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取代
    这一日,在镇魔塔的青云宗弟子,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恐怖传说的崛起。
    
        一道血影,横扫镇魔塔四层,旋即破入第五层,带着可怕的血焰,仿佛砍瓜切菜一般虐杀着普通高手。
    
        由于镇魔塔四、五、六层都是广阔无垠的地底世界,中间更有着通道相连,很多青云宗弟子甚至以为是六层的某个宗师魔头下界,纷纷避之不及,惶恐不安地看着血光逞威。
    
        方明在此钻了一个空子。
    
        因为卓一寒的修为还是先天罡气,而先天罡气的魔头在四、五两层移动,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非得等到今日之后,多名内宗弟子联合汇报,才能发觉战力的不对。
    
        砰!
    
        一名罡气级别的血龙军在卓一寒面前倒下,又被他一把抓住,飞快吸收先天血元。
    
        有着方明开挂,在改进版血影神功与精神异力辅助之下,卓一寒此次杀起其它先天乃至罡气高手,当真是砍瓜切菜一般。
    
        “为什么……总是还差一点……为什么还进阶不了宗师?”
    
        卓一寒仰天咆哮,面色隐隐疯狂而狰狞:“第六层……宗师!”
    
        他周身泛起血色烈焰,刹那间掠过十余丈之地,消失在黑暗中。
    
        镇魔塔的四到六层尽皆相连。
    
        甚至,在第六层的魔头宗师,各自划分领地,兴建屋宇宫殿,收其它囚徒为奴仆,生活得逍遥自在。
    
        即使是前来试练的青云宗弟子,也很少敢惹他们,甚至还为此做出排名,列出危险等级,两边保持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轰隆!轰隆!
    
        此时,一支完全由罡气高手组成的小队,却是在第六层某处停下,一名女子掏出地图,对比了下震动方向,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居然是毒水湖!”
    
        她惊呼一声:“那是天狼星包桀占据之地,此人一身魔功已入宗师级别,乃是赤州绝情道之主,被我门流云道人抓来镇压,至今已有三十七年,功力在十大魔头中排行第三,一直未被诛灭,此时居然还有人敢去挑战他?是哪位弟子?难道继碧落歌之后,我们年轻一辈中,又要出一位宗师人物了么?”
    
        “非也!”
    
        另外一名眯眯眼,嘴里叼着草根的男子却是登高远望,忽然将嘴里的草根一吐:“两道气息都非正人,恐怕是魔道宗师间,在互相争夺激斗罢了!”
    
        他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忽然转身就走。
    
        “咦?任务方向不是这边……”
    
        女子提醒道。
    
        “不做了!不做了!”这名眯眯眼青年却是一副慵懒之相:“此时多事之秋,还是回去睡大觉来得保险……”
    
        “你……”
    
        女弟子跟其余队友气急,觉得遇上了这么惫懒的队友实在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但真正与这青年相熟的两人却是面色狂变,径自道:“我们也退出!”
    
        当即展开身法,追着青年的背影远去。
    
        却是知道,这名青年的预感极其准确,之前曾经数次凭此逃得大难,这时哪里还敢怠慢?
    
        “你们……气死老娘啦!”
    
        女子跺跺脚,无奈地摊手:“我们回去!”
    
        ……
    
        毒水湖之上。
    
        咕噜!咕噜!漆黑的湖水仿佛沸腾般冒着泡泡,将大量的毒气送上高空。
    
        此时的水面上,两人凌波而立,飞快地交手。
    
        能将先天毒毙的毒气,却似乎对这两人毫无效果。
    
        “好霸道的血道功法,与之相比,我那几个新收手下的炼血魔功便是垃圾了……”
    
        天狼星包桀笑嘻嘻地击出一掌,阴毒的气劲却是无孔不入,与血焰神罡互相纠缠,忽而飘然后退,肥胖臃肿、仿佛个圆球的体形施展开轻功来,却是少有的清新飘逸,灵动无比。
    
        “真是个怪人,不仅无惧宗师异力,更是有着如此血道功法,居然还未被单独关押……”
    
        包桀被肥肉包裹,几乎只有黄豆大小的眼睛转了转,又冷笑道:“今日你若交出此功,再束手就擒,本座也未尝不可饶了你的一条小命!”
    
        暗地里,更是有些奇怪。
    
        面前这人虽然未至宗师,却完全不可以用普通罡气看待,特别是对方的身上,似乎有着某种潜藏的大秘密,交手之下,甚至都令他有着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呼呼……”
    
        在他对面,卓一寒浑身都缠绕着一层浓郁的血光,这是还未完全消化的先天血元,面上青筋凸起,表情狰狞到了极点。
    
        甚至,眼眸中都有些失去理智,嘶声道:“给我……血!”
    
        嗖!
    
        一字刚落,他整个人就已经化成血光,猱身而上,一爪抓摄而出,似乎点燃了周身血元,化为血红色的烈焰,凶威滔天!
    
        “干!这是走火入魔了!”
    
        包桀见多识广,见此立即有些郁闷。
    
        知道魔功虽然进度甚快,但同时也极为容易走火入魔,丧失理智。
    
        对付寻常人,他自然可以威逼利诱,但面对一个疯子?
    
        “偏偏居然又能抗衡我之精神异力,真是奇哉怪也,难道带了什么至宝防身?”
    
        包桀眼珠一转,忽然接连拍出三掌,虚虚实实之间,无孔不入的真气仿佛万针攒刺,忽然爆发,刺入血焰之中。
    
        “啊!”
    
        卓一寒怪叫收手,似有些迟疑,但旋即又扑杀而至。
    
        “今日便教你个乖,宗师与先天的差距,可不是一部功法就可抹平的……”
    
        包桀嘻嘻笑着,阴神一动,刹那间就将自己体内的每一分毫都掌控在心,耳聪目明,又间接得到了对面之人的情报。
    
        宗师的长处,便在于‘把握’!准备把握自己身躯内的每一分力量,乃至把握敌人,以最小消耗击溃对手。
    
        “乖乖……此人功力之深厚,居然还在老包我之上,真是邪了门了……”
    
        包桀有些郁闷,感受着卓一寒几乎没有消耗多少的气血,豆大的眼睛中却是爆出精芒:“只能以大缠丝手慢慢消磨了!”
    
        想到这里,他双手攻势一变,如抽丝剥茧一般,消磨着卓一寒之真气。
    
        轰隆!
    
        轰隆!
    
        大战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反正在岸边,天狼宫之中,众多被收服的先天魔头则是忐忑不安地望着湖面,几乎是准备一看到包桀落败就立即逃跑。
    
        当然,还有几人目光闪动,显然是在打着其它的主意。
    
        “桀桀!给我死!”
    
        一千招之后,卓一寒目中忽然一清,浮现出理智之色,身形又是一颤,诡异地停滞下来。
    
        如此天赐良机,包桀又怎么会放过?冷笑声中,右手好像一尾灵活的鱼儿,穿过血焰的惊涛骇浪,来到卓一寒身前。
    
        这掌乃包桀十成功力凝聚,甚至带着数个凌厉无比的后着,算定了卓一寒的所有退路,并且将其封死,可谓绝杀一掌。
    
        ‘果然是个废物,只能我来了!’
    
        在死亡之前,空间似乎凝固,时间似乎停止。
    
        一股阳刚而浩大,近乎天意的念头,却是诡异地从卓一寒身上冒出,刹那间取代了此人的神智。
    
        之前,卓一寒之所以能够飞快上手改良版的血影神功,甚至杀人取血,皆是方明之助。
    
        或者说,真正修习血影神功的,乃是方明的这段分神,而并非卓一寒自己!
    
        因此,他吸收血元越多,功力越是暴涨,自我意识反而越加薄弱。
    
        到了现在,生死一线之时,方明要取而代之,却是水到渠成。
    
        已经掌握了卓一寒肉窍的方明一指点杀而出,正中包桀掌心。
    
        包桀手腕剧痛,感觉对手彻底变了个人,甚至以庞杂虚浮的血道真气,击溃了自己千锤百炼的宗师真气,不由飞快倒退,面露惊愕之色。
    
        “喝!光明界中,血魔炼身!”
    
        ‘卓一寒’一手指天,一手触地,身放光明,口出真言。
    
        熊熊!
    
        周围血焰与血元刹那间从他四肢百骸,皮肤毛孔中钻入,外面再无一丝残留。
    
        “你叫包桀?”
    
        方明瞥了瞥衣服,就见卓一寒的青衫,早已被血液浸染,成就血袍,不由摇了摇头,浑身一震,一层血污混杂着秽物落下。
    
        几乎是刹那之间,便恢复了卓一寒进塔时的状态。
    
        但此时包桀看着这个仿佛阳光少年一般,再不复之前魔头状态的卓一寒,却是都快吓得尿出来了。
    
        “前辈!前辈饶命!”
    
        见到此幕的他,却是想也不想地就服软求饶,近乎痛哭流涕。
    
        “宫主……”
    
        岸上的魔崽子们却是刹那间呆滞了。
    
        毕竟,之前自家老大还占尽上风的局面,但下一刻,人还是那个人,为何自家老大就吓成这样?
    
        他们最多罡气,没有精神异力,自然也无法发现卓一寒身上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对于包桀而言,这股气息,妥妥的乃是天人转生,大能转世啊,令他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他面上卑躬屈膝,极尽谄媚之能事,心里却飞快转动:‘怎么回事?到底是有着大能意念潜入镇魔塔,还是原本的囚犯觉醒了前世记忆?’
    
        但下一刻,方明就来到了他面前,一指点在他的额头。
    
        带着恐怖意念的手指,刹那间就摧毁了包桀的阴神,令他死的不能再死。
    
        “宗师,勉强够用了!”
    
        方明感受着这个身体的程度,目光不由望向第六层中心。(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