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百零五章 相认
    “同为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好!好!”

    王龙标却是眼色大亮:“老夫平生别无其它爱好,只喜欢吟诗作对的消遣,却没有想到尊者在这方面的造诣,却要让龙标汗颜!”

    此时的他,不像七绝堂的天人,反而好似一个以诗会友的文人墨客一般。√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先生太过赞誉了!”

    方明微微一笑。

    “哈哈……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妙极,妙不可言!”

    王龙标大笑,似乎脸上每一道皱纹都舒展开来:“如此人才,为何偏偏与我乃是两立,让我如何能下杀手?!”

    此言一出,整个帅帐内的气场顿时凝固如冰。

    森冷的杀意,甚至令符定边都承受不住,缓缓退出了帐篷。

    “先生请!”

    方明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整个帐篷当中顿时萦绕起阴阳两道气流,将门帘吹得鼓胀。

    “尊者远来是客,还是你先请!”

    王龙标负手而立,忽然似感慨道:“此时西北多雨,此情此景,却是令老夫又想到了之前几随性之作,还请小友斧正!”

    轰!

    符定天溜出帅帐之后,感觉到背后无匹的真气碰撞勃,当即不但怠慢,脚下踩出幻影,全力将轻功施展而开,亡命而奔。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蓬!

    帐篷被轰飞上天,两道气机对撞,光是逸散出来的真气便令符定天口鼻溢血,仿佛断线纸鸢一般飞了出去。

    “将主?保护将主!”

    此时,外面的亲卫、近军才如梦初醒一般,簇拥过来。

    “有刺客!”

    连绵起伏的喊声,顿时令整个军营都骚动了起来。

    “慢……慢着!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轻举妄动,违者斩立决!”

    符定天擦着血液起身,又看着原本帐篷所在位置变成一个深坑,周围还有几滩血沫痕迹——这都是来不及逃走的亲兵所留,若非符定天本身乃是武道宗师,恐怕立即就得与这几人一个下场。

    一念至此,脸上不由就是苦笑。

    “吼吼!!!”

    乌云滚动当中,一只插翅巨虎从天而降,恐怖的威压散开,令军营里面一片人仰马翻。

    插翅虎!金眼彪!

    一道黑影如矫龙般跃上金眼彪背部,现出文士打扮,脸上带着愁苦之意的王龙标。

    “岭色千重万重雨,断弦更与谁人听?”

    他似凄苦清吟,天空却是骤然落下一重惊雷。

    哗啦!

    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又化为千万重雨幕,向地面某处包围而去。

    雷雨重重,暴雨如注,似乎都在为这一招做着注脚。

    一击之下,带着天地之伟力,这便是天人之威能!

    砰!

    方明骈指为剑,身形似与剑光合一,刹那间直上九霄,冲破重重雨幕。

    叮!

    剑光暴涨,似横亘天地,将天空一分为二,乌云散开,露出原本的明月星辉,洒然而下。

    “水利于万物而不争,是为上善若水!先生也接我这一掌!”

    长啸声中,方明随手一抓。

    原本漫天的雨点凝聚,又化为纯粹至极的水之菁英,天一神水!其度之快,规模之大,纵使水母阴姬亲自到来,也只有瞠目结舌的份。

    旋即,在方明浩大的声音当中,天一神水竟然再次浓缩,化为一个晶莹剔透的掌印,似遮蔽天地般落下,又带着散手八扑的致虚守静味道,似扑非扑,似动非动,却又仿佛无所不至,无坚不摧。

    面对此招,纵使王龙标脸色也不由变化,肃穆道:“云英化为水,光采与我同!”

    他长身飞起,清音直上九霄!

    又以咏叹的语调续道:“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

    四句诗一过,原本就散乱的乌云顿时散开,天空中的星辰与明月大放光彩,洒落下无穷光影,又尽数汇聚在王龙标身上。

    甚至,围观的符定天等人,还仿佛看到了天朗气清,赤日东升之景。

    天现异象,日月同辉!

    这几句五言出口,王龙标整个人就是一变!

    变成了宇!变成了空!

    他的身体似乎无限放大,包容了整个宇宙!

    天人合一!武道至境!

    蓬!

    带着天地星光的手掌,骤然与汇聚神水之英的手印相撞,劲气四溢。

    漫天巨响当中,符定天周围的亲兵顿时耳窍淌血,昏死过去。

    “吼!”

    两道人影骤然分开,金眼彪一个盘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令王龙标稳稳落到背上。

    而方明则是身子一闪,落在一道箭矢般飞来的黑影之上。

    “啾!”

    黑影展开精铁一般的翅膀,毫无畏惧地与金眼彪对峙。

    “果然,铁翅天鹰么?”

    王龙标见此,却是眉头不由一皱。

    刚才方明与他动手,平分秋色,丝毫未落下风,在新晋天人中几乎不可思议。

    这也罢了,但对方偏偏又有着一头飞行灵兽作为代步!

    要对付一尊天人,纵使是外域七魔门都要付出很大代价,更不用说对方还掌握飞行能力,可战可走了。

    “吼吼!”

    两头飞行坐骑在半空中盘旋,兜着圈子,最终,金眼彪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猛地冲了过去。

    两只异兽在半空中擦肩而过,旋即闪电般飞开。

    在这刹那间,方明却是与王龙标身化幻影,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

    “梦里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王龙标豁然抬头,眸中放出了异芒。

    咚咚!

    咚咚!

    恐怖的铁鼓声传入方明耳朵。

    虽然只是吟诵诗句,但他却仿佛真的看到了金戈战场,铁血豪情,还有那匣中的百战金刀!

    呛!

    王龙标以手作刀,骤然拖出一刀数丈长的恐怖刀气,带着金戈铁马之音,向方明杀来。

    “好刀法!”

    面对这当初令流云道人脸色连变的刀法,方明却是忽然一笑:“我也有一招刀法,还请先生指教!”

    他同样以手作刀,无匹的刀罡浮现,蓦然斩下。

    呜呜!

    这刀光带着玄金之色,又有魔道杀伐之气,更似厉鬼索命,摄人心魄!

    一刀挥出,竟如同地狱临凡一般!

    “这……这是……”

    王龙标脸色骤变。

    砰!

    两道巨大的刀罡在半空中交错,光芒爆闪,刀气互相吞噬,却又诡异地悄无声息。

    见此情况,符定天却是面色变化得更快,头也不回地继续逃跑。

    在他身后,6续有着倒霉或跑得慢的兵卒,在漫天落下的刀气当中四分五裂,死状极其凄惨。

    ——这两大天人的战场,对于普通人而言,实在是危险到了极点,甚至,就连普通的宗师一不小心都要误伤。

    “果然如此!”

    看到自己的万劫刀罡,竟然在比拼之中似乎还要胜过王龙标一头,方明的心里却是立即千回百转起来。

    当年纵横康州的神刀教,本来便是七绝堂的分支!

    这七绝堂号称刀绝、剑绝、掌绝、拳绝、身绝、爪绝、心绝!七门玄功,每一门都惊天动地,无与伦比,组合之后更是直指天道,勘通破碎之秘!

    开派祖师七绝老祖,乃是妙参造化,得道长生之人!

    而神刀教的万劫刀法,当初便是七绝堂中的刀绝传承!

    如此说起来的话,方明与七绝堂,也能算有些香火情分,当然,对方认不认,还有方明自己承不承认,都是两说的事情。

    “不想二十多年后,还能再见绝刀心法!”

    一刀过后,王龙标再也没有出手,相反,脸上却似乎还有着唏嘘之色。

    他瞥了下方一眼,只见方圆百丈之内都是空无一人,地面沟壑连绵,乃是两大天人四溢的功力所造成,不由又以元神传音道:“随我来!”

    说罢,似乎对此极有信心,也不等方明回答,一拍金眼彪的脑袋。

    “吼吼!”

    金眼彪不甘地望了方明座下的铁翅天鹰一眼,调头飞入云海之上。

    方明沉默不言,铁翅天鹰却自动跟了上去。

    两人均是有飞行异兽作为坐骑的,刹那间便远去百里,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密林落下。

    “却原来是故人之后!”

    两人互相对视了几眼,王龙标就似不甚感慨地道:“原本金刀天王身陨,我便以为刀绝分支已经在康州断了血脉,不想今日又见着了你!”

    “《万劫刀法》,还有《金关玉骨诀》,难道真的是出自七绝堂?”

    方明显得有些戒备,脸上表情又有些激动。

    这当然是装出来的。

    青云宗希望他与外域七魔门对上,但方明怎么会遂他们的愿望?

    不仅不会对上,还要利用自己神刀教的身份,轻松与七绝堂搭上线!

    讲香火情分太过天真,但当这一切,乃是以方明的天人果位为基础的时候,一切就又不同了!

    难道七绝堂还会向外推来投靠的天人么?

    更不用说,这尊天人居然还是与自家颇有渊源,知根知底的。

    “这个自然!”

    王龙标却是理所当然地道:“《万劫刀法》与《金关玉骨诀》各自习练其一,不仅无益,反而容易误入歧途,唯有两者合并,方是我七绝堂的《天绝刀法》!贤侄能在康州进阶天人,可谓根基深厚,若再得我七绝堂培养,未来破碎可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