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三花(6200加)
    “本人康州方明!”

    方明双手下垂,自然而然地摆动,似乎完全没有危险性。

    但不论是对面的直非曲,又或者妙语夫人,却又都生出此人无懈可击,不可力敌之感。

    “方明?”直非曲皱起眉头,妙语夫人却是若有所悟。

    “之前身负重伤,不得不隐瞒来历,还请夫人莫怪!”

    方明微微欠身而礼,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令妙语夫人连道不敢,脸上更是微微一红。

    对方明而言,此时到了天人,就算之前的谎言全部被拆穿,也是俯仰无惧,自然坦荡得很。

    当然,现在直非曲没认出他来,他也不会傻到直接承认魔主身份的。

    “原来是名动西北的刀剑双绝!”

    直非曲微微点头,而妙语夫人却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之色。

    只是这两个人都想不通,原本应该只不过宗师的方明,为何给他们如此奇异而可怖的感觉。

    直非曲道:“在下大乾太子麾下,直非曲!……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今我太子有意重整山河,小友天资过人,若能投靠,必然可以成就一番伟业!”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⑤∑长⑤∑风⑤∑文⑤∑学,ww☆w.cf□wx.∨t  方明的嘴角却是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前朝王孙贵胄,此时还敢拿来压我?”

    “前朝?!”

    直非曲眼睛微微一眯,带着生死仇敌般的感觉。

    这时的大乾虽然朝政基本停摆,各地军阀蛟龙四起,可到底还未宣称正式灭亡。

    方明却直接以‘前朝’称呼,语气之中,更是隐隐有着取而代之的味道,放在过去,那就是大逆不道,该当以谋反罪论处的。

    “一朝灭必有一朝兴,大乾天命已断,还想逆天?”

    方明摇摇头,一副颇为不看好的样子。

    “很好……希望等到来日,你还能记得此话!”

    直非曲冷哼一身,转身就要走。

    毕竟,方明身上的气机,实在是深不可测,开始的那一手,更是令他没有丝毫把握。

    更不用说,两个宗师联手,也有了一点抗衡他的可能。

    这次他来草原,乃是另有要事,就连追捕妙语夫人也不过顺手为之,此时见到敌人有些超乎想像的棘手,当即就不愿节外生枝。

    “明知进退,倒也算个人才!可惜……”

    方明没有说话,但直非曲却是面色连变,感觉一股无匹的精神意志,已经将自己牢牢锁定。

    他脸色倏忽间变化,知道今日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

    纵然他想罢手,方明也不愿放他离开!

    不由一声长笑:“哈哈!好!老夫今日便来领教一下,看你康州宗师之名,到底有着什么手段!”

    “啊!”

    只是他一转身,就听到两声惊呼从背后传来。

    回首一见,却见到妙语夫人脸露惊容,指着自己背后,喃喃说不出话来。

    直非曲心知有异,当即解开外袍,旋即就见到了自己背心上密密麻麻的小字。

    “方明破直非曲于此!”

    直非曲双手颤抖。

    刚才方明居然在追赶他的时候,便在他的背心留下了这段话,偏生他却一无所知!

    那么若是要取他性命,此时他又怎么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如此武功,简直已经如神似魔!

    “天……天人!”

    直非曲喃喃着,说出一句话来。

    他相当清楚,纵使大宗师绝顶,也无法如此玩弄自己于鼓掌之中。

    方明能做到这点,武功起码要高过他一个大境界!

    “只是……”

    他又瞥了眼似乎刚刚二十出头的方明一眼:“二十五岁不到的天人?难道是某位大能转世重修?”

    “天人?!”

    妙语夫人与鲁大师的嘴巴也是张大,特别是妙语夫人。

    她可是深刻知道,数月前的方明,纵使比她更高一筹,但确确实实还是阴神宗师,连阳神都还未练出!

    怎么一瞬间,就忽然变成天人强者了?

    纵使人世如幻梦,上古至今,各类天才层出不穷,但如此进度,却还是可惊可怖。

    这个时候,妙语夫人与鲁大师对视一眼,都是有了同样的怀疑。

    要知武道艰难,若非大能转世,并且觉醒了宿慧,又怎么能如斯恐怖?

    “今日为难你,也算我以大欺小了,不若以三招为限如何!”

    方明这时负手而立,淡然开口:“只要你能接我三招,今日这条小命,便算保住了!”

    “好!”

    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直非曲哪有说不的权力,不过此时心里也微微放心,知道自己底蕴深厚,又从大乾武库学了不少神功秘谱在身,出其不意之下,纵然肯定不是天人的对手,但撑个几招,却是颇有信心。

    “很好!第一招!”

    方明右手缓缓抓摄而出,缓慢无比,每个动作都无比清楚。

    但这一爪之下,整片天地都似乎轰鸣起来,与爪风呼应,天人合发,造化无穷,甚至将直非曲大宗师的天人交感都直接压制。

    到了这一刻,直非曲已经无比确定,面前这个少年,的的确确已经是天人级别的强者无疑!

    他不敢怠慢,双手虚扯,空气中布满了似直非直,似曲非曲的罡气丝线,又形成了一张绵绵密密的气网。

    与此同时,他脚步一点,已是飞快后撤。

    “人身之精,在于五气,心藏神,后天为火,肝藏魂,后天为木,脾藏意,后天为土、肺藏魄,后天为金,肾藏精,后天为水,合五行,练五意,是为五气朝元!”

    方明慨然而歌,右手仍是缓慢而坚定地抓出。

    刹那间,他的手指上元气汇聚,又似浮现出黑、白、红、黄、青五色,如五指山一般镇压而下。

    “接我一招五气朝元手!”

    轰!

    五指虚影撞击在气网之上,令直非曲刹那间感觉自己五脏颠倒错位,五行之气逆反,一口鲜血便直喷而出。

    “啊!燃血绝法、天魔解体!”

    直非曲面色狰狞,又吐出一口精血,功力暴涨,漫天丝网忽然攒射,在虚空中炸开。

    蓬!

    劲气交接,直非曲再退数丈,一张脸已经血色褪尽。

    “哈哈……好!大乾武库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方明大笑声中,又是一掌推出。

    掌风过处,远观的妙语便觉得心神动摇,似精气神三花摇摇欲坠,不由花容变色。

    “精气神三元,乃人之顶上三花!我此招专门针对三花而去,是为三花聚顶掌!”

    方明看着直非曲,却是忽然想到铁心苦。

    此人是个武痴,看遍大乾武库,可惜由于身份原因,很多典籍都是未曾一览全本,比如方明念念不忘的坐忘经。

    而直非曲此人不论武功、地位都在直非曲之上,或许刚好便看过。

    “噗!”

    之前直非曲挡方明一招已经是拼了老命,此时面对更为凌厉,甚至还要在五气朝元手之上的三花聚顶掌,连摧残身体的魔功都来不及运转,便觉得浑身精元散乱,进而影响气元、神元。

    所谓三花聚顶掌,便是彻底针对武者三元而去的功夫,若是同阶还好,此等大宗师,阴阳二神还未融合,元神不出,精气散乱,简直就是被直接碾压的份。

    直非曲气网告破,又是一口紫血,萎顿倒地。

    “直非曲……玄真道坐忘经最后两重,你可曾看过?”

    方明漫步而来,飘然问道。

    直非曲目光呆滞,显然还未从神元被打击中恢复过来:“武库中有此书目,却未曾看过!”

    “既然如此,那留你何用?”

    方明摇摇头,一缕指风没入直非曲眉心祖窍。

    啪!

    一声脆响传来,他当即祖窍碎裂,形神俱灭,却是再也回天乏术的了。

    “他死了!?”

    妙语夫人神色怔怔,看着地上的尸首,仍自有些不敢置信。

    那个灭她宗门,将她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大宗师直非曲,就这么死了,甚至连阳神都没有逃脱?

    “自然是死了!”

    方明从容道:“妙语夫人,好久不见,还有这位是……”

    “叫妾身妙语即可!”

    妙语夫人一个激灵,不过此时,她也知道与方明的距离,哪里还敢托大?当即肃容道。

    “老头子鲁公直,天人随意叫唤便可!”

    面对天人级别的大高手,纵使眼高于顶的鲁大师,也只能表现出臣服的姿态。

    “两位为何在此?又被此人追杀?”

    方明却是直接问了出来。

    “看来尊者却是一意潜修,不理外界之事,不知道此时的西北,乃至大乾,早已经天翻地覆了!”

    妙语夫人与鲁公直对视一眼,却是苦笑道。

    “天翻地覆?”

    方明联想到魔门的举动,心里就有些沉重,肃容道:“还请夫人详细为我解说!”

    “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妙语夫人一口答应下来,又看了看旁边直非曲的尸首,踌躇道:“只是草原毕竟乃是魔门地盘,我们在此杀人,种祸不小,不如边走边说如何?”

    “也可,不过我这里正好有一脚力!”

    方明长啸一声,一点黑影从云端冒出,箭矢般扑落下来,忽然张开精铁一般的双翼,振动狂风。(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