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偷入(8000补)
    “别了……青云宗!”
    
        青云峰的山门恢宏依旧,顶天立地的石柱上,两排龙飞凤舞的对联凌空而下,一气呵成,代表着书写此联之人惊天动地的武道修为。
    
        方明默默注目着此山门,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此去之后,再回头必成生死之敌!
    
        至少,在青云宗被彻底打服之前,让他再上门,那是肯定不干的了。
    
        “客卿太上长老?”
    
        旁边一名青云宗弟子整装待发,又等了方明良久,不由上前问着。
    
        “你们先去,我会独自赶到雍州!”
    
        方明瞥了底下的青云弟子,又遥望远方,在青云山脉之外,明显有几团大型军气集结。
    
        “这……”
    
        此名弟子还有些迟疑,但方明更不给他机会,当即长啸一声。
    
        铁翅天鹰飞下,双翅展开,带起可怕的飓风。
    
        刹那之间,周围的青云弟子人仰马翻,而方明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位太上长老,可真是……”
    
        周围的弟子狼狈爬起,却只能苦笑一声。
    
        历来武道天人,脾气古怪的居多,和善的反而是少数,有的是特立独行之辈。
    
        而宗门律法,说是有着约束,但也有限。
    
        他们见得多了此种情况,等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也只能无言以对,只能暗暗期盼着方明早日归队才好。
    
        “流云兄,在下于雍州另有要事,却是要先走一步了!”
    
        九天罡风之上。
    
        铁翅天鹰与铁喙飞鹤相对盘旋,各自大眼瞪小眼,伸出爪子恐吓,方明却是对流云道人传音道。
    
        “有着要事?”
    
        流云道人一怔,旋即就见铁翅天鹰飞行绝迹,消失在半空。
    
        “也罢!此人对我宗门,还颇有疑虑……”
    
        流云道人倒是非常大气:“不过……等到日后,大势之下,也自然会醒悟的……却是可怜我,要早日出征,去给他监军了……”
    
        不得不说,方明的欺骗,实在太过成功。
    
        甚至,就连流云道人,都未曾怀疑方明的魔门身份。
    
        这与长生元神也有关系。
    
        毕竟,元神之路可做不得假,而且,若有着此等天赋异禀的弟子,简直是一千年都难以遇到一次的好事,若善加培养,等到武道通神之后,必然可以给宗门带来巨大的发展,又有谁舍得派出去做探子?
    
        甚至,成就野路子的道家元神,相当于在正魔两道的路子都断了,此生再也难晋入高位。
    
        如此天才,又何必做如此自杀性的举动?
    
        ……
    
        又到月圆。
    
        方明却是走陆路,悄无声息地潜回了青云山脉。
    
        经过这段时间的探索,他对于整个青云峰不说了如指掌,但一些危险,可能有洞天真君坐镇之地却也有着猜测,当即一一避开,潜伏而入,直闯后山。
    
        “看守镇魔塔的绝天真君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入定,对于镇魔塔的掌控最小,乃是天赐良机!”
    
        对于骨肉人魔给出的这个情报,方明倒没有怎么怀疑。
    
        毕竟,此时对方若要出来,便得乖乖跟自己合作。
    
        至于卖了自己?青云宗就能放他出来不成?因此可能性几乎可以不去考虑。
    
        “此时的青云宗内,多尊天人乃至破碎强者,洞天真君都被调集参战,留守的青云子等人之前围杀血龙敖无虚,又是势力最弱之际,平日强攻,十息间便可反应过来,而此时,起码也需要一百息!”
    
        此乃甘清池花费偌大心血,打听出来的绝密情报。
    
        而方明通过自己追查,辅助以望气手段,却也相当肯定这一点。
    
        一百息!
    
        对于普通武者而言,或许也只是短暂刹那,连打个盹都不够。
    
        但在一尊天人看来,却是足以做下许多事了。
    
        方明穿着一身青云宗弟子最常见的青袍,身上蓦然噼里啪啦一阵炸响,脸型变化,就连身上的天人气质都尽数收敛,化为了一位浓眉大眼的青年弟子。
    
        此乃清客院中,服侍他的青云内门弟子之一,此时假装起来,当真毫无难度。
    
        “什么人?”
    
        后山戒备森严,几乎是方明一冒头,就有执法弟子发觉。
    
        “在下龙卓,特来镇魔塔试练!”
    
        方明将一块腰牌扔了过去,此令自然是真正的龙卓的,至于他本人在何处,便是只有天知道的事情了。
    
        “嗯!过去吧!”
    
        执法弟子验看腰牌后,没有索要贿赂,直接让开了道路,倒是与之前卓一寒的待遇颇为不同。
    
        “几位长老祖师,在下想入塔!”
    
        有着上次卓一寒的流程参考,方明一路大大咧咧地直入镇魔塔,前三层都是一晃而过。
    
        “不枉我花费如此久时间,终于摸清镇魔塔的运转规律,乃至大阵破绽,才可瞒过外面的宗师大宗师进来……当然,这镇魔塔前六层,有着如此武力镇守,已经是过火了……”
    
        方明很清楚,有着洞天真君镇守的镇魔塔七、八、九层,与前六层完全是两个世界。
    
        对于青云宗而言,能如此已经是颇为耗费心神了。
    
        事实上,若非青铜巨门在第六层,那或许防守的武力还要持续减小。
    
        “嘿……小子,过来!”
    
        “青云宗的小鬼,看我老王斩了你的狗头!”
    
        ……
    
        两边囚室当中,传来众多囚犯对练或挑衅,或阴沉的目光。
    
        也有几人不言不语,仿佛一截木头一样,蜷缩在角落中。
    
        方明尽皆不管不顾,通过巨门,来到镇魔塔四层,广袤无垠的地下溶洞空间当中。
    
        “大光明胎藏曼陀罗结界!”
    
        一层光明浮现,方明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凝聚一分,刹那间化为一道白光,冲向第六层大平原核心的青铜巨门位置。
    
        嗖!
    
        他的速度太快,甚至形成了一道白色的气浪。
    
        一路上,不论潜伏的先天魔头,还是青云宗的试练弟子,见着这惊人的速度,都是纷纷缩头,不敢动弹。
    
        需要花掉卓一寒漫长时间的距离,在方明看来却是近若咫尺。
    
        白光一闪,他就再次出现在了青铜巨门之前。
    
        与之前不同的是,他这次,乃是真真正正的天人本体降临!
    
        “这是……”
    
        “不好……”
    
        “机会来了……”
    
        ……
    
        白光以强绝之姿,似过江猛龙般越过九大魔君领空,顿时收获了形形色色的人念。
    
        “此时就算他们立即跳反,向外界报告,也是来不及了!”
    
        方明一片宝相庄严,忽然双手合十,散发无量光明,按在了青铜巨门之上。
    
        “第一息!”
    
        滴答!滴答!
    
        在方明的识海当中,坐忘经飞速运转着,计算着每一息时间的消耗。
    
        九层镇魔塔。
    
        幽暗而深邃,一片紫黑色腐烂沼泽之底,一只血色的眼睛忽然睁开:“来了!”
    
        几乎便是在这只眼睛睁开的刹那间,一片漆黑的周围刹那间大变,众多道家云篆,乃至佛家的金色万字符文浮现,似铁链般将庞大的人影重重枷锁。
    
        血眼微微一动,虚空中一道意念放射出去,一念生世界!
    
        “啧啧……小子很大胆呐,这次居然敢亲身前来!”
    
        骨肉人魔打量着面前方明的神念,却是一眼就发现了不同:“如何?想清楚了?是要老夫的藏宝之地,还是骨肉魔功?甚至……你若尽心救老夫出去,老夫便是施展无上神功,为你延年益寿,也不过举手之劳尔!”
    
        “呵呵……人魔前辈说笑了!”
    
        方明却是微微摇头:“在下所求不多,前辈只需将魔功之法复述一遍,再保证脱困之后,拖住青云宗的高手便可……”
    
        “便是如此简单?哈哈……可以!”
    
        骨肉人魔哈哈狂笑,令整个空间都似震荡不安,旋即无匹的魔音响彻:“老夫的骨肉魔功,乃是魔道无上神功,大道之言,奥秘无穷,只能以意念铭刻,你注意了!”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意念传下,带着纯粹的文字与图画。
    
        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带着血腥的味道,仿佛骨头与血肉组成,凶残狠厉,莫过于此。
    
        上古功法,都是讲究以心传心,不立文字。
    
        此时骨肉人魔传法,倒也颇有此种风采。
    
        “桀桀……”
    
        伴随着骨肉人魔的枭笑,整个空间再次崩溃。
    
        他这只是一段意念,能勉强支持到传法完结,已经是颇为不易之事了。
    
        只不过,镇魔塔九层当中的血红色巨眼,当中却是泛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青铜巨门之前的方明同时也是脸色一变!
    
        “这骨肉魔功,给我的感觉,为何如此与血龙功法类似?”
    
        刹那间,方明就清楚,这个骨肉人魔给自己的功法,完全带着不怀好意。
    
        “果然,应该说不愧都是秉承天地戾气而生,专门祸乱天下的枭雄么?幸好我原本也没有对你抱多少指望!”
    
        方明双手放出炙热的白光,将青铜门整个包裹,令其几乎在光芒下缓缓融化。
    
        而与此同时,他却是感悟到了更多的东西。
    
        “这种契合无比的感觉?怎么回事?难道镇魔塔当初建造之时,还请了如是寺的和尚专门过来加固么?”
    
        “但一位洞天真君的洞天,居然还需要外人出手,那骨肉人魔,到底强横到了什么地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