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担任(7900加)
    “人赐良机,毁尸灭迹!”
  
      青铜门外,方明操纵着卓一寒收回手,身上却是燃烧起一股血焰,将整个躯壳包裹。
  
      血焰熊熊中,卓一寒的整个躯体都在融化、散发,最后尸骨无存。
  
      甚至,就连原本的这段神念,也被方明主动舍弃掉了。
  
      砰!
  
      一声轻响过后,方明的这段意念彻底崩溃,消散在天地之间,任凭什么大能过来都要抓瞎。
  
      趁着骨肉人魔吸引天绝真君的良机,他却是要将自身一切痕迹都掩盖掉。
  
      镇魔塔之外。
  
      “诸位一起,镇压魔头!”
  
      大宗师一声轻喝,众多执法弟子、长老响应,催动九宫八卦阵,将震动阻挡。
  
      众人皆是游刃有余中,又一副无奈之色:“该死的魔头,还让不让人清静了?”
  
      由此可见,骨肉人魔那老魔头,八成时不时就要来一次,竟无一人怀疑。
  
      “骨肉人魔?”
  
      镇魔塔之外,方明双眼明亮,忽然站起身,飘然而去。
  
      这次遇到意外,却是要令他仔细思索下对策,更重要的,却是查清楚这个老魔头的底细。
  
      “也罢!原本以我一人之力,要想从镇魔塔救人,完全是痴心妄想,除非制造大混乱……”
  
      “一开始还想引血龙军过来,现在看来,若是放出这老魔头,也是一招吸引火力的妙棋……”
  
      思忖当中,方明身影不停,片刻后就回到了清客院,窜入斗室之内。
  
      棋盘之前,水中酒仙甘清池见到方明到来,却是长松口气:“谢天谢地!”
  
      片刻之后,就有流云过来问候,只能看到方明与甘清池相对而坐,品酒下棋之景。
  
      “不想明兄在弈棋一道上还有此等天赋,小道日后倒是要多来讨教一二……”
  
      流云道人当然不是专门来找方明下棋的。
  
      等到与方明手谈一局,又与甘清池交换了几个眼色之后,却是告辞而去,一副专门过来打探消息的样子。
  
      “我刚才……倒似感觉到后山震动,隐隐有着魔气泄漏,不知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
  
      方明一脸坦然之色地问道。
  
      “这个……”
  
      流云道人脸上绽放出笑容:“不过一个镇压的老魔头,贼心不死罢了……明尊者能有此心,便是极好的,小道自当禀告掌教至尊,不过此时,最关键的还不是这过气老魔头之事啊……”
  
      当即又顾左右而言他,一副不想提及的样子。
  
      方明见此,自然也打了个哈哈,轻轻放过去了。
  
      ……
  
      “骨肉人魔,此是何人?”
  
      等到流云离开之后,方明与甘清池对坐,默然半响,忽然问着。
  
      甘清池就有些迟疑:“我还以为之前镇魔塔之动,是尊者你弄出来的……”
  
      “恰逢其会而已……”方明对于这个七绝堂暗子,还是有所保留的:“我只是到镇魔塔外一探,就见得此魔作祟之景,青云宗长老似乎称之为骨肉人魔?”
  
      “这老魔……”
  
      看着甘清池这幅迟疑姿态,方明心里暗暗摇头,又是一挥手,一层光华登时将整间静室笼罩。
  
      “尊者武功高强,居然到了化生结界之境?”
  
      甘清池是个识货的,阳神之念一探,立即惊呼道,看向方明的目光比之前更多了几丝敬意。
  
      结界之力,便是后来的内天地,洞天雏形!
  
      能在天人便掌握此法,未来几乎不可限量!
  
      顿了顿,续道:“至于这骨肉老魔……可是前前朝乱世之际,扰动天下大乱的魔道巨擘……”
  
      “前前朝?那他岂不是最起码也近千岁了?”
  
      方明惊叹一声。
  
      甘清池道:“不错,此老魔精通骨肉秘法,能长葆肉窍青春,当年便是用这一手,不知道拉拢了多少英雄豪杰,为其效命……正道宗门,好手尽出,才勉强镇压下来……那时,青云宗乃是极盛时期,一连出了五位洞天真君,在那惊天动地的一战中却一连陨落三位……”
  
      “后来如是寺与真君观诸位大能一起联手,才将此魔镇压下来,却发现他赫然已经将魔功练到血肉重生之境,极难被杀死,便交给青云宗封印看守,由此才建立了第一代的镇魔塔……”
  
      方明却看了这老酒鬼一眼:“封印看守?还是奖赏?莫不是你们哪位大长老又动了心,想从他身上获得什么长生秘法?”
  
      “呵呵……当初的青云掌教一力坚持,也未尝没有这个方面的原因……”
  
      甘清池揭短揭得毫不犹豫。
  
      他虽然看似在青云宗中土生土长,但实际上,一脉都是七绝堂埋伏下来的暗子,自然不会为青云宗说什么好话。
  
      “长生啊……”
  
      方明却也是悠然叹息一声。
  
      纵然大乾世界的武者,到底也还是逃不脱这个的诱惑。
  
      明知骨肉人魔危险,还留下研究,至于‘血肉重生’、‘极难杀死’什么的,完全就是欲盖弥彰的藉口。
  
      到了近来,更是不要脸皮,连玄真道都给夷灭,就为了一个可能破解胎中之迷的法门。
  
      如此不择手段,以强凌弱,又哪里还有一点正道宗门的样子?
  
      不过方明对此倒是颇为理解。
  
      他本身也是追求永恒之人,而大乾的正道与魔道,从来都不是因为行事作风而定义的。
  
      ……
  
      时间一天天过去。
  
      而方明也经过了青云宗的典礼,正式成为此宗的客卿太上长老,名列宗籍。
  
      期间镇魔塔之事,似乎真的以骨肉人魔作祟定案,没人来找麻烦。
  
      不止没有,甚至方明发现青云宗对自己的信任也在与日俱增。
  
      “恭喜明兄担任我宗客卿太上长老一职……”
  
      流云道人拱手为贺,笑看此时的方明。
  
      这时方明自然穿了一身青云宗青袍,看似普通,但每一根丝线都是用天蚕、地蚕、混合千年冰蚕丝织就,样式低调中带着奢华,更兼刀枪不入,水火难伤,常穿可以静心宁神,调理体质,简直是一件异宝。
  
      此乃太上长老之法服,若是方明下次再穿这个出门,上次那个吴天凡恐怕根本连挑衅都不敢。
  
      “流云兄客气了……”
  
      方明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仿佛阳光一般温暖,又敷衍了几句,流云道人才一拍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地道:“明兄,我宗的天人客卿纵然清贵无比,每一年还是需要做出相应贡献,才可安享尊荣的……”
  
      “哦?可是我的宗门任务下来了?”
  
      方明心底一动,缓缓问道。
  
      “不错,明兄真是心细如发!”
  
      流云道人淡淡赞了一句,自袖中摸出一管青色云纹,金漆封印的信筒。
  
      “嗯?”
  
      方明打开一看,眉宇便是一蹙。
  
      “如何?”流云道人似有一点紧张地问着。
  
      “掌教至尊有命,让我前往雍州,协防密宗……”
  
      方明面色古怪地回答。
  
      “这也难怪!”
  
      流云道人却是幽幽一叹:“自血龙敖无虚施展奇谋,以几个血肉分身缠住我等注意,声东击西,破开落龙关之后,雍州之地,被内外夹攻,简直是一片糜烂……”
  
      “甚至,就连密宗的根基,山门所在,须弥金山都被血龙军围住……历来五宗同气连枝,几位密宗大师的使者,恐怕此时不止青云峰,便连天雷宗、云水宗、惊天剑宗也都去了吧?”
  
      “明兄暂且先去,小道恐怕随后就要过来……正好也试一试几位血神子的功夫,是否有着退步?”
  
      此时,流云道人鹤发童颜的神态有些变化,竟似咬牙切齿一般,当真令方明有些啧啧称奇。
  
      知道上次围杀血龙,此人恐怕在血神子手下吃亏不少,才有如斯之怨念。
  
      “密宗?五宗同气连枝,却又为何不向上教的如是寺求援?”
  
      方明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个……”
  
      流云道人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这便涉及一桩隐秘,具体如何,太上长老将来总会知晓,至于现在?你只需要知道如是寺与其它两教很少干涉世俗之事,密宗虽是如是寺下宗,此时却还需我等出手相助就行了……”
  
      “很少干涉世俗?”
  
      等到送走流云,回到清客院之后,方明的面色却是更加奇异。
  
      “青云五宗,具体山门都在核心九州之内无疑,但三教山门所在,却一直神秘非常……甚至,连传人都极少在世间行走……”
  
      上次的一个释牟尼,已经是罕见到了极点。
  
      不过,以对方的日轮印法与万法不沾的功夫,恐怕纵使在大宗师一级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若非运气不佳,首次出山便遇到方明,折戟沉沙,原本应该在武林中大放异彩才对。
  
      “如此盛名,却几乎无人知晓山门,实在是一桩奇事,除非……”
  
      方明的眸子亮起:“除非不在此界,甚至还被其它势力牵制,才有如此反差么?”
  
      破碎虚空的武者便有打破世界之力,自然也有发现其它世界的可能。
  
      更不用说,洞天真君的内天地,发展壮大之后,又是一个个小世界。
  
      因此方明立即就猜到了这些可能。
  
      “不过此距离我还有些遥远,最重要的却是差事下来,又正好在雍州,那大计便可实行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