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镇魔塔
    时间入夜。
  
      清客院当中。
  
      书房之内,方明将侍奉的侍女、仆役遣散,只有甘清池与他相对而坐,中间摆放着纵横十九道,黑白分明的棋盘。
  
      “我准备夜探镇魔塔!”
  
      “对外宣称,便是我留你饮酒下棋,你要为我作证!”
  
      方明要甘清池揽下这个差事,自然是要串谋,顺便为他当不在场证人。
  
      甘清池只能苦笑:“这个自然!”
  
      他乃是七绝堂暗子,面对来自总堂的天人,自然只能说什么便是什么。
  
      “你身上恐怕也接了监视我之密令吧?”
  
      方明又瞥了甘清池一眼,忽然摆了摆手:“这正好,我今天恶了青云宗嫡脉,恐怕没有人会想得到,你这个同样的正宗弟子,会为我这个外人打掩护,正当其时也!……对于镇魔塔,你了解多少?”
  
      甘清池一怔,又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
  
      “你放心,此地已经被我以天人妙法,结界之力封锁,纵使破碎虚空乃至洞天真君查探,也该有感觉的!”
  
      方明却盘膝而坐,显得甚为潇洒。
  
      “……镇魔塔,位于青云峰后山,共有九层,倒塔状建于地底,其中,上六层都是关押普通高手,甚至可以作为弟子试炼之所,但下三层便有高手镇守,甚至,传闻中还有一尊老祖宗专门坐镇第九层……玄真道宗师慕容秀,却是因为身负天人转生之秘,被关押在第八层!稍有动作就会惊动九层老祖,危险无比……”
  
      甘清池沉默了下,还是说着:“此时宗门的转生之法研究到了关键时刻,戒备十分之森严,尊者还是……”
  
      “非也,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方明的眸子却是亮起:“你觉得?为何现在青云宗如此费心费力地推演破解胎中之迷的法门?还是在围杀血龙敖无虚之后?”
  
      甘清池身躯巨震:“难道?”
  
      “我猜测青云宗高手中,好几尊都是肉窍受到难以恢复的损伤,不得不转世重修!由此才更加需要破解胎中之迷的法门!因此……现在也是青云宗实力的低谷,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
  
      “但是……”
  
      甘清池还是有些迟疑。
  
      不过,救走慕容秀,便是大损青云宗实力,或许还可以将破解胎中之迷的法门送到七绝堂,乃是大大改变两边实力对比之事,也由不得他拒绝。
  
      “既然如此,便祝尊者一切顺利!”
  
      沉默良久之后,甘清池当即咬牙道,旋即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
  
      片刻之后,一道黑影,刹那间离开了清客院,在青云峰的阴影之中穿行。
  
      方明换上魔主装扮,留下甘清池帮他打掩护,自己却是往后山而去。
  
      “猜测青云子等人重创,到了肉身崩解的地步,其实只有三分把握……”
  
      人影如电,又悄无声息,如电如雾,穿梭来去,避过重重巡查弟子,一路直到后山位置。
  
      方明坐忘经开启,元神真观虚空,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可能存在洞天真君,乃至洞天之力辐射范围,路上有惊无险。
  
      他白日又让流云带着,将青云宗逛了大半,这时倒也算熟门熟路。
  
      “咦?这是……”
  
      到了后山,方明目中闪过一丝精光。
  
      呈现在他面前的,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九宫八卦建筑。
  
      天眼望气术之下,甚至还能见到此阵抽取地脉之气,中心有着阴阳黑白二气缠绕,成太极之形。
  
      各阵心之处人气隐隐,显然埋伏了不少高手。
  
      “不过……最高的只有大宗师?看来那个看守镇魔塔的高手,的确乃是在地下第九层当中,至于镇魔塔的入口,似乎便是九宫八卦阵中心的太极图!”
  
      方明皱了皱眉头。
  
      以他现在的武功,阵法造诣,自然可以闯入,但要不惊动其他人,却是何其难也。
  
      若是蒙头闯进,再被别人关门打狗,那下场也一定堪虞得很。
  
      “就算我瞬息之间,收拾了这外面的大宗师,恐怕时间一长,也必然惊动天人乃至破碎强者……”
  
      方明躲在隐隐之中,一个个念头飞快在脑海升起。
  
      忽然,方明的眉头微微一动,看向山脚位置。
  
      在那里,一个步履有些蹒跚的身影,正在倔强地一步步攀爬而上。
  
      “站住!什么人!”
  
      一队外围巡逻的执法弟子当即冷喝:“什么人?为何而来?”
  
      “在下外门弟子卓一寒,为试练而来,这是我的贡献腰牌!”
  
      这名弟子抱拳,赫然是白日见过方明的那队外门弟子之一,一袭青衣,已经洗得发白,又破又烂。
  
      “哦,为何白日不来?”
  
      为首的执法弟子对了对人,随意将腰牌一抛。
  
      卓一寒眼中闪过屈辱之色,赔笑道:“白日还要出任务,宗门不是有律,镇魔塔不论白日黑夜都开放么?……小小心意,还望师兄笑纳……”
  
      说着,手上又将一物,塞入执法弟子手中。
  
      “嗯,进去吧!”
  
      这名执法弟子满意点头,让开了道路。
  
      ……
  
      方明却是藏身在黑暗当中,冷眼旁观着这一幕。
  
      镇魔塔前几层,本来就是青云宗的试炼之地,为了锻炼门下弟子的实战,甚至为了见血,甚至还会专门缉拿相应江湖好手,投入其中补充。
  
      当然,基本进去了,就得被扣一个魔道帽子,死也休想摘下。
  
      只不过,普通弟子,乃至核心弟子都可凭功勋入塔,他一个天人如此,却是徒惹猜忌了。
  
      甚至,流云全程陪同之下,就是想做什么也是毫无办法。
  
      “也罢,暂且先探上一探!”
  
      一阵微风吹过。
  
      刹那之间,方明就来到卓一寒的背后,藏身影子当中,瞳孔内带着天人无情之感,又放出精光:“分神化念,天人附身!”
  
      一股念头,自长生元神上分化而出,又寄宿在卓一寒体内。
  
      由于动作太快,又无声无息,卓一寒只是感觉身上一寒,不由加快了脚步。
  
      与此同时,他的一股股心理念头,却是不断被潜伏在识海的方明神念捕捉。
  
      ‘我一定要出人头地,成就先天!’
  
      ‘白日里被师兄们剥削,不得时间,晚上绝对不能懈怠,要到镇魔塔中,磨练武技……’
  
      ‘好想像白日的天人一般,骑鹰遨游,方才是我辈武者风范……哈哈,当时莫师兄的脸色,当真是令人难忘……’
  
      ……
  
      一股股精神念头,好生狂海怒涛一般,不断冲击着方明的这股神念。
  
      而当事人卓一寒却又还是茫然不知的模样。
  
      镇魔塔,九宫八卦阵之外,方明却是身化木石,精气收敛,遥遥控制。
  
      此分神化念之法,乃是他从大唐双龙传世界中的道心种魔大、法演化而来。
  
      相比魔种,这股神念不过临时性质,却同样也能窥视宿主心理,乃至探查外界,甚至反过来对宿主施加影响。
  
      只是人之识海心神何等危险?
  
      将神念潜伏其中,就必然要面对宿主的喜怒哀乐惧种种冲击,如同怒海操舟,稍不注意就要船毁人亡。
  
      不过对方明而言,既然不是魔种,只是一段神念,便是损失了,也不算太过心疼。
  
      随着卓一寒的不断深入,方明的这股念头也潜伏得越加隐蔽,真正说来,除非天人大宗师直接搜索卓一寒的脑海,否则绝难发现方明的踪迹。
  
      “外门弟子卓一寒,见过大宗师,想进镇魔塔潜修!”
  
      此时阵法未动,卓一寒沿着小路来到核心,向盘坐高台的一名老者行礼。
  
      “……”
  
      这名老者须发洁白,肃然不动,似正阳神出窍,冥合万化,探索天地宇宙的奥秘。
  
      只有旁边一位同样盘膝而坐的宗师,淡淡点头,说了个‘可’字。
  
      哗啦!
  
      两名力士搬动机括,太极双鱼旋转,忽然张开,露出一条巨大的地道。
  
      “多谢!”
  
      卓一寒再次恭敬行礼,这才进入镇魔塔之中。
  
      砰!
  
      太极图瞬间闭合,令外界的方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感觉自己与神念的联系稍微弱了小半。
  
      “这镇魔塔不简单,或许还有洞天之力在其中……”
  
      方明的脸色肃穆,心中转动种魔心诀,不断加深感应。
  
      这道心种魔大、法乃是黄系中极为诡秘玄奥的法门,纵然天涯海角,也无法阻断宿主之联系,方明虽然是自动推演而成,但得了天魔策与战神图录启发,比之原版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心神一动,长生元神光芒大放,一张张画面就浮现而出。
  
      漆黑,昏暗的地道,油灯明暗不定,闪烁着渗人的光芒。
  
      地道两边,有着一个个铁栅栏阻隔的门户,一名名蓬头散发,衣衫褴褛,目中却有着精光的武者,眼睛里冒出好像狼一样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卓一寒,似乎恨不得剥其骨,吃其肉,仇恨当真是刻骨铭心。
  
      有的囚室内劲气四溢,乃是青云弟子正在与犯人交手,铁链之声炸响,原来这里面的犯人手脚都上了精钢铁链,无法走出一定范围,算是划定了安全距离。
  
      但饶是如此,也偶尔有青云弟子一着不慎,直接被打伤甚至击杀,发出惨叫。(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