝更多,全身上下多出皮肤出现烧伤,嘴角溢出鲜血,抬头时,死死的盯着此地最后一个陈家族人……陈越!

    陈越被盯的心里发毛,他修为凝气八层,在整个家族里也算是天骄之一,虽不如少族长,可在族内也颇受老祖欣赏,平日里在落星山脉内与凶兽厮杀,经历数次生死磨练,自身战力不俗。

    对于灵溪宗的弟子,他是瞧不上的,虽然对方的身份地位比自己高,可他一向认为,那些宗门内的修士,都是圈养的花朵,虽一个个神通不凡,可生死相斗时,绝不如自己。

    但眼下,他在白小纯这里,却是感受到了恐惧,尤其是此刻白小纯的目光,甚至比他在落星山脉内遇到的那些凶兽还要可怕。

    那目光内蕴含的凶残,似要将他生生吞噬一样,使得陈越心底不断升起寒意。

    尤其是想到对方在短短的时间内,居然连杀六人,这种手段,让他心神被强烈的撼动,更让他觉得无法置信的,是他已然看出,对方的修为……居然只是凝气六层大圆满。

    “他的力气太大,速度极快,此人修炼了某种炼体之术,且修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才可以一击杀人!”

    “尤其是他的防护,太可怕!”

    “他虽没什么术法,可他操控飞剑绝非寻常之辈,不但速度超乎想象,每一剑的力量更是惊人,而那木剑也非同小可,品阶极高,所以才可以瞬杀凝气六层!”

    “这种人物,必定是灵溪宗有名的天骄,可为何我之前从未听过他的名字,白小纯!”陈越心惊时,也升起了更强烈的战意,他右手一挥,立刻身前出现了三个拳头大小,玉石打造的骷髅头。

    他的神色凝重,望着白小纯。

    “我之前小看了你,现在不会了,就看看是你灵溪宗的术法厉害,还是我陈家的厉鬼杀道锋利!”

    话语一出,陈越掐诀间,立刻他四周的三个骷髅头,纷纷如活了一样,发出低吼,不断地庞大,竟每个都达到了一丈大小,直奔白小纯而去。

    白小纯呼吸急促,他此刻脑子里是空白的,没有任何思绪,早就忘记了死亡,有的只是要干掉对方的冲动。

    眼看那些骷髅头来临,他右手猛地掐诀,向前一指,小木剑呼啸而出,同时还有两把飞剑,也刹那出现,竟是操控三把飞剑,化作大量剑光,随着身体直接冲出。

    更有一片小盾在身体四周环绕,散出宝光。

    刹那间,白小纯的飞剑就与那些窟窿头碰到了一起,轰轰之声回荡时,他与陈越二人,都速度极快,激战起来。

    陈越凝气八层,修为比白小纯深厚,可在力气与防护上不如,二人交战掀起巨响,竟一时之间不相伯仲!<b

    r />

    这一幕,让杜凌菲心头提了起来,她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肉中都不觉得痛。

    那在小比时可恶的白小纯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此刻全身如铁血一样,与落陈家族陈越交战的白小纯!

    “我之前错怪他了……这才是真正的白小纯……”

    “他的确是怕死,可他能回头与人拼死厮杀,他所需要的勇气,是寻常之人的无数倍大……”杜凌菲望着白小纯,她的目中慢慢多出了神采。

    “他哪怕害怕死亡,可心中却有坚持,有他的道义,不会因为害怕死亡而放弃伙伴……”

    不多时,声响震耳欲聋,白小纯的三把飞剑,此刻碎灭两把,唯独木剑还在,而那三个骷髅头,此刻都黯淡无比,被伤了灵意,飞回陈越身边。

    与此同时,白小纯趁机杀来,陈越喷出鲜血,闪躲不及,被白小纯的碎候锁,直接按在了手臂上,咔嚓一声,他的左手骨头直接断裂,虽然如此,可他口中却飞出一把小剑,直接刺在了白小纯的肩膀上,刺入一寸!

    不死铁皮都难以阻挡,鲜血流下时,陈越立刻后退,可还没等他退后多远,白小纯不顾伤势,红着眼,蓦然追来,速度之快,掀起呼啸。

    陈越面色难看,此刻危机中他狠狠一咬牙,掐诀一指眉心,身体立刻颤抖,全身气血翻滚,他大吼一声,猛地一拍额头。

    “白小纯,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是换了其他时候,陈越早就不战了,可如今关乎全族大事,他必须要击杀白小纯,此刻一口体内的生命之血喷出,瞬间被那三个骷髅头贪婪的吞噬。

    “厉鬼狰杀!”陈越低吼,展开了秘法神通,他面前三个骷髅头猛地双眼露出幽光,竟直奔陈越而来,疯狂的撕咬,眨眼间就把陈越的身体吞噬了不少的血肉,钻入他的体内。

    这一幕诡异,看的杜凌菲与侯云飞倒吸口气,与此同时,陈越发出凄厉之吼,身体颤抖,表情狰狞,身体外出现大量黑气,竟化作了一尊一丈多高的厉鬼!

    “死!”他声音森然,右手抬起向着白小纯狠狠一按。

    “是你死!”白小纯低吼,双手掐诀时一指半空,立刻他体内的灵气如脱缰的野马,蓦然爆出,在半空中飞快的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鼎!

    正是……

    紫气化鼎!

    ------------

    求推荐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