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一十章 猜测
    “你叫左丘伊人?”

    方明没有卸下魔主的伪装,径自发问道。

    “婢子正是……”

    左丘伊人一个激灵,苦涩回答。

    “为何被发配到这里?”

    对于这点,方明还是颇有兴趣的。

    说实话,他控制住此女之后便没怎么关注,自从他晋升之后,修为更将对方远远甩开,以左丘伊人的层次,也难以拿到令他感兴趣的情报,渐渐都快淡忘了。

    却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遇到。

    对于左丘伊人来说,这甚至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否则的话,一旦她身上的三尸生死符发作,而方明又恰好在武侠世界当中,那就彻底坑了。

    自从晋升天人之后,方明就准备舍弃这一套不仅效率低,并且还特别容易被破掉的手段。

    毕竟,以他现在的武功、声望,本身便是一把极大的保险,敢背叛的已经很少了。

    而纵使是三尸生死符,一旦宗师以上的高手,花费点功夫,还是不难破去。

    就算没有宗师出手,按照方明现在的情况,若是一不小心,错过了时间,那被控制的手下也要倒大霉。

    “以后还是尽量要以药物控制为主,还要有∷长∷风∷文∷学,ww↓w.cfw♂x.n□et一个绝对忠心的手下,主持大局……”

    方明心里淡淡想着。

    这个时候,就听到左丘伊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婢子……婢子原本在康州,却没有发现大江盟天人情报,办事不力……”

    ‘原来是因为我的事情!’

    方明囧了一下。

    想想也是,左丘伊人既然负责康州这块事务,却又被方明钳制,左右为难,能办事得力才奇怪好不好。

    不过辖区之内,居然悄无声息地崛起了一位天人!这已经不是用尸位素餐可以解释的了。

    方明毫不怀疑,原本康州内魔门的情报负责人,都有着一顿排头好吃,搞不好跟左丘伊人一样,下场都不太妙。

    “不过……纵使如此,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地步吧?”

    方明又问了一句。

    毕竟,就算做错事,凭借着原本左丘伊人的身份,还有背后师父一系的力量,怎么也不应该沦落如此。

    换句话说,要被当成炉鼎送出去,这得多大仇才能做下此事?

    左丘伊人脸上的笑容越发苦涩:“婢子被同门师妹攻讦,几乎丧命于门内,不得不外出避祸……”

    “同门师妹?叫什么名字?”

    方明心里的预感更加奇异,出声问道。

    “她……”

    虽然很奇怪魔主为何要问,但面前乃是左丘伊人的主人,更是宗师,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左丘伊人就道:“她名为黎彩凤!原本不过普通弟子,之前却立下大功,进阶罡气,又被一内门长老看中,破格收入门墙……”

    方明听到这里,却是囧上加囧,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才好。

    黎彩凤当然与左丘伊人有仇!

    当初对方总督府的小公主做得好好的,是左丘伊人强行将她掳走,又送到天阴派当中,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小受,堪称历尽磨难。

    现在一朝发迹,当然要将左丘伊人往死里整!

    只是……

    算起来黎彩凤之所以发迹,还是方明当了一把幕后推手。

    所以左丘伊人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方明亦有一份责任。

    “当真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方明汗了一下,又叹息一声。

    “如何?宗师可要我?”

    左丘伊人却是仿佛想清楚了什么,忽然神情大变,吃吃一笑,主动坐入方明怀中,神态娇媚而动人。

    “奴家还是处子之身,必不会令宗师失望的呢!”

    方明耳朵一热,却是左丘伊人轻轻在她耳边腻声道。

    虽然温香、软玉满怀,方明却是叹息一声:“你已心生死志!”

    此言一出,左丘伊人如遭雷殛,娇躯一僵,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

    “我……我已犯下大错,背叛宗门,又身有钳制,死期不远……”

    方明的目光似有着极大的感染力量,左丘伊人被方明一望,当即心中生出一股勇气,将这深埋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

    等到话出口之后,却又是花容色变,惨然道:“果然是宗师,能挖掘到奴家最心底的东西呢……奴家愿全心全意侍奉宗师,希望你莫要玷污我身后之名!”

    “哈哈……姑娘莫要灰心丧气!”

    见到戏弄够了,方明却是在左丘伊人耳边柔声道:“三尸生死符,并不是无解的呢!”

    “你!!!”

    左丘伊人蓦然跳起,眼睛睁大:“你怎么知道我中的是三尸生死符?不……不对,你不是他,你……你是……”

    “我自然是我!”

    方明全身骨节一阵抖动,又恢复到原本的面孔。

    “果然是你这个冤家!你……你将我害得好苦!”

    左丘伊人双眼泛红,目中忽然露出决然之色:“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蒙混进七绝堂山门?纵然你已是天人之尊,也可知只要我将这消息泄漏出去……你立即便逃不过陨落之厄……”

    方明却面无表情:“你会如此么?”

    “我……我……”

    左丘伊人踌躇半响,晶莹的泪珠却掉落下来,叹道:“唉……冤孽!冤孽!”

    此情此景,却是令方明知晓,此女对自己似乎真的产生了一丝情意。

    ‘不会又是跟韩小莹一样,有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吧?’

    方明心里暗暗吐槽,不过他却非情场初哥,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当即上前,揽着左丘伊人,直接吻了上去……

    ……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我已经替你解了所有钳制,你大可放心在这里住下……”

    方明起身、穿衣,又看着床上的玉人,念及对方与他昨夜的几次抵死缠绵,不由柔声道。

    “你如此对妾身……妾身也只能收拾心情,乖乖地当方家妇了……”

    左丘伊人慵懒地梳着头,脸上多了一丝少妇的风情:“你要奴家待在这里,想做什么?”

    “这些你都不必管,只要安心住下就可……等到合适时候,我自然会来将你接走安顿……”

    方明即是魔主,魔主即是方明!

    这消息在七绝堂还是顶层才知道的绝密,方明也不会随意透露出去。

    毕竟,他将来还要混入青云宗之中,知道秘密的人越多,对他越为不利。

    “妾身知晓了!”

    左丘伊人毕竟是极聪明的女子,当即柔柔答应下来。

    ……

    三日之后,方明正式通过考察,名列宗籍,又跟王龙标打了声招呼,安顿好左丘伊人,在典籍殿中逛了逛,挑了几本专讲伪装自身,遮蔽气息的功法之后,方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七绝堂。

    对于外界而言,七绝堂多了一名号称‘魔主’的客卿长老,也实在是一件波澜不惊之事,最多只有大乾太子等几个专门惦记着魔主的势力感慨一下,旋即注意力就会被如火如荼的西北大乱而吸引。

    “啾!”

    方明恢复原本外貌,安然盘膝坐在铁翅天鹰背部,俯视着大乾边界。

    魔门入侵,在此时的大乾,没有比这更重大的事了!

    甚至,就连整个大乾以北,都是一片大乱。

    西北九州,仅仅只是大乾九十九州的边角!

    而入侵这里的魔门势力,也只是以天阴派与七绝堂为主。

    除了这里,在北方九州,乃至更远的东北,同样也遭遇了早有准备的魔门大军攻击!

    外域七魔道联手,又在大草原积蓄数百年,所攒下的家底,乃是十分惊人的。

    一时间,二十七州烽火连绵,频频告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中部的核心九州,却又有着流民之乱,甚至,在南方、海边……各种有备而来的势力纷纷冒头,令三教五宗都不由焦头烂额。

    “魔门、正道、还有世家,隐藏的势力都是极为惊人的!”

    看着小铁在半空中掠过,方明却是又不由想到了周家。

    这等武林世家,祖上甚至出过破碎虚空的老祖,又有着天人坐镇,底蕴之深厚,也就略逊大宗门一筹,甚至本身就是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大宗门!

    就连西北九州的周家,在世家当中也不是真正源远流长的那几姓,否则也不至于被赶到西北来。

    方明想到对方的处境,心里却也颇为有些怜悯。

    纵使源远流长,有着天人老祖坐镇又如何?

    之前大乾风调雨顺,有着皇室与三教五宗镇压,照样必须夹起尾巴乖乖做人。

    和平年代,势力横亘两州都是极限,再来就要遭到打压。

    甚至直到现在,也不过抓着魔门入侵的天赐良机,展开大义旗帜,才敢扩充实力。

    “周家又何尝不知道三教五宗也是在从容布局,坐看它与魔门两败俱伤,或者说,先消耗魔门兵锋,再坐收渔翁之利!只是他们也没有办法……不趁着现在发展,便永远都没有机会!”

    经过这次的魔门之行,方明对于整个大乾的势力分部,甚至一些高层的想法,却是有了更多的了解与揣测。

    “周家也是想趁机搏一搏,毕竟,乱世蛟龙并起,若是真的能出一条真龙,开创新朝,再现大乾太祖的壮举,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如此行事,必有底牌与依仗,莫非……”(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