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攻城
    “黑云压城城欲摧!”

    朝阙城楼之上,方明披上当日见释牟尼时的伪装,卓然而立。

    天眼望气术打开,就见到一层黑云压境,有着势不可挡的味道。

    原本以为不过普通的灾民之气,此时心里有数,顿时拨开迷雾,又见到了更多的东西。

    “气运之道,也是不是万能,至少……天人、破碎、乃至洞天真君,不说本身气运深藏,更是有着秘法,足以予人错觉假象!”

    否则的话,大乾皇朝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养着天枫真人等一批风水闲人,便可江山永固了?

    不过此时方明以天人之尊,有心之下,要看此没有遮掩的一城之兆,却不是什么难事。

    “嗯……虽有外部压力,但本身气运还算浓厚,只是……”

    方明眼中闪过异芒,望向城内。

    之间原本浓重的气运之中,忽然分化出一股,又不知道从哪处方向传来一声龙吟,与这气运一合,顿时生出鳞片利爪,化为巨虺,开始反噬!

    “此乃祸起萧墙之相!主守军内部有人反水!并且……还是得了前朝龙气之助!”

    虽然大乾还在,但方明已经毫不犹豫地将其归纳在‘前朝’范畴当¤长¤风¤文¤学,w⊥ww.cfw⊙x.●t中了。

    “并且……如此征兆?!”

    方明脸上隐隐带起一丝笑容,知道熟人要来了。

    之前得知此城要乱,他早已偷偷将小慕容与南宫倾城送出,自己此时却是可以放手做事,毫无压力。

    咚!

    忽然,一声沉闷的脚步传来,似地震一般,甚至令城墙都微微颤抖,震撼人心。

    外面的流民营地一阵骚动,仿佛蚂蚁般汇聚了起来,看着遥遥天际出现的几个巨大黑影。

    咚!咚!

    似战鼓又似雷霆的脚步当中,那几个黑影越来越大,令附近的难民发出惊恐的叫声,蓦然来到了朝阙城之前。

    “大罗战尊?!”

    方明有些诧异地认出了来者的身份,在他上次与灵花宗妙语夫人剿灭大罗尊教的时候,此战斗傀儡实在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而此时的这些大罗战尊,显然比上次那尊更加巨大,也更加狰狞。

    三头六臂,青面獠牙,手里还握着各色兵刃!

    若说上次见到的还是实验品的话,此次无疑都是成熟体了!

    “话说大乾的三教五宗都是傻子么?就算将傀儡拆了,用零件的形式化整为零地运输,又有流民群做掩护,也不至于此……除非,一路有着豪强掩护!”

    几乎是刹那间,方明就猜测出了真相。

    “……无量天尊,救世普渡……改天黄日,至我太平……”

    “鬼王降世,红莲业火,焚我残躯,往生极乐……”

    两波邪教骨干骤然发动,在流民中顿时形成了浪潮。

    当然,更多的,还是身上忽然浮现出一层血光的武者,奋声疾呼:“杀上去!破城之后才有衣有食!”

    “不想饿死的,便跟我冲!”

    “做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好!”

    ……

    一种可怖的戾气,乃至绝望压迫下的力量,开始在方明面前爆发。

    对此,方明却只能微微闭眼。

    与王朝末世一样,天灾人祸不断,即使朝廷想要赈济,也没有足够的钱粮,回天乏术。

    此时的三教五宗,便担任了原本朝廷的‘位置’,自然也要面对此次的反噬。

    “吼吼!”

    巨型的大罗战尊行动并不快,但一步踏出,几有七八丈之遥,论速度丝毫不逊色于轻功高手,三两步便来到了城墙之外,骤然换了一张怒目金刚的面孔,发出震天的咆哮。

    轰隆!

    在城头守卒的惊叫,还有外面难民的欢呼声中,大罗战尊六臂齐出,法螺、长剑、金刚杵等狠狠砸在城墙上,留下六个巨大的凹陷。

    “好家伙,比攻城车有力多了……”

    方明见此,眸子中却是微微一闪。

    不过,他还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悠哉悠哉地看戏,正道中人却是看不下去了。

    咔嚓!

    锵!

    一道雷光,一道剑光落在墙头,浮现出惊天剑子与雷刑天的身影。

    在这两者背后,一群气息沉凝的宗师与罡气高手俱是面色凝重,整装待发。

    “朝阙城城守云顶天!见过两位上使!”

    一名穿着金边白袍,眉宇不凡的中年纵掠而来,抱拳行礼,武功也一副大是不弱的样子。

    “此时无须多礼,你身为城守,立即前去调集兵卒,守御城墙!这班家傀儡,便交给我们!”

    惊天剑子出列,悠然说着。

    他语气平淡,丝毫看不出之前还说要杀云顶天全家的霸气。

    云顶天点点头,又瞥了眼旁边阴沉着脸的雷刑天,心里却还有些诧异:‘不是说惊天剑宗的当代剑子杀性最重,最难接近么?怎么情形好像反过来似的?’

    当然,此时不会多说,略微颌首,便大踏步而去。

    “看来大乾太子贼心不死!”

    惊天剑子没有管雷刑天的阴沉,径自道:“此上古傀儡,乃是班家独有,而班家又效忠大乾皇室……此前,在西北,乃至中北九州,都有大罗邪教流传,目的恐怕都是为了打造此物,又秘密送入内陆……若无内应,必不可能通过重重关卡,那些豪强当真该杀,夷灭九族!”

    “此乃常理!”

    这个时候,雷刑天终于缓缓开口了。

    他的声音干涩,仿佛数日没有饮水的旅人,目似枯井,简直可以用心丧若死来形容,明眼人一看便知乃是受到了绝大的心灵打击。

    只是雷刑天恍若未觉,仍以沙哑的声音道:“大乾享国百年,甚至此时明面上的架子还未倒塌,忠臣孝子,自然少不了……若是大乾太子再现身晓以大义,你觉得会如何?”

    “此傀儡厉害,恐怕非宗师大宗师不可抗衡!”

    见着另外一尊大罗战偶已经到来,甚至高高举起了恐怖的手臂,投落下阴影,令士卒惊恐大叫,惊天剑子不由说着。

    “越是如此越好!”

    雷刑天的眸中终于浮现出一丝精光:“我现在需要大战!以越来越多的胜利,重拾信心,最终重新站到那个人面前,将失去的一切都亲手夺回来!”

    ‘魔主对此人的影响与打击,居然如斯恐怖?’

    惊天剑子的瞳孔紧缩,但还未说些什么,雷刑天已经长啸一声,化为电光冲下了城墙。

    轰隆!

    天地立交,乌云遮天,穆然落下一道雷霆。

    “五雷天刑手!”

    纵然心灵有着破绽,但此时的雷刑天,却仍然是那个倨傲不可一世,天雷宗年青一辈第一人,大宗师!

    刺目的电芒大盛,令周围人几乎睁不开眼。

    耀眼的白光消散之后,只见原本那具大罗战尊已经远远飞出,在地上砸出一个肉泥深坑,一条手臂却已经不翼而飞。

    “掌门师兄威武!”

    天雷宗见此,俱是高声呼喝,就连城门守卒也是一片兴奋喊声。

    惊天剑子见此,眸中却有些忧虑:‘敌人来得太快,宗门增援难至!并且……十绝关都需布置高手镇压,能来多少也是难说……若魔主与铁佛再来,却是难以抵挡!’

    ‘不过,纵使朝阙城陷落,又与我何干呢?天阙关有着白鹤上人,只要此关不失,区区一个外围大城,舍了也就舍了,不如下去杀个痛快!’

    一抹血色,骤然在惊天剑子眼中浮现,他蓦然拔剑,声做龙吟,化为一条蛟龙冲杀而下,剑光冲天,带起重重残肢断臂,血染长空,又旋即与一具大罗战尊颤抖在一起。

    “上!”

    其它一群宗师,带着先天罡气高手,也是险之又险地将剩下的傀儡牵制住。

    幸好之前的超巨型傀儡只有两尊,又分别被雷刑天与惊天剑子挑走,否则必然十分之麻烦。

    “阿弥陀佛!”

    “无量天尊!”

    城墙之外,两声佛号道言震慑全场。

    铁佛尊者,还有风翎子,以及一名穿着血甲的年青人,俱都汇聚在一人旗下,恭敬而礼:“我僧兵、道兵、血龙军,尽皆整编完毕,可以为太子驱使!”

    “很好!”

    大乾太子负手而立,看着渐渐有着模样流民,心知这三个势力必然提前混入骨干,否则绝对不会如此轻易便策动起流民来。

    “有此大军,加上策应,破了朝阙城乃非难事,只是之后的天阙关,任凭普通流民千万,还是无济于事!”

    大乾太子目光闪动。

    “请太子放心!我家军主有着秘法,只要有百万流民汇聚于天阙关下,便可施展血祭之法,破了此关!”

    似是看出大乾太子心里的疑惑,那个血甲年青人当即说着。

    “如此甚好!”

    大乾太子挥了挥手,手下人当即退开,秘密发出信号。

    ……

    朝阙城楼。

    云顶天面容肃穆,调兵遣将:“此时敌人虽众,却是乌合,不堪一击,只要诸位各司其职,安守本分,我可保证……啊……”

    他说到一半,却是警觉一股锐利袭体而来,不由罡气勃发,迫开来人,但肋下已是一痛,插了一柄鸠首短刃,鲜血喷涌。

    “有刺客!”

    军将见此,都是一片大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