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灭门(6000补)
    这里是一片山脉的深处。

    云海连绵,雾气缭绕,偶尔可见灵猿摘果,仙鹤清鸣,当真是好一副仙家气象。

    “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方明一身月白武士服,负手立在帝踏峰山道上,望着两边的石质牌匾,不由一笑:“今日到我前来,这‘帝踏峰’才算名副其实了!你说是不是,妃暄?”

    师妃暄沉默地跟在方明身后,原本灵动的眸子,此时却是浮现出一片虚无。

    “梵清惠何在?宋缺拜山!!!”

    还没有等人通禀,方明便沉声喝。

    声波涌动,远远传播开去,在山谷中来回作响,甚至震散了天上的云雾。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刹那。

    轰隆!

    轰隆!

    慈航静斋的主体建筑出轰鸣。

    门户位置,一重重枣红色,门上有着莲花纹饰门环的木门打开。

    经过七重门之后,方明与师妃暄又走了良久,才来到一个大广场之上。

    远处的丛林之中有着一座高耸直立的尖塔。阵阵诵经之声从正面的主殿“慈航殿”中飘荡开来。

    “贫尼常善,不知宋皇前来,有何贵干?”

    一名面容平静,眼睛古井无波,似了无生趣的老尼姑出来,对方明合十行礼道。

    “自然是为杀人而来!”

    方明手指一弹,刀罡横扫,常善尼的头颅当即掉落,在地上滚了几滚。

    血浆涌现,将这一片佛门清净地刹那间染成了修罗场。

    女子尖叫的声音隐隐传来,更有十几个尼姑的身影从慈航殿中浮现。

    “宋缺!”

    梵清惠的身影自大殿中缓缓走出。

    她看来在三十许岁间,可是素淡的玉容却予人看尽世俗、再没有和不可能有任何事物令她动心的沧桑感觉。

    青丝尽去的光头特别强调她脸部清楚分明如灵秀山川起伏般的清丽轮廓,使人浑忘凡俗,似若再想起其它世俗的事物,对她是一种大不敬的行为。

    只是此时,她的眼睛中却似蕴含着难以述说的痛楚:“我已等了你三十年,你终于还是来了!”

    “不错!我来了!”

    方明面无表情,忽然打了个响指。

    “师父!”在他背后的师妃暄娇躯一颤,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惊骇,乳燕投林般飘入梵清惠怀里。

    “我今日,特意为灭门而来!”

    方明声音淡然,却在每个尼姑的耳边浮现,似来自地狱的冤魂索命:“慈航静斋多次阻我大事,罪不可赦,当灭之!”

    梵清惠娇躯一颤,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宋缺,忽然一声惨笑:“想不到,清惠之前三十年,都是错看了你!只是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不予一丝生机?”

    “是清惠你在逼我!自从你让宁道奇挑战我开始,我们便已经恩断情绝!”

    方明面色冷峻,说话中却有一股无人能违抗的威严:“更何况……朕乃天子,口含天宪,要你们死!你们就不得不死!”

    对于慈航静斋这个佛门最后的大本营,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宗教的洗脑,实在太过厉害。

    方明完全没有把握能将这些尼姑的观念扭转过来,就只能采取最暴力的手段。

    死亡不能解决问题,却可以消灭问题。

    我辩论赢不了你,却可以消灭你的身体。

    说话当中,他无形的气场张开,仿佛泰山压顶一般笼罩下来。

    阴神与阳神飞快运转,令他能汲取宇宙间最为本质、也是最为强大的两种力量,化为手上的无形气兵!

    此乃能量高度凝聚后的产物,纵使大宗师前来,也少不得要形神俱灭。

    方明长啸一声,双手上仿佛多了一刀一剑,蓦然化身修罗,冲入慈航殿内。

    蓬!

    血雨如注,肢体横飞。

    纵然慈航静斋中还有不少修天道的尼姑武功过人,甚至堪比宗师,可惜又怎么会是现在方明的对手?

    甚至,在他的精神锁定之下,越是高手,死得越快。

    “恶贼!”

    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尼姑爆喝,目眦欲裂,若眼神能杀人的话,方明早已被她杀了千百遍。

    可惜丝毫作用都没有,方明一刀劈出,这尼姑顿时身异处。

    “阿弥陀佛,既中善因,当得善果,今日涅槃,往生极乐!”

    一名眉毛雪白,似大德隐真的老尼姑盘膝跌坐,面容平静,似已看淡生死,身上有着一股大脱的味道。

    方明同样一刀,神刀斩之下,一道血线当即在老尼姑额头浮现。

    “不要啊……”

    如此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手段,当即将小尼姑们都吓坏了。

    这其中,也颇有不少冰肌玉骨,国色天香的美人胚子,看来便是慈航静斋从各处佛门收来的供奉,还未彻底‘感化’,因此还有着一点人性。

    但方明下手不停。

    他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淡漠与无情,红颜枯骨,美人也是人、老人也是人,同样有血有肉,有情有欲,既然都是人,为什么还要有着区分,一个该死,一个不该死?

    死亡面前,一律平等!

    他出手如风,杀人更快,操纵无形气兵,双手虚点,满殿的尼姑便几乎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梵清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是双手持着念珠,长诵经文不动。

    “师父!”

    师妃暄扯了扯梵清惠的衣袖。

    “哈!你还叫她‘师父’?”

    方明回过身,衣服上没有沾惹丝毫血迹,甚至连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令师妃暄仿佛见到了天魔。

    梵清惠绝美的娇躯一颤,忽而叹息一声。

    “为什么不叫师父?”

    师妃暄花容色变,面容一瞬间血色尽褪。

    “妃暄你修成剑心通明,难道没有丝毫察觉么?”

    方明却是大笑:“世人皆知我天刀出手无情,为何偏偏几次饶你性命?这自然是因为……”

    蓬!

    三枚念珠呈品字状飞出,又在半空中化为粉雾。

    “宋皇既然一意灭佛,清惠身为慈航静斋斋主,也只能破例动手,请教一二了!”

    梵清惠忽然睁开双眼。

    “怎么?害怕我继续说下去么?”

    方明却是毫不留情,直接向师妃暄将她最敬爱师父的伤疤揭了开来:“你可知道当年……你师父是怎么百般诱惑我,求我与她共渡一宿良宵,说什么只求一夕之欢,实际上,还不是为了要怀上我的骨肉,求以真情破我?”

    他面上似在叹息:“梵清惠,宋某人也实在很佩服你,不能以爱情破我,却还想用亲情?却不知宋某的道,乃是舍我之外,再无他物!世间的纷扰,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初清惠一念之差,铸下大错,今日便该舍身补救!”

    梵清惠蓦然身化无数幻影,骈指成剑,凌厉无双地刺出。

    这一剑之下,慈航静斋的大殿都似在嗡嗡作响,好像她这一招,赫然已经引动了这个佛门圣地数百年积累下来的精纯佛力!

    梵音禅唱隐隐。

    此女本来就是仅次于大宗师的高手,但此时占据天时、地利之下,这一剑纵使大宗师来了也只有暂避锋芒。

    “哈哈……当初我们共赴巫山的时候,清惠你可不是如此说的,宋某现在还记得你当时婉转承欢的表情呢!”

    方明双手缓缓合拢。

    他的动作极慢,仿佛一帧一帧动作,令人看得无比清楚。

    但梵清惠的一剑却又似与他相隔千万里,直到他顺利结印之时还未杀至,充满了一种时空的诡异错乱之感。

    “邪魔外道,给我退散!”

    方明面上无悲无喜,更带着无上的威严,忽然双手往前一推。

    这一推平平无奇,却又带着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天与地、山川河流、乃至日月星辰都仿佛活了过来,汇聚在他双手之上,镇压佛门。

    在这一刹那,方明便是创造天地人三界,统治一切的天帝!

    对于天地大道而言,慈航静斋的这点佛力,不过芥子尘埃,不值一哂。

    噗!

    梵清惠吐血倒飞,瘫软在地。

    只是一招,方明便令她重伤,乃至失去所有行动能力。

    “师父!”

    师妃暄挡在方明面前,两行清泪却是缓缓留下:“还请宋皇留手,否则妃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原谅?”

    啪!

    方明一挥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师妃暄绝美的面孔上,令她嘴角溢血,倒在地上:“宋某人又何需你的原谅?”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种好笑的味道:“虽然未抚养你,但我赐予你生命,令你能够产生灵识,来到这个世界,感受着一切,而不是永远的混沌,已是极大的恩德!偏偏你还希望仗着这点血脉关系来钳制我?何其愚蠢!”

    噗!

    一道剑气浮现,刺入师妃暄气海丹田,一瞬间就将她体内经脉摧毁殆尽。

    师妃暄再次吐血,知道自己之前十数年的辛苦修持,念经诵佛,打坐行气,全部都成了无用功。

    “师妃暄,你很幸运,因为宋缺之女的身份,我决定再饶你一次,你要自尽的话也随意!”

    方明来到梵清惠面前,注视着她数十年不变的清丽眸子:“至于你……求仁得仁,再复何言?”

    一挥手,刀光落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