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处置(5400补)
    夜已深。

    方明盘膝而坐,冥合万化,精神似坠入了一个不可名状的境界之中。

    餐风饮露功自动运转,将周围的天地精气尽数搜罗入肉窍,又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令他的真元与体力一直保持着极致的巅峰状态。

    “天人化生、元神之法!”

    良久之后,方明才睁开双眼,眸中温润之色一闪而过。

    刚才的他,正以本身无上灵慧,配合坐忘经,推演太玄经与长生诀之奥秘。

    并且,越是深入,他越确信自己之前的判断,这留下太玄经与长生诀的,极有可能是同一位道门先贤,甚至,还详细记录了天人元神之法!

    天人!

    纵使在大乾当中,也绝对是傲视一方的枭雄霸主。

    光看三教五宗这个等级的存在,也只需要出动一个流云,便可震惊天下,足见一斑。

    实际上,武道至于天人之界的可怖强者,往往很少露面,活跃在大乾的,还是以宗师和大宗师居多。

    天人门槛,难处便在于元神!

    “所谓的元神之法,其实也不过把握天、地、人三界当中最为玄奥的那一点,再以之构筑属于本身的元神罢了……”

    若是从这个角度而言,黄系中的太阳元神、或者太阴元神、因为走极端,完全摒弃另外一极,反而是最容易成就的。

    像燕飞那样的阴阳元神,便要困难很多,若不是死了两次,开挂到极限,根本不可能成就。

    而方明的最低要求,便是不能比燕飞差!

    当然,有长生诀与太玄经在手,他也根本不会走上歪路。

    “天、地、人三才界定之后,还有,便是阴神阳神各自占据的比例,以及识神的打造,融合……这些方面的不同,便造就了三教五宗,乃至外域七魔门不同的元神路数……”

    方明对于自己的道路也有了设想。

    他的元神,未来必然是阴阳均衡,识神居中,最为平衡与普通的路子。

    别看方明武功各走极端,凶残狠辣到了极点,但在这根本之法上,他却是慎重无比的。

    就连餐风饮露功的创立,当年也是以求长生,最大限度地增加自己生存能力为先。

    武功可以走极致之道,但本身根基,却还是以均衡为主,中规中矩,走大道路子,哪怕平庸,却绝对不会走错路,未来的展潜力,也是无限之广阔!

    “如此,便命名为‘长生元神’吧!”

    方明很没创意地给自己设定的元神之路起名。

    就在此时。

    他圆润无暇的心灵一阵波动,识海之中,忽然出现了石之轩的画面。

    方明当即起身,走出寝宫,挥退侍卫,独自一人,踱步到了御花园之内。

    月色冷彻。

    庭园深深,但见姹紫嫣红,寂寞春庭,与白日的喧嚣奢华相比,更别有一番滋味。

    “石大师!好久不见!”

    方明转过一丛翠竹,就见到了青石之上,对着明月呆,仿佛伤心之人的石之轩身影。

    “圣上好手段!”

    石之轩转过头,两鬓间竟彷佛又多了几丝斑白:“短短数月,先破洛阳,再下关中,连突厥人的四十万大军都败于你手,石之轩一生谋划,尽数被王上以力破巧,毁得不成样子……”

    “朕还是那句!”

    面对石之轩的幽怨,方明丝毫不为所动:“魔门必须接受宋朝整改,否则必不能重见天日,还要被连根拔起!”

    他刚一说出这话,便感觉石之轩的杀气,仿佛一根钢针般刺来。

    但方明丝毫不为所动,双目逼视。

    或许是想到了宋缺的身手,石之轩只能无奈点头:“我师尊的遗愿,便是要统一圣门,若能见到圣门扬光大,必然十分之欣慰!”

    “魔门两派六道,多为传自诸子百家之道统,只要返本归源,朕自然不吝扶持褒奖!洛阳的真传道、老君观便是榜样!”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方明也不得不承认。

    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虽然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在大一统与加强基层统治方面,确实有着无可取代的作用。

    因此,他虽然同意自己麾下百家齐放,百家齐鸣,但也知道这必然带来思想的混乱,若延伸到政治,经济,就必然导致分裂。

    所以,大一统的基调、主旋律,是在一开始的改造时候就必须定下的。

    不接受这点,不论是什么人的道统,都去死好了,方明肯定不会在自己的帝国中给这些家伙留下任何展土壤的。

    又随口聊了两句,有关魔门未来展与设想之后,方明才似随意对石之轩问道:“爱卿此来,可是有着魔门消息?”

    “不错,我已经找到阴癸派之宗门方位……以及一个圣上曾经悬赏过的人!”

    “朕想要的人,再加上魔门的限制……原来魔帅赵德言还留在长安!”

    方明一笑。

    阴癸派自从南方根基被尽数拔起之后,老巢转移到长安,是理所当然的。

    而赵德言也算相当倒霉。

    他可谓一力怂恿颉利南下的人之一,现在突厥损兵折将,颉利怒火之下,直接杀了他都有可能,也难怪赵德言不敢再回突厥。

    这两方,都是与方明有仇之人,走到一起太正常不过了。

    “正是!”

    石之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色,带着深沉的杀机。

    方明自然知道,石之轩此次前来,除了看到大宋一统,走投无路之外,另外一个目的便是要借刀杀人,将这两个反对他的魔门派系抹去,从而达到统一魔门的目的。

    祝玉妍、赵德言、石之轩,便是魔门之中最大的三个山头。

    若是去掉两个,再以石之轩的手腕与武功,要拿捏、整合剩下的人,就不要太过轻易了。

    “而小臣此次来,还为圣上带来了一份大礼!”

    石之轩神秘一笑:“阴癸派最为擅长用间,此时已有人潜伏在宫廷之内!”

    “哦?”

    方明淡淡答应一句,“那爱卿立下此功,想要何等奖赏?”

    “小臣别无所求……”石之轩的身躯忽然一颤,面上浮现出复杂之色:“只是……若情况允许,还请圣上留下玉妍一命……”

    只是这一句,方明便知道此时的石之轩还是那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半点都没有好转。

    “这个自然!现在爱卿可说否?”

    方明答应下来。

    “……阴癸派留在李唐皇宫的内应,名为韦怜香!此人原本是隋炀帝内侍,武功高强,后来转投李渊,也大受重用……只是无人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是阴癸派的棋子,甚至,只与祝玉妍和婠婠单线联系,就连边不负、闻采婷等人都是不知!”

    石之轩深深看了方明一眼:“陛下虽然驱逐大部分宫女、内监,却独独留下此人,想必也是胸有成竹!”

    “的确如此!”

    方明道:“阴癸派与魔相宗,便由朕亲自料理,至于爱卿,不若去给朕再找一个人如何?”

    “何人?”

    “原本李渊的尹妃之父,尹祖文!”

    方明笑道:“此人与赵德言一贯勾勾搭搭,你为我去问问他,他的紫气天罗,比起天君席应如何?”

    “我早觉此人有问题,却没想到是灭情道的高手!”

    石之轩双目放出奇光。

    他乃是长安的‘大德圣僧’,地头蛇,却现不了身边潜伏的一个魔门高手,这个尹祖文,也是相当能忍了。

    “圣上放心,我自会去找此人好好谈谈的!”

    石之轩肯定道。

    方明同样清楚,魔门中人自私自利,纵使尹祖文与赵德言有什么合作与诺言,但若将赵德言的狗头摆在他面前,此人保证翻脸得比谁都快。

    石之轩的身影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隐没。

    方明见此,却是皱了皱眉头。

    若是在宋家的岭南大本营当中,纵使石之轩,也无法突破高手死士组成的层层防线。

    但这里乃是长安,皇宫守卫比洛阳都是不如,也就容易给高手可趁之机。

    事实上,如非他本人乃是天下第一高手,天刀宋缺、宋智、还有宋邦、宋爽也都是顶级与一流之境,说不定刺杀什么的早已生。

    “落雁见过陛下!”

    回到寝宫,一名穿着薄纱,曼妙身材若隐若现的绝色便迎接上来,亲热地挽着方明的手臂,吐气如兰地在方明耳边说道:“奴家已经命侍卫拿下韦怜香,以王上秘传的‘七针制神’与‘三尸生死符’之法刑讯,此人已经吐露出大量消息,与石之轩所言大体吻合!”

    韦怜香不过一个太监头子,还是前朝的,方明只是一个旨意,当即就留下了。

    而知道此人身份的方明当然没有闲着,命令沈落雁严刑逼供,虽然此人心志极坚,但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再加上方明自己开出来的种种手段,韦怜香当即承受不住,将知道的一切都竹筒倒豆子般交待了出来。

    “落雁先助朕打下长安,这次又立下大功,想要何等奖赏?”

    方明双手不安分地游走着,感觉怀中娇躯一阵滚烫,不由笑道。

    “虽雷霆雨露,均是天恩,但落雁还是更想要圣上的雨露哩!”

    沈落雁玉颈粉红,双目似乎要滴出水来,娇声道。(未完待续。)8

    </br>
29salon