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金山(8500补)
    “啾!”
    
        方明摸摸铁翅天鹰的喙子:“带着她们离开,去西北随意找处地方安置!”
    
        呼呼!
    
        小铁发出一声穿空破云的鹰啼,猛地振动翅膀,掀起狂风,驮着背上的三女,刹那间便扶摇直上九重天,又是几下滑翔,旋即消失在天际。
    
        按照方明原本的计划,在救出慕容宗师之后,本来便是应该要兵分二路的。
    
        而经过他再三检验,确认慕容秀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丝毫问题之后,他当即就催这三女上路。
    
        毕竟,此时的雍州,也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甚至,连康州都有些不怎么保险。
    
        因此方明给了小铁自由寻找落脚点的命令,反正纵使青云宗的探子遍布天下,宗内高手多智而近乎妖,难道还能准确预测一只鸟的思维不成?
    
        至于方明自己?
    
        他甩开担忧不已的三女,不一起行动,自然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血龙敖无虚围攻密宗须弥金山……如此盛事,又怎么能不去一睹?”
    
        方明飞身跃上悬崖,辨认了下方向,眸中当即露出一丝精光。
    
        此时的九州大地,乱民遍野,大战不断。
    
        血龙敖无虚攻破落龙关,得关外补充,此时声势越发浩大,甚至席卷雍州,直逼密宗山门!
    
        历来乱世,真正被灭门的,还是小宗小派,而这次,却是三教五宗这样的庞然大物,遭遇灭门之厄!
    
        如此热闹,方明当然要去看一看。
    
        当然,他能如此大大咧咧的,主要还是自身修为到了天人之界,世间能留住他的人已经很少。
    
        并且,孑然一身,进可攻,退可守,一切由心,毫无牵制,若是带着小慕容三个拖油瓶,那反而有着巨大的麻烦。
    
        在方明的心里,甚至还有另外一重意思。
    
        他武道突破天人,却还未曾好好见识天下高手,真正的大乾天人,也就与一名周家的老古董元神战过一次,还不清楚自己在大乾的定位。
    
        更何况,若是大光明拳印全力而出,又有着怎样的威能?
    
        ……
    
        由于身无牵挂,方明一路走得颇为潇洒。
    
        因为大战还未彻底开始,方明路上甚至还雇了头驴子,打了壶老酒,一路悠哉游哉,倒骑痛饮,与兵荒马乱的环境形成极大的对比。
    
        以方明的武功,自然任何想剪径的蟊贼,乃至乱兵,碰上他都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南山郡,金山城。
    
        此处已经是雍州腹心,更临近密宗山门。
    
        原本的乱世荒凉,在这里却见不到多少踪影,反而展露出一种畸形的繁华。
    
        街道之上,各种带着梵教味道的建筑物数不胜数,而行人熙熙攘攘,皆是劲装武服,佩剑持刀的江湖中人。
    
        方明一见,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江湖中人好名好利,更好热闹。
    
        此时九州之中,风头最盛的乃是血龙敖无虚无疑,这次攻打须弥金山,外人少不得要来凑凑热闹。
    
        当然,更有着所谓的名门侠少,江湖侠女,与正道同一阵线,做着斩妖除魔的不切实际梦想。
    
        可惜,世界是残酷的,等到这些侠少侠女真正与血龙军交锋之后,才会知道自己之前想象得有多么离谱。
    
        不过,这种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在没有发疯之前,就被各自的师门长辈镇压了。
    
        方明登上城中最大的一间酒楼,此时大堂二楼都近乎客满,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靠边的角落。
    
        “话说自皇室凋零,大乾动乱以来,九十九州风起云涌,枭雄辈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便是血龙敖无虚!”
    
        此时,在酒楼中间,一名卖唱老者目光炯炯,口若悬河不绝:“而历数关外各州,年青一辈第一人当属康州方明方天尊,以不到二十五便登临天人之界,古今罕有,力压三教五宗新生代,可谓风华绝尘……”
    
        “除此之外……还有九天玄女宗传人、霸王雷戟等等,都是引领风云的天之骄子……可叹我关内九州,人杰地灵之所,却是凋零至此……”
    
        老者遍数天下风云儿,到了后来却是喟然一叹。
    
        “哼!”
    
        一声低低的冷哼当即传来,令方明耳朵一动。
    
        此人声音年青,但功力深厚,原本只是对同桌而言,却逃不过方明的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他功聚双耳,源源不断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若非我世家弟子隐居不出,又哪里有着这些人大出风头的时候?”
    
        听这年青人的语气,却是腹诽满满,又让方明心里一动,知道遇到了所谓的武林世家子弟。
    
        这些世家有着传承,甚至绵延千年,如周家一般,老怪物层出不穷,只是为人低调,否则声望当不输于五宗之类。
    
        特别是其中几个最大的世家,便连青云宗都有些忌惮。
    
        “嗯……这人虽然看似高声泄愤,实际功聚一线,只有周围三尺之内之人可以听到,对功力的把握已经炉火纯青……而旁边两个年青人也大是不弱,按照他们年纪而言,可谓天才了……特别是,最后这个老头!”
    
        方明的目光看向了这一桌子。
    
        只见刚才出声的乃是一个紫袍青年,旁边一人身穿玉色绸衫,目似晨星,还有一人穿着藕色长袍,眉目清秀,虽然有着喉结,但方明一眼就看破乃是伪装,乃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女子。
    
        不过当此乱世,不止江湖中人,就连普通农家女子,出来也要掩盖一番,倒也不足为奇。
    
        最为令方明注目的,还是带着这三人的老者。
    
        这老头微微驼背,脸颊凹陷,更戴着一只黑色的眼罩,显得阴冷骄悍,似是外道巨擘,手上却带着一只硕大的祖母绿扳指,晶莹剔透,有着文气,与老头本身颇不匹配。
    
        此时,方明便感觉到一股阳刚、浩大的念头,从对方身上冒出,飞快扫视一圈,又放松了警惕。
    
        这老头,赫然是一位大宗师级别的武道高手!
    
        不过方明天人之尊,隐藏身形起来,能被他发现才是见鬼。
    
        “休得胡言!”
    
        此时,就听这老头似呵斥道:“不说康州的天人之尊,便是九天玄女之传人与霸王雷戟,也非你等可望其项背……”
    
        “天人呢!”
    
        女扮男装的少女却是只听了半句:“似乎整个世家圈子里,也只有赵家哥哥,才达致此等成就……”
    
        “便是老夫也不得不承认,赵家那小子,确是天纵奇才……唉……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自从我世家之中人才辈出之后,老夫便隐约预感,大争之世即将到来,因此才将你们带出来,见见世面!”
    
        独眼老头却是越说越兴奋:“此次血龙军围攻密宗,乃是百年都罕见的大战!密宗乃五宗之一,此次被围困,其余四宗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而敖无虚也非等闲之辈……一场龙争虎斗,在所难免!”
    
        “此乃天赐良机,你等可要好好观摩……”
    
        “这个自然!血龙敖无虚!人家早就想去见见了……”
    
        男扮女装的少女眼眸中几乎冒出星星,而旁边的紫袍青年,则是不满地哼了一声:“若是我钱家的‘无法无天’在此,也不至于让血龙专美于前!”
    
        但底气之不足,却还是令老者哑然失笑。
    
        知道这位虽然在家族之内也算绝顶天才,甚至年纪轻轻就晋升宗师,未免心高气傲。
    
        此时,到了外界,听到真正的绝世天才之行迹,方才收敛了一点脾性,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免总想拉点虎皮,扯张大旗,以显露自家的不凡。
    
        “钱家本代的‘无法无天’,可是钱无道那小子?”
    
        忽然间,一个人影直插过来,笑嘻嘻地揽住紫袍青年的肩膀,慨然问道。
    
        此人穿着百衲衣,花花绿绿的仿佛一名戏子,身上却又带着一股浓郁的香气,仿佛女子的脂粉味,却又太过浓烈艳俗,偏生一张老脸却生的肃穆非常,带着威严之气。
    
        “你是谁?”少女皱起眉头,独眼老头却是心念电转,想起一个人来,连身子都软了半边:“花……花花太岁?”
    
        “花花太岁?”
    
        紫袍青年的脸都绿了,蓦然想起外出之前,族内千叮呤,万嘱咐不能惹到的几个人之一。
    
        这花花太岁当然是男子,却有着龙阳之好,更是外道中有数的好手,武功甚至到了天人之界!偏生又正魔不靠,完全是凭借野狐禅自修而来。
    
        如此大人物,偏生又无牵无挂,一般的门派,乃至五宗都得给些面子,在九州横行。
    
        “你刚刚在说小无道?”
    
        花花太岁捻着兰花指,公鸭嗓令紫袍青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唉……老夫还甚是怀念上次与小无道路左相逢,交谈甚欢呐……想当年,我们两个品酒论武,把臂同游,却是何等痛快,他现在如何了?可突破大宗师没有?”
    
        “你……”
    
        少女却是心里忽然一沉,想到当初钱无道本来困于宗师瓶颈多年,外出一趟之后却有着奇遇突破,从而继承‘无法无天’名号的事情,不由心里一沉:“难道……无道哥的突破,竟然是因为此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