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冤屈(7300补)
    “这……”

    城楼之内,云顶天见到方明一印触地,群魔皆倒,旋即退避三舍的场面,不由看向释牟尼。

    “阿弥陀佛!”

    释牟尼心里的震动同样不小于他,却是双手合十,口宣佛号,不言不语。

    被他似乎看透世情,带着禅意的目光一触,云顶天当即尴尬一笑:“哈哈……我怎么会怀疑大师呢?哈哈……”

    脚下,却还是不自觉地退开半步。

    这不能说他不识货,作为一城之主,他一向眼力过人,堪称火眼金睛。

    只能说方明装得实在太像了,任凭什么老江湖,都得中招吃瘪。

    ……

    “果然佛门高人!禅功深厚!还要出乎孤之预料,你们上吧!”

    大乾太子见了,叹息一声,一挥手,铁佛尊者、血甲青年、乃至风翎子等宗师高手都化为黑影扑上。

    却是知道,面对方明这种高手,人海战术已经近乎无效,必须要真正的对手才能牵制。

    “吃我一掌!”

    那个血甲青年后先至,几乎化为一道淡淡的血影,呼啸一声,周围却有有着四名似人似兽的血兽扑上,罡风呼啸中,骤然扑杀而至,一掌击出,带着漫天血腥之气。

    “嗯?你是血龙军之人,却非血神子!”

    对于这神秘莫测,更似乎能豢养血兽的血影神功,方明也颇有一点兴趣,心念一转当中,体内餐风饮露功一停,换为当日在云海世界中领悟,由易筋经与达摩神经融合的无名梵门神功,令他浑身金芒大放,好似罗汉降临,不逊色于密宗法王金身。

    “喝!”

    爆喝当中,方明一拳捣出,如金刚捣捶,慈悲浩大,更带着佛门特有的降魔刚猛之气。

    蓬!

    拳掌相交,血甲青年却是面色一红,飞快而退,手上血色真气一阵波动,掌心竟然仿佛被灼伤一样,露出可怖的焦黑之色。

    “好精纯的佛门禅功!”

    听着血甲青年忌惮不已的话语,方明却是微微一笑,知道此人的血影神功,剑走偏锋,被佛门克制得厉害。

    历来血道神功,多是如此,被正道功法克制,不过滴水岂能灭群火?若到了血龙敖无虚那个地步,又是另外一说了。

    “吼吼!”

    主人受伤,那四头血兽更是狂一般,嘶吼着扑上,爪牙都为利器,带着血毒。

    “龙象般若!!!”

    方明浑身肌肉虬结,忽然脚下一顿,两块地皮掀开,化为坚硬的铁板一般,被骤然抓起,又向中间一合。

    砰!

    仿佛拍苍蝇一般,四头血兽,就被牢牢陷在了岩石泥土所形成的巨型圆球中间。

    “释迦掷象!”

    方明托着十吨之重的巨型泥球,却是举重若轻,说不出的写意,又是一笑,将圆球朝着大乾太子的方向一掷!

    轰!

    面对此抛石机天罚一般的打击,之前冲过来的铁佛尊者,风翎子等魔头都是狼狈避开,也有躲闪不及的先天高手,顿时被碾成肉泥,石球沿着血路,直接滚到大乾太子的御驾面前,令他面色阴沉下来。

    降龙伏虎,神威如斯!

    “你说你才是释牟尼?!”

    城楼之中,雷刑天与惊天剑子也赶到,看着下方大神威的‘释牟尼’,怀疑的目光就钉在释牟尼身上。

    “阿弥陀佛!”

    释牟尼终于忍耐不住,苦笑道:“贫僧虽未与二位见面,大名却是如雷贯耳……”

    此时他看着下方佛门玄功层出不穷的方明,以及面前如临大敌的雷刑天与惊天剑子两人,眼角也是微微一跳,叹息一声,将一份金阙玉书递过:“此乃贫僧度牒!足可证明小僧身份!”

    ……

    流民呼啸不断,冲向缺口,却是有意无意地将战场留给了其它的大宗师。

    方明一路深入,甚至已经可以见到大乾太子阴沉似水的面孔。

    “休得无礼!”

    铁佛尊者一步踏出,完全没有认出面前之人就是日前还把酒言欢的魔主,反而真的将方明当成了如是寺不同戴天的仇人,一出手便是鬼气森森:“百鬼夜行!”

    黑色的真气遮蔽天空,幽深晦暗,更似有着百鬼躲藏其中。

    “太平青要,五行归元!”

    风翎子跟着一帮宗师,在旁边围攻协助,奇功妙招也是层出不穷。

    “呵呵……”

    见此,方明的嘴角却是带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忽然双手结印,如推日轮。

    轰!

    他背后似有一圈大日虚影浮现,太阳金焰横扫长空,刹那间就将满天鬼云驱散。

    方明面容肃穆,双手转动,熔金化铁的太阳金焰化为日轮,缓缓转动,似天神在拨动日轮,降下无穷怒火。

    “大焰日轮印!!!”

    铁佛尊者传来一声惊呼。

    旋即。

    充满太阳金焰的火轮,以强绝之姿横扫,甚至连地面都出现融化之景!

    风翎子等魔头连惨叫都未出一声,就在火焰之下灰飞烟灭,只有大宗师的铁佛尊者勉强逃生,也是一路血染长空,胸口浮现焦黑痕迹,猛地吐出一口漆黑如墨的鲜血,目光中更是似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就在刚才那一招之下,他的鬼王真身已经被破!至阳至刚的力量甚至入侵他体内,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势,日后若无奇遇机缘,说不定一辈子都重修不回来了。

    “果然是如是寺十大绝学之一!”

    原本准备扑上的血甲青年,见到此幕,却是眼角狂跳,头也不回地跑了。

    若说佛门真气对他只是克制的话,那大焰日轮印的太阳金火,对于他的半调子血影神功而言,简直是克星一般的存在!

    只要不小心被沾到一点,入侵体内,恐怕立即散功人亡都有可能!

    此人虽然枭勇,却不是傻子,若是在场号施令之人乃是血龙敖无虚,那他便是明知死路也只有上了。

    但区区一个大乾太子?根本不值得他为之卖命!

    因此不仅跑了,甚至还跑得毫不犹豫。

    方明当然会大焰日轮印!

    他身负大光明拳印,相当于如是寺功法总纲在身,任凭什么佛门招式都是俯拾可得。

    之前与释牟尼邀战,又用天眼望气术窥视出此功的行功路线,再加上自己的摸索推演,此时施展出来,比释牟尼的还要正宗,更带着堂皇大气,无上光明之意。

    ……

    “这……”

    城楼之上,真正的释牟尼鬓角流下了一丝冷汗:“贫僧也愿意下去斩妖除魔,以证身份!”

    他也被方明正宗无比的大眼日轮阴吓到了!

    想到或许是如是寺的某位前辈,想要下去相认。

    “慢着!”

    惊天剑子却虬龙剑出鞘,挡在了释牟尼之前:“此时你是敌是友还未知晓,不如先等等……”

    也由不得他们几个如此小心。

    由于鬼王寺乃是如是寺叛逃真传的缘故,历来都有鬼王寺魔徒,假扮如是寺高僧出现,居然还很丝丝入扣,着实骗了不少人,败坏如是寺声誉。

    现在其它教派都是被吓怕了,哪里还敢如此轻易就放释牟尼走?

    便是云顶天自己,摸摸刚才的刀伤之处,心里都有些惴惴,生怕释牟尼这个‘妖僧’明为疗伤,暗中又不知道给自己种下了什么邪恶蛊毒之类。

    ……

    “这日轮印不错,果然是清场神器!”

    看着自己太阳金焰范围之内,原本的大批大乾高手,连带着风翎子那个好吃人肉的老魔头都是一声未吭便化为灰烬,方明不由满意点头。

    “此时魔道、血龙卫都不会真正为大乾太子效死,冲上来的一定是此人死忠班底,尽数杀了!”

    看着嘴里喊着保护太子殿下冲上来的高手,方明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杀机。

    “你们都退下!”

    看到方明如此生猛,砍瓜切菜一样杀宗师高手,任凭大乾太子家大业大,也是心疼得要滴血。

    此时方明已经杀到十丈之内,大乾太子也没有做无用功,心知之前有些小觑了这如是寺‘佛子’的武功,当即就要下令。

    但方明眸中也是冷色一闪。

    到了这里,他再也不用掩饰,天意加身,浩浩汤汤的力量浮现,展露出天人合一的可怖威能,大焰日轮印的光芒暴涨十倍,刹那间就将方圆十丈烧成一片白地。

    与此同时,他轻轻一掠,就来到了大乾太子面前,一指点杀而出,直取眉心,如天意一击!

    老天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天人?!”

    大乾太子连心疼手下的时间都没有,失声尖叫道。

    在天意的压迫之下,他甚至连后退的动作都办不到。

    “杀!”

    便在此时,一直守卫在大乾太子身边,也是仅存的一名似普通侍卫的人物,忽然爆而起,身上同样爆出天人合一的气息,赫然也是一尊天人!

    他竖掌成刀,一刀砍出,杀气无匹,似金戈铁马的战场降临,与方明的天意一指撞击在一起。

    蓬!

    劲风交接,急炸开,劲风掀起此人帽沿,露出可怖的刀疤,赫然是那位薛统领!

    方明身形一飘,借力上天,似九霄神祗,手印又是一变。

    一手日轮,一手月晕,日轮月轮合二为一,转动之中,连诸天都变了颜色,现出日月交替之异象。

    “日月轮转?生死唯我?”

    城楼之上,惊天剑子与雷刑天、云顶天三人再无怀疑,将下巴几乎脱臼的释牟尼团团包围:“还敢说自己是如是寺佛子?给我杀!!!”(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